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曹冲

正文 第二十八节 中计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西陵城下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被霍峻壮士断腕留在战场上滞留追兵脚步的一千多人在两千骑兵、一千铁甲军的冲击下很快就被打得奄奄一息,两个军司马被阎明挑杀,失去指挥之后,残兵军心大乱。邓畅和李通还没赶到城下,剩下的几百人就弃械投降。

    曹冲和庞统虽然估计到了城中可能是空的,但为谨慎起见,并没有立刻用云梯攻城,而是让带着大城攻城器械的李通和邓畅摆开了阵势,同时派人去城下喊话劝降。

    这次带来的攻城利器是张奋的攻城大车,张奋在阵前来回行走,看着自己制造的攻城大车即将进行第一次处女战,不禁有些兴奋难抑,兴奋中还带着点紧张。他仔细检查了每架大车,连每个细节都不放过,生怕到时候开战了大车掉链子,那可就丢人丢大了。

    还没等张奋检查完毕,许仪典满来报,诸葛亮在张公湖中准备了船,接应关羽和霍峻走了。苏飞战死,东门外的一千人也战死大半,大概只有一千余人上了船走了。据降兵说,城中只剩下百姓,还有大量的战旗。

    曹冲和庞统相视而笑,张奋却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丧气之极,临战的兴奋一下子无影无踪,看着准备停当的攻城大车,无可奈何的长叹了一声,耷拉着脑袋蹲在了地上满宠带着人逼近了西陵城,将大军驻扎在西门外,然后带着亲兵赶到了曹冲的面前。满宠今年四十八岁,但身材状态极佳,他须漆黑,脸上皱纹也极少。一点不象一个年近半百之人。他身材中等,走路度并不快,却极其稳健,每一步之间的距离都很接近,仿佛用尺子丈量过的一般。

    满宠是山阳人。山阳出了不少大儒,但满家不是。满宠十八岁就做了郡中督邮踏入仕途,但因为他执法严格,不能为官场所容。后来因事就辞官回家了。曹操入兖州后辟他为从事,建安元年曹操迎天子到许,当了大将军,要找一个严能的人做许令,一下子就想到了满宠。说起来满宠和杨沛很像,最像的地方就是曹洪在他们手上都吃过苦头。曹洪地家人仗着曹操的权势,在许县横行不法,结果被满宠抓住了。曹洪写信去说情也不好使,只得到曹操面前告状。曹操正好有事回许县,满宠一听曹操来了,以为他是来说情的。干脆在曹操进城之前就把那些人给杀了,然后才到曹操面前请罪,要求辞职,哪知道曹操哈哈大笑。拍着满宠的肩膀说道:“干得好,这事就该这么干。”

    从此,满宠成了曹操的心腹。

    满宠成大名,还与杨彪有关。建安二年,原太尉杨彪因为与袁术联婚,又在曹操到洛阳迎天子时意图不轨,吓得曹操借尿遁中途退席。因此被曹操忌恨。曹操当了大权。当然不能放过他,就派人告了他一个大逆之罪。杨彪进了满宠地大牢。引起了在许县的诸多名士的担忧,尚书令荀和少府孔融亲自来求情,对满宠说询问可以,但千万不要动刑。当时杨彪已经五十六岁,腿脚又不太好,再说他是当世大儒,朝庭重臣,名声极佳,要是被动了大刑,只怕于礼不合。哪知道满宠充耳未闻,该怎么问还怎么问,该怎么打还怎么打,几乎把杨彪那把老骨头拆散了,惹得荀和孔融大怒,说他是个酷吏,孔融更是把他告到了天子面前,为了这事还当面讽刺了曹操一顿。满宠依然不听,继续干他该干的,最后才到曹操面前说道,这个人确实没有问出什么有证据地东西来,大逆之罪只怕不实,他又有大名,如果枉杀了,影响太坏。曹操知道他确实没有手下留情,也觉得舆论不好收拾,就放了杨彪。荀和孔融听说放杨彪是满宠的建议,此时才恍然大悟,知道先前如果不动大刑,只怕杨彪是不能活着出大牢了。

    满宠不光是执法严厉,打仗也有一套,官渡大战时袁绍老家汝南的门生宾客不听曹操号令,支持袁绍,聚屯自保,给正要和袁绍决战的曹操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曹操便以满宠为汝南太守,要他确保自己后方的安定。满宠到任后招募了五百人,连下二十余屯,诱杀不服十余人,得兵两千,户两万余,汝南安定,和当时任汝南阳安都尉的李通一道,为曹操一心对付袁绍立下了大功。

