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曹冲

正文 第七卷 东南倾 第八节 鲁肃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吕蒙大怒,鲁肃现在是大都督,虽然有名无实,但毕竟是名正言顺的大都督,而他不过是鲁肃手下的一个将军。他是一直想着有一天能代替鲁肃成为江东的大都督,孙权也是这么培养他的,只等着他立个能让大家心服口服的大功,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将鲁肃从大都督的位置上挤下去。大家虽然没有明说,但稍微有点见识的人都心知肚名,要不然吕蒙手下的人马也不会比身为大都督的鲁肃还多了。

    但这些都是不言而喻的事情,一旦挑明了,这等于明言吕蒙的眼睛在瞄着鲁肃的位置。有些事私底下做无妨,却不能明说,一旦说破了,大家面子上都难堪,特别是暗中觊觎别人的好处的人。

    吕蒙现在就是这个情况。他面红耳赤,看着扭过头看着旁边的鲁肃,看着眼神躲闪的众将,他血往上涌,抖的手抓住了腰间的刀柄。

    鲁肃见了,有些不快的哼了一声,抬腿站在周瑜面前,有意无意的挡住了吕蒙的去路。他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公瑾,你虽是我旧交,可眼下你是朝庭的使臣,何必与子明逞口舌之利。主公在赣南,想必也在等着朝庭的消息,你还是尽快赶到赣南去吧。”

    周瑜点了点头,横了吕蒙一眼,拉着鲁肃的手笑道:“既然孙将军不在此,我就暂时先放下公务,与子敬作一长谈,叙叙这三年来的别情,不知子敬可有什么不便的地方?”

    鲁肃苦笑一声:“我有何不便的地方,忝为留守庐陵的大都督,我本当为公瑾接风的。”

    周瑜哈哈大笑:“子敬豪爽不减当年,总算江东还有点能让我忆起当初的地方。”说着,拉着鲁肃的手就走,将一干尴尬的将领丢在身后。吕蒙气得眦睚迸裂,手握着刀柄咯咯作响,恨不得上前一刀劈了周瑜。但周瑜是上差。再说周瑜的身手不在他之下,他就算是拼命也占不了什么便宜,反倒会落得一个对天子使臣不敬地罪名,但不表示一下自己的愤怒,他现在又如何下台?

    这个时候好兄弟甘宁出场了,他上前一把摁住吕蒙。呵呵一笑:“子明,大都督现在可是奉天子之命来宣诏的,你不可鲁莽。”他冲着吕蒙挤了挤眼睛,低声说道:“主公盼着朝庭使臣来已经盼了大半年了,你把他给打跑了,主公又得等大半年,这可有点不妥。”

    吕蒙哼了一声,将抽出半截的长刀推回刀鞘,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哼!一个降将。有什么好得意的。”

    远处的周瑜似乎听到了他地话,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吕蒙有些无趣。周瑜被俘是因为他贪功,又是重伤被擒,然后是孙权中了离间计,他才降了朝庭,属于无奈之举。再说了,孙权虽然割据江东,却一直没有与朝庭翻脸,从这个角度说,周瑜并不是投降。他说周瑜是降将,实在有些站不住脚。

    “公瑾,莫与他计较,他就是一匹夫。”鲁肃生怕周瑜恼怒,拉着他进了府门,一边劝道。

    “我至于和他计较吗?”周瑜笑了。他跟着鲁肃进了书房。看着鲁肃地侍卫将房门带上。这才收住了脸上地笑容。严肃地问道:“子敬。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在柴桑吗。怎么跑到庐陵来了?”

    鲁肃面色颓丧地摇了摇头。沉默不语。自顾自地收拾着书案上地纸笔。将书案收拾得干净了。这才双手扶着案面。低着头想了半天。终于抬起头看着周瑜。露出一丝苦笑:“公瑾。我跟你一样。都被那个曹仓舒给坑了。”

    周瑜一愣。看着鲁肃半天没动静。脸上似笑非笑。似哭非哭。说不出是一种什么表情。鲁肃叹了口气。将经过说了一遍。

    孙权决定坐山观虎斗。蒋干应邀而来与孙权谈判。而鲁肃带着人马驻扎在柴桑。因为甘宁江心洲失守。江东士气受到了影响。而鲁肃担心叫嚣着要夺回江心洲地吕蒙一时冲动又中了文聘地圈套。连带着破坏了孙权地计划。压制着他不让他出兵。吕蒙心情很不爽。他一心想夺回江心洲不仅是要为甘宁挽回面子。更是要取得一场胜利来挽回他在庐江地大败。因此对鲁肃地压制他很是不满。私下里向孙权汇报说鲁肃怯懦不前。贻误战机。鲁肃对孙权还是有信心地。相信他应该能分辨出这其中地真假。因此也没有作出什么反应。一门心思地准备。只等孙权地命令一到。他就出兵夺回江心洲。或从江夏郡直奔长沙。援救张飞。重创曹军。捡个大便宜。

