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曹冲

正文 第七卷 东南倾 第二十七节 谈判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豫章郡,庐陵城。

    胡综笑眯眯的,心情很不错。他一边翻着手中雪白的襄阳宣纸写成的备忘录,一边用他略带了些吴音的汝南话说道:“其实我家将军要求也不高,扬州牧,吴侯,扬州的事情,我家将军一力承担,就不劳朝庭费心了。”

    蒋干有些百无聊耐,他和胡综断断续续的谈判已经谈了两个月了,一点进展也没有。胡综在喝酒的时候很放得开,几乎是逢喝必醉,但他喝醉了,也就不谈事,任凭蒋干想尽了办法,他也不吐一个字。一到谈判席上,他又清醒得一塌糊涂,生怕孙权交待的事情记不清,还要一条条的写下来,每次谈判就拿出来念。蒋干商量了的,他立刻就签了,蒋干不答应的,他也不急,反正下次再来提就是了。

    蒋干被他搞得很被动,他不想再和胡综谈了,要直接和孙权对话,可是胡综却说,孙权在赣州还没回来呢,有什么事跟他谈是一样的,孙权能答应的他也能答应,他不能答应的孙权也不能答应的。因此,见孙权是没有必要的。

    蒋干很恼火,这谈判不是谈判,是要挟,孙权看中了曹冲以一对二没有足够的优势,在送出了几个让他很闹心的人之后,开始向曹冲提要求,他不仅要做扬州牧,还要做个完完整整的扬州牧,言下之意,不仅现在他控制的地方他要,就连江北的九江和庐江,他也要。他的理由似乎还很充足,天子下诏拜我为扬州牧,又没说九江和庐江划出扬州范围,我当然要把他收回来了。

    曹冲怎么可能把这两个郡给孙权。

    这两个郡现在已经成了淮南的粮仓,这还在其次,一旦把这两个郡给了孙权,孙权就名正言顺的有了江北的基地,他随时可以北上徐州、豫州。威胁许县,而曹冲就要在此布置重兵,随时防守。这件事别说曹冲不能答应,就算曹冲能答应,老曹也不能答应。

    当然曹冲也不可能答应,他根本没有手里的地盘让给别人的自觉性和习惯。

    所以曹冲让蒋干也在拖。看谁耗得起。就在双方磨时间的时候,孙权在赣州和孙乾谈判,逼着刘备要么还地盘,要么就向他认输,言下之意,你跟我混得了。他没想到一个问题,刘备做了这么多年的滚刀肉,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他逼软了,所以赣州地谈判和庐陵的情况差不多。双方都在纠缠。

    时间就这么混过去了,一转眼就到了秋收的季节。交州也好,扬州也好。荆州也好,都开始忙碌起来。拖到这个地步,有些心烦意燥的蒋干慢慢放松开来,他知道荆州的秋收一完,曹冲就有可能放弃谈判,改用武力收服了,大不了他无功而返罢了。何况他也接到消息,曹冲以纳大双小双为妾作为借口,派鲁肃去郴县请刘备来谈判。情况出乎意料的顺利。

    如果一直正常,眼前这个让他郁闷地谈判,很快就要结束了。

    “伟则。”蒋干摇了摇手。“停下来喝口水吧。说了半天了。你不觉得渴。我都觉得渴了。”

    胡综笑笑。放下了手中地宣纸。示意了一下。旁边自有侍送上茶酒。两人各取所需。凑到一起说起了闲话。亲热得象多年地老友。一点没有刚才谈判时地紧张。蒋干呷了一口茶。却没有咽下去。只是衔在口中。忽然之间若有所思。他咽下茶水笑道:“伟则。我听你地口音里带了一些吴音。到吴地多久了?”

    “十来年了。”胡综想了想。掰着指头说到。“我是建安四年到吴地地。那时候讨逆将军领会稽太守。我才十四岁。在将军府中做门下循行。这么多年了。带些口音也就不足为奇了。所以以为江东易取了,是不是?”

