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曹冲

正文 第二十六节 阎圃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朴敢跟着铁心到了曹营,受到了曹冲的热情接待,专门安排了一桌酒席,一来给张松和铁心庆功,二来给朴敢和邓芝接风。朴敢在席间成了焦点,在曹冲的授意下,铁勒带着荆山军中的熟人轮番向朴敢敬酒,把气氛搞得热烈无比。朴敢和铁心从小就认识,身份接近,武技也相差不多,性格又相投,关系很不错,不过现在铁勒是曹冲手下主力荆山军的司马,带着四百多人,而自己还是叔叔身边的一个小头目,手下只这五十人还是叔叔刚刚拨给他的,两人一比较,高下立现,他心里难免有些失落。他见铁勒在席间谈笑风生,极受人欢迎,一时兴起,让跟着来的人跳起了正宗的巴渝舞助兴。

    巴渝舞是巴人的一种战舞,当年周武王伐纣,巴人为龙贲军,在阵前前歌后兵团,激昂的战舞让由奴隶组成的商军大受震憾,临阵倒戈,一战而灭商,奠定周王朝八百年天下。汉高祖刘邦为汉中王,北出中原逐鹿,勇猛善战的巴人为前锋,屡立战功,高祖入长安,思念当年的铁血生涯,将巴渝舞引入宫庭,从此巴渝舞这种充满阳刚之气的舞蹈成了汉人大礼必备的仪式。

    曹冲听人说过,不过却没有亲眼看过,不免看得有些入神。直到板蛮跳完了舞给他施礼,他还有些愣神,亏得旁边的孙尚香嫌他这样子丢人,伸手在他后腰上掐了一把才把他唤醒。他一边揉着腰,一边笑道:“好!果然是荡人心魄,使人热血沸腾,来人,赏……”

    张松站起身来笑道:“将军有所不知,巴渝舞人越多越好看,如有千人齐舞,那才叫气势惊人。山陵震动。将军既然爱看,何不让荆山军和益州军一齐习舞,有四五千人共舞,这才叫大场面呢。”

    曹冲听了有些好笑,我有这么*吗,为了看个舞蹈,让几千精兵不去打成固,却要练跳舞,搞形象工程啊。他正要拒绝,却见张松朝着他眨了眨眼睛。阴险的一笑。以他对张松的了解。立刻知道他不是随口一说,连忙改口笑道:“哈哈哈……那岂不是要麻烦朴壮士?”

    朴敢一听曹冲有事请他帮忙,连忙站起来说道:“不妨事,不妨事。此舞并不复杂,荆山军和益州军都能歌善舞,略微熟悉一下就可以演练了。”

    曹冲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有劳朴壮士了。”

    张松拉着朴敢走到曹冲面前笑道:“将军,既然有劳朴壮士教舞,不能没有谢礼,朴壮士武技过人,唯缺一口好刀。将军何不赏他一口三十作为谢礼?”

    曹冲莫名其妙。老子富到三十也随便送人了吗,你张松开口就送他一口三十?不过他见张松说得正经。便笑道:“永年说的是,来人啊,取一口三十送与朴壮士。”

    朴敢见识过铁心的三十清钢之后,已经是朝思暮想,现在一听曹冲要送一口刀给他做教舞的谢礼,喜不自胜,连忙拜倒在地,双手接过曹冲递过去的环刀,颤着声音说道:“朴敢谢将军刀,一定尽心竭力,教会战舞。”

    曹冲呵呵一笑,瞟了一眼张松,心道这小子这么激动还没失了方寸,只答应教舞,不答应参战,你可要失算了。张松似若未见,满面笑容的扶起朴敢,将他扶了下去。

    酒席散了,曹冲坐在后帐内洗了把脸,正要休息,张松来了。他一坐下就对曹冲说道:“公子,巴西庞义和派了两千兵,由来给他送信地刘子经带着,取道旺苍和白水军会合,从南郑后面牵制张公祺,看来是不会助公子取成固了。公子在成固已经近一个月,可想到了攻城地办法?”

