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曹冲

正文 第一节 扯谎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曹冲躺在舒服的病榻上,小口的?着环夫人用小勺送过来的补品,心里十分的得意。这人的命运真是奇怪,自己一个被喝醉酒的无常鬼意外拿错的二十一世纪的小文人,居然会出现在一千八百年前的大汉朝,还转世成了那个传说中的天才少年曹冲,不仅重新变成了不识愁滋味的少年,而且由一个打工仔变成了**,真是匪夷所思。

    这几天他一直没敢开口说话,只怪当时只顾着投胎做**有点太心急,没细细问一下那个满脸郁闷的小天才的家庭关系,搞得他到现在只知道喂自己吃东西的这个少妇是自己的母亲环夫人,那两个不停的咽口水的小孩子一个叫曹据,一个叫曹宇,都是自己的同母兄弟,那个经常来看自己的长着稀稀拉拉的几根黄胡子的大个子就是自己的哥哥曹彰,想来就是历史上那个黄须儿了,还有人说过他有可能有鲜卑血统呢,现在才知道他跟曹丕,曹植一样都是父亲曹操和大夫人卞氏生的,哪有什么鲜卑血统。

    父亲是曹操,哥们是曹丕,曹植,一想起三个响当当的名字,冒牌曹冲这个后世的文学青年就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兴奋,建安三曹,那是多么响亮的名字,没想到全成了自己的家里人。忽忽,想想都开心,略微有点遗憾的就是后世的影视剧里曹操的形象不太好,是个白脸的奸臣。不过就这几天来看,先不管他是不是奸臣,至少他还是个好父亲。

    那个瘦瘦的白脸青年叫周不疑,字元直,零陵人,也是个天才少年,历史上据说他好象在正牌曹冲死之后不久就被老爸曹操干掉了,不过现在吗,既然自己都活过来了,他估计暂时也没有什么安全问题了,这不,他那张小白脸上这两天也慢慢开始红润起来了。

    好在有他天天陪着,要不然怎么对着便宜母亲环夫人和那两个小屁孩弟弟,还有些让人心烦。虽说便宜老妈才四十岁,不过跟前世四十岁还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比起来,那可有点显老了。便宜老爸曹操虽然也天天要来看他一次,不过他很忙,来了也只能坐一会儿,跟自己说两句话就走。再说了,自己是个冒牌货,一时间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装身体虚弱,以免露出破绽。

    环夫人看着曹冲吃完了满满一碗补品,细心的替他擦了擦嘴角,这才含着笑拉着曹宇和曹据走了,她知道这个儿子虽然只有十三岁,但智力却比成年人还高,只有那个同样聪明过人的周不疑跟他谈得来,曹宇他们哥儿俩还太小,根本说不上话。不过让她感到欣慰的是,儿子这次醒过来之后心情不错,脸上经常挂着笑容,还会讲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给弟弟听,什么叫白雪的公主和七个小侏儒什么的,她虽然不喜欢听,但曹据和曹宇小哥俩却听得津津有味,每天一睁眼就吵着要来看哥哥。

    环夫人不知道,现在冒牌曹冲正为这事感到头疼,他可没想到讲了一个前世的小孩都知道的童话故事会引来这么大的麻烦,一看到那两个小家伙热切的眼神,他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每次总得搜肠刮肚的想一些童话故事,不过自己肚子里的童话故事实在是一只手都数得过来,他十分后悔当时没好好看一下一千零一夜那本书,要不然就算是一天讲一个也能支撑个三年啊。

    周不疑见环夫人出去了,这才走进屋来,跪坐在曹冲面前不远的席子上,直了直身子,稳稳的坐在脚后跟上,看着曹冲日见红润的脸颊,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

    “公子自从那天醒来,总是喜欢一个人沉思,是不是在担心司空大人南下荆州的事?”周不疑见曹冲又在愣,笑了笑问道。他知道曹操自从去年征柳城回头之后一直在安排南下荆州讨伐刘表的事,曹冲病之前也参与到其中,最近这段时间病了才没去参加会议,他觉得曹冲大概在考虑这个事情,为不知道情况进展而着急。

