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曹冲

正文 第八卷 关中谣 第十六节 劫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火!火!火!”韩遂忽然惊叫一声,翻身坐了起来,险些撞翻了旁边的灯台,在一旁昏昏欲睡的亲卫们一听他的惊叫声,连忙扑了过来,有的扶起韩遂,有的摆正摇摇晃晃的灯台。提供最新章节阅读>.

    韩遂冷汗涔涔,惊惧不已的看着被风吹得啪啪作响的帐门,侧耳倾听了片刻,不过帐中亲卫们的脚步声响成一片,他实在什么也听不出来。

    “请成长史来。”韩遂定了定神,疲惫的挥了挥手。

    亲卫转身出去了,刚出了帐门,就看到成公英面色煞白的大步奔来。成公英一看韩遂的大帐灯火通明,不免有些意外,可是他顾不上多想,急声问道:“将军醒了?”

    “回大人,将军已经醒了,正让卑职去找大人呢,可巧大人就来了。”亲卫的话还没说完,成做公英已经一头窜进了韩遂的大帐。

    “公英,你这是怎么了?”满头大汗的韩遂看着满头大汗的成公英,不解的问道。

    “将军,去打探曹营的斥候回来了。”成公英喘了口气,面色很难看,韩遂一下子紧张起来,一把抓住成公英的手臂:“情况如何?他们有多少人?”

    “大概一万五千人。”成公英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看着刚刚松了口气的韩遂,又说了一句:“不过大营现在是空的,只有两百人看守辎重,邓艾、夏侯称的战旗都在,不过……人都不在大营。”

    韩遂地头皮一下子麻了。一万五千精锐不在营里,那能干什么去,一种可能是去支援夏侯渊。不过路途太远,他们不可能把辎重放在这里伪充大军,这种疯狂的事有点脑子的人都想不出来。另外一个可能就是他们来偷袭自己了,这里不过十来里地。又是山林,隐蔽起来更容易。

    不过,他们不也是刚刚到吗,自己到地时候,他们的大营还没有扎好,可想而知也是急奔而来的疲军,这个时候不倚仗着大营好好休息。居然还敢来偷袭?韩遂有些不敢相信,但他看着成公英略带了些忙乱的眼神,不用问也知道,成公英是和自己想到一起去了。

    “附近地斥候呢?”韩遂急急忙忙的问道。

    “半个时辰前刚回来的,差了二十多个。不过,派往西北山坡的十个人,一个也没回来。”成公英说了几句话,已经沉稳下来,他一边拉起韩遂一边说道:“将军,我已经叫醒了将军的亲卫营,请将军立刻下令。把诸位将军叫醒。让他们小心防备,从各个迹象看。邓艾、夏侯称十有就在西北的山沟里埋伏着。”

    韩遂一边张开双臂让亲卫给他披甲,一边听成公英说话。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阵巨大的恐惧让他觉得喘不过气来,他张大了嘴,拼命地吸气,就象一条濒死的鱼。

    “快,把他们都叫起来,小心戒备……”韩遂的命令刚下了一半,忽然停住了,他伸出手示意大家禁声。成公英等人立刻全部闭紧了嘴,大帐里一下子静悄悄的,连喘息声都清晰可闻。

    一阵利啸声,从呼啸的北风声里钻了出来,隐约可闻。韩遂和成公英相互看了一眼,脸色大变,成公英身形展动,如一只豹子忽然窜出了大帐,帐外地景象顿时让他大惊失色。

    上千只长箭,带着闪烁的火苗,从西北的山坡上飞起,象是一片耀眼的星星,瞬间扑到了大帐里,钉在了牛皮大帐上面,钉在了地上,箭羽还在簌簌颤抖,箭杆上绑着的火把已经很快的点燃了一切可以燃烧的东西。天干物燥,一点就着,大火很快就漫延了开来。

