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曹冲

正文 第十四节 神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蒋干摇了摇头,用一种怜悯的眼光看着于靖,只是不停的咂嘴,却不说一句话。于靖等人笑了一阵,慢慢觉得气氛有些怪异,笑声也渐渐觉得无趣,一个个有些尴尬的停住了笑容。于靖干咳了一声,强笑道:“蒋子翼,纵使你巧舌如簧,也难说动我等分毫,念你也是个读书人,回去告诉你家那个公子,让他要么再多带些人来,要么就按照我们说的条件办吧。”说着,从怀里取出一支竹简,用力甩出,啪的一声落在蒋干的面前。

    蒋干昂着头,看都没看那支竹简一眼,放声大笑,笑得脸色泛红才用手指点着于靖说道:“于安平,我说是你井底之蛙你还不服。我来问你,你在襄阳时可听说过刘玄德的名字?”

    于靖从鼻子哼了一声,不屑的笑道:“刘豫州天下闻名,手下关张二将皆是万人敌的猛将,荆州有谁不知,我以为你要说哪位高人呢,真以为我于靖是山野村夫吗?”

    “刘豫州天下闻名?”蒋干笑着点点头:“那于兄一定知道刘豫州手下的军队和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比,不比你们差吧?”

    于靖脸一红,他强忍着回头看看的冲动,沉默了半晌才说:“也不能这么说,各有所长罢了。如果平地作战,我们可能略逊一筹,但山地作战,也许我军还略胜一筹。”“哈哈哈……”蒋干揶揄的笑了:“行,就算你能跟天下闻名的刘豫州打个平手吧,那我问你,你在山中几年,还知道这外面的消息吗?知道现在刘豫州如何了?”

    于靖很反感蒋干那种语气中的鄙视。他哼了一声道:“我如何不知,刘豫州去年离开樊城,去了江夏了,你以为我在山中就不知天下大事了。当真以为我是井底之蛙?”

    蒋干呵呵一笑:“那你知道天下闻名地刘豫州一万大军在长阪被我家公子两千人追得如丧家之犬吗?那你知道刘豫州在虎跳涧,手握雄兵六千,却被我家公子不足五百人死死堵在虎跳峡苦战一日,却不能前进一步吗?那你知道刘豫州在鹰愁涧战死三千人,却冲不过我家公子布下的一个小阵吗?你……”蒋干语气越说越快,忽然指着于靖大声喝道:“你知道刘豫州被我家公子四百人打得落荒而谈,霍仲邈一个回合被我家公子重创吗?就凭你这两千乌合之众。也想挡我家公子的脚步?你不是井底之蛙谁是井底之蛙。这些事你都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于靖面红耳赤,反驳的话突口而出,话出了口才觉得有些不对,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你既然知道这些,那么还拉着这几位头人一起来围攻房陵县城?”蒋干咦了一声,拍了拍脑袋装出一副恍然大悟地样子:“难道你是想拖着这几位头人一起死在我家公子的战刀之下,好让申家独霸这百里荆山?顺便再送我家公子一个微不足道的功劳?”

    “于先生!”“于先生,你这是何意?”不等于靖反驳,几位头人一下子恼了,七嘴八舌的问道。

    蒋干不等于靖回答。扬声叫道:“既然你于安平觉得我家公子的四百人不可怕。那好,请你到我公子营中一叙。蒋干不才,敢到你们这两千人面前走一遭,想来你也不至于不敢去吧。”他说完拉着文厚就走,走了两步回头看着于靖,竖起一个手指说道:“记住,只有一个时辰。”

    文厚被蒋干拖着回了营。心中还是有些惊魂不定。他第一次看到做说客的这么嚣张,何况已方貌似还不占优势。直到快到曹冲面前。文厚还是不停的擦汗,用一种复杂地眼神看着蒋干挺拔地背影。

    “你老看我干什么?”蒋干回过头笑道。

    “九江蒋子翼果然是好一张利口。”文厚挑起拇指笑道:“你怎么知道这个于靖就会上你的当?他会来吗?如果不来怎么办?”

    “不来?不来就打过去了,反正他们又不是对手。”蒋干无所谓的甩甩袖子,仿佛甩掉一团废纸似的,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撇着嘴不屑的笑道:“就这么个东西还敢跟我斗,我没骂得他吐血就算对他客气的了。”

    曹冲听了蒋干的回复,满意的点了点头:“子翼,你现在越有气势了。”

    “哈哈哈,都是公子点拨的。”蒋干笑嘻嘻的点头道。

    曹冲笑了一声:“你少来拍我马屁。好了,既然你说了给他们一个时辰地考虑时间,那就一个时辰吧,你去通知邓师傅他们准备吧。”蒋干应了一声,转身走了。曹冲看着面带微笑地庞统说道:“士元,你看那个于靖会来吗?”

    庞统从蒋干身上收回目光,微微点头道:“于安平已经被蒋子翼挤到这个份上,只怕不想来也不成了。”他笑了笑又道:“蒋子翼以前游说过不少人,没听说过他有如此气势啊,怎么到了公子身边才几个月,就变得如此强势?”