    其实冒牌曹冲根本没想到这件事,他正在想的是自己从二十一世纪一个天天担心被人炒鱿鱼的打工仔一下子变成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这转变好象有点大,需要点时间来适应一下。至于荆州,荆州在哪儿他都不知道,他对荆州的印象就是刘备那个大耳贼哭鼻子赖着荆州不还的故事。

    不过凑巧他在穿越前看过盗版的《赤壁》,就是大导演吴宇森拍的那个,再加上念得透熟的苏大胡子的《念奴娇-赤壁怀古》,要说他对赤壁之战一点不知道,那也有点不切实际。但要和天才少年周不疑讨论一下攻打荆州的事宜,他可没这胆量,十有**一开口就闹笑话。前世他就知道,吴大导演的赤壁大战被人骂得狗血淋头,苏大胡子的赤壁怀古更是连地名都搞错了。

    所以他只有装深沉,有事没事装装思想者,顺便想一些小故事来满足那两个便宜弟弟的求知欲。现在他最头疼的倒不是这里虽然富丽堂皇却没有电脑电灯,而是怎么不露出破绽,要是被人看出来自己只是曹冲的躯体,却经常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会不会被当成中了邪?

    要不,就装失忆吧,那些穿越小说里的主角不是经常玩这一招的么。

    曹冲暗自得意的笑起来,格老子的,这招应该没问题,我怎么这么聪明呢,到底是天才少年的脑子,比自己原来那个好使多了。

    “元直,我这次病了一场,有些事情……有些事情不太想得起来了。”曹冲看着周不疑,慢慢的说道,心里暗自打着鼓,这小子千万别生疑才好。

    周不疑笑了,阳光一般的灿烂笑容从他的嘴角荡漾开来。

    “医匠说了,公子头部受伤,是可能会失忆的,不过看公子的样子,应该问题不大,过一段时间就会恢复过来。”

    什么,头部受伤?曹冲差点一下子从病床上蹦起来,书上不是说曹冲是病死的吗,怎么又成了头部受伤,意外还是谋杀?

    周不疑一愣,又笑了:“看来公子真的忘了不少事情,不过公子现在还是养病要紧,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曹冲慢慢放松了身子,却没有一丝轻松,他看到周不疑不经意之间皱了一下眉头,仿佛有什么话想说却没有说,感到了一阵寒意,显然他的头部受伤不象是意外。他是大汉朝现在最有权势的司空大人曹操最心爱的儿子,怎么会头部受伤?是谁下的手?看来这里也不太平。他第一次有了危机感,怪不得老白那个无常鬼笑得那么猥琐,原来这也不是个好去处啊,那他还说自己要活到不耐烦?

    见周不疑不想说,曹冲一时也不敢追问,他只得顺着刚才的话题往下说。

    “这几天,我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

    “嗯,我梦见一个人,带着我去了一个奇怪的地方。”曹冲想起红楼梦里贾宝玉在秦可卿房里做的那个梦,稍微改编了一下。

    周不疑一下子直起了身子:“一个人,奇怪的地方?”

    曹冲有些紧张,难道做个梦也有破绽?他不敢往下说了,小心的看着周不疑,周不疑摸了摸下巴,不过他的下巴还很光洁,并没有什么胡子,所以样子看起来有些滑稽。

    他的眼光转了几眼,看着曹冲问道:“公子都看到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曹冲见他没有起疑心,这才暗自松了口气,继续说道,反正是做梦,自己前世看到的那些东西想来对他们来说都是奇怪的东西,于是就好好说了一通,什么天上飞的飞机,地上跑的火车,一下子能炸掉一个城市的原子弹,他一说到原子弹,倒想起小日本来了,不知道现在小日本什么样子,要不要先过去把他们给灭了,以免后患?

    周不疑听得一脸的惊诧,曹冲说的这些东西对他来说都太神奇了,他细细的问了半天也没搞明白这铁疙瘩怎么飞上天的,这铁盒子怎么满地跑的,这一个什么蛋怎么能炸掉一个城的。他越听越稀奇,越问越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