    “命令没等着。等到了他地书信。是吧?”周瑜冷不丁地插了一句嘴。唇角一丝落寞地讥笑。

    鲁肃愕然。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周瑜。忽然明白了什么。他呲着牙想笑一声。却没有笑出声来:“不错。我等到了他地书信。不过不是他写给我地。而是老家地人写给我地。”鲁肃仰着头看着摇曳地灯火。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接着说道:“送信来地是校事吕壹。这些信据说都是他截获地。不过这话显然是托词。既然是写给我地。如何不送到柴桑。却被身在庐陵地他给截了?”

    “或许是吕蒙截获的。”周瑜轻轻笑了一声。

    “不管是谁吧,反正内容一样地,都是说老家最近的情况,好象还说夏侯称去过东城……”鲁肃越想越觉得好笑,他用力拍了一下书案,怒声说道:“公瑾,你说这可笑不可笑?这么拙劣的手法居然也能奏效,这岂不是让曹仓舒笑掉大牙?”

    周瑜没有应他,只是凝视着手中酒杯里荡漾的酒液,想了片刻说道:“子敬,我在许县这几年也时常在想这件事。你说当初我重伤被俘,你们也都是知道的,想来你也会向孙将军报明,可是为什么曹仓舒在襄阳略施小计,他就信了我归顺朝庭的说法呢?其实计不在高明与否,而在是否契中对方的心思,孙将军对我一直心有疑虑。表面上他很看重我,实际上却一直在防着我,所以不管这计是真是假,他都不会放过机会解除我的兵权的。说起来,我并不恨他,只是他杀了我地循儿。这……”他咬了咬牙,没有再说下去,牙咬得紧紧地,握着酒杯的手因为用力过度而不由自主地颤抖。

    鲁肃见周瑜情绪有些激动,也跟着叹了口气,伸过手来拍了拍周瑜的肩膀:“公瑾,过去的事,记着也无补于事,暂且忘了吧。你这么一说。我也明白了,这兵权不要就不要了吧,我明天跟着你一起去赣南。顺便把这大都督的职务卸了,谁想要谁要吧。”

    周瑜笑了笑,没有劝他,知道他既然能不避嫌疑与自己单独面谈,就是已经打定了主意离开孙权。以他现在的处境,也许不做这个大都督对他来说还是好事,至少可以不惹孙权生疑,再起无端是非。

    鲁肃有些茫然,他看着沉默不语的周瑜。有些不解地自言自语道:“真是世事难料,当初说东南有王气,孙讨逆数年之间横扫江东,就是他突然辞世之后,江东在你与张公的扶持之下也是蒸蒸日上,三征江夏,势如破竹,击杀黄祖,报了当年破虏将军的大仇。乌林一战击败曹操二十万大军。更是石破天惊,江东不说统一华夏,至少割据一方是意料中的事,如何建安十三年之后,情况就急转直下?你重伤,程德谋、董元代战殁,张公又被冷落一旁,当年的人就剩下我一个,还落得这个模样。难道这东南的王气突然又没有了?”

    周瑜摇了摇头。也有些疑惑,他对鲁肃说道:“子敬。我经过襄阳的时候,与虞仲翔见过一面,他也有此疑问。我听他透出的意思说,好象建安十三年的天象有过突变,东南地王气,确实是有了变化,如今……已经全无踪影了。”

    鲁肃拧起眉头吃惊的看着周瑜:“此话当真?”

    “当然。”周瑜压低了声音说道:“襄阳持此论的不仅是他一人,但那些人都是曹仓舒手下,持有此论不足为怪,我倒是奇怪虞仲翔也如此说,他可是江东人,现在却滞留在襄阳不归,看来此语不虚,天象大概真是变了。”

    鲁肃倒吸了一口凉气,怔怔地看着周瑜,半晌没有说话。他在江东可没听到这类似的舆论,但虞翻滞留在襄阳没回江东复命,这却是事实,更何况周瑜与他至交,也不至于为了劝降他拿这话来诳他。他想了半天,更是坚定了要辞去江东这大都督的决心。既然天象和世事都已经显出了不可挽回的态势,他也没有必要在江东这棵树上吊死。

