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曹冲

正文 第三十六节 徐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魏延欲言又止,他跟在曹冲身侧想了半天,却一直没说出来。曹冲看见他的神情,也没有多说,一路说着闲话。快到当阳的时候,魏延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公子如何知道山谷中有埋伏?”

    曹冲笑了,他饶有趣味的看着魏延:“文长知道山谷中有埋伏?”

    “正是,陈叔至带着江夏的一万精兵在谷中,就等着公子上勾呢。”魏延见他们离那个山谷已经很远了,不可能再回去,这才将刘备的打算说了出来。不过他看曹冲好象并没有太惊讶的样子,一直有些不解。“公子如何如何山谷中有埋伏?”

    曹冲有些庆幸的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已经看不见的山谷,吐了一口气笑道:“刘备早上就被丞相大军打散,休息到下午,人应该也收拢得差不多了,兵也聚了不少了,又抢在我们前面出,为什么还一直在前面不远处,如果他一心逃命,只怕我们根本追不上他,所以我觉得他有诈。”

    “另外,”曹冲又说道:“江夏的人三天前就出了,以他们的度计算,这个时候应该赶到了当阳接应才是,就算赶到当阳已经没有作用,也不应该在这一路上都没有消息,一万人不是几百人,不容易藏得住身形,要么就是他们躲起来了。而这一路上适合埋伏的地方只有这里。”

    曹冲原本只是猜测,现在已经得到了魏延的验证,山谷里确实有伏兵,而自己却在落入圈套之前安然回转了,这份得意让他觉得份外轻松,分析起开始的猜测来也多了几分把握,少了几分狐疑。

    庞德和阎行一听山谷中确实有埋伏,心里的一点遗憾也消失得干干净净,如果说开始是迫于曹冲的身份他们不好反对的话,现在却只有佩服。两人相互一笑,暗自庆幸这次算是此行不虚,损失极小,而收获却是不小。

    半路上他们遇到了夏侯尚,夏侯尚正在着急,他一千骑兵现在只剩下不到八百人,可他收拢的刘备残兵却有四千多人,除去那些受伤比较重,能战的还有两千多,一旦这些人要乱,他还真有些看不住,又不能拿起刀来就砍了,那更容易引起动乱。这里看到曹冲的两千骑兵回来了,心里总算放下了,连忙赶过来交差,顺便把他答应送给曹冲的一对双胞胎给了过来。

    曹冲看着那一对哭得梨花带雨的小美女,怜惜不已,看着夏侯尚那一副馋样,本来对这两个小姑娘不太感兴趣的他倒是舍不得把她们送到夏侯尚手里了。他假模假式的谢了夏侯尚,一边安排人去接收那四千散卒,一边和颜悦色的问话。

    两个小姑娘见曹冲和她们年纪相近,态度也是极好,惊恐不安的心情好了很多。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个稳重些的说道:“我们姓米,我叫小双,姐姐叫大双,都是襄阳城外的人家,在长阪坡被乱军冲散了,父亲走失了,母亲……死了。”米小双说着,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夏侯尚,夏侯尚没敢吭声,把脸扭了过去。

    “既然如此,你们就跟着我回襄阳吧,如果能找到亲人你们就回去,找不到就暂且跟着我。”曹冲叹了口气。说实在的,他虽然生理年龄只有十三岁,心理年龄却是二十大几的成年人,虽然对美女并不排斥,但对才十二岁的美女还是觉得下不了手,总觉得有点太禽兽。虽然他的那些兄弟们十几岁结婚的多的是,象曹丕曹彰就不用说了,不光有妻子,还有好几房妾,就连十七岁的曹植、十五岁的曹熊都有了妻子。给他提亲的人也不少,那蔡瑁不是已经把女儿送到他的房中来了吗。只是他自己觉得不太习惯,这还没育开的美女,再美也是花骨朵。要说漂亮,还就是曹丕的老婆甄氏那样的最好,二十五六岁,如盛开的花一样诱人,正符合他前世的审美观点。

    米氏姐妹谢过曹冲,合乘到一匹马上,跟着一个虎士去找到母亲的遗体,找了车拉回襄阳安葬。

    刘备在谷中等了好久,却听人来报曹冲在谷外看了一阵,撤回去了,当下气得大怒,将手里的长刀狠狠的砍在一棵小树上。徐庶和诸葛亮相视苦笑,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劝刘备稍安勿燥,以后机会还多,现在陈到带着一万精兵来了,关羽也带着一万水军到了汉津,合兵一处,和江东谈判也不是全无实力。两人正劝说着,一个荆州斥候骑着马进了山,举着小白旗走了过来。

    “我家公子让我带个信给徐福先生。”那个斥候看着脸色铁青的刘备有些害怕,说话的声音都有些虚了,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生怕刘备一言不合,一刀就砍了上来。