    曹冲笑道:“万事俱备,只欠一攻。什么时候益州军到了南郑,我什么时候就攻城。”

    张松笑了笑,摇头说道:“公子,不可指望着益州军攻击南郑,成固不下,他们是不会攻击南郑的,刘子经是刘益州的长子,又是庞义和的女婿,他到阆中本是传达刘益州的命令,庞义和却把兵交给他,其中深意公子可想明白了?”

    曹冲点点头:“我自然知道,不管是庞义和还是刘季玉,都没真心想帮我取南郑,他们就是想看我和张公祺打一仗,再顺便看着我,防备我南下。”

    张松笑了:“将军既然知道了,成固就不能指望他们,还得独力攻取。”

    曹冲手里摆弄着案上的铜兽镇纸笑道:“永年放心,我自有分寸,我并不指望他们能攻击南郑,我只希望他们到达南郑周边时,张鲁会有种压力即可。至于成固,我已经和士元、孝直以及诸将想好了两套方案,马上就告诉你。不过你先得告诉我为什么要我花一把刀的代价,让那个朴新守教巴渝舞。”

    张松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他看了一眼一旁盯着他们看的邓艾和孙尚香,凑到曹冲耳边轻声说了几句。曹冲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他对张松挑起大拇指:“永年,高,你实在是高。”

    张鲁坐在堂上,看着下面侃侃而谈的蒋干,微笑不语。一个月前他就得到消息,有一股来历不明地人进了南郑,他派人去查了好久才查出点头绪,却依然没有抓住这些人。正在愁地时候,蒋干忽然主动上门求见,表明了他地身份。张鲁这时候才知道,这些神秘的人居然是镇南将军曹冲的人,而眼前这个舌辩滔滔的人就是曹冲地谋士,九江蒋干。

    “师君威镇汉中三十年,又是我家将军乡人前辈,我家将军久闻师君修道有成,以道治国,汉中因师君三十年安居无事,将军甚是钦佩,想往师君久矣。如今借着平定上庸、西城民乱的机会,西巡汉中。想与师君一会。共论老子五千言治国之道,还请师君肯。”蒋干说道,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

    张鲁笑了,这个蒋子翼名不虚传,果然是个能黑白颠倒的角色,曹冲分明是想夺汉中,却搬出什么平定上庸、西城的鬼话。且不说上庸、西城没有民乱,就算有民乱,也是我汉中太守的事,关你什么事?西城有民乱。你跑到成固来干什么。难道成固也乱了吗?扯什么乡人。这关系太远了,虽然都是沛郡,但你是西南谯人,我是东北丰人。从来没有过来往,谈不上交情。想取汉中就凭实力来,说这些废话干什么。

    “蒋先生过誉了,鲁不过略窥道门,不敢与曹将军这样的年轻才俊坐而论道。汉中能有今日,也是汉中人潜心向道,不喜攻杀之故。到冬天了,汉水水浅。不易行船。曹将军巡视完了,还是赶回襄阳吧。这一万多人在外一日,可就要耗粮千石啊,民生维艰,应当爱惜民力啊。再说时近年节,军士们都归心似箭,也不宜在外。蒋先生也尽快回去吧,有机会再来汉中论道不迟。”张鲁不急不徐,捻着手中的牦牛尾,一丝烟火气也没有地说道。

    蒋干笑了:“师君此言差矣,我家将军受天子之托,镇守襄阳,掌管荆扬益三州军事,这汉中既然还是益州地地面,自然是我家将军的统管范围,怎么能到了汉中却不来南郑呢,师君又何必拒人千里之外?我听说刘益州与师君有杀母之仇,相互攻杀多年,如今又命巴西、梓潼出后来取南郑,师君莫不是也要凭着几句话就要拒其于汉水之南?我家将军就在成固,汉中有乱,师君何不请将军来论一论公道。”