    曹冲一听,哈哈笑了几声,没有回答他,反倒揉着眉心说道:“既然那个于靖会来,士元认为该如何对付他?”庞统笑了笑说道:“此人小有才名,是申家的智囊,也是这些叛乱的蛮人的智囊,有他在,只怕公子的事情不太好办,除非公子能将他收归帐下。”

    曹冲脸上挂着淡淡的笑,若有深意的看了庞统一眼,两人相视一笑,抚掌大乐。

    没到一个时辰,只不过一刻钟地样子,于靖就带着一个蛮人打扮地年轻武士来到了曹冲的面前。虎士们已经铺好了几块席子,架好了随身携带地小炭炉。茶水在炭炉上欢快的跳跃着,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一阵阵清香从壶嘴里溢出来,让人觉得精神为之一振。

    曹冲和庞统等人坐在席上。悠然自得地品着刚煮好的香茶,看到于靖过来,他也不起身,抬了抬手道:“先生来得正巧。来,坐下喝口香茶再说。”

    于靖被他们轻松自在的样子搞得糊涂了,要不是曹冲背后站着威猛高大的许仪和李维,要不是几步外还有典满带着地二十个虎士瞪着眼睛,用一种很冷漠得近乎无视的眼光看着他们,他真的会以为这些人不是来打仗的,而是来游山玩水的。

    他一时有些出神。曹冲笑了笑道:“先生放心。这茶里没有毒的。”说着呵呵一笑,和庞统等人举杯一碰,一饮而尽,然后很舒服的吐了一口气道:“有酒学仙,无酒学佛,诚不我欺啊。”

    “公子也知道佛么?”于靖笑着插了一句嘴,自然而然地坐了下来,那个年轻蛮人有些不知所措,摸着手里地刀有些紧张的看着许仪和李维。许仪和李维面不斜视,视他如若不见。

    “知道。西方有佛。慈悲为怀嘛。”曹冲淡淡的笑着,冲着于靖举杯示意:“先生请。”

    “公子请。”于靖慢慢放下了心头的紧张,也举起杯,呷了一口,清新的茶香一下子让他觉得心神都清爽了许多,刹那间他仿佛不是在刀光剑影的两军阵前,而是在襄阳与几个好友外出踏青。这几年被权利和金钱堵塞了心灵被触动了一下。正如漆黑的夜里忽然透出的一绺光明,当那无边的黑暗被撕破之后。压在心头沉甸甸的阴霾立刻减轻了不少。

    几人说了些轻松地话题,于靖慢慢地回过神来,他看了一眼一直紧张的年轻蛮人,这才醒悟过来自己这是在做谈判的使,而不是来谈诗论文的。他连忙咳嗽了一声,收了脸上轻松的笑容道:“公子请我等前来,不会就是为了品这香茶吧?”

    “当然不是,我如果只为品茶,何必带着这些人跑这么远的路到这山沟沟里来,现在又不是踏青的时候,再说了,就算踏青,我也要进城去,坐在房陵县城地城楼上,眺望这大好河山,何至于坐在这里,被一群将士们围着。”曹冲带着淡淡地笑容,抬手指了指周围的虎士:“他们这些人啊,杀人还行,喝茶谈诗就是外行了。”

    于靖地眼神随着曹冲的手指在虎士们身上转了一圈,眼神立刻缩了起来,他是见过世面的人,知道什么人是真正的铁血战士,什么人是真正的百战雄兵,这一圈看下来,眼睛所及之处,竟没有一个是弱手,这不由得他不有三分信了蒋干在他营前所说的事情。有这样的战士,再有合适的地形,要挡住刘备的六千人,应该说还是有点可能的。

    不过他不能弱了自己的气势。于靖故作轻松的笑了几声,只是笑声干巴巴的,显然没有什么底气。于靖看看庞统等人脸上浑不在意的一丝笑意,觉得有些郁闷,笑得有些无趣,只得停住了笑容,指着身后那个一直握着刀柄警惕的看着四周的年轻人道:“这位壮士名叫铁勒,也算是山中铁家年轻一辈中的好手,大概也不比公子手下的人差吧。”

    曹冲有些意外的看了铁勒一眼,哈哈一笑:“是吗?既然如此,这位壮士有没有兴趣玩两手?我这儿的人,只要带刀的,你随便挑一个,只要你能赢他一招半式,我手上的这个扳指就送与壮士如何?”他说着,将大拇指上戴着的一个象牙扳指取了下来,随手放在面前的席上。

    铁勒看了一眼那个扳指,立刻眼前一亮,这扳指颜色晶莹温润略带光泽,做工精致,和山里老人们用的那种兽骨做的扳指相比,无吝于天地之别。他紧了紧手中的刀,跃跃欲试的看了一眼于靖。

    于靖却被曹冲那种近乎狂妄的自信给惊住了,他愣了一刻,又觉得胸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恼火。他点了点头道:“既然公子有如此雅信,铁勒你就随便露两手,小心别出手太重,伤了大家的和气。”

