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曹冲

正文 第二十七节 破城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近百架霹雳炮象是吃了兴奋剂似的狂轰滥炸,玩命的将一团团砖块抛上了半山坡,落在了成固城的城前。那些辎重兵好象只管打不管看,也不抬眼看看大部分砖块都落到了城前,最远的不过打到了城楼上,打进城中的并没有多少,只顾埋着头不停的射。张卫和杨昂让出了城楼的位置,退到了两侧的城墙上,对着城下的呼啸的霹雳车露出鄙夷的笑容。

    原来曹军中令人闻之色变的霹雳车就是瞎打一气,我倒看看你有多少砖块能打上来。五千人想破城,做梦去吧。张卫看了一会,提起来的心慢慢的放下了。他指了指城下的曹军对杨昂笑道:“仁健,你看着这里,有什么情况立刻向我汇报,我到西门看看。”

    杨昂轻松的笑道:“大祭酒放心,就他们这样打,最多只能一个时辰就差不多了。这些砖块勉强够我们补城楼的了,要想攻城,还得靠人的。”

    张卫笑了笑,不介意的瞟了一眼城下,带着亲卫沿着城墙西走去,他在城上走了一圈,特别是在西门好好看了半天,没有现什么蛛丝马迹。西城外安静得让人有些不可置信,远处的山峦中山鸟飞舞,一切都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张卫派出斥侯,在西门外的三十里以内打探。待到晚霞满天时,这些斥侯都回来了,西门外三十里没有曹军踪迹。

    张卫的心反而越提越紧了。

    曹冲的人去哪儿了?不算板蛮他也有近万人,可除了今天在阵前出现的五千人,他还有五千人失去了踪迹,又没有埋伏在西门外,那能去了哪里?

    他猜测着各种可能,沿着城墙回到了东门。杨昂一见他回来了,迎上来笑道:“大祭酒,正如你所料,他们打了不到一个时辰。砖块就用光了,现在都改用泥团了。你看,城下全是。”

    张卫顺着他的手指看了看城楼,城楼下一片狼籍,砖城,石块,泥块堆了厚厚的一层,把城门都堵上了。他不禁笑了。看样子这城门都不用守了。曹军还没打,先把城门给堵上了。

    “既然如此,我去休息一下。你看着这里,什么时候曹军有攻城的动向,你立刻派人通知我。”张卫轻松的笑了笑,拍拍杨昂的肩膀。领着人下了城。他回到府中用了晚饭,念了一遍老子五千言,然后开始静坐。

    冬天地夜来得早。成固又因为开始打仗而实行了宵禁,天一黑,除了上城的士卒和民夫,城中地百姓都早早的关门休息。不敢出来多事。当张卫府中的灯点起来的时候,成固城中已经是一片寂静,静得东门外曹军的霹雳炮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就这样的人也号称会用兵?”静坐地张卫思绪万千,久久不能入静。他实在有些不解,总觉得这看起来儿戏一般的攻城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荆山军、益州军的去向让他疑惑不已,他们会是去南郑了吗?张卫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有可能。他坐不住了,在屋里来回踱步了好久。

    不管南郑是不是被围了,明天一定会有消息传回来。到时候就全明白了。张卫不停的安慰着自己。却觉得总有些心神不定,直到半夜也无法入睡。他只得要来了酒。稍微喝了些,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杨昂在城头守了大半夜,看着城下地曹军点着火把,已经换上了第三批辎重兵,看样子是打算连夜攻城了。不过这种攻城看起来实在有些让人笑,杨昂打了个哈欠,拍了拍冰凉的铁甲,招呼手下的军司马留意,自己也打个避风地地方去休息了。

    山下的曹军了疯,真的连着打了一夜,等到凌晨天麻麻亮的时候,不仅人疲劳不堪,霹雳炮也有一大半损坏,无法再用,呼啸了一天一夜地霹雳炮终于安静了下来。

    “将军,八十七架霹雳炮有近六十架损坏,无法再用。”一脸疲惫的张奋对刚洗完脸的曹冲说道。

    曹冲听了起身走出大帐,用望远镜看了看远处在晨光中隐约可见的成固城,定定的看了好一会,这才将望远镜递给身边赶过来的郝昭说道:“伯道,你看这样够了吗?”

