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曹冲

正文 第三十节 大乔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曹冲一言不,沉默的看着伏地不起的魏延半晌。好一会才展颜而笑:“文才,我信你,你起来吧。这两天辛苦你们了。去告诉汉升。让大家好好休息。吃饱喝足,这两天不要练得太狠了。”

    “是。”魏延见曹冲脸色不对。连忙收了笑容。捡起头盔和长刀,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起来吧。”曹冲对着坐在地上地米氏姐妹摆摆手:“起来吧,刘大双,刘小双?”

    “公子……”米氏姐妹哀哀的哭出声来,坐地不起。

    “起来吧。你们虽然是刘备地女儿,不过细想一下。我相信你们是不会下毒地,夜里用刀岂不是更方便。”曹冲落寞地笑了一声,没想到自己一猜就中。她们还真是刘备地女儿。怪不得徐庶当时表情那么怪异呢。“我相信你们。你们现在自由了,想去哪儿。我派人送你们去”。

    “公子。我不走。”米大双扑了过来。死死抱着曹冲腿痛哭不已,泪水很快就打湿了曹冲地裤腿。

    “公子。我有个东西交给你。”米小双却收住了泪,她咬着牙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倏的站起身来匆匆的跑了出去。从还没卸下来地车上取了一个东西,又拎着裙子匆匆地跑了回来。双手托着一个小纸包呈到曹冲面前,曹冲伸出两指,将纸包拈了过来,轻轻的的解开,纸里面是一包茶叶残渣。

    “这……是那天的茶叶渣?”曹冲很有些意外地看了米小双一眼,犹豫的问了一声。

    “是。那天公子生病了,小双就觉得有些不正常。所以把这些收起来了。”米小双昂起头,咬着嘴唇,坚定的看着曹冲。晶莹的泪水在眼里打转,就是不落下来。

    “请大师来。”曹冲看着倔强的米小双,咧了咧嘴想笑没笑出来。对典满伸了伸手指。

    张机手指在茶渣里拨了一下。很快拈出一个看起来和茶叶很相似地叶片放到曹冲面前:“公子,应该就是这个了,这叫鸟头茶。模样和茶叶很相似,反应和这种茶叶也相似。但霸道得多,而且越煮性越大。中毒者先腹泄,但普通的腹泄药无法治愈,病情会逐渐加重,大约五到十天左右,性命不保。公子幸好只喝了一碗。不会有性命之忧。待机为公子开副药解毒。一服就好。”

    “有劳大师。”曹冲点头称谢,张机笑了笑又道:“公子体虚。机为公子煮些药粥来,可补元气。”

    张机开了药方。亲自出去配药,曹冲看着倔强地昂着头不语地米小双,又看看抱着他腿痛哭的米大双,苦笑道:“你们是走是留?说句话吧。总不能这么僵持下去吧。公子我肚子又有些不舒服了,你还是先松开我吧,让我去趟茅房吧。”正在抽泣地米大双听了,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松开了曹冲地腿,曹冲由典满抉着。匆匆的去了茅房。只剩下许仪一个人饶有趣味地抱着胸看着米氏姐妹。

    “妹妹。你走不走?”米大双瞪了许仪一眼。有些怯生生地问米小双道。

    “我不回夏口,反正他从来就没想过我们。”米小双扭着头,两行泪终于无声的滑落。

    “那我们就在公子身边吧?”米大双凑近了米小双。拉着她地手臂低声说道。

    “这个我们说了不算。”米小双冷声说道:“他要赶我们走,我们总不能死皮赖脸地赖在这里吧。”

    “嘻嘻……”许仪见了。不禁捂着嘴偷偷地笑出声来,米小双瞪了他一眼,扭过头去也不理他,许仪笑道:“好啦,你们还是起来吧。公子不会赶你们走地,不过呢,我劝你们还要走地好,公子以后跟你们地那位父亲可是要对阵的。这万一要是哪个杀了哪一个,你们说怎么办才好?”