    被火烧醒地士卒们惊呼起来,跳起来扑打着火,和守夜地士卒一起高声惊呼,大营里乱成一团。而成公英的眼神,更是看到了远去地山坡上,六条闪着寒光的黑龙,悄无声息地从山顶蜿蜒直下,很快就接近了大营。

    “大势去矣!”成公英一拍额头,哀叹一声,折身回帐,拉起韩遂就走。韩遂还有些莫名其妙,等到了帐外一看,脸色立刻煞白,他二话不说,甩开成公英的手,以平常看不到的敏捷飞身上马,纵身大呼:“快走。”

    亲卫营早就准备停当,他们被成公英叫起来的时候还有些不满,不过这点不满很快就烟消云散了,成公英的警觉让他们多了小半个时辰的准备时间,其他的大营还在乱成一团的时候,韩遂自己的人马已经收拾停当,作好了战斗的准备。一万将士全副武装的站在自己的战马旁,等候韩遂的命令。

    韩遂扫了一眼战场,立刻下达了简捷而有效的命令:“撤出大营,在西面列阵。”

    一万士卒翻身上马,飞快的撤出了大营,沿着关山南坡,面向大营摆下了冲击阵型。这时大营里已经乱成一团,侯选等人骑在马上,大呼小叫的,象没头苍蝇似的乱撞,被趁乱杀进大营的曹军杀得节节败退。他们根本组织不了有效的阻击,只能凭着士卒个人的勇猛,对抗杀进营中的六路人马,象是山洪面前的小石子,翻起一点血花,很快就被急流带走。

    不过一顿饭的功夫,曹军已经杀到了大营的中心,点着了几乎所有能点着的东西,杀死了挡在他们面前的所有人。但他们冲锋的锐气,也到此为止。几乎在同时,邓艾、夏侯称和侯选、程银等人看到了在大营西列阵的骑兵。

    “撤!”邓艾立刻下令。

    身后的传令兵立刻敲响了手中的金锣,清脆的锣声在嘈杂纷攘的大营里象是一个精灵,灵活地钻进了厮杀正酣的曹军耳中。让他们被鲜血和杀戮刺激得热的头脑为之一醒,停下了手中地战刀、长矛,抬起头来看看四周的形势。

    韩遂的一万骑兵。沉默而愤怒的举起了手中地武器,勒紧了手中的缰强,极力控制着兴奋的打着喷鼻的战马。

    侯选等人总算有机会喘口气了,不过他们已经被杀得七零八路。无法再原地反抗,他们不约而同的带着剩下的残兵败将,蜂拥向西,直向没有受损的韩遂冲去。不用韩遂招呼,他们也知道让开骑兵地冲锋路线,绕到骑兵的背后列阵。

    “传令,刘磐部殿后艾下达了命令。

    “传令,许仪部殿后,向南撤回大营。”夏侯称不约而同的下达的命令。

    厮杀得满面是血的刘磐听到命令,精神振奋,他握紧了手中地战刀。举刀狂呼:“就地准备,弓弩上弦……”

    在他的北面,许仪也嘶吼着下达了同样的命令。他带着二百荆山卫站在队伍的最前面,身后的士卒迅的使用身边一切可用的东西,组成了简易地防护阵型,一左一右两个方阵,如两面巨大地盾牌。面向杀气腾腾的西凉骑兵。

    夏侯称和邓艾带着剩下地人马撤出了乱糟糟、烈焰腾空的大营。在南面地谷口布下了阻止阵型,随即通知刘磐和许仪。可以撤退了。

    韩遂阴着脸,看着大营里火光中严阵以待的四千人。感到了无尽的寒意。一个时辰之间,三万大军只剩下一半,只有他这一万人是完整的,而其他的将领大部分都只剩下了亲卫营,一个个被烧得灰头焦脸的站在阵后,神情沮丧,全然没有了平时的傲气和骄狂。正在缓缓撤退的曹军,那股凶悍的杀气,似乎能穿透这三四百步的距离直逼面门。