    郝昭举起望远镜打量了半天,点点头说道:“够了,张司马辛苦了,一夜能打成这样,颇为不易。”

    曹冲点头道:“既然如此,叫起正礼和子敬,休息了一夜,该他们动手了。”

    “诺!”郝昭应声而去。

    杨昂打着哈欠爬上城来,他一边用拳头遮着嘴,一边看了一眼城门,忽然站住了脚,倒吸一口凉气,哗的一声拔出长刀,出一声急促的大吼:“快去叫大祭酒,准备作战,曹军要攻城了。”

    旁边地亲卫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城下,又看了一眼面露惊惶的杨昂,一下子没明白过来。杨昂大怒,飞起一脚踹在他地胸前,厉声喝道:“快去叫大祭酒,所有人立即上城……”

    亲卫吃了一惊,被他一脚踹倒在地,顾不上多说,爬起身来撒腿就跑。杨昂在城上飞跑,一边跑一边对东倒西歪的士卒们踢打,嘴里喊叫着:“快起来……快起来……曹军攻城了……”

    可惜这些士卒守了一夜的城,现在睡得正香,哪里那么容易就清醒过来,一个个虽然站了起来,却依然扶着城墙摇摇晃晃,哈欠连天。而此时山下的曹军如潮水般的扛着十几架竹排飞奔上了山。城上的士卒迷糊得甚至没有人想到要射箭阻止他们,让他们轻易的接近了城门。他们将抬着的巨大竹排扔在城下的砖泥堆上,后面的人踩着竹排飞上前,依次向前,很快就在城下的泥土堆上架起了一条竹排路,后面的曹军闷声不响,踩着竹排接近了城墙,手脚利落的城墙边架起了几十架短梯,紧跟着飞奔而来的荆山军和益州军沿着竹梯就开始爬城。

    杨昂心头全是冷汗。他奔跑着叫起一个个士卒,大声喊骂着。极力压抑心头地惊恐。他看到那些快接近城垛的泥堆时就明白了曹冲地用意。整整一夜,他们根本不是在攻城,而是在城墙上垫起一个土堆,好让他们能直接爬上城来肉搏。他虽然觉得曹冲用五千人来肉搏攻城有些托大,却还是为这种看似犯傻实际暗藏杀机的举措感到心惊。

    看那些曹军的样子,他们一定是好好休息了一夜,也就是说。他们从开始就打算好了趁这个时候攻城。已方的士卒因为要防着他们攻城,大部分人一夜未睡,现在正是最疲乏的时候,在曹军铺设竹排路的时候,几乎是一箭未,就让曹军轻易的接近了城墙。

    “杀——”杨昂来不及后悔。冲到城垛边,抢起手中地长刀冲着一个刚冒出头来的曹军狠狠劈下。

    蒋干坐在沿街的小楼上,悠闲自在的看着一匹快马从远处飞奔而来。在宽大的街着上留下一串清脆的蹄声,冲进了太守府。他放下酒杯,得意地笑了,对李维说道:“元基。公子打赢了。”

    李维也笑了:“公子当然会打赢,不过我不解的是,他怎么才能打赢。一万人守城,一万人攻城,我真有些不解呢,蒋先生能否猜一猜公子的方略?”

    “我也不知道。”蒋干摇了摇头笑道:“不过你也别急,快马既然到了,张公祺也该来请我了。到时候不就全知道了吗?”

    李维哈哈一笑:“你这两天一直拉着我这在儿喝酒。是不是就等这成固来地快马?”

    “当然。”蒋干笑道:“要不然我不去劝降张公祺,躲在这儿逍遥?”

    张鲁从榻上一跃而起。看着跪在堂下的信使,不敢相信的说道:“你再说一遍!”