    曹冲作为一个穿越,对那些所谓名士,特是身为大儒的名士比如宋忠、孔融之类并无特别好感,当初和孔融叫阵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现在虽然对宋忠客气些,还是形势所然,并不是很真心。但他对满宠和杨沛这样地能臣却很欣赏,他们虽然被那些儒生称之为酷吏,却是真正的有法制精神的人,放到后世,那都是最好的官员啊。

    所以他一看到满宠,不等满宠行礼,立刻上前拱手弯腰行礼:“满将军远来,冲有礼了。”

    满宠愣了愣,连忙回礼,两人相互客气了一般,满宠这才笑道:“公子设下妙计,一举夺了西陵城,打得关云长弃甲而逃,公子用兵,真是神鬼莫测。”

    曹冲连忙谦虚了几句,他这仗打得是不错,不过主要还是因为他对关羽地性格弱点理解得比较透彻,再加上有庞统这个军师,张松这个善搞阴谋的坏才,这才激得关羽出城野战。要是关羽守城不出,他就是有两万兵也只能看着西陵城傻眼。

    满宠回身招了招手,将一个年轻人领到曹冲面前。曹冲心道:“莫不是满宠看着我牛逼,也要把儿子跟着我吧。”他摆出一副平易近人的笑脸,正准备笑纳,却听满宠说道:“这是武陵郡太守金元机的长子金,字德伟。刘备取江南,武陵郡不降,派他来通知公子。他在夷陵外遇到了乐折冲。还带来了乐折冲地文书。”

    曹冲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被身后的张松轻轻推了一下,才恍过神来,他顾不上掩饰,立刻接过金双手递上来地文书。边看边问道:“你来的时候,江南的情况如何?”

    “听说长沙已经降了,我出来这么多天,只怕武陵郡也落入了刘备手中。桂阳、零陵二郡情况和武陵差不多,兵微将寡,也不是刘备的对手,落入刘备手中也是迟早地事情。”金想起武陵郡地父亲此时只怕已经魂归天国,不由得泪流不已。

    曹冲默然,他已经估计到了刘备会取江南,但没想这么快。这个刘备手段还真行,拐了周瑜两千人就跑了。一点也不客气。不过刘备取江南,对他来说并不是太意外的事情,他惊讶了一下很快就回复了平静,拉着满宠进了大帐细谈。

    满宠很惊讶于曹冲这么快就若无其事地平静下来。他对曹冲这个少年有些刮目相看了,对曹操留曹冲镇守襄阳也有了一分敬佩。他从心底里知道曹仁不是合适的南郡太守,知道他不是周瑜地对手,守江陵迟早会出事。所以曹冲一纸命令送到当阳让他配合文聘取江夏时,他立刻答应了,派快骑通知曹仁的同时就起程东进。

    “公子,乐折冲到了夷陵,听说夷陵已经落入江东之手,甘兴霸取了夷陵之后,带两千人取当阳。当阳的北兵都被我**来了。那些县兵。只怕不是甘兴霸的对手。当阳若失,江陵不保啊。”满宠有些担心的说道。

    曹冲点头。他细细的查看着地图,半晌不语,抬起头又静静的沉思了一会,这才用手指敲着江陵城道:“将军认为如果当阳已丢,乐折冲到了夷陵之后,周瑜会如何进行一下步动作?”

    满宠想了想道:“即使当阳已失,在未能夺取江陵之前,这支孤军不敢北上,宜城临沮皆被乐折冲攻克,左有乐折冲的四千大军虎视眈眈,右有汉水,后有江陵,甘兴霸虽勇,也不至胆大到这个地步。我估计他会着眼于切断江陵退路,造成江陵军心恐慌,合围江陵城。”

    他粗壮地手指从江陵城划到夷陵,有些担心的说道:“夷陵城虽小却是长江上的要道,甘兴霸占据此城对我军甚为不利。曹征南久经沙场,一定能看出其中利害,只是他的兵力不过四千,而孙刘联军有近三万人,出城野战,只怕不是对手,所以他才按兵不动。此时刘备南下,乐折冲又到了夷陵城北,彼方实力大减,已方实力大增,虽然还有差距,但以曹征南地性格,只怕会出城一战,重夺夷陵。”

    “那将军以为,他能夺回夷陵吗?”曹冲对满宠的分析十分佩服,很想知道这个目前还不甚有名的将军如果看待局势的展。满宠没有立刻回答他,他仔细地看着地图,又低下头想了想才道:“只怕很难。”

    “何以见得?”

