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曹冲

正文 第八卷 关中谣 第一节 隆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建安十九年的冬天来得特别的迟,直到进了腊月门,襄阳才下了第一场雪,比去年足足迟了大半个月。该章节由网提供在线阅读田里的农活早就忙完了,托老天的照应,今年襄阳的收成还不错。镇南将军小曹大人今年打仗又顺利,顺风顺水的解决了刘备和孙权,天子高兴,免了荆州、交州、扬州三州的赋税。对交州、扬州来说,这有点儿虚——他们已经多少年没向天子交过赋税了,却也没有感觉到一点轻松,那些官员收得一点不比应该收的少——不过小曹大人却将这点儿虚落到了实处,真的没有收一点赋税,可不象往年那样,天子虽然说了不收,官员们却照常来要。

    至于荆州,百姓们早就不将那点三十税一的税放在眼里了,除了有点意料之中的坦然之外,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惊讶,收完了地里的庄稼,年青的汉子们该操练的去操练,不需要操练的,要么到城里的作坊里打短工赚点零花钱好给婆娘、娃儿们买点过年的新衣料,有的收拾了自家门前屋后种的一些果子去城里卖了,好淘换点日常用品,至于娃儿们该读书的都去读书了。现在荆州地界不仅每个县有县学,每个乡、每个聚都会有先生来教,这些先生有的是归隐的名士,有的是不愿做官的学,但更多的却是从襄阳书院出来的毕业生。襄阳书院有个规矩,想要通过读经入仕的,必须先出来教三年书,乡里两年,县里一年,然后才由太守府分配到各地去任职,三年一考,根据各人表现安排晋升。

    襄阳西北二十里,邓县郡内有山,名隆中,隆中山里有个山岗。不知名,岗上的娃也读书,不过他们的先生不是襄阳书院来的年轻毕业生,而是一个身材高大、风神俊逸的中年人,有名的卧龙先生诸葛亮。

    诸葛先生学问好,课讲得有趣。深受娃们的喜爱,最大的好处就是他比较懒,三天两头的放假。这不,刚进了腊月门,他就回家休息了,娃们自然是一哄而散,欢天喜地的撒野去了。

    懒惰地诸葛先生正在家里,歪坐在堂上的榻上,看着黄月英和两个侍女忙得收拾年货。小弟诸葛均正拿着扫帚打扫院子里的落叶。不算很大的院落被他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就连台阶上的枯竹根都被他铲得干干净净,一丝不苟。一条小径。通向竹林深处,一方石榻隐约可见。

    诸葛亮放下手里地书,扫了一眼放在几上的襄阳月报,看着头版头条的特大喜讯——曹冲生儿子的那个新闻,撇了撇嘴,却没有说话,起身穿起黑色的丝,举起双臂伸了个懒腰,随口招呼道:“夫人。我出去转转。”

    黄月英一边忙着手里的活,一边笑道:“你就别出去了,仲玉前两天传话来说,镇南将军大人可能这两天要来,别到时候又找不到你。”

    诸葛亮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他来也不会是找我的,十有**还是要请你去襄阳帮仲玉的忙,我在与不在,关系不大的。”说着。抬腿出了门,和诸葛均打了个招呼,一个人独自沿着门前地小径,缓缓向东北的小山岗走去。

    黄月英叹了一声,看着诸葛亮的背影,半天没说话。自从那年在泉陵城外地紫溪被俘之后,诸葛亮拒绝了曹冲的征召,又回绝了庞统的劝说,回到隆中再次隐居。而且当起了教,他是不甘心这样在隆中度此余生的。他每每心烦意躁的时候,都会到那个小山岗上远眺汉水。

    只是那个镇南将军好象忘了他似的,这几年一直没能再派人来请他。前段时间倒是有人来了,却不是请诸葛亮的,而是刘琮请黄月英去襄阳书院帮忙的,最近襄阳书院工学地学生越来越多,他和韩暨既要在作坊里干活,又要在书院教书,有些忙不过来了,想请黄月英去帮忙。

    黄月英犹豫了一下,拒绝了。刘琮派人传过话来,说这件事镇南将军知道了,他对请黄月英去襄阳的事比较上心,有可能会亲自来一趟。刘琮开玩笑的说,这次表姊一定要给个面子,不能再推辞了。