    那个信使满头上汗,匍匐在地:“师君,曹将军用霹雳炮打了一天一夜,在成固城下铺了一个坡,今天早上顺着坡就攻上了城。治头大祭酒和杨祭酒防备不及,双双被擒,成固失守。”

    “咄咄怪事,咄咄怪事。”张鲁依然不敢相信,他瞪着眼睛看着阎圃:“一万人守城,居然一天一夜就被攻破了?这曹仓舒难道有法术吗?”

    阎圃已经从震惊中回过味来,他苦笑了一声道:“师君,我看治头大祭酒是中了他的疑兵之计,他先是摆出板蛮吸引治头大祭酒地注意,再藏起荆山军和益州军来让治头大祭酒不敢轻举妄动,然后连夜攻城让城中士卒一夜无法休息,他却稳稳当当的铺好了路,士卒们养精蓄锐,以逸待劳,一举攻下成固,也在情理之中。再说曹镇南治军,向来是讲究精兵,战力本就在我军之上,一旦没有了城墙,我军落败也是……”他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了。

    “公礼误我!”张鲁愣了半晌,一**坐在地上。他到现在依然无法理解,这成固是怎么被曹冲一夜之间就攻破了的,张卫和杨昂两人被俘,一万大军战死不过两千,其他的近八千人就这么降了?就是破了城门,在城中巷战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让曹冲轻松的拿下成固啊。

    “师君,现在不是埋怨的时候。”阎圃无奈的摇头道:“是降是战,师君要尽快拿个主意,曹冲既然得了成固,离这里不过七十里,转眼即到啊。”

    “战?降?”张鲁茫然无措,求助的看着阎圃:“圣农,你说我该怎么办?你再给我出出主意啊。”

    阎圃苦笑着摇摇着:“师君,还是那三策,你再选一次吧。不过,这次没有中策了。”

    张鲁“哦”了一声,过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是地,没有中策了,明天张卫派人来告诉他,曹冲营中有大量地板蛮,巴西的三位头人已经投靠了曹冲,不可能再帮自己了。现在只剩下两条路,要么降曹冲,要么降刘璋。

    “哎……”张鲁皱着眉头想了好久,才拍了拍大腿,长叹一口气:“降吧,与其降刘璋,不如降了曹仓舒。”他怔怔地看着外面,想了一会儿苦笑着说:“我看刘璋迟早也要降的。”

    “师君所虑极是。”

    “圣农代我去见蒋子翼吧。”张鲁无力的转过身,解下了腰里的绶带端详了一眼,轻轻的放在案上:“请他来见我,商量一下汉中归顺朝庭的事情。”

    曹冲接到蒋干的消息大喜,让张松带着人立刻赶到南郑,和张鲁商量相关事宜。很快他们就谈好了条件,曹冲留下刘磐镇守成固,带着荆山军和益州军,押着张卫和杨昂进了南郑,接收了南郑的防务,进了太守府。

    “兄长,都怪我麻大意……”张卫一见到张鲁,就跪在地上痛哭不已。张鲁扶起他来,擦去他脸上的泪:“公礼,别再自责了。为兄有错在先,你犯错在后,难兄难弟而已。”

    曹冲哑然而笑,这个张鲁倒也光棍,知道自己和张卫一样犯了轻敌的错误,虽然明白过来了,却晚了一点,现在还当着自己的面说出来,果然是修道之人,这点气度还是有的。他看着他们兄弟俩相对而泣,沉吟不语,很有耐心的等着。

    “张鲁谢将军不杀之恩,张鲁归降来迟,请将军恕罪。”张鲁拉起张卫,一起走到曹冲面前,双膝跪倒,伏地不起。

    “师君迷途知返,善莫大焉。”曹冲也不客气的承受了张鲁这一拜,双手虚扶,自有旁边的人扶张鲁起来。他自己坐在主位,张鲁反坐了客位,恭敬的陪在一旁。阎圃和一帮汉中的官员站在堂下,闷声不语。

    “将军,张鲁为你引见汉中官员。”张鲁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