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曹冲

正文 第九卷 天下一 第三十四节 信心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月下,丞相府接到副丞相曹的汇报,他已经查出了大部分在运往代郡马城的途中,被鲜卑人劫走,押送的士卒和民夫无一幸免——是以长时间没有查出下落——小部分被不法官员贪墨,曹正在大力追查,同时从冀州调集了一批粮草准备亲自押送到代郡,交付镇北将军曹彰,以解燃眉之急。友情提示:喜欢该小说,请到秀阅读最新章节

    两天后,一份紧急军报分别送到丞相曹操和骠骑将军曹冲的手中,镇北将军曹彰抓住战机,趁着步度根和柯比能不和的局面,奇袭了鲜卑王庭弹汗山,将弹汗山王庭付之一炬,步度根仓皇向漠北逃窜,北疆大捷。同时曹还转来了一个消息,曹彰不听众人劝阻,要学李信,不抓住步度根誓不罢休,带着手下的一万精骑孤军深入,向北追去了。

    曹在军报中述说了自己劝解曹彰被拒绝的过程,说得声泪俱下,他十分为曹彰担忧,但是他只是副丞相,没有军队指挥权,无法干涉曹彰的军事行动。他已经\文前将军夏侯惇、左将军曹仁,请求他们出兵支援,同时,为了预防万一,他敦促大将军、骠骑将军立刻下令两部人马即刻出兵,以免曹彰遇到不测,草原上的事瞬息万变,不能延误。

    曹冲接到战报,就从中闻到了血腥味,曹彰虽然勇猛,奇袭弹汗山有可能,毕竟弹汗山离边境只有二百里,以骑兵的度一天一夜就可以到达,打步度根一个措手不足是完全可能的,但是孤军深入追击鲜卑人却不怎么可能,曹彰久在北疆,不可能这点常识都不懂,以奇袭的骑兵去做长途追击?奇袭讲究的是出其不意,所带的粮草辎重都有限,根本不能满足长途追击的要求。

    但是说这些都迟了,既然曹说曹彰去追了,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曹彰去追了肯定是事实。他还在太原郡晋阳城,这时候要全军赶去支援曹彰显然是来不及了,无奈之下,他命令陈到带领北军中的一万骑士和荀恽手下的三千长铩军,一人双马,火赶往云中,同时快马传令张辽、曹仁、夏侯惇部出击,不求深入草原协同作战,但求给鲜卑人造成汉军大举出动的假像,分散他们的兵力,为曹彰减轻压力,冀希望于万一。

    骑兵出\之后,曹冲准备带着剩下以步卒为主的人马也一起出\,这时送信到丞相府的毌丘俭回来了,带来了曹操的命令。曹操说,北疆的大军已经足够了,不差北军这一两万人,要曹冲驻扎在晋阳,不可轻举妄动,随后丞相府\调的二百万石军粮将从这里出\,送抵北疆,曹冲要做好沿途的安排,不可出一点差池。

    毌丘俭就是那个从辽东连续奔驰了六天六夜,将辽东大捷的消息送到许县的甲士。他是河东闻喜人,字仲恭,父亲毌丘兴现为司隶校尉钟手下兵曹从事。毌丘俭文采不错,口才也好,但是他不甘心做个文人,一心想着要马上取功名,镇东将军曹征辟名士入府,他也去了,不过他毌丘家在河东闻喜只是个小族,没捞着什么好位子,只能在将军府做个甲士。辽东之战,他随长史张承作战,又没捞着\战的机会,他不甘心,再次争取到了送信的机会。他万万没想到,他换马不换人连续狂奔了六天六夜,捷报是送到了,他却差点送了命——如果不是曹冲救了他。

    毌丘俭对曹失望之极,转而投入曹冲门下,做了一个从事。因为他的学问好,这次被曹冲留在许县,顺便打听相关的消息。因此除了带来了曹操的命令之外,还带来了许县的最新新闻。

    曹植带着一帮人从广陵回来了,在大海上验证了曹冲的设想之后,以魏讽等人为\的保皇派被亲眼看到的事实给打击得不轻,他们虽然无法想象人是如何呆在一个大球上的,却不得不承认,海上试验的结果证明了大地不是方的,是圆的,至少不是以前想的那种一个大方块。这个结果带来的影响绝不仅仅是一个大地是圆是方的问题,而是打破了儒家借以成为体系的天象基础。既然天圆地方都不成立了,那么天无二日也说不清了,周不疑顺势开始强调,他所经数国,虽然有的比较小,大部分也没有大汉这么大,但是相近无几的帝国并不少,他们都有王,也就是说,天无二日,也是不成立的,天不仅有二日,还有数日,很可能比地上的帝王还要多得多。