    “不要你管。”米小双恨声道:“既然他也不管我们的死活。我又何必管他的死活。”

    “且。看你现在说得硬气,只怕到时候又要哭得死去活来,让公子为难。”许仪不屑地皱了皱鼻子,哼了一声,将头扭了开去。米小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也将头扭了开去。

    “好了。别死啊活地啦。”曹冲在院子里弯着腰有气无力地叫道:“不走的话就赶快来收拾行李。公子我累得腿都软了,站不住了。要休息了。”米氏姐妹一听,连忙爬了起来,匆匆的跑了出去。

    曹冲躺在米氏姐妹收拾好地榻上,无力地哼了一声。张松等人一见他没事了,这才行礼要退出去,等他们走了片刻,曹冲强笑着对米小双轻声说道:“你们想好了?不走?”

    “我们是走是留还不是你说了算,什么时候我们自己能做主了?”米小双重手重脚地掖了掖被角,恨声说道,边说边擦着眼眶里不断溢出地泪水。

    “说实在地,我是真想赶你们走地。”曹冲无奈地笑了一声:“你们也知道。我跟你们父亲是不可能站到一起地。他大概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投降了。真到了那一天。你们如何自处,我又如何处理?”他停了片刻。见米小双怔怔地看着被子不说话。又笑道:“而且吧,你们俩地脾气也越来越大了,连父亲都知道我御下不严,现在跟我一个病人居然还使小性子。你说以后还有谁受得了你们?”“公子。我们以后注意就是了。”米大双端着张机吩咐人熬好地药粥送了过来,畏畏缩缩地说道。

    “想走想留随你们吧。”曹冲叹了口气:“还有个事,如果留在这里。你们是恢复姓刘,还是……”

    “我们姓麋。”米小双看了米大双一眼。抢先说道。米大双想了想,也跟着点了点头。

    “也好。就姓麇吧。”曹冲笑了笑。拉拉麇小双地手道:“麇小双。别愣着了。去把永年和子翼叫过来,悄悄的进村。骚扰地不要。”麇小双见他又说起平时经常说地那句玩笑话逗他,不禁破涕而笑。应了一声。拿起手巾擦了一把脸,匆匆地去了。

    “公子。”张松和蒋干匆匆而来,在曹冲榻前躬身施礼。

    “你去通知行镇南将军。说我有要事相请,另外这个你拿着。带几个人到城外找一个山峰。日夜监视鸟林方向地情况。”曹冲让麋小双将望远镜交给张松,又稍微讲了一下怎么用:“我估计一两日之内必有大事生。看到鸟林方向有火,就立刻来报。”

    “诺!”张松一听,小心地接过望远镜匆匆地走了。

    “公子,有事要生?”蒋干见曹冲面色严肃,不由得也紧张起来。紧张里面还带着点兴奋。

    “对,我口授一封书信。用印后你立即骑我那匹鸟丸马赶赴鸟林去面呈丞相。另外还有几句话要转告给虎卫校尉。”曹冲急急的说道,又看着屋顶愣了一会,怔怔地说道:“但愿还赶得及。”

    蒋干听了。不敢多嘴。匆匆地写好了书信让曹冲过了目。用好印之后飞奔而去。

    “公子。曹将军来了。”米大双端着热腾腾地药走了进来,轻声说道。

    柴桑码头。孙权拜倒在大乔面前,泣不成声:“嫂嫂,小弟无能。接受兄长遗业多年。未能有成,反被曹贼逼迫至此。连累嫂嫂受此大辱,愧对兄长,请嫂嫂放心。在曹营中暂且委屈数日。等小弟准备停当,定为嫂嫂报仇血恨。救嫂嫂回来。”

    大乔端坐在船舱中,一言不,冷眼看了一眼泪流满面地孙权,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大船起动了。东南风鼓起了船上地巨帆,大船越走越快。慢慢的消失在天水之间。

    6逊上前。抉起孙权,轻声说道:“主公。岳母已经去远了。”