    张鲁嘴角挑起一丝讥笑:“我也想请将军前来调解,无奈成固到此路远水深,甚是不便,至于杨公思这些宵小之辈,我还不放在眼里,谢先生关心。先生慢走不送。”说着,挥了挥袖子,垂下眼帘,再也不吭一声,竟似入定了。

    蒋干哈哈一笑,拱了拱手道:“既然师君这么有信心,那么蒋干就在南郑再呆两天看看师君地手段,哪天师君有闲,蒋干也愿意来一闻天道。”说完,施了一礼,大摇大摆的出去了。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张鲁的身后传了出来,年约五旬的阎圃缓步走到张鲁身边,看了一眼门外轻声说道:“师君,白水军已经到了定军山,师君真打算两线作战吗?”

    张鲁睁开眼睛,叹了口气:“圣农,我是什么人你也是知道的,当年你劝我不要称王,我就知道会这一天,曹镇南是丞相的爱子,他来取汉中,论理讲我应该拱手相迎,听凭朝庭处置才对。可是公礼不听,又带着人去了成固,我这时候让他收兵,他也不听啊。你帮我想想,除了投降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阎圃摇了摇头,捻着胡须半天不语,他当然知道张鲁这三十年的土皇帝做得舒服,也不甘心就这么扔了,到邺城去做个富家翁。只是凭着汉中地实力,能是朝庭地对手吗?要怪只怪这个曹冲太托大,居然只带了一万人不到就来打汉中,让张鲁兄弟心存侥幸。

    “师君,眼下有上中下三策可选。上策,师君去成固说服治头大祭酒,请曹将军入城。”阎圃说完,看着张鲁,张鲁眯着眼睛想了想,摇了摇头:“难,你也知道公礼地脾气的,不让他打一仗,他是不会的,让他在曹镇南手下吃点苦头也好。”

    阎圃微微摇头,又接着说道:“中策,师君立刻派人去巴西联络袁、朴、杜三位头人和蜀郡的刚氐,让他们起兵,在白水军地背后吸引杨怀高沛的注意力,这样南郑暂时再保平安,再请三位头人攻击紫阳、西城,西城是曹镇的军粮所在,他必会回兵救援,如此成固可无事。”

    张鲁歪着头想了想,又说道:“此中策可保得一时,难保长久,益州军和曹镇南整顿了后方,迟早还要卷土重来。你不是还有下策吗?说来听听。”

    阎圃道:“师君不选中策,在于其非长远之计。如果想从长远考虑,师君又不愿归顺朝庭的话,就只剩下附于益州刘使君麾下一条路。益州有山川之险。户口百万。自保还是有可能的。”

    张鲁哼了一声,有些不悦的说道:“圣农,你这下策果然是下策,刘璋杀了我母亲,多年来又与我攻杀不已,这个时候让我去投降他?我还不如干脆投降曹镇南好了。”

    阎圃闷声不语,待张鲁平静下来才说道:“圃只是献出三策,至于取哪一策,全由师君作主。”

    张鲁有些为难的想了想说道:“上下两策皆不可取,看起来还是中策可行些。长远的事管不得了。这两路来袭。还是先过了眼前这难关再说吧,立刻派人到巴西去联络三位头人。”他想了想又道:“派人告诉公礼,让他小心一点,成固虽险。也不是攻不破地天险。”

    “诺!”阎圃躬身领命。

    “嗬……嘿!”