    “将军,再不冲上去,他们可就全跑了。”侯选忍不住了,从阵后跑了过来,对韩遂弯腰施礼。

    韩遂瞟了一眼头散乱,脸上被薰得黑乎乎的侯选,心中油然升起一阵快意。平时侯选说话的声音是最大的,今天他的大营当其冲,损失也就最大,五千多人,只剩下了一百多亲卫,他自己的头盔掉了,铁甲也没来及披,就连羊皮袄都歪在身上,别提多惨了。

    “侯将军,昨天又喝多了吧?”韩遂神色冷漠的说了一句:“居然一点防备也没做,就能安心的睡大觉,真有你的。”

    侯选愣了一下,没敢吱声。他知道自己犯了错,要不是他昨夜喝多了,疏于防范,能够及时组织起来一些抵抗,不让曹军这么快杀进大营的话,其他人还不至于这么狼狈。

    “侯将军如果还有勇气和能力,就当个先锋,如果累了,还是到后面休息一下吧。”韩遂不咸不淡的说道。侯选没脾气了,他只剩下百十人,还打个屁先锋,所以他扭头就走。

    “公英,还是冲杀一阵再撤吧,要不然也没法说话。”韩遂的神情忽然之间轻松起来,满意的看了一眼成公英。成公英心领神会,一举手中的长矛,两千骑兵纵身大喝,拨马出列,在成公英的身后形成一只利箭,慢慢加,冲到大营前的时候,已经将度提到了最高。

    成公英一提马缰,战马轻盈的跃过已经烧毁的栅栏,身后的骑士有样学样,流畅的跃过栅栏,象是长江冲过一道微不足道的小坝,继续流畅的向前冲去。

    正在撤退的许仪和刘磐冷眼看着快冲到眼前的骑兵,看着他们一路踢起灰尘,挑开挡道的帐篷,冷笑一声,不约而同的停住了脚步,长刀直指,长矛兵上前,前排端在地上,将矛插进泥土中,用力踩住,手扶着矛柄,锋利的矛尖斜指向前,盾牌兵冲到他们的前面,架起了盾牌,紧握住手听长刀,后面的弓箭手拉开了强弓,箭尖直指前方。

    八十步!

    “放!”许仪手中的长刀猛然下劈。

    “嗡——”松开的弓弦出沉闷的响声。

    “嗖——”长箭离弦,转瞬间飞过八十步的距离。扎进了正在冲锋地骑兵队伍,溅起一朵朵的血花,中箭的骑士栽倒在马下。随即被后面地战马踏成肉泥,只剩下战马跟着大队向前冲锋。

    成公英俯在马背上,举手了左手的小圆盾,右手长矛一晃。厉声大喝:“放箭!”

    一篷箭雨从阵中冲起,扑向前方的曹军,长箭大部分都射在了盾牌上,也有为数不少的长箭越过盾牌,倾泻在阵中,射倒一片曹军。不过骑兵地弓弱,曹军的甲厚。损伤要比骑兵少得多。

    一轮箭射完,骑兵已经快冲到长矛阵前,没有机会再放箭,他们挂起了弓,举起了手中的兵器。**了战马,身体前倾,催足了战马的度向前冲去。

    成公英第一个冲到阵前,手中长矛一晃,挑开一柄长矛,战马带着强大的冲击力,撞在了前排的盾牌兵身上。盾牌兵被撞得飞起半空中。喷洒的血沫随着他地身体,飞过了五六步的距离。轰然落地,撞在几个士卒的身上。把那些士卒撞得东倒西歪。在他落地之前,成公英刺出三矛,挑杀三名曹军士卒,同时战马也被五柄长矛刺中,冲出十步后跌倒在地。成公英飞身跃起,在半空中连抖长矛,接连挑杀两个曹军,这才落在地上,长矛横扫,荡开疾刺而来的三杆矛,七柄刀,势不可挡的向前杀去。