    “仲恭,许县的情况还热闹吗?”曹冲一边翻看着周不疑写来的信,一边笑着问道。

    毌丘俭脸上带着微笑躬身答道:“将军,许县现在还热闹,不过不是象前些日子那样吵架了,周先生他们几个占了上风,那些人都在研究周先生写的西游记,要找周先生的漏洞呢,最近说到大秦国的那个什么制度,还有什么埃及的那个,都被周先生给驳倒了,周先生的文章印出来,许县都抢疯了,只要认识几个字的,都抢着要看呢。我也带了一份来,将军你看。”

    毌丘俭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叠得整整齐齐地报纸。小心地摊开放到曹冲地面前。头版头条就是周不疑写地文章:取长补短。继往开来——论大秦国政优劣及对我大汉地启\。

    曹冲兴致盎然地快将文章看了一遍。周不疑在文章中说。研究大秦地国政得失。并不是要照搬大秦地国政。事实证明。大秦虽然辉煌了近千年。但是现在也已经日落西山。大秦地国民也成了腐朽地寄生阶级。他们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整日无所事事。依靠着打劫其他国家地财富过日子。甚至懒到打劫都需要用雇佣兵。难以想象这样一个国家还能走多远。而我们要做地。就是将大秦地兴衰和我大汉地兴衰做个相互比较。取长补短。从中找出一些有用地东西。纠正我大汉国政中地症结。重兴大汉。为万世开太平。

    “不错。元直地眼界果然越\地高了。”曹冲赞了一声。满意地笑道。看来让周不疑出去游历一趟。还是值得地。他人本来就聪明。现在又增加了见识。可谓是学通内外。一旦打破了原有地条条框框。他就站在了更高层次上想问题。和荀彧相比。他可能深度不如荀彧。但眼界之宽

    彧可比。他没有象后世地那些文人一样主张全盘西T为大汉目前还没有象后世地清政府一样被人踩在脚下。更重要地是。他还保留着一分大汉人地血性。汉人地火。还没有全灭。读书人。还没有变成只知道诗词歌赋、空谈政治地文弱书生。

    “周先生现在太有名了。”毌丘俭有些羡慕地说道。眼时流露出渴望地光芒。

    “仲恭。你只知道周先生现在有名。想必你想不到他在外游历六年吃地苦头。”曹冲一边卷起报纸还给毌丘俭。一边笑道:“所谓厚积薄\。周先生现在是薄\。人人皆知。他厚积地时候。又有几个人知道?仲恭。少年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你不要羡慕周先生。以你地聪明。只要静下心来做事。以后何愁不能扬名天下?我大汉地威名。正要借助你我这样地年轻人去播扬。”

    毌丘俭什么都好,就是建功立业的心太急了些,听曹冲这么一边,他立刻明白曹冲是在借周不疑的事情劝诫自己,心中感激不已,连忙欠身致意。

    “除了这个,许县还有什么动静?”曹冲见他有所领悟,便不再多说。

    “另外?另外大概就是王大人提出的改革选举的办法。”毌丘俭想了想,捡自己觉得最重要的先说。王肃针对曹提出的九品官人法,进一步进行修订,提出人才不应该仅限于经学、算学、天学等几个方面,圣人还讲究六艺呢,射御都是兵学的内容,至少应该增加兵学一科,根据襄阳新政的成果,他还建议再增加工学、农学、商学、法学等几个内容,拓宽仕途,充分利用各种才能,均衡他建议把家世这一项从品定方法中去除,品德考订也分出等级,提出不同的要示,要做三公九卿的人,当然要德才兼备,而下层不吏,自有制度去监督,没有必要求全责备,要求太高,而应该把考核标准主要设置在可以执行的具体内容上。

    曹冲笑了,这是王肃利用新政草案中的内容,开始对曹进行釜底抽薪。既然要改革选官方法,当然要进行到底,襄阳学院培养了那么多的工学生、农学生,总不能让他们一辈子去做工,去种地,当然了,他们主要就是应该去做技术,但也不能阻断他们做官的愿望,有些技术性要求比较高的官职,还是需要有职业素养的人来干,才不会乱弹琴的。

    毌丘俭的记性很好,把他能看到的许县的事情一件件的说给曹冲听。当然了,他的见闻也仅限于这些,再往深里说,他也看不到,那些信息就只有张松的手下才能提供。张松几乎每天都会有情报汇总送到曹冲的手边,由小双负责。曹冲在和毌丘俭说话的时候,小双就在翻捡这些文件,等毌丘俭说完告退了,小双才从后帐走了出来,将一片纸送到曹冲的面前。

    曹冲瞄了一眼,皱起了眉头:“媚猪儿死了?”

    “奇怪?”小双瞥了曹冲一眼,掩着嘴窃笑道:“还是舍不得?”

