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曹冲

正文 第四节 木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小玉儿,小玉儿,你跑哪去了?都等你半天了。”刘琮大呼小叫的跑了出来,一见曹冲站在院子里,吓得调头就跑,“嘭”的一声和后面跟来的蔡璇撞了个满怀。蔡璇被他撞痛了鼻子,又见曹冲兴灾乐祸的看着他俩,气得一手捂着鼻子,另一只手冲着刘琮就打了过去。刘琮呵呵一笑,生挨了她一拳,却没有再跑,只是不好意思的看着曹冲。

    曹冲也不见气,他知道刘琮老实,一直被蔡璇管得死死的,上次又是蔡璇出面来求他才没被配到青州去当刺史,对蔡璇更是言听计从。况他现在让出了襄阳城里的府第,借住在蔡家,这里连仆人都站在蔡璇一边,他自然更受欺负了。象这样被蔡璇打一拳,那算是轻的了。

    “找小玉儿什么事?大玉儿又欺负你了?”曹冲拉过陪笑的刘琮,笑嘻嘻的问道。

    “没有,我们正打牌,她突然跑了,丢下我们三个,娘都急了,让我来叫一叫。”刘琮见曹冲说话和气,也不怎么怕他了,就将事情说了一遍。原来曹冲闲着无事,做了一副扑克牌拉着蔡玑玩,结果被一大一小两个蔡夫人知道了,反而玩得比他还来劲。刘琮整天无事,陪着三个蔡夫人天天玩牌,一天不玩就手痒痒。典满将杨家大嫂送回来的时候,他们四个正玩得开心,哪知道蒯英现了问题之外,就将蔡玑叫了出来,丢下他们三缺一,半天也不回去,大蔡夫人急得上火,这才出来叫了。

    “不玩了不玩了,钱都被你赢去了,再玩的话,我家夫君真要出去卖字了。”蔡玑笑着走过来,拉着蔡璇的手,对曹冲笑道:“夫君,你稍等片刻,小英儿正在写信,马上就好。”

    “好。”曹冲点点头,又好奇的问道:“怎么,仲玉很利害吗?”

    “那当然。”一直低着头的刘琮抬起头来,凑近了曹冲低声笑道:“她们三个人的零花钱都被我赢来了。”说着,脸上露出极端自豪的笑容来。

    “真的假的?”曹冲有些不相信的看了一眼一脸得意的刘琮,他和蔡家三女打过牌,她们掌握得很快,自己这个前世的老手想要赢都不是很容易的,这刘琮学得最迟,能一赢三?

    “真的。”刘琮见他不信,有些急了,拉着他就走,走到内堂一看,大蔡夫人正无聊的摸着牌,一见曹冲进来,连忙起身施礼。曹冲笑着还了礼,这大蔡夫人现在也是他的长辈,可怠慢不得。

    “看,这都是我赢来的。”刘琮拿出一个沉甸甸的钱袋得意的笑道。

    曹冲拎着钱袋打量了一下三位蔡夫人,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面色各异的四个人。大蔡夫人自然没什么表情,只是一脸平静的微笑着。蔡玑也不当回事,拉在一脸惭愧的蔡璇掩着嘴轻笑。

    “小玉儿你让开,我来打两把。”曹冲不信邪的坐下来,刘琮欢叫了一声,连接招呼她们入席,几牌一打,曹冲固然没有输得很难看,却也是遇到了强敌,刘琮似乎对每一张牌都记得很清楚似的,几乎没有出错牌。曹冲打到最后一牌,停住了手,问刘琮道:“你知道我手里现在还有几张什么牌?”

    刘琮笑了笑,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竟然大差不差。曹冲看了一眼刘琮,用力拍了一下刘琮的肩说道:“仲玉,你牛啊,跟那个王仲宣有得一比啊,记性这么好?”

    “且!”蔡璇不屑的哼了一声:“他能跟王仲宣比?王仲宣读书万卷,过目不忘,满腹诗书,出口成章,他是读书半卷,过目就忘,一肚子酒肉,只会做木匠。”

    刘琮本来被曹冲夸了还挺得意,听蔡璇这么一说,立刻如同被刺破的气球,马上矮了半截。曹冲见了觉得好笑,又有些奇怪,这前面的都好说,这“只会做木匠”从何说起?

    蔡玑俯在他的耳边,连说带笑的说了一遍。原来刘琮不好读书,论语勉强读完了,孝经也读过了,刘表请荆州的几个大儒来给他讲经书,结果每次都是最多读半卷书,就无论如何都读不下去了,气得那几个大儒又是摇头又是叹气。后来刘表也死了心,不再管他读书了,他也自得其乐,天天跟着那些匠人后面玩,居然迷上了木工。你还别说,他倒是做得一手好木工活,打出来的家具连那些老师傅都赞不绝口,也把刘表气得够呛,要不是娶了蔡璇,有大蔡夫人相助,他哪有机会做几天荆州牧啊。刘表平时根本不喜欢他的,一直喜欢的是大公子刘琦,这一切,都是大蔡夫人搞出来的鬼。