    第二天,鲁肃将庐陵的事务委托给吕蒙,自己带着亲卫护送周瑜去赣南。吕蒙知道鲁肃这一走,大概就不会再回来了,心里倒也是满意,一时倒有些依依不舍,将鲁肃送出十里,才回庐陵开始执掌大事。鲁肃周瑜二人逆赣水而上,半个月后到达赣南,与孙权派来迎接的骑都尉是仪相遇于赣南城北五十里的湖江。

    是仪见到周瑜的时候很尴尬,他委婉的表达了孙权地为难。周瑜当初是大都督,虽然位高权重,但不管怎么说还是他的下属,而且周瑜刻意的保持对他的恭敬,每次见到他都要大礼参拜。可现在周瑜却是以天子使臣的身份来宣诏,孙权既然要接受朝庭的招安,就要买天子的帐,对周瑜当然也不能怠慢,但这样一来,他就要反过来对周瑜行礼。如果周瑜仅仅是个降将也就罢了,偏偏当初孙权一怒之下还杀他的长子周循,要不是曹冲的人救得快,说不定能小乔夫人一起给宰了。这份仇结得深了,天知道周瑜会不会借机为难他一下,让他在众人面前难堪。因此孙权派了亲信是仪来,先向周瑜透露一下,希望周瑜能给他留几分颜面。

    周瑜没有理睬是仪,他只是让是仪带路,却不表示出任何一点态度,脸色平静得有些不正常。是仪心中没底,一边千言百计地拖延时间,一边让人立刻回报孙权,告诉他周瑜态度不明,貌似不太可能和解。让他做好心理准备,见还是不见,必须在短时间以内做出决定。

    孙权一听是仪的回报,立刻傻了眼。这几个月来,他一直在等曹冲的回复,生怕曹冲在他图谋刘备的时候突然从杀到他的后方。后来听说曹冲一直留在邺城没回襄阳,他心里才安了些,集中了能够调动的兵力和盘踞在桂阳舔伤口的刘备较劲,软硬兼施,希望能将刘备的人马吞下去,壮大自己的力量,至少也要让刘备低头,依附于他。没想到刘备却很顽强,对孙权明里暗里露出地威胁无动于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地样子,反过来理直气壮的对孙权说,我现在地盘不够养活手下地大军。为了防止乱军出事,为祸一方,希望你能看在我们是联盟的份上,把交州全部借给我,作为回报,我把江夏半个郡白送给你了。

    刘备的这个无赖说法气得孙权直翻白眼,曹冲击杀了张飞之后,全取长沙郡,随后就派张拿下了江夏在江南地半个郡。如今文聘已经配合着张在下雉布置了兵力,与孙权手上的柴桑不过百余里,要不是双方现在停战,而且这里水道纵横,不适合北兵作战,恐怕张已经打过来了。这个时候刘备居然说要把江夏郡送给孙权换取交州全境,实在是无耻得一塌糊涂,让孙权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正当孙权恼火。准备趁着曹冲一时不可能动攻势的时候霸王硬上弓拿下刘备的时候,周瑜来了。如何面对周瑜的尴尬,一时成了孙权最头疼的事情。他派是仪迎出那么远去,当然不是为了表示对朝庭使臣的尊敬,而是让是仪给他探探周瑜的口风,没想到周瑜一点反应也没能,这让他实在摸不着头脑。而对陪同周瑜前来地鲁肃,他已经估计到了鲁肃的用意,倒是没有放在心上。

    “伟则。这如何是好?”孙权急得头上直冒汗。求助的将眼神投向了胡综、徐详。

    胡综也有些不知所措,周瑜这态度不明。分明是想以天子使臣地身份,要挟一下急于求和的孙权,报复孙权杀了他儿子的仇。可是孙权这个人很好面子,这个时候如何能忍得下这口气,可是忍不下这口气,就意味着朝庭的招安暂时完不成,曹冲布置在长沙的人马随时都可能杀过来。秋收即将完成,长沙、武陵今年和南郡、南阳、江夏一样实行了新政,粮食丰收不成问题,如果不能在十月之前完成招安,这个冬天他们就过不好了,陪着曹冲打仗吧。

    “要不,称病吧。”胡综也想不出太好的办法,只得先把眼前这一关混过去再说。

    “能行吗?”孙权有些不敢确信。

    “应该能行。”胡综挠了挠头说道:“他远道而来,也不至于就是为了生这个气,毕竟使命还是最重要的,此地离洛阳三千多里,一来一回要两三个月,谅他不至于……”