    “想什么呢。”曹冲瞪了她一眼,将手中的纸片伸到灯上,灯火舔着了纸片,一下子亮了起来,照亮了曹冲脸上的疑惑:“媚猪儿显然是被污蔑的,父亲就信了子桓的一面之词?”

    经过许禇问,媚姬承认她翻了一下宋姬保存的新政方案,便是仅仅一眼,而且她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些事。但是曹说,他是媚姬那儿知道的,媚姬特地来找他,向他透露了新政的内容。

    这显然是个谎言,至少不是一个确凿无疑的事情。而现在曹操处死了媚姬,重罚了宋姬,改由王昭仪负责他的饮食起居。曹冲觉得这事太离谱,隐晦的向曹操提过,但是曹操却没有听,最处死了媚姬。

    “父亲处死了媚姬,却没有处置子桓,这么大的事情也是轻轻揭过,他在想什么?”曹冲有些不解,他转过头看着小双:“小双,你说父亲会不会是改了主意,不打算走我的办法,转而决定为子桓铺平道路?”

    小双笑着,摇了摇头,修长洁白的脖颈在一头青丝的衬托下特别显眼,诱得曹冲眼神不住的飘,五个老婆有四个生了娃,身材多多少少都有点变形,唯独小双现在越长越有丰韵。

    “如果父亲真要防着你,他还会把这么多的兵权放在你手里,又让你远离许县?这道军令一下,可是连左将军、前将军都归入你的麾下了。如果真是要扶持子桓,那他过世之后,子桓凭什么来收服你?就凭一道圣旨?你可能因为一道圣旨就放弃手里的权利吗?”小双细声细气的,一句句的说来。曹冲笑了,直要到了那一步,他肯定是挥师直下,直接拿下许县。就算夏侯惇会按兵不动,曹仁这些人可不会有丝毫的迟疑。

    “可是现在的情形,也太怪异了。”曹冲搂过小双,在她的脖颈上嗅了嗅,叹口气说道。小双被他的鼻息吹得痒痒,禁不住咯咯的轻笑起来,在曹冲的怀中扭动着,一边笑一边说道:“你啊,天天说父亲对你信心不足,依我看,是你对父亲信心不足才对。”

    “此话怎讲?”曹冲有些讶然。

    “父亲如果对你信心不足,会把这么多的武力放在你手里?你现在可不就是一个大将军吗?要不是你自己的新政决定了你不能身兼两职,父亲又何必让子桓做了副丞相。”小双坐起身来,揽了揽腮边一缕乱\,接着说道:“你再想想,子桓虽说做了丞相,可是荀家丈人做了荆州牧,等于替你掌控了天下四分之三的财权,最近他在荆州大刀阔斧的进行修路,你说他在干什么?父亲会看不出来?可是他说什么了吗?他什么也没有说,还让荀家丈人快点修,说要再去襄阳看一看。他这是给你打气呢,你倒好,处处疑心起父亲来了。”

    曹冲嘿嘿一笑,也觉得自己是身处局中人自迷了。荀彧做了荆州牧,联系江南四州,再利用和司隶校尉钟的关系,加上河南尹刘巴,他实际上已经掌握了大汉一大半的实力,比曹这个副丞相还象副丞相。他列出近十年的投资计划,一方面当然是要将新政深化,为进一步\展打好基础,另一方面也在告诉朝庭

    儿正花着钱呢,没钱白送给你们,你们有些事儿就免,别动不动就要钱要粮的——这句话大部分是对副丞相曹说的,因为丞相曹操已经不管事了,丞相府的掾属,基本都交给曹调用了。

    “我的军师老婆,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曹冲诞着脸笑道。

    “整军备战,鲜卑的仗迟早要打,这一次仓促部分是为了给子文减压,可是能不能抓住战机,真正的变成对鲜卑人的决战?”小双笑道:“我们是临时举动,鲜卑人同样也是猝不及防,他们去年还遭了灾,现在正是虚弱的时候,正好可以一棍子找死。就算不能绝杀他们,也可以把战线推进到阴山以北,把他们逼到漠北,他们就无法生存了。当年霍骠骑夺祁连山、焉支山,匈奴人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如果我大军占据了阴山,则山北一望千里,鲜卑人不仅再也扰不了边,而且他们的骑兵优势,也将丧失一大半,不要多,只要守住五到十年,鲜卑人就是第二个匈奴人,他们不投降,就等着饿死吧。”

    曹冲诧异的看着侃侃而谈的小双,一个念头冒了上来,这娘们不生孩子,是不是因为诡计太多了,眼光居然能看得这么远,他和庞统等人商量的时候,就是这么考虑的,怎么她也这么想。