    曹冲微笑不语,冲着铁勒点了点头。铁勒向西周看了一眼,见一个个虎士都是年轻健壮。身高都在七尺五寸以上,比自己足足高出半个头,一个个双目开合之间,精光四射。正如那山中的猛虎,时刻准备择人而噬。特别是这个曹公子身后站着的两人,浑身散出一种淡淡的血腥味,让他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惧意。他有些为难,又看了一眼远处,正看到穿着一身皮甲,缓步走了过来地邓展。他特地看了看邓展的眼睛。见邓展眼中全是一种平和和喜悦,一点也不象征战沙场的勇士,倒象是自己家旁边抱着孩子出来闲逛的大叔。再看看邓展眼角一丝鱼尾纹,铁勒轻轻地笑了,一指邓展道:“我就挑他了。”

    “你挑他?”曹冲愣了,庞统等人也都愣了,蒋干和张松甚至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就连坐在曹冲身后的邓艾也禁不住的咧嘴笑了。笑得走过来的邓展一头雾水,也笑得铁勒莫名其妙。

    “换一个吧,你不是他的对手。”曹冲忍着笑劝道。

    年轻气盛的铁勒被曹冲的话一下子激怒了。他胀红着脸上前一步。哗地一声抽了腰里地长刀,刀尖几乎指到了邓展的鼻尖:“不换,我就挑他了。”

    曹冲心中暗喜,脸上却做出一副不忍的样子,继续劝道:“铁壮士,要不我将这个扳指送给你吧,你就不用跟他比了。我怕你跟他比了之外。此生再不敢用刀。”蒋干听了。和张松一对眼神,心说公子这话好毒啊。分明这个铁勒是个愣头青,血气正旺,公子这么一说,只怕铁勒拼了命也不会换人了。

    果然,铁勒一听更火了,向曹冲走了一步大声喝道:“不成,我非和他比不可。”

    曹冲抬起手拦住正要上前教训不知道礼节的铁勒的许仪和李维,无奈的点头道:“既然如此,邓师傅,你就陪铁壮士走两招吧,注意不要伤了他。”

    铁勒眼睛都红了,雪白的牙齿咬着厚厚的下唇,甩手将刀鞘扔在一边,看着有些意外的邓展。邓展这时候才搞清楚了状况,他呵呵一笑,随手抽出腰间的长刀,随随便便地站了个不丁不八地脚型,对双手握刀、严阵以待的铁勒招了招手道:“来吧。”

    铁勒拔步上前,双手举过头顶,怪叫一声,全力劈了下来,邓展脚步一错,身子转了半个圈,顺手一刀柄拍在铁勒身后,铁勒一刀砍空,刚要回身,却被邓展这一刀柄打得收不住脚,向前踉跄了几步。他猛蹬一脚刹住身形,霍的回过头来,见邓展正面带微笑的站在原地,冲着他招手呢。铁勒不禁有些赧然,他偷看了一眼于靖,于靖却面色铁青,显然对铁勒第一回合就露了这么一个丑很是不满,冲着铁勒狠狠的使了个眼色。

    铁勒长吸了一口气,紧了紧手中的长刀,怪啸一声,拔步上前,抡刀再劈。这次他没有全力施为,只使出七分力量,留着三分余力准备应付邓展的变招。邓展微微一笑,手中刀在铁勒地刀背上点了一下,带着铁勒地长刀就偏了方向,擦着邓展的身子又砍了个空。铁勒刀砍到一半,忽然扭腕横扫,直奔邓展地腰横拖过来,邓展嘴角落出一丝赞许的笑容,脚步轻抬向前跨了半步,人已经贴进了铁勒的身前,倒持手中的长刀,伸进铁勒的两手之间。刀柄两边一荡,铁勒只觉得两只前臂一麻,握不住手中的长刀,当啷一声弃刀在地,连退几步。

    邓展呵呵一笑,手中长刀甩了个刀花,刀尖挑起地上的刀,伸出左手捏着长刀的刀尖,将刀柄送到铁勒面前赞道:“铁壮士年纪轻轻,刀法沉稳,变招迅,虽然粗陋些,却也算是难得。再来!”

    铁勒听了面如猪肝,抖着手臂看着眼前的刀柄,不知如何是好。犹豫了半晌刚要再去接刀,于靖好象忽然想起了什么:“铁勒,不用再比了。这位邓师傅就是在6口一战斩杀了东吴大将黄公覆的奋威将军邓展邓子翼,他二十年前就成名了,你再练十年也不是他的对手,不必再比了。”

    铁勒一听,面色一僵,这才接过长刀,拱手施礼:“原来是神手邓展,多谢邓将军手下留情,铁勒输得心服口服。”邓展还刀入鞘,哈哈大笑:“神手这个名字,邓展怕有辱师门,已经多年不用了,不提也罢。铁壮士不必自谦,以你的天资,若有明师指点,三年后必有大成。”

    于靖冷冷一笑,回头对曹冲哂道:“神手邓展都在曹公子将下做个侍卫头子,曹公子帐下果然是藏龙卧虎,人才济济啊,难怪敢以四百人来援房陵,于靖今天算是领教了。除了这位邓将军和这位九江蒋干,不知道公子手下还有哪些人才,不妨一起介绍一番,也好让我这山野之人开开眼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