    刘琮地话。说无心。听有意。黄月英一下子想起了当初诸葛亮让曹冲吃闭门羹地事。当然也了解曹冲如果要来。可能不仅仅会是请她去襄阳这么简单。正题儿可能还是自家地夫君。只是夫君似乎有些心灰意冷了。一点也不上心。也不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难道还想象刘备那样来三顾茅庐吗。听说这个小曹将军可有点怪脾气。不管多大地谱。只请一次。绝没有第二次地。象水镜先生、庞德公那样地隐士。他也只是派人去过一趟。自己都没有亲自去。

    “嫂嫂。院子里已经打扫完了。还有什么事要做吗?没有地话。我就去读。

    “大兄派人送回来地东西。你都安排好了?东面地屋子。可打扫干净了。大兄可说要回来过年地。”黄月英笑着说道。

    “已经好了。”诸葛均笑道:“大兄回来。随时可以入住。保证没有问题。”

    “那就没事了。一些杂活儿就不用你来干了。”黄月英笑着说道:“那个机关术。你可看得明白了。如果看懂了。过了年你就到仲玉那里去谋个事吧。可不能误了你地前程。”

    诸葛均笑着应道:“嫂嫂。那个机关术我只看了个半懂。照图做做还行。要让我自己做。可还是有些费劲。”

    “没关系,等你到了襄阳,跟着仲玉做一段时间,就会明白了。”黄月英微微一笑:“有道是眼过千遍,不如手过一遍,这些机关术都是实用之学,光是知道理儿,还是不够的。”

    “嫂嫂说得是。”诸葛均点头应是,又说了两句闲话,退了下去。

    黄月英低下头。继续摆弄手里的活计,忽然又听到匆匆的脚步声,诸葛均去而复返,带着些紧张的说道:“嫂嫂,东南方向来了一队人,朝着咱家来了。已经到了前面地小河。”

    “哦?”黄月英愣了一下,刚想放下手中地活计,想了想,又停住了,低眉说道:“知道了,你去迎一迎吧。”

    葛均点点头,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匆匆地出门去了。

    “去把夫君请回来吧,家里来了客人。一家之主不出面,总是不合礼仪的,莫要让人家笑话。”黄月英犹豫了片刻。还是对一个侍女说道。

    一队人马,慢慢靠近了山岗。曹冲撩开车帘,看着远处竹林掩映中地茅屋,又看了看那道山梁,喟然叹道:“蜿蜒如龙,背山面水,果然是个好地方,能在此读书闲居,也的确不错。”

    蔡玑笑着说道:“这里当然是好地方。要不然表姊夫也不会挑这个地方隐居,不过呢,傲啸山林这种事儿,偶尔做做是可以的,时间长了,可让人静得慌。”

    荀文倩正看着山梁之间那条静静有小河出神,听得蔡玑如此说,却有些不同的看法:“小玉儿,话可不能这么说。人各有志,有人喜欢轰轰烈烈,有人却喜欢平淡从容,不可一概而足的。孔子知其不可而为之,周游列国十四年,为的是推行自己地理想,固然可敬,可是老子远赴流沙,终世不名。何妨不是一种境界。”

    蔡玑笑了:“姊姊。你说的那个,可就太远了些。我呀,不懂那么多大道理,只知道一天不死就要穿衣吃饭,就要钱财,要想不被人欺负啊,就得有着点儿权势,这里好么?姊姊如果想要,大可让他们搬家就是了,咱家给他点钱,让他另换一个地界不就行了。”

    曹冲扑哧一声笑了:“小玉儿,你这恶霸嘴脸,可越的让人生厌了。”

    蔡玑娇笑道:“夫君批评得是呢,可话又说回来,这里又不是他们家的,他能住得,我们也能住得,他建得草屋,咱也建得深宅大院,实在不行,咱花钱买下来总成吧?这世上虽然不是什么事都是钱能做到的,可你想想,真正钱做不到的事情,又能有多少呢?夫君打仗,哪一次不是钱铺出来的。打的时候要军械,粮食,军饷,打赢了,要奖赏、抚恤,哪一样少得了钱?”

    荀文倩白了她一眼:“钱钱钱,你就知道钱,都钻钱眼里了,都成襄阳最大的财迷了。”

    蔡玑很谦虚地摇了摇头:“姊姊你这就谬赞了,妹妹我实在不敢当。要说挣钱,我在襄阳最多只能算第三,刘太守,杨金曹,那才叫会赚钱的能手呢。”说着,看着荀文倩那又好气又好笑的样子,不禁莞尔一笑,上前拉着荀文倩地胳膊:“姊姊,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可另当真了。”

    曹冲笑道:“你说的,虽然世俗了些,却是实话,这没了钱还真是寸步难行。天下人争来争去的,还不是那点利益吗,所谓君子和小人的区别,不在于要不要利,而是取之是否有道罢了。君子只有义也是活不成的,夫子绝了粮,照样得饿死。”