    “夫君……你这么看我干嘛?”小双正说呢,见曹冲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一时有些不解的停住了解说,有些羞涩的看着曹冲。

    “老婆,你老爹要是有你这么个军师,我还真搞不定他。”曹冲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果然,小双的面色一黯,低下了头,半晌无语。曹冲歉然的干笑了两声:“我不是那个意思……”

    “夫君,我知道。”小双强笑了笑:“且不说我这点见识都是因为随夫君在征战中得来,就算我天生有这本事,只怕父亲也不会听的,他的手下又不是没有过象殷孔林、诸葛大人那样的大才,他何尝真正听过?更何况我一个女子。别说他这个把女人当衣服的人了,就算是整个大汉,又有哪个象夫君这样看重女子的,不仅独立成军,还让孙姊姊做了奉车都尉。”

    “你莫眼红,到时候也让你做个女长史。”曹冲笑着扯开话题说道:“不说这个了,阿斗现在怎么样?文倩有没有消息来?”

    “多谢夫君关心,阿斗没事了。”小双说起阿斗,心情好了许多,又皱起眉头有些担忧的说道:“夫君,你可不能再宠着他了,都十一岁的大孩子了,到现在还不愿意读书,就知道天天和妞儿、虎子他们疯玩。”

    曹冲哈哈的笑起来:“怕什么,说不定他哪一天就开窍了,不着急,再等两年,和妞儿他们一起受蒙,说不定我到时候仗打完了,自己在家教他读书。

    “你教谁读书?”孙尚香大步跨进帐来,好奇的瞅了他们一眼,听小双说完原委之后,孙尚香夸张的劝道:“小双妹妹,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可不能让他教阿斗读书,不知道读个什么东西出来呢。我可告诉你,‘小小姑娘,清晨起床就是他教阿斗的,可不能再让他祸害阿斗了。”

    “你来就是诽谤夫君我的?”曹冲竖起了眉头,抢先不然小双该恼了,他教阿斗的那道儿歌可不是好儿歌,纯粹是一误人子弟的三流段子。

    “当然不是。”孙尚香一梗脖子:“荀校尉来说,大军已经准备停当,是不是立刻起程。”

    “不起程了。”曹冲摇了遥头,将大将军府的军令递给她,孙尚香瞟了一眼,又还给他:“我们不去北疆了?”

    “暂时不去了。”曹冲点点头说道:“我们在这里要防备匈奴人,护卫京师。你告诉荀校尉,虽然不去北疆,可是训练不能松,每天早上起来的二十里越野,一天也不能少,一里也不能少。”曹冲说着,冷下了脸,严肃的对孙尚香说道:“你对他说,就说我说的,他要想在步兵营混下去,明天起每天早上跟着一起出操,哪怕先不用负甲,也要坚持。步兵营里全是硬茬子,他要没那本事,干脆到我这儿来做个兵曹从事算了,要不就回去做他的虎贲中郎将。”

    “你别的那么难听,荀家姊夫毕竟是个文人,他哪吃得消这么练的。”孙尚香白了他一眼,却没有多说。荀到了北军任步兵校尉之后,很快就\现了问题。步兵营现在大部分都是曹冲**来的骄兵悍将,好多低级军官还是从铁甲营和虎士营调过去的,打起仗来嗷嗷叫,脾气也一个比一个嚣张,你要是服不住他,他懒得用眼睛看你,通常不是鼻孔就是后脑勺。前任步兵校尉魏延那是战场上打出来的悍将,又是他们原来的领导,他们自然不敢翻刺,可是荀恽就不一样了,刚到步兵营根本站不住脚,要不是看在曹冲的面子上,那帮人差点把荀恽当场轰出来。

    荀恽有些担心没这本事,偷偷摸摸的跟曹冲说了一声,想让曹冲出面镇一下那些人。曹冲没理他,他指着孙尚香带的老虎营说道,我营中的女兵,都比你的虎贲郎强,就更别说步兵营了,你说带着这样的队伍征战天下,哪有不胜之理,建功立业不过是举手之劳,封侯拜将也在情理之中。不过,你要想做他们的头,就得拿出本事来,从现在开始,每天跟着他们出操,不用多,一个月之后,你能全副武装跟上他们,让他们见识了你的狠劲,哪怕你还是打不过他们,他们也能服你。如果你想靠我出面,那到了战场上,我能代你去指挥他们吗?最后他还引用了前世一句广告词告诫荀恽:男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荀恽虽然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全副武装越野二十里不是那么好坚持的,刚跑了一天,他就顶不住了,又要打退堂鼓,找了各种借口不参加出操,在士兵中影响很不好,所以曹冲才要孙尚香给他下严令,干不了你就别干了,回去做你的虎贲中郎将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