    长矛阵在经受了连续十几区战马地冲击后,再也承受不住,阵形乱了,散开一个大缺口。骑兵不断的从这个缺口冲入,用刀砍,用矛刺,用马撞,用身体冲击,将缺口越冲越大。

    曹军虽然长矛阵乱了,却没有放弃,他们组成零散的小阵型,用手中的兵器顽强的攻击冲进来的骑兵,长矛刺人,长刀砍马,或直接拉着骑兵的腿,将他们从马上拽下来乱刀砍死。

    成公英又抢到了一匹战马,在纷挤地战场上,利用他高地骑术勉强加起了一些度,继续向前猛冲。前面还有二十来步就可以冲透阵势,只要他能透阵,骑兵就会流畅起来,而散乱的步卒在加起度地骑兵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

    曹军也现了成公英的企图,他们疯了似地向成公英冲了过来,乱刀砍下,不顾性命的向成公英攻击。成公英手中的长矛虽然接连挑杀了几名曹军,可是战马还是被疯狂的曹军砍倒,再度落马,而他身后的亲卫在遭遇到了曹军的围攻之后,也死伤惨重。

    尽管如此,成公英还是竭尽全力的厮杀,将一个个命令传递出去,命令骑兵继续向前猛冲。骑兵现了依然向前冲锋的成公英,奋力向他周围冲杀过来,他们的度虽然降了下来,但还是坚持不屑的向前。外层与曹军接触的骑兵不停的砍杀着,内层的骑兵够不着骑兵,就用手里的弓箭不停的射杀。

    伴随着每一步前进,都是一层层的血肉。

    许仪看到了大声叫喊的成公英,看到了岌岌可危的战阵,冷笑着抽出了长刀,带着荆山卫冲了上来,荆山卫和那些大声吼叫的曹军不一样,一个个闷不作声,在许仪身后迅组成阵型。

    浦元打造的神刀一闪,两名羌兵手中的环刀被劈断,人头飞起。

    许仪飞起一脚,踹在前面的一名羌兵的胸口,手中的神刀全力下劈,将另一名羌兵连人带盾劈为两半,两息之间就冲到了成公英身前。荆山卫立刻在许仪背后翼形展开,以许仪为,象一只张开双翼的雄鹰,向以成公英为的羌人杀了过去。

    “呔!”许仪忽然一声暴喝,长刀如天边惊雷,电然而至。成公英被他一声大喝,心神一颤,下意识的将手中的长矛迎了上去,闪烁的矛尖直刺许仪的咽喉。“咔!”一声闷响,许仪的神刀劈在了成公英的矛柄上,反弹而起。许仪眼神一紧,左手盾牌挡住了成公英的矛尖,眼睛却盯在他的矛柄上,忽然笑了一声:“积竹柄!”

    成公英的长矛“笃”的一声钉在了许仪手中的盾上,他大喝一声,用力直刺,却进不了分毫,而手中的矛柄却爆出一阵噼哩啪啦地声音,十几根竹蔑断裂。如一朵绽开的花。成公英大惊。他手中的长矛和普通士卒用地长矛不一样,是用几十根竹蔑扎在一起的积竹柄,再用生漆漆成。坚韧无比,比铁矛也差不了多少,一般的长刀砍上去,根本无法砍伤。只会被反弹而起,没想到许仪一刀就劈开了一小半,再被他用力前刺,已经受伤的矛柄吃力不住,十几根竹蔑立刻断裂。

    “识货!”成公英赞赏地看了一眼许仪,撒手弃矛,间不容息之间抽出腰间的长刀。抽弓搭箭,连三箭。许仪正欲上前斩杀成公英,然后见他在这么短的距离放箭,大吃一惊,狂啸一声。向左前方横跨一步,长刀如电般的下劈。

    三支长箭被匹练般的刀光拦腰砍断,剩余的半截箭去势略衰,扑的一声扎进一个荆山卫地胸前,那个荆山卫还没反应过来,愣在那里,傻乎乎的看着自己胸前仅剩下一指长的箭杆。许仪狂怒。大步上前。长刀横扫,再斩两人。直向成公英扑去。