    胡综摇了摇头,以一种劝告的口吻说道:“子翼,我虽然不懂军事,可也知道江东的地势不是镇南将军习惯的那种地形。江东多山,水道纵横,密林到处都是,那些真真假假的山越人不是好对付地,我家将军在江东多年。这才有了些把握。真要镇南将军来了,未必能行地。与其弄得他损兵折将。为什么不把江东交给我家主公来打理呢?”

    他顿了顿又说道:“你们别以为黄汉升、魏文长、乐玄玉有近万的大军就能扫平江东,江东地事情没那么简单,别的不说,就说豫章鄱阳湖的那些水贼,就够你们头疼地。至于镇南将军仗以成名的铁骑,哼哼,到了这里,只怕是寸步难行。”

    蒋干对江东的地势很熟悉,知道胡综虽然有夸大其词的成分,但大致也靠谱,要不然曹冲也不会让他来谈判了。不过胡综说得再有理,他也不能在面子上落了下风,他也冷笑了一声,站起身来说道:“不错,江东多山多水,我们的铁骑是没有什么用武之地,不过,你也想得太简单了。铁骑之外,我们还有五万精兵,还有三万的水师,你以为就凭江东能挡得住我家将军吗?就算不能全部拿下,可是水师沿江而下,直取秣陵、京口,长江天险你们还有什么地方可守的?一旦拿下丹扬、吴郡,你家主公可就真的只能做个会稽太守了。而且这会稽太守也做不长,我们只要略作休整,集结大军,仅凭步卒一两年之间就能收复扬州全境,你家主公这会稽太守做得舒心吗?”

    蒋干傲然一笑,仰起了头,用鼻孔看着胡综:“现在趁着夫人即将临盆、我家将军心情大好的地天赐时机,你们稳稳当当的做个扬州牧,要做吴侯,也不是不可以商量,可是人要知足,如果以为还想要得更多,这未免有些不识趣了。秋收快要结束,你们也知道庐江、荆州的收成如何,镇南将军兵精粮足,要想荡平江东,实在不是什么难事。我劝你,还是回去劝劝你家主公,见好就收吧。”

    胡综脸色变了几变,心里有些虚,这些天在忙着秋收,会稽那边快几天,各地的大概数字已经出来了,虽然通过在庐江、襄阳等地偷了不少师,粮食产量略有上涨,可是学得还是不到家,比起曹冲治下的地区来说,还有不少差距,真要打起来,曹冲以一敌二,虽然有些困难。但也不是无法办到的事情。孙权一直在硬挺着,不过是想捞取最大的好处罢了。

    他看着蒋干,蒋干也正看着他,两人会心的一笑,然后各自沉了脸,几乎同时扭过头去。

    “大人。将军急书。”黄崇匆匆的走了进来,将一封书信交到蒋干地手里。蒋干看了一眼,连忙取出书信快的扫了一眼。胡综见他们低声说得神秘,也竖起了耳朵细听,眼睛虽然看着别处,却是用余光盯着蒋干的脸色变化。

    蒋干地眼角跳了一下,薄薄的眼唇弯成了一道弧,嘴角挑起一丝笑意。他呵呵一笑,慢慢的将信塞到黄崇的手中。转过身看着有些紧张的胡综。

    “伟则。”蒋干背着手慢慢走到胡综的案前,低下头看了看他面前地那几张记满了条件地宣纸,伸手拿了起来。一边看一边笑道:“伟则,这就是我们这两个月谈的全部内容?”