    “照你这么说,这礼义廉耻,还就不能要了?”荀文倩反驳道。

    “饭都吃不饱,说什么礼义廉耻?”曹冲叹道:“管子不是说吗,仓禀足而知礼,饿着肚子讲礼,太空了些。”

    荀文倩正要再说,车夫吁了一声,停住了车,车旁随侍的典满说道:“公子,前面到了,再往前只能步行了,车可没法上去。”

    曹冲钻出车来,站在车上张开双臂纵目远眺,眼前豁然开朗,心情特别舒畅,忍不住放声长啸。啸声在山谷之间传出老远,又悠悠的传了回来,缭缭不绝。

    “公子的坐忘术又进阶了。”典满忽然赞了一声:“邓师傅如果听到了,肯定又得吃惊不小。”

    曹冲大笑:“我又不用上阵厮杀,只能来吼两声,扰人清梦了,不知道有没有惊了人家的草堂春梦。”

    蔡玑掩嘴轻笑,荀文倩白了他一眼,也忍不住笑了。随后跟上来地刘琮作势看了看天色,讶然道:“现在正是巳时。要说睡到现在没起,未免有些迟了,要说现在就睡午觉,又未免有些早了,仓舒你尽管放心,应该不会扰人春梦的。”

    一行人说笑着。上了石阶,慢慢来到草屋之前,刘琮亲自上前对候在门口的诸葛均拱手道:“有劳子平久候,尊兄可在么?”

    诸葛均一听,连忙歉意的回道:“真是不巧,家兄刚刚出门去了,不知仲玉兄此来是……”

    刘琮有些不快,他前些天就派人来通知,就是怕诸葛亮又玩这套假清高。没想到他还是这么不上路子。现在曹冲都到了门口了,这可怎么办?

    “不妨。”蔡璇接上来说道,一边拨开诸葛均往里走。一边说道:“表姊夫不在,表姊总在吧,我们反正也是来看看表姊的,表姊夫在与不在,倒是无妨的。”

    诸葛均地脸色一变,连忙又笑道:“嫂嫂在的,请进请进。”

    曹冲随后背着手,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看着四周地山色、竹林啧啧称赞。诸葛均有些疑问的看着他,又将目光转向刘琮,刘琮正恼火呢,见到他探询的眼神,强压着不快说道:“有教子平得和,这位是镇南将军曹冲曹大人,这位是他地夫人,颍川荀家的小姐,为着要请表姊去襄阳。夫人亲自出马了。”

    荀文倩微笑着欠了欠身:“久闻黄夫人心灵手巧,精通机关消息之术,特不揣妄陋,来见夫人讨教。如今见这山岗风景秀丽,山色优雅,正当是人杰地灵之处,令人心旷神怡,飘飘有欲仙之感,只怕我等俗人会污了这神仙之所。还请先生莫怪。”

    “夫人过奖了。”诸葛均连忙谦虚道:“嫂嫂正在堂中。请大人进屋叙话。”

    曹冲笑了,他对诸葛均招了招手:“先生。请尊嫂的事,就让仲玉和拙荆前去,我等男子,未免不便,你不介意陪我看看这四周竹林吧?”

    诸葛均有些意外,心中一喜,连忙应道:“尊敬不如从命。”

    黄月英一见荀文倩和蔡玑两位夫人在刘琮夫妻的陪同下进了层,热情的上前相迎,荀文倩说明了来意,说是请她去襄阳任职。黄月英见还是请她,并没有招揽她的夫君地意思,心里很失望,婉言拒绝:“多谢夫人厚意,奈何月英一妇人而已,不喜抛头露面,还请夫人海涵。”

    “妇人怎么了?”蔡玑不高兴了,上前拉着黄月英地胳膊:“表姊莫要看不起妇人,我家夫君说了,古时候妇人还有当王的,要不姓氏地姓字,如何是女字旁呢,商王武丁的夫人妇好,还能带兵出征,立下大大的功劳。我家夫君请你去,又不是让你做粗活,教教书而已。何况表姊也不是襄阳学院地第一个女先生,蔡先生已经在襄阳书院教了几年书了,也没看哪个说什么闲话。”

    黄月英刚要说话,蔡玑又抢着说道:“莫不是表姊夫妻,真想在这隆中做一辈子隐士,将那满腹的学问,只用来自娱吗?”