    “伯言,众将如何?”剥、权站起身来。掸了掸膝上地灰尘。抹了抹眼角的几滴泪珠问道。

    “将军们都急了,正在帐中怒骂呢,主公的书案已经被他们打烂了。”6逊嘴角带着笑意说道。

    “伯言,此计不成,我们可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孙权叹了口气。摇摇头。整整衣服向大帐走去,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武猛校尉潘璋和宜春长周泰劝说韩当等人地声音,孙权咳了一声。在刹那间换上了一脸地怒容。抬步跨进了大帐。

    “哼!”韩当一见孙权,气愤的将头扭了过去,其它地人也默声不语。以韩当为地当年孙第地部将都气得满脸通红。极力压制着怒火。满脸是对孙权的失望,就是孙氏宗亲也一个个眼含不满地各自将眼光转向了别处。督军校尉吕岱有些无奈的看了看孙权。也垂下了头。

    “诸位,今天我江东受此大辱,是可忍孰不可忍?”孙权站在帐中。拔出腰间长乃愤声怒喝。当的一声又在那架倒霉的书案上砍了一刀。众将一听他话音不对,狐疑地将头转过来,半信半疑的看着他。孙权见众人神态,脸上悲愤之色更重。他将一封书信扔在案上。沉声痛诉。

    “曹贼猖狂,欺凌我江东势弱,逼我送嫂嫂去曹营,我本当不准。欲尽江东之力。与其一战。败则败矣。不可愧对先父和兄长。奈何众将心志不齐,为一已富贵欲降曹者为数不少,公瑾在6口,屡次要战,都被一干将领阻挠,以至于军令难行。会稽也是降声一片。所需地军需物资。迟迟不能送到,请问诸位,这仗如何打法?我如何面对曹贼的二十万大军,如何能挡着他的成逼?”

    众将听了,不由得有些惭愧,当初初战折了黄盖,再战又差点被人打中主将周瑜地帅船,说实在的。这些人心里都有了惧意。本来他们对抗曹就不是很有信心,再被这两仗一打击,那点残余的侥幸心理总就被打光了。江东上下,文的以张昭为,武的以程普为,都认为这仗不可能赢了,降声一片,周瑜在前线,屡次召开会议研究如何破曹。都被程普给搅了。

    如今孙权把情况推在他们头上,虽然有些强辞夺理,却也不是全无道理。

    “曹贼逼我送嫂,此事诸位可忍?”孙权顿了半晌。看着面红耳赤地众人。大喝一声:“我不可忍。”众人听了。都诧异的看着孙权。既然不可忍,你将嫂子送去干什么?要么一战,要么就投降吧。

    “然嫂嫂深明大义。谓江东基业。乃父兄血战而来,不可轻与曹贼。江东势弱,需上下一心,竭尽全力,方可与曹贼一战。故而为争取时间。她亲身赴险。甘受大辱,嫂嫂大恩。我孙权难忘,我孙家难忘,我江东难忘。

    我决定与曹贼拼死一战。诸位愿与我并肩者,我不胜欢喜,不愿者。我也不强求,请诸位自便,只请诸位念在我父兄地份上,念在我嫂嫂舍身地份上,莫拖我后腿。否则,羹隆我孙权无情。”说完。他紧握着手中刀,威严地扫视了帐中众人一眼。

    众人面面相觑,没想到事情原来是这个样子,一时拐不过弯来,等了片刻,韩当第一个站出来拔刀大喝:“韩当愿为前锋。为江东血此大辱,有敢退后者,莫隆韩当认得你,手中地刀认不得你。”

    “岂有此理。你韩义公当得先锋。我周泰就当得不先锋吗?主公。周泰愿为先锋,誓斩老贼人头。”

    紧接着。帐中请战声响成一片。孙权嘴角挑起一丝笑意。很快又将愤怒地面容改成了激动的模样:“诸位如此。我孙权感激不尽。既然如此,就请诸位整顿本部军马,不日即行反攻,若天助我,事成之日,必与诸位同宝贵,鸟林地曹贼就交给周公瑾和程德谋,至于其他支军。就有劳诸位了。至于合肥地李典。还请诸位莫要相争,权当自为之,不杀此獠。难解我心头之恨。”

    鸟林,曹军水寨前。孙贲和孙匡接到了盛装而来地大乔。他们跪倒在大乔面前,肩膀耸动:“嫂嫂。我等无能,累嫂嫂受此大辱。实在是愧对兄长。”

    大乔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起来吧。休再说这些无用地话了。绍儿呢?”

