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曹冲

正文 第二十九节 王粲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王粲正为那一车书感到不爽呢,那个蔡瑁也太欺负人了,派了几十个兵上门二话不说,就将书全拖走了,还冠冕堂皇的说是应该物归原主,仓舒公子是蔡大家的学生,那些书应该给仓舒公子。他一个书生,哪里是那些兵的对手,真正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何况后面还有挟天子令诸侯的曹家,他也只得捏了算子自认倒霉。本想着这酒席都不来,可是一想自己都已经是而立之年,如果这时候再得罪了曹家,这辈子算是毁了,思来想去,又只得来凑个热闹。坐在下面看着那些平时跟他借书借不到的人欢笑,他都觉得他们是在笑自己,心里老大的不痛快,一个人苦着脸坐在那儿喝闷酒。

    他没想到,仓舒公子为了那些书,主动的来向他致谢来了。

    王粲立刻站了起来,脸憋得通红,平时能言善辩的他一下子变得笨嘴笨舌。他连声说道:“应该的,应该的。”曹冲见他这么激动,心中有些感慨,看来这位果真如史上所说,热衷功名,一见到当官的就先矮了半截。不过再怎么说,这位大才不用起来也真可惜了。

    “仲宣先生,荆州虽美,非是家乡啊,如今中原安定,先生也可以回家一看了。”曹冲读过他的七哀诗,知道他很想家,这才故意用乡情来感动他,说着还故意略带哀愁的念了其中的几句最棒的。王粲一见他对自己的诗句这么熟悉,越的激动了,一时嘴唇颤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曹冲很满意自己的煽情效果,他又拱了拱手道:“先生大才,蔡先生的书还要拜托先生帮忙整理,让蔡先生的大作风行天下。”

    “风行天下?”王粲觉得有些不可理解。

    “我家公子有办法,能让很多人都能看到蔡先生的书,而不用抄写。”周不疑走上前来,双手奉上一本用锦匣装好的《上巳文集》,“这是我家公子为仲宣先生准备的礼物,从邺城带来的,先生一看就明白了。”

    曹冲一愣,这小子什么时候把这个带来的,怪不得当时他死皮赖脸的要了几十本,那可都是钱啊。不过就算对他有点意见,现在见他送人送得恰到好处,心头开心,也就不计较他了。

    王粲疑惑的接过锦匣,小心的拔下玉别,取出那本装帧漂亮的线装书来在手中掂了掂,稳重的深蓝色的封面上有一张雪白的竖签纸,上面是漂亮的小楷写成的书名。看着雪白的纸张,王粲不自自主的将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才捻开书页扫了两眼,心头大喜,对着曹冲深深一躬:“王粲多谢公子美意。”

    “陈孔璋可在丞相府等着仲宣先生的大驾呢,先生可不要让友人久等啊。”曹冲虚扶着他笑道。

    王粲一听,心脏都激动得要蹦了出来,曹冲这句话很明显是丞相府要征辟他了,对于一个等了很多年都没有找到入仕机会的人来说,这无异于天大的喜事,这时候那些书都不重要了,蔡瑁的恶劣行迹也不重要了,王粲甚至有些感激蔡瑁,如果不是他来抢书,也许自己还找不到机会献书呢。

    旁边看着他们的人一见此情此景,有的过来恭贺,有的露出羡慕的神情,有些带着微笑,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曹冲都看在眼里,心头暗笑,团团揖了一圈说道:“国家多事,连累诸位背井离乡,如今中原安定,百废待兴,正是诸位大展宏图之际,丞相府求贤若渴,还望诸位能将山林之思先放在一旁,为国效力,冲在这里代丞相大人先谢过诸位。”

    大家一听都有官做,一下子也跟着兴奋起来。一时间气氛热闹无比,刚才要想出点难题来显显自己学问的,也改变了主意。仓舒公子虽说聪慧,可万一有问题答不上来呢?他丢人,自己可就丢官了。

    相互之间有了默契,曹冲担心的学问较量大会变成了赛诗会,文人们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场合,一个个斗酒诗千篇。王粲更是其中的代表,思如泉涌,妙语连珠,就连曹冲身边那个小侍女都不禁拍节赞叹,不住的沉吟不已。曹冲也跟着趁兴盗版了几,不过他选得好,没有让人觉得有什么异样,倒也获得了满堂彩,将酒宴的气氛一次次的推向**。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宿醉未消的曹冲还觉得有些好笑,昨天算是第二次参加三国时代的诗会,比上一次更加热闹,也许是因为他没有丞相大人的原故吧。他正笑着,周不疑匆匆走了进来,一见曹冲醒了,连忙招呼了一声:“公子醒来,蔡小姐快来侍候公子洗漱。”

    曹冲一听,正有些不,只见一个女子袅袅的走了进来,在他面前行了一礼。曹冲一看,这不是昨天那个侍女吗,不过今天穿得比昨天更漂亮啊,这可不是侍女的打扮啊,分明是小姐的装扮。

    “这?”他一时有些诧异的说道,不由得往薄被中缩了缩,又躬起了腰。

    “这是蔡家的二小姐蔡玑,年方十三,知书答礼,久闻公子大名,昨天扮作侍女来见公子,蔡都督见公子喜爱她,就将她送给公子作侍妾了。”周不疑一边凑在曹冲耳边轻声说道,一边七手八脚的帮他拿衣服,一边说道:“公子快点,韩将军在外面等候公子多时了。”