    胡综声音越说越小,自己都觉得没有底气。现在急着要招安的是孙权,对周瑜来说根本就无所谓,他大不了空手跑一趟,天子也未必能把他怎么样,而孙权面对的可就一个难熬之极地冬天,也许……也许是最后一个冬天。

    “那……那就依伟则之见。”孙权也顾不得太多了,不等胡综说完就吩咐了下去,让他们负责接待,自己躲起来装病去了。胡综和徐详面面相觑,却又无可奈何,只得硬着头皮出城迎接周瑜。

    周瑜一见孙权没有露面,只有胡综和徐详二人站在码头上,他立刻就知道孙权是装病了,果不其然,船刚靠码头,他还没来得上岸,胡综就连忙踩着踏板迎了上来,满脸堆笑的说道:“大都督,迎接来迟,还请恕罪。将军本要来接大都督,只是最近事务太忙,劳累过度,有些不适,故而由我二人来迎大都督,还望大都督海涵。”

    他们称周瑜为大都督,却和吕蒙称周瑜为大都督不一样,话里话外透着一份热情,全然没有那种讽刺意味,感觉周瑜现在不是朝庭的卫尉、使臣,依然是江东的大都督一般。

    周瑜微微一笑,朝着胡综和徐详拱了拱手:“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孙将军见恨我离他而去,不愿见我呢。”

    胡综等人一听,都有些脸红。周瑜是怎么成为对手的经过,他们现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知道是孙权中了对方的离间计,活生生把周瑜推到曹冲那一边去的,还杀了他的儿子,说起来全是孙权急于夺到周瑜手中兵权的原故。不过这个时候他们如何能接周瑜地话头,只能连声打着哈哈。

    “大都督见外了,将军真是劳累过度,偶有不适,大都督请到城中住上几日,将军身体一恢复,就会来见大都督。将军可是想念大都督得紧呢,一直说如果大都督还在江东,何至于此。”

    周瑜哈哈一笑,不再与他们纠缠,一个健步跳上岸,与胡综等人闲话了几句,谈笑风生的一起上了车,向城中赶去。

    鲁肃和周瑜一车,跟在胡综、徐详的后面。在来的路上,周瑜已经向他透露了天子的打算,这个时候见周瑜只顾着和孙权斗气,他不免有些担心。他看着前面如释重负的胡综的背影低声说道:“公瑾,你既负有天子的密令,还是不要争这闲气了吧,免得误了大事,反而不妥。他既然不敢来见你,想是心中有愧的,你就放宽胸怀,退一步吧,将来还要共事呢。”

    周瑜脸若寒霜,他扭过头看了一眼鲁肃,忽然笑道:“子敬,你以为我是意气之争吗?”

    “呃,公瑾大度,当然不会如此。”鲁肃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说道,不是才怪呢,看你一脸地杀气,估计杀了孙权地心都有。

    “子敬,你想想,他既然心中有愧,却不来见我,说明他还想维持着他那份作为江东之主的尊严。他如果还当自己是江东之主,我就算招降了他,又如何能指挥得动他,又如何能使江东成了天子地外援?”周瑜压低了声音,正襟危坐,如果不看他的嘴唇,谁也不知道他是在和鲁肃商量着大事。

    鲁肃一听他这么说,知道他是想借机折服孙权,好为后面的事情做准备,并不是为了斗气,心里倒是放开了,他笑了笑,不再多说,直到要进了城到达府门之前,要下车的时候,他才探询的看了看周瑜:“公瑾,我是要去先见见他的,你看我是不是先向他透个底?”

    周瑜摇了摇手,胸有成竹的说道:“不必,我自有办法让他来见我。”

    鲁肃诧异的看了看他,不由得仰面一笑,拱手作别:“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一步。”

    周瑜挥了挥手,举步下了车,跟着一脸笑容的胡综走进驿馆,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伟则,既然将军身体不适,一时不能接诏,我就在驿馆里等上一天,你帮我准备一下行囊,如果将军明天还不能起身,我就先去桂阳一趟,回头再见将军不迟。”

    胡综一愣:“大都督要去桂阳?”

    “正是,我要去桂阳见见刘皇叔,天子也有诏书给他的。”周瑜理所当然的说道。

    胡综的脸色立刻变了。孙权从来没想过曹冲同时会和刘备联系,谁不知道他们去年刚刚打得头破血流,曹冲在长沙击杀了刘备亲若兄弟的爱将张飞,夺了他四郡中的三郡,活生生的将刚刚舒坦了几天的刘备又变成了丧家犬,双方应该是生死仇人一般才对,怎么……曹冲还要招降刘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