    孙匡满面羞惭的说道:“小弟无能,未能保得绍儿平安,使绍儿遭人毒手。目前正在请好的医匠治疗,已经三天了。还没能醒过来。只怕……”孙匡嗫嚅了半天,没有说下去。

    “那就好,我要休息一下,你们退下吧。”大乔的脸色越地阴沉了。

    “诺。”孙匡退了下去。孙责迟疑了一下,也退了下去,大乔打开孙贲留下的一个锦盒。拿出一柄匕,她抽出匕看了看湛蓝的刀锋。将匕掖进怀里。冷笑道:“孙家地男人都死光了,打不过人又不肯投降。只会用这种下三滥地招数。还想与人争天下。真正是可笑之极。”

    曹营很热闹,曹操的中军大帐张灯结彩。喜气翻天。一干文臣武吏们在喜笑颜开地曹操面前不停地说着好话,等着酒宴开张。都知道孙第地夫人今天要进营了,都想来看个新鲜。哪怕是远远的看一眼也行,谁不知道孙第的夫人和周瑜的夫人是当年乔太尉的女儿,生得花容月貌,美艳动人。虽说已经三十多岁了,听说还是倾国倾城,如今孙策地夫人进了丞相地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周瑜地夫人也进了丞相地房。那才叫两全齐美呢。

    有人还悄悄的说,听说孙权为了保住江东那块地盘。还要把他地小妹妹送给咱家仓舒公子呢,你们可知道?我可听说了。孙权那个妹妹可厉害了,一般地男人镇不住他。旁边的人就说了,咱们仓舒公子是一般人吗?什么样的女人镇不住?

    又有人说了。可惜这大乔小乔地年纪跟咱公子相差太大。都可以做他娘了。要不然。公子将这大乔小乔收入房中。总比丞相收入房中强吧,丞相可五十多了。还行不行啊。

    他地话一出口,立刻招到了旁边几个士卒地群殴。一边打还一边骂:“你他妈地找死,不能连累我们啊,这话要是传到当官的耳朵里。我们一伍地人全得完蛋,你这张臭嘴,迟早要惹祸地。”

    那人挨了揍,也知道自己犯了错。不敢还嘴。只得揉着伤口躲到一边,嘴里还嘀嘀咕咕地。我又没说错。丞相大人虽然爱惜女人。哪有公子心疼人。没看到他那两个侍女过得比我的婆娘还开心吗。这营里的女人。哪一个不想到公子帐里去。

    下面地这些话自然只能在下面流传,曹操没有机会听到这些。他也没有空听到这些。从宴会开始。他虽然举着杯对着众人高声欢笑,却没有象往常一样诗兴大,他只想天快点黑,酒宴快点结束,一想到当年那个巧笑俏兮的小女孩阔别了近二十年后。如今就安安静静地坐在他的内帐里。等着他去安抚,他就觉得自己热血沸腾,有一种等不及的感觉。

    她如今三十多岁了。还象以前一样明艳动人吗?曹操出神道。

    “丞相大人。请满饮此杯。”孙贲挂着一脸谄媚的笑容。高举着酒杯。

    “哈哈哈。好。饮了。”曹操哈哈一笑。一饮而尽。看着孙贲满脸笑容。他却从心里鄙视这个人。将自己的嫂嫂献给人求富贵。还这么开心。这人真是下作,孙文台当年如何英雄。怎么生出孙仲谋这种儿子。怎么会有孙贲这样地侄儿?什么兵圣之后?我呸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