    黄月英一听她话中的意思有些不对,不免有些奇怪,难道他们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来的?那可不能轻易推托了。她想了想说道:“小玉儿,你说的话也对,可是我既已嫁作人妇,总不能自已去襄阳,却扔下夫君不管吧。譬如说你,你能扔下将军大人不管,自管自的去做生意吗?”

    “不瞒夫人,我家夫君此来,也是想向诸葛先生请教些政务的,没想到不巧,诸葛先生不在家中,不知他何时能回来?”荀文倩立刻接上了黄月英的话。

    黄月英笑道:“外子不过一乡野村夫,又曾是将军大人的阶下囚,如何敢当得请教二字。外子并未走远,只在附近闲逛,夫人如果等得,我便派人去叫他回来便是。”

    “如此,感激不尽。”荀文倩微笑着欠身施礼。

    曹冲坐在竹林中地石榻上,对拱手站在面前的诸葛均笑道:“坐坐,别那么客气,我们年岁相当,此地又没有什么外人,不必太多礼节。坐下说话。”

    诸葛均退了一步,在一块小石上坐下,微笑着说道:“将军平易近人,均素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曹冲呵呵一笑:“有什么名啊。说得好听些是不拘小节,说得难听些,便是轻佻无礼,话都是人说出来的,所以才有兼听则明的话来。对了,你经常去襄阳吗?”

    “也不算经常,一月总得有一趟吧,去买些笔墨文具,顺便采买些日常用品。”

    “那你对襄阳的新政了解多少?有什么看法?”曹冲笑道:“你莫要紧张。我们就是随口议议,说出来大家参详参详。”

    他说得轻松,诸葛均可不敢大意。他本来就打算年后要到襄阳去找事做,现在曹冲找上门来了,他如何敢轻易放过这个机会。他沉思了一下,将平时想到的事情又组织了一下,谨慎的说了几点自己的看法,在肯定了襄阳新政的基础之上,也提出了一些意见。

    曹冲听了,连连点头:“你过奖了,襄阳地新政。到现在已经有五年多了,成绩是有一些,问题出得也不少。你说的都在理,可是看出问题只是第一步,要想解决问题,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你可能也知道,襄阳现在虽然有不少寒家子弟通过读书走上了仕途,可是他们走得很难,大部分官员还是那几个大族的人。这本来是件好事。可是有些事过了头,就不是好事了。我前段时间在打仗,没什么心思在这方面,最近才知道这几年有些官员手伸得太长了些,胃口也太大了些,家族观念,也太强了些。”

    曹冲叹了口气:“我本以为,给了他们好的待遇,他们应该能知足。可现在看。这人的贪心永远无法满足。圣人说地那些道理,他们都明白得很。一个赛一个的能说,可是能做到的却不多,真正能行正道地,反而遭受到排斥,这个现象,实在不是什么好趋势啊。诸葛均沉默不言,他只是说了说自己地看法,想搏得曹冲一点好感,没想到却引起了曹冲的感慨,说了一通他知道却不敢说地问题,一时有些不知如何表达才好。

    曹冲见诸葛均有些紧张,暗自叹了口气:“尊兄子瑜先生最近可有家书来?”

    诸葛均的长兄诸葛瑾这次在孙权投降之后,被曹冲任命吴郡太守,原会稽郡丞顾雍被曹冲正式任命为会稽太守,两人虽然对孙权还有着一丝情意,可在实际利益面前,很自然的将孙权抛在了脑后,安心地做起了朝庭的官员。有他们俩做榜样,扬州很快就从不久前那一场势如破竹的战争中恢复了平静,再加上天子免了他们一年地赋税,更是把那些血腥冲得更加干净。

    “有的,前两天刚写了家:“家兄对公子敬佩有加,说吴郡的百姓已经有人给公子立生祠了。”

    “无趣。”曹冲摇摇手笑道:“这些东西实在无趣,过两天我让人一道命令,这些生祠一概取消。”他停了停又说道:“你年纪虽轻,见识却是不低,有没有兴趣出去做点事?”

    诸葛均一愣,连忙笑道:“只怕均才疏才浅,不能成事。不瞒大人,刚才所说,大部分都是我家二兄所言,我不过是学舌而已。”曹冲盯着他看了看,呵呵笑了:“尊兄大才,我是知道的,就是心思太冷了些,我想见他一面,是何其之难啊,上次在泉陵没见着他,这次我来隆中,又没见着他。”

    诸葛均笑了一声:“说起来真是不巧,大人来之前,我家兄长刚刚出门。不过他并未远行,只是在附近,大人想见我家兄长,我派人去请他便是了。请大人稍等片刻。”

    “如此甚好。”曹冲笑着拱拱手:“有劳有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