    “嗬……嘿!”飞扬。两千赤着脚地蛮军在阵前大声吆喝着,用长刀敲击着中手中地盾牌,前进后退,左旋右舞,踏得脚下烟尘大起,凶悍地吼声在山谷中回响。正如张松所说。山谷为之荡波,气势惊人。

    曹冲顾然欣喜。张卫在半山腰的成固城中也是惊讶不已。他看到曹军在山下排出了五千人的战阵,虽然有不少看起来很可怕的攻城利器,但毕竟只有五千人,张卫还不是很惊讶,他惊讶的是曹军的阵中竟然有大量的板蛮,虽然他们的身形隐没在了冲天而天的烟尘中,可那雄浑的喊声,矫健地舞姿,让张卫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他并不陌生地巴渝舞。

    板蛮什么时候成了曹冲地人?这让张卫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连副将杨昂都吃惊不起,两人面面相觑,冷汗直流。难道曹冲在城下呆了近一个月,就是为了等板蛮来?张卫和杨昂多次和板蛮合作,深知这些蛮子的利害,如果曹冲手下真有板蛮,不用多,只要有一两千人,就够他张卫头疼了的。比眼前这些板蛮让他更头疼的是,如果板蛮真地投降了,那本来最大的助力可就成了最大的麻烦。

    张卫不敢耽搁,略一思索立刻派人出城赶往南郑,将曹冲帐中出现大量板蛮的事情通知张鲁。看着信使飞奔出了成固,张卫这才回头来看山下的曹军大营。曹军大营里板蛮已经跳完了战舞退到阵中,一大批辎重兵冲上前来,操动大型攻城机械开始攻城,一大团草绳捆着的砖块临空飞来,在半空中里草绳散开了,砖块四散,象下雨一样噼噼啪啪的打在城墙上,击起一阵灰尘。

    杨昂笑了一声:“曹军的霹雳车果然强悍,这么高地山坡他们都打得上来,可惜这里是山地,他纵使能打到城墙,却没有多大地杀伤力,不过打得热闹而已,我看啊,他们这样就算攻上一年,也是白费力气。”

    张卫苦笑了一声:“仁健,成固是没有多大问题,我现在担心的不是成固,而是南郑啊。”他指着城南连绵地群山:“那里对我们来说是不可能行军的场所,对那些板蛮来说,却无处不是道路,如果他们真的投降了曹冲,也许曹冲在这山下不过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罢了,主力可能已经直扑南郑,南郑如果失陷,成固守住了又有什么用?”

    杨昂的笑僵住了:“大祭酒,你是说,这里只是疑兵,用来牵制我们的?”

    “当然是这样,五千人怎么攻城?就算他有板蛮,就算他的攻城器械犀利,也无法攻下啊,岂直是异想天开嘛,曹冲把我们当傻子了,摆出这么个破阵来骗我们,显然他的主力根本不在这里,你看到许仪的荆山军了吗,你看到孟达的益州军了吗?他们是曹冲的绝对主力,怎么都不在这里,去哪儿了?只有去南郑。”张卫摇头苦笑:“我要回援南郑,迟则生变。”

    “那大祭酒准备带多少人走?”杨昂冷汗也出来了,他看着城下的曹军,再也不觉得那些攻城器械只是打得热闹了:“万一他们没有去打南郑,而是在路上伏击你怎么办?”

    张卫也愣住了,是啊,这里到南郑有七十里,都是山路,他们完全可能在路上等着自己,自己最多只能带五千人走,五千人一旦出了城,可就不比在城中了,如果遇上那些蛮人,凶多吉少。

    “那怎么办?”两人面面相觑。

    “要不……我们……”杨昂没敢说下去,扭过头看了一眼山下。

    张卫瞪着眼睛看着他,半天没有说话。杨昂也没主意了,沉默不语。

    “要不还是等一等吧,如果南郑被围,师君一定会派人送信来的,到时候这些人在哪里也就清楚了,大祭酒走起来也安全一点。”杨昂又提议道。

    “也只有如此了。”张卫无可适从的点了点头。

    山下的曹冲虽然看不清张卫的脸,但他从张卫凝结不动的身形上估摸到了张卫的心情,他放下望远镜对张松笑道:“永年,你这招虚虚实实,确实有用,这些真真假假的巴人战舞一跳,还让张卫摸不清底细了。你说他会怎么办?固守待援,还是弃城而走,抑或是投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