    “江陵到夷陵二百多里,最关键的是这里全是山路。曹征南要抢时间,定然是派骑兵,而一旦周瑜在荆门山和虎牙山附近设伏,骑兵将无法挥战力,徒为他人所擒。夷陵救不得,于江陵也有不利。”他沉吟了片刻道:“我现在只希望曹征南派的人不要太多,另外就是……他自己千万不能出城。”

    曹冲想了片刻:“我想请文太守立刻进驻西陵,将军率本部人马,回援当阳,将军看可否?”

    满宠抬起头看了看曹冲道:“公子不想全取江夏,阻断长江,擒杀周瑜吗?”

    曹冲笑了:“他有两万精锐,这块肉太大了,我不想吞不下去反被他噎着了。江夏郡有一半落入我手,江南四郡如果再被刘备所得,他的后路就掌握在别人手上了。我想他也许会立刻撤兵回柴桑。”

    满宠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在曹冲营中用了一顿饭之后,立刻回营带着人马回援当阳。文聘接到消息后很快就带着人来了,他这个江夏太守终于名正言顺的坐在江夏郡治西陵城中了,感觉果然是不错。曹冲没有立刻西进,他让邓畅回了南阳郡,李通回汝南郡,自己带着人马在西陵休整。等待江陵城的消息。同时派金带着自己写给曹操的文书,赶赴邺城。他对目前地局势展并没有绝对地把握,也担心自己地一些做法会引起疑心甚重地曹操的猜忌,所以每做一件事,都会把自己的想法。理由和结果报给曹操,当然那些想法和理由是不是他真实的想法,只有他和庞统这几个最亲信地幕僚知道了,有的甚至只有他自己知道。连庞统等人也未必知晓。

    就在满宠和曹冲等人担心曹仁会中计的前三天,曹仁不顾长史陈矫的劝阻,亲自带着两千人出了城,直奔夷陵去会合乐进地四千大军夺回夷陵。这次不光是长史陈矫劝他,就连部曲将牛金都不赞成,他说这里的地形不比北方,我们的骑兵不能挥强大的冲击力,反而会被崎岖的山路所困。而周瑜的人可以逆水而上,在路中任何一个地点设伏,防不胜防。

    曹仁根本不睬他们这一套,带着人就出城了。牛金无奈。他可以建议,但曹仁不听时,他只能执行命令。和满宠预料的一样,周瑜带着吕蒙在荆门山和虎牙山之间设下伏兵。他听吕蒙的建议,砍了很多大树,前后一卡,活生生地把山路堵住。曹仁征战多年,对战场的把握也很敏锐,他一在山中见到有大树拦路,就知道大事不好。立刻回头。亏得他回军迅。没有被断他后退的吕蒙全部堵在山中,在牛金率部曲死战的情况下奋战得脱。不过带来地一千步卒死伤殆尽,一千骑兵也只剩下一半,死了二百多,还有三百多匹战马成了周瑜的战利品。而正强攻夷陵的乐进一听曹仁中伏,立刻撤军退到夷陵城北三十里的玉龙岭,等待时机,同时快马报与曹冲和樊城地徐晃。

    曹仁和周瑜各自回到江陵,曹仁继续固守不出,夷陵的甘宁见他们都不动了,立刻出了城,带着两千人马直奔当阳。这次当阳城没守住,被甘宁攻破。正如满宠所料,甘宁不敢向北,回军向前,切断了江陵的后路。

    周瑜接到甘宁的捷报大喜,拿下江陵城的信心更足了。他对上次没有能在山里拿下曹仁很是遗憾,如果曹仁回不了江陵城,那么江陵城这时候就是自己的了,城中的两千人根本守不住城。但曹仁回了城,城中军心虽乱,但却没有乱到要弃城而走,再加上城中物资充裕,有大量地霹雳车和强弩,周瑜一时还是拿江陵城没办法。

    正在双方继续僵持地时候,关羽丢了西陵的消息几乎同时传到了周瑜和曹仁地耳中。紧跟着,满宠四千大军返回当阳的消息也传了回来。

    局势一下子又微妙起来。

    曹仁信心大增,他有两千多人守城,有防备措施齐全的江陵城,有犀利的守城利器,有充足的物资,有强悍的战士,即使面对周瑜的两万精兵他也无惧。满宠回兵当阳,只要夺回当阳,剿杀了甘宁的两千人,就可以配合乐进拿下夷陵,到时候周瑜还是只能看着江陵城呆。如果曹冲在切断了周瑜的退路之后增援江陵,说不定可以反败为胜。他甚至对陈矫等人说,说不定可以生擒周瑜。