    “我就是。”徐庶心中暗惊,他这个名字还是老早用的,现在知道的人还真不多,怎么那个曹冲却知道?“有话就当面说,没有话就赶快走。”

    “我家公子说,令堂受伤严重,要回襄阳疗伤,令弟也跟着去了。先生如果想回襄阳,就赶紧动身,他在当阳等先生,如果先生不回襄阳也没关系,他会好好替先生照顾令堂和令弟的。”

    徐庶一听,如遭雷击,顿时傻在了那里。母亲走散的时候他就有种不祥的预感,只是想着弟弟还在母亲身边,想来不至于有太大的事情,说不定很快就能赶上来,没想到等到的却是这个消息。什么好好照顾,那就是软禁了。他一时心乱如麻,进退失措,在山坡上乱转起来。

    刘备见了,心中暗自失望,他上前拍了拍徐庶的肩膀说:“元直,是我刘备没有福气,本想着与元直共创一番事业,没想到助刘伯玉夺襄阳不成,南下江陵又遭此惨败,连累得数万百姓受曹贼残害,如今伯母又被小贼掳去,实在是痛心不已。元直大才,只要回了襄阳,想来曹贼不会为难伯母,元直,你还是随他去吧。”

    徐直六神无主,早已乱了方寸,听刘备这么一说,眼中流出泪来,拉着刘备的手说道:“主公,庶本是一介村夫,得主公高看,相与机密,本想与主公同力,建功立业,不料老母为人所掳,方寸乱已。纵使留在主公身边,也是行尸走肉一具,与主公无益。孔明大才,胜过庶百倍,愿主公信之听之,大事可成。庶在北,遥祝主公功成。”

    说完,哭倒在地,拜了三拜,起身又与诸葛亮等人告别一番,单身一人,随着那个荆州斥候下山走了。一路向西,半夜里分,赶到了曹冲在当阳的大营。

    曹冲正在米大双和米小双的服侍下洗脚,两个小姑娘虽然手脚不太熟练,但胜在皮肤细嫩,所以虽然有点笨手笨脚的,几次差点打翻了铜盆,曹冲倒也没有说什么。一听外面通报徐庶来了,他连忙推开正在给他穿袜子的小双,两三下穿好了袜子,穿上鞋迎了出去。

    “元直先生,来得何其慢也。”曹冲大笑着,将徐庶拉进帐来坐好,对米大双和米小双说道:“快去吩咐准备点酒菜,元直先生想来还没有用饭。”

    徐庶看着应了一声出去的米大双和米小双愣了一下,刚想要说些什么,却见米小双不为人注意的摇了摇头,只得闭了嘴。曹冲见了,不禁有些奇怪:“怎么,元直先生认识他们?”

    “哦,通家之好,见过几次。”徐庶连忙答道:“不知道怎么到了公子的帐中。”

    “她们和父亲走散了,母亲也死了,被我的部下看到了,我就顺便带她们回襄阳,看看能不能找到家人,如果找不到,就只好让他们在营中呆一段时间了。元直先生既然认识他的家人,那可就太好了。”曹冲见到徐庶很开心,更开心他进了曹营不是一言不,而是言语如常,当下就米家姐妹的情况闲聊了几句,徐庶随口说以前比较熟,现在有好些年不见,也不太清楚就搪塞了过去。曹冲心中虽然有些生疑,却也没有多问什么,陪着徐庶用了些酒菜,安排他去休息了。

    曹冲在当阳驻扎了几天,一方面要等江陵的曹操回军,另一方面也要安排当阳的百姓往回撤。在这件事上,他做得很霸道,不管什么原因,从襄阳南下的百姓一律北撤,他甚至下命令,不愿意回撤的押也要押回去,就算是想定居在当阳不去江夏也不行。而愿意北撤的,他可以提供一路上的粮食,为此,他派快马去襄阳和江陵两地讨要了大量的粮草,又通知沿途官府给予接应。

    周不疑对此很不解,徐庶虽然不愿理他的事,但也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强制的要求所有的百姓回襄阳去。曹冲解释道,这里有一段时间将成为战场,荆州虽然平定了,但刘备和孙权一直守在一旁,如果朝庭能招降他们当然更好,可万一招降不成,这里必然是交战之地,还不能算完全安全,本地的百姓那叫没办法,而这些背井离乡的百姓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战争?就算是不打仗,他们又如何面对冬天?只有集中到襄阳去,官府才有可能集中进行赈济,才能少饿死人。

    徐庶听了,长叹一声,主动要求去安排相关事宜。曹冲大喜,这些事情做起来还真是忙烦,他的手下能做这种事的还真是不多,夏侯称等人打仗没问题,真要跟老百姓打交道,还不如夏侯尚呢。有了徐庶这个行家里手,他也可以松一口气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