    胡综心里七上八下地,不知道蒋干在搞什么鬼,可是看他那样子,显然对已方是不利的。他强撑着笑道:“可不是,两个月,这些东西都没谈成,实在有些汗颜,你们死抱着质任不放。一点好处也不给,这实在是没法子谈了。”

    “既然如此,那就不谈了吧。”蒋干说着将手里的纸撕成一条条的,然后戏谑的看着胡综:“伟则,不好意思,我家将军纳妾的佳期就在这两天,我要赶回长沙去喝酒,不在这里和你闲扯了。”

    胡综看着一片片如雪花散落地宣纸,脸沉得象冰:“你这是什么意思?谈得好好的。突然就不谈了,还把这些条款全撕了,莫非是当我江东无还手之力了吗?”

    “没关系。”蒋干笑着挥了挥手:“回去告诉你家主公,让他准备吧,谈不成就打,没什么好奇怪的。不过,我可事先提醒你一下,左将军派人去参加我家将军地婚礼了,还送来了质任。正式接受了朝庭的招抚。他们现在是翁婿了,比你家主公和我家将军的关系还近。这做女婿的。当然不能亏待了岳父,所以左将军要粮,我们给粮,他要做交州牧,我家将军和周大人一起上表天子,表奏他为交州牧,所以,你家主公要准备的,可不仅仅是豫章郡。哈哈哈……”

    蒋干越想越开心,他仰天大笑,带着黄崇等人大步出了门,回驿馆收了一下,当天就离开庐陵,真的赶回长沙喝喜酒去了。胡综面如土色,他呆坐了老半天,这才匆匆起身,亲自赶往赣州向孙权回报。

    就在胡综赶到赣州前一天,负责和孙乾谈判的是仪收到了孙乾转过来的刘备的书信。刘备用蔡氏澄心堂纸写成地书信牛气冲天,他底气十足的通知孙权,他现在已经是名正言顺的交州牧,因此不仅苍梧、郁林两郡不还了,而且南海、交、合浦三郡,他也要收入囊中,他已经派人去接收了,希望孙权能够及时通知相关人等,以免生误会,导致不必要的伤亡。

    孙权还在莫名其妙他怎么成了交州牧呢,又听到了胡综的报告,这才知道滚刀肉老刘头已经向女婿曹冲低了头,不仅得到了交州牧,还从曹冲手上得了一批粮食,怪不得这两天孙乾不那么低声下气的借粮了呢,原来他有了更大的靠山了。

    孙权此时就象一个明明有机会赢到对方最后一条短裤的庄家,忽然反被对方赢走了短裤一般,气急败坏。他立刻派人去打听刘备向曹冲服软的详细情况,特别是质任,他才不相信刘备会把刘禅送到曹冲那儿去为质呢。没几天功夫,镇守庐陵地吕蒙派快马送来了急报,刘备的长子刘封确实到了长沙,而且已经投入了曹冲帐下,现在成了黄忠的副将,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宜春城。魏延、乐等人都向前移动了防线,庐陵的局势骤然紧张起来。

    “这个不要脸的大耳贼。”孙权怒不可遏,一下子将面前的东西全部扫落在地,“居然让假子为质,真是厚颜无耻。他疯了么,想要我的交州,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来拿我的交州?”

    孙权狂燥地站起身来,大步走了两个来回,猛地停住了脚步,对着不知所措的胡综等人怒吼道:“传令步子山,让他集结交州地所有人马。传令孙伯阳,让他集结手头的人马一起赶到赣州来。我倒不信了,他有什么办法能拿下我的交州,就凭天子那一张纸吗?”