    周瑜这时也在大帐中和众将分析形势。他也很乐观,荆门山一战曹仁损失了一千多人,回到江陵的不足五百骑兵,如今江陵城看似还很坚固,但已是强弩之末。相持了两个多月,霹雳车所需的砖石都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守城弩的强弩也接近用完。北军离家时间太长,思乡之情会让他们战意不旺,如今后路被截断,更是让他们惴惴不安,我军在南,甘宁在北,不要多长时间,城内的人就会崩溃,届时江陵城唾手可得。江陵一到手,半个南郡就是我们的了。就算最后拿不下整个南郡,我们也有了一个立足点,不仅随时可以威胁襄阳,而且死死扼住了长江防线,掌握住了防守北方曹操的主动权,曹操要想再攻江东,只能从下游合肥或广陵过江,而那里江面宽阔,正是我水军威的大好地点。

    他的一席话说得大家兴致高昂,凌统却有些担忧。他说现在刘备进军势头很猛,长沙投降,武陵郡太守金旋战死,听说桂阳和零陵也派人送来了降表,四郡很快就会全部落入刘备手中。如今曹冲取了西陵。关羽和诸葛亮退回沙羡。曹冲虽然只有文聘手中的四千水军,封锁不了长江,但全取长江以北的江夏半郡是没有问题的。到时他驻兵江边,我军退路就会受到威胁。如今江南有刘备这个反复之人。江北有曹仁和乐进、徐晃等,万一不能及时拿下江陵,再被他们断了后路,后果堪忧。就算拿下了江陵,如果江夏一直在曹冲地手中,万一刘备再翻脸,我们还是被人围在中间,进不得退不得。如何是好?

    周瑜微微一笑,拍了拍案上刚写好的捷报:“公绩放心,我已请主公从柴桑出兵,助关羽诸葛亮守住沙羡并进驻鄂城。加强对长江的控制,水军我们有绝对的优势,曹冲虽然能取西陵,却拿长江没办法。我们的后路没问题。相反,如果主公进军,我们拿下江陵后,可以会合主公,把曹冲再打回去,江夏东就是庐江郡,贺齐手中现有精兵万余。庐江地肥。他在庐江一年,想必积谷不少。如果他从东面攻击曹冲,江夏迟早还要易手,不过这次不是回刘备地手,而是入我们的手。”

    凌统听了,也是点头称是,不过他对江南的刘备还是有些不放心:“江夏还有一半在刘备的手中,他已经拿下了长沙,万一再起黑心,我们如何应付?”

    周瑜听到刘备这个名字就很不舒服,不过他没有表现在脸上,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刘备目前还是我们的盟友,再说他刚取了江南四郡,也需要时间来安定民心。这种情况下,应该不会和我们翻脸。上次他不辞而别,陷兴霸于险境,我们没有计较他,他如何还敢再来惹我?真要翻了脸,我们弃了江陵城,两万大军尽数南下,他这新得的四郡还坐得稳吗?”

    众将被他的分析说服了,没有人再表示什么反对意见。周瑜见了,派人将缴获的三百匹战马中挑了一百匹最出色的给孙权送去,同时写了一封长长的书信,详细解说了自己的设想,请孙权立刻西进威胁江夏,进而全取江夏南郡,夺取荆州北部,控制这个战略要地。

    同时他还建议孙权暂时不要为刘备地背盟之中生气,在目前的情况下,还要维系住双方的联盟,等击败了曹仁、曹冲之后,再跟他算这个帐不迟。他听说刘备在长孤坡死了麋夫人,甘夫人也受了伤,身体很不好,建议孙权在宗室里选一个适龄女子,拉拢刘备。他还说,最好以成亲的名义把刘备留在秣陵。刘备此人好衣服犬马,好美色,偏偏一直没有过上什么安生日子,如果主公把他留在秣陵,他一定很安心。那么自己就可以带着关羽张飞等人征战,让他们为江东卖命了。

    周瑜很有信心,他确信孙权一定能同意他地看法,除了他和众将说的那些原因之外,他还有一个没有说的原因。赤壁一战,江东是主力,刘备只敲了敲边鼓,还打了个大败仗,本来根本没有资格坐下来均分利益,也正因为如此,周瑜和孙权才一致同意先取江陵这个重城,放着唾手可得的江南四郡不管。本想着取了江陵之后回军再取四郡,没想到刘备这么不讲道义,趁着自己与曹仁僵持时候跑到江南去了。他生气,孙权肯定更生气。因为这么一来,真正承担了巨大风险,付出极大代价地孙权却一无所得,好胜心极强的孙权如何能咽下这么一口气?如今有机会取江夏和荆州,他一定不会放过的。

    看着载着一百匹战马扬帆远去的大船,周瑜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他仰看天,良久不语,好半天才转过头不解的对凌统和吕蒙说道:“公绩,子明,这关羽仗怎么打的?五千人守城也守不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