    成公英长叹一声,从地上挑起一支长矛。在亲卫的护卫下抽身急退。

    曹军的顽强起到了极大地阻碍作用,两千骑兵在即将冲透许仪战阵的时候被挡住了,骑兵们没有了度,立刻落了下风。而就在此时,凶悍的刘磐不顾被后继铁骑冲击侧面的可能性,撞入已经没了度的骑兵阵中,长刀翻飞,吼声如雷,连斩杀人,突进五步,象一只铁拳,狠狠的击在骑兵队形的腰眼上。骑兵已经没有了度,再被拦腰打中,顿时象人被打断了脊梁一样,软软地瘫了下来。

    韩遂摇了摇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四千曹军步卒,居然把两千骑兵给挡住了,照这样子杀下去,只怕成公英还要折在里面。他叹了口气,挥了挥手,正要再派骑兵上前冲杀,然后旁边地亲卫惊叫起来:“成长史杀出来了。”

    韩遂惊喜的抬头看去,只见成公英势如猛虎,手中长矛象是矫健地游龙,接连挑杀数名曹军士卒,抢到一匹无主的战马前,飞身上马,手中长矛回头挑翻一名跟上来地曹军士卒,一路向刘磐军冲来。一边加一边大呼:“回转,回转,加——”

    一直紧跟在他身后的号角兵吹响了杀出去的命令。

    被曹军杀得难受之极的骑兵们一听号角声,纷纷舍弃了身边的对手,掉转马头,向西冲去。搅在一起两军很快分了开来,曹军受损严重,再说也跟不上骑兵的度,一见骑兵退了回去,也不追赶了,立刻掉头。短暂的接触,骑兵折损一千余人,许仪部折损一千五百多人,刘磐部也损失近半。许仪和刘磐不敢再战,趁着骑兵重整队形的机会,快的退入了山谷。

    成公英来到韩遂的面前,羞愧的低下了头。两千骑兵冲击四千激战了大半个时辰的步卒,居然连阵势都没有冲破,还险些全军折在里面,这对西凉人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公英,不要内疚,曹军的战力本来就强,打成这样不丢人。”韩遂笑了笑,心情倒也不错:“别追了,前面就是山地,骑兵无法冲锋,反而损失更大,我们回陇县吧。”

    “诺!”成公英带着剩下的骑兵归队,静静的看着对面的曹

    “骑兵的冲击力就是强。”夏侯称拍拍许仪的肩膀:“亏得是你这名悍将,要不然,只怕这两千人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许仪抹了把脸上的血,摇了摇头说道:“这次一来要感谢子巨从他们半腰杀进去了,打乱了他们的气势,二来对方的装备不行,好多士卒没有马镫,身上的皮甲又挡不住我们的弓弩,先被伤了锐气,要是换成两千龙骑来,只怕我和子巨今天都会死在里面。”

    夏侯称笑着点了点头:“你说的都对,不过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韩遂这老东西不想打,如果他再派一队骑兵上来,你们还跑得掉吗?看来今天损失的都是其他人的实力,韩遂觉得早,被他逃过一劫,几乎没有损失,真是可惜。”

    许仪点头附合,抬头向远方看去,只见韩遂的大军还在那里静静的站着,并没有再冲上来的意思,不免也笑了。夏侯称观察了韩遂一阵,和邓艾商量了一下,互相掩护着退回大营。

    韩遂没有跟来,他现在只有一万五千多人,相比于曹军来说并不占明显的优势,更重要的他的辎重基本都被烧光了,再撑下去没什么好结果,不如趁着曹军伤亡也不小的时候赶紧退回显亲去。曹军的实力大家也看到了,他也算是尽了力,不怕那些没有了人手的将领翻天。

    邓艾和夏侯称回到大营一查点,一万四千多人出去,只有不到一万人回来了,折损了四千多人,绝大部分是在抵挡骑兵的冲击中丧生的。他们也感慨了一回,派出斥侯打听,得知韩遂退走的消息后,立刻把战报送给曹冲、夏侯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