    “主公不可。”胡综先回过神来,连忙上前拦住了有些失去理智地孙权。

    “有何不可?”孙权碧绿的眼珠子瞪得象猫头鹰,紫色的短须一根根的无风自动。

    胡综吃了一惊。被孙权的威势逼得向后退了一步,这才觉得轻松了些,他急急的说道:“刘备虽然有天子封他为交州牧地诏书,可是仅凭他的力量,自然不是主公的对手,步刺史、孙将军一到,又有主公亲临战阵,自然是所向披靡,势如破竹。可是。主公,刘备凭借的不仅仅是他那两三万人马和一纸诏书啊,他刚和曹镇南结亲。又将质子送到了长沙,眼下已经深得曹镇南信任,一旦两军交战,曹镇南焉有坐视不管之理。如果刘备攻南海,曹镇南攻豫章,夏侯称攻丹扬,三路齐,我们如何应付?主公,俗话说得好。猛虎架不住群狼啊。”

    孙权岂会不知这个道理,他也是一时被刘备突如其来的嚣张气得昏了头,这才叫嚷着要和刘备开战。听胡综这么一说,他倒是冷静下来,坐回侍从刚刚收拾好的几案面前,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众人。

    “再,主公刚和曹镇南交好,如今突然开战,未免有些亏理。刘备有天子的诏书在手。来取交州是名正言顺,主公如果悍然拒绝,岂不是违背天子诏书?如此一来,他们更是师出有名啊,我江东不管是实力还是大义,都不占上风,怎么能奢望取胜呢?”

    “那……怎么办?”孙权沉下了脸。

    胡综等人互相看了看,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大义这东西离开了实力当然没什么用。但一旦有实力支撑。那就很有用了。现在他们实力不如人,大义再亏。那就更是一无所凭,这仗就没法打。

    孙权见他们拿不出什么好主意,心中有些后悔,早先地时候有周瑜、张昭、鲁肃三个人在,他就算有什么事也不会举止失措,总会有人拿出好主意来。如今这三人一个被自己逼着降了曹冲,一个被自己当作累赘送给了曹冲,还有一个刚刚成了曹冲的从事中郎,现在都替曹冲出谋划策去了,说不定现在这个局面就是他们其中某一个人或几个人出的主意,别地不说,大耳贼就是被鲁肃劝降的。

    晕,这都什么事儿啊,怎么在自己这儿是累赘的人,到了曹冲那儿都有用了呢?没天理,难道这小子天生就是比自己会用人?

    孙权莫名的有些沮丧。

    “你们好好想想怎么应付现在这个局面,交州不能让,我不能让大耳贼占了我便宜还笑我。”孙权一摆手,转身走了,临出门的时候又说了一句:“想不出来就不要回去了,饭食我会安排的。”

    胡综等人吃了一惊,刚要叫唤,孙权已经跑得没影了。他们耷拉下了脸,有气无力的坐了下来,大眼瞪小眼的起了呆。几个人苦思冥想了一夜,还真被他们想出了好办法。

    是仪说,眼下最重要的,一是不能两线作战,特别是不能跟曹冲作战,一定要稳住他。二是不能让刘备取了交州,必要地时候还要狠狠的打击他一下,最好能把他打残——在曹冲不参战的情况下,这是有可能的,当然曹冲也许更乐意看他们两家相争,至于翁婿关系,那都是骗人的,主公还是他大舅子呢,顶个屁用。不过朝庭的大义还要糊弄一下,主公不能亲临战场,他应该回庐陵去和曹冲打马虎眼,这里交给步骘、孙贲来处理,孙贲要转为郁林太守,这样他们作战就可以当成交州内部的事情,与主公这个扬州牧无关了。

    其他的,只要仗打胜了,一切都好说。吞并了刘备的实力之后,再和曹冲谈判,别地不敢说,至少保住现在的地盘,还是有可能的,不管怎么说,在扬州、交州,已方还是有地利的,而那些大族,现在主公调理得也不错,想来人和也是不缺的。如果这一战打出威风来,再和曹冲谈判,说不定会有更足的底气。

    孙权听了他们的回报,也觉得可行。虽然有难度,可是不能不打,真要是这么老实的把交州交出去,让曹冲和刘备一南一西的把他逼在这东南一隅,他这扬州牧可做不舒服,迟早要被他们给吞了。

    而现在他要做地,第一就是稳住曹冲,别让他也掺合进来,然后想办法把刘备打服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