    靠,明朝出了个木工皇帝,没想到汉代还有个木工州牧。曹冲惊喜异常的看着刘琮,脸上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神情,刘琮一见急了,跑到内房里找了半天,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掏出一个小车来放在曹冲面前。曹冲一见,一下子扑过去抢在手中仔细的看了又看,爱不释手。

    这是一个有点类似于后世的独轮车的小车,上面还雕着漂亮的花纹,车头做了个牛头的样子,两个把手是牛的两条后腿。小小的车轮上每一根辐条都清清楚楚,看起来好象是可以拆开的。放在几上,居然还可以转动。

    “这是你做的?”曹冲欣喜的看着刘琮说道。

    “是啊。”刘琮见曹冲喜欢,开心的笑了,又胆怯的看了一眼蔡璇。蔡璇又气又差,狠狠的盯着刘琮,只是见曹冲喜欢,才没有立刻作。

    “这是我藏起来的,要被她现了,又得踩烂了。”刘琮悄悄的对曹冲说道。

    曹冲正要说些什么,有人来报,说蒯英的信写好了,马车也准备好了,可以立刻出。曹冲顾不上和刘琮多说,一边起身一边说道:“仲玉,你是一块藏在土里的金子,我今天有事,没空和你多说,等我回来再说,有事要找你帮着做呢。”

    “真的?”闲得慌的刘琮大喜,跟着曹冲跑了出来。

    “当然,只怕你到时候忙得没觉睡了。”曹冲回头笑道,“你别急,等我回来再说。”

    “好,好。”刘琮连连点头,看着曹冲上了车走远了,这才笑得合不拢嘴的回到内室,得意的笑道:“大玉儿,仓舒有事我要帮忙呢。”

    “且。”蔡璇嘴上虽然不屑,但看刚才曹冲不象说笑的样子,也知道事情不虚,一时口气倒也好多了。刘琮现在拿着俸禄却什么事也没事,她看在心里也难受,如今曹冲说有事让刘琮帮忙,这说明刘琮还是有用的人,哪怕是做个木匠,也比闲着好,那可是帮曹家公子的忙啊。

    曹冲向曹操请了令,出了襄阳城一路向北。坐在马车上,一路想一路笑,想到刘琮这样一个有技术天赋的人却被那帮儒生搞成了废物,真是可惜之极,自己想改造霹雳车,一直不是很顺手,那些炮手都不识字,自己又不懂木工,说起来很是费劲,如今有了刘琮这个又认字又懂木工的,想来自己把意思一说就能明白,不用再费那么多口舌了。

    “公子遇到什么开心事了,这一路上一直在笑。”周不疑终于忍不住了。

    曹冲笑着把刘琮的事情一说,周不疑笑了,却笑得有些不屑:“公子,你注重那些末节太多了,圣人用道,小人用术,这些工匠之事,不值得你花这么多心思。荆州人才众多,也未见公子多去征引,怎么对这些匠人如此关心?这些人只可用之,不可信之的。公子大才,不能总陷在这些小事中啊。”

    看着又板下脸摆一副冒死进谏样子的周不疑,曹冲忍了半天没忍不住,还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欠身从周不疑手里夺过热乎乎的茶杯,对他挥了挥手说道:“你下车去!”

    “怎么了?”周不疑莫名其妙,平时进谏就算公子不愿意听,也只是不理他而已,今天怎么把他赶下车去了。他下了车,曹冲又对他说道:“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步行跟着我走,二是骑着马去,不过要把马具全卸掉,骑光背马。”

    “公子,骑光背马?我还不如走着去呢。”周不疑的脸一下子苦了下来,就连跟在一边的许仪和典满都不明白了,后面的魏延见了,也好奇的凑了过来听个究竟。

    “车是匠人做的,马是天生的,但马具是匠人做的。既然你觉得应该重道不重术,就跟着走一段路吧。”曹冲笑嘻嘻的着一脸苦相的周不疑,又说道:“今天已经跟你客气了,你别忘了,你身上的衣服也是匠人做的。”

    “啊?!”周不疑大惊,连忙捂紧了自己的衣服,生怕曹冲让人扒光了他,那丢人可就丢大了。

    曹冲见他那狼狈的样子,得意的一笑,回头伸长了腿叫道:“还是一个人坐车好啊,地方宽敞,可以舒服点。大双,小双,替公子我捏捏。”

    米大双、米小双见他收拾周不疑,一个咯咯笑出声来,一个掩着嘴偷笑,伸出手替曹冲捏着肩膀和坐得有些酸麻的腿,舒服得曹冲直哼哼,快要睡着了。周不疑跟在一边,愁眉苦脸的走了几里路,实在吃不消了,见曹冲眼睛闭着,悄悄的爬上了车,刚爬上车坐好,曹冲睁开了眼睛,明知故问道:“元直,怎么上来了?不是看不上匠人的东西吗?”

    ……………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地主少爷》。书号是1093391。回到明朝,当了一个地主的少爷,那么就当我自己是地主家的少爷,家有良田千顷,终日不学无术,没事领着一群狗奴才上街去调戏一下良家少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