    曹冲本想再问几句关于这个蔡玑的事,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表现过出对她的喜爱了。不过一听韩浩有事找他,知道必定是大事,也顾不得多想,连忙由红着脸的蔡玑服侍着洗漱完毕,匆匆吃了点东西就跟着周不疑到了前厅。

    “公子睡得可好?”韩浩等人一见曹冲出来,连忙起身请安。曹冲一见不光韩浩、史涣在,荀攸他们也都在,不免吃了一惊,顾不上去看他们眼中的戏谑神情,连忙问道:“诸位一早到此,想必在什么大事?”

    韩浩收住了笑,看了一眼荀攸等人,荀攸连忙讲了一下情况。原来他们昨天夜里接到消息,江夏刘琦派出一万大军,从江夏出,沿6路向西,准备接应刘备。他们几个商量了一下,觉得丞相只有五千铁骑,而且长途奔袭,如果仓促遇上,恐怕应付不来,所以连夜安排了襄阳的事情,准备再派大军前往接应。考虑到要有度,他们商量着先派骑兵前去接应,再派步卒大军跟上。

    现在的骑兵,只剩下曹操交给他的两千骑兵和张辽手里的一千并州骑兵。

    曹冲明白了,一来庞德和阎明那些人是曹操交给他的,二来这些西凉兵和其他部队相处并不好,特别是和张辽的并州骑兵相处不好,因为一些旧仇,他们私下里已经打过几次群架了,要不是军官还克制,只怕事情会闹得更大。如果要带着这些西凉兵,只有曹冲最合适。

    “我带他们先行一步,你们随后跟上。”曹冲二话不说,立刻应了下来。

    “有劳公子了,我们已经安排妥当,公子此次前去,主要是牵制一下刘琦的人马,让他们不至于太过猖狂即可,另外再提醒丞相大人小心。只要丞相大人有了准备,就凭刘琦和刘备不到两万兵,想来还奈何不了丞相大人。”韩浩等人还是有点不放心,叮嘱了又叮嘱,生怕他会出事。

    曹冲知道他们一片好心,也没有多说什么,带着周不疑和许仪他们奔出襄阳城,只见庞阎二人全副武装,正站在马旁,夏侯称站在他们身后,一见曹冲出来,开心的向他挤了挤眼算是打招呼。

    一声令下,两千骑兵翻身上马,跟着曹冲沿着官道急驰而去。他们一路急行,只在蓝口聚稍休了两个时辰,其他时间吃喝都在马上。曹冲第一次骑马走这么远的路,纵使有马镫帮忙,**还是颠得麻,休息的时候实在没办法,只好由那个曹善来给他按摩。曹子祥手上力大,捏得他直皱眉,周不疑看着他一副不爽的样子,笑道:“公子,早知道就把蔡家小姐带过来了,她肯定比子祥知轻重一点。”

    “呸!”曹冲咄了他一口,这才想起那个小丫头来,靠,想看我还玩这一套,也没经过我同意就直接送来了,这未免有此过份了吧。还说是看我喜欢她,我说过喜欢她了吗,虽然我确实对她印象不错。曹冲心里有点疙疙瘩瘩的,不禁问道:“元直,我什么时候说我喜欢她来着?”

    “公子昨天不是一直捏着她的手吗?”周不疑笑道:“你没看见当时蔡家小姐的脸红得象绸布了,蔡都督的脸笑得象朵花?”夏侯称一听,连忙很八卦的凑上来,兴趣盎然的打听细节,这家伙跟着庞德他们混了几个月,好象也变成了羌兵一样,奔了二百里,一点疲劳的样子都没有。

    晕死,看来昨天喝多了,又做错事了。曹冲哀叹一声,也不再言语,靠着马鞍迷迷糊糊的睡了。

    第二天天刚麻麻亮,他们又踏上了行程。一路上官道两旁的百姓越来越多,一个个扶老携幼,拖家带口的,脸色憔悴,疲惫不堪。他们有气无力的躺在路边,用一种连仇恨都不屑有的淡然目光看着飞驰而过的骑兵。曹冲虽然怜惜,却只能放在心里,眼下抢在刘琦前面接应上曹操才是最重要的。

    下午日已偏西时,曹冲等人接近了当阳,正当曹冲由当阳这个词想到了长阪,想到了七进七出的赵子龙时,前面探子来报,已经和丞相大军接应上了。曹操率五千铁骑,一天一夜奔了三百里,今天一早在当阳赶上了刘备的大军,不过他没有过多的和刘备纠缠,铁骑来回冲杀了两次,将刘备的大军击溃之后,只留下小股部队追击刘备,然后就亲率大军,在文聘的带领下直奔江陵去了,而刘备的大军现在已经成了一团散沙,到处都是,根本形不成战斗力。

    “吁……”曹冲长出了一口气,这才放了心。既然曹操去了江陵,那自己就不用再拼命往前赶了,估计刘备的军队也赶不上骑兵,自己倒是应该想着怎么把刘备给逮住是正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