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大明孤狼

正文 第九十零章 祸水东引1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在风浪中颠簸了几个时辰之后,倭寇的船只终于抵达了岸边,而此时大雨也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黑夜中视线本来就受到了局限,这样一来,更加看不了多远,而且,轰隆隆的雷声和海浪声掩盖了其余的任何声音。

    高桥的坐船离海边大概五十多米就停住了,一是大船吃水太深,根本就靠不过去,二是相对而言,船上是最安全的地方。

    江狼和假高桥都站在船头,早就有人撑起了大伞,尽管雨很大,但是却不打湿衣服,那些本来分散的侍卫这时也靠了过来,护在了二人的身边。

    透过雨水,江狼勉强能看到倭寇的船只基本上已经靠岸,心中也不由焦急起来,到目前为止,他还是没有找出隐藏在侍卫中的高桥岛男,这无疑让本来非常的周密的计划露出了一个致命的破绽。

    不过在得知现在和自己站在一起的高桥是个假的时,江狼也到了补救的办法,那就是火,而且最主要的,紫菱在船上,这让这计划可行性大大的增加。

    因为江狼是军师,在这艘船上便有他专门的房间,而现在在房间里江狼已经找来了几坛子酒,然后叫紫菱藏在了房间里,一他刺杀的那个高桥无论真假,势必引起一阵混乱,那时便把所有的人都吸引到了攻击他,紫菱便有时间放火,这船本是木制,着火之后那可非藏容易燃烧。至于江狼选择刺杀的时机自然是水师和倭寇交战的时候,那时倭寇就要应付水师,又要扑火,内外交机的情况下要逃走机就渺茫多了。

    是谁杀了高桥江狼并不在意,只要高桥死了就可以了。

    安排好了江狼再次来到了船头,和高桥站在一起,看着大雨中悄悄上岸的倭寇。

    “军师,我们这一仗能赢吗?”

    假高桥突然问道。

    江狼没有回头,反正也看不见高桥的脸,便道:“能赢,现在老天都帮我们,所谓天时,地利,人和,我们都占齐了。”

    假高桥有些疑惑道:“天时,地利,人和,这是什么?”

    江狼手一指,道:“是他们以前国家一个兵法家说的,天时指得就是天气,地利指地形,人和指士兵的气势等等。现在我们是进攻的部队,而他们是防御的部队,他们一是不料到我们深夜袭击他们,定然没有防备,二是下大雨,晚上什么也看不清,大概只有我们冲到了他们的对面他们才知道我们的到来,倒时候他们仓皇应战,士气打落,怎么能比得上我们这边气势如虹?溃败那仅仅是时间的问题。

    假高桥哈哈一笑,道:“军师言之有,我们现在就等着喝庆功酒。倒时军师你可要和我喝上三碗!”

    江狼微微一笑,道:“那是当然,等这一仗一完,统领就可以安排人手和明朝的皇帝谈判。过一段时间,我们就可以再次登上家乡的土地。估计那时,樱花已经开遍了枝头。”

    这话在假高桥听来便是一个游子对自己的家乡的向往和眷恋,便道:“的确,我也是好久没有回去过了。”

    说完,长长一叹,然后一指前面,沉声道:“开始了!”

    在二人谈话的这段时间,倭寇已经全部下了船,然后悄悄的上了岸,上岸之后的倭寇也并不是一窝蜂乱七八糟的冲上去,而是队之后,才悄悄的朝上面摸去。大雨不但阻挡了视线,同样也掩盖住了他们的声音。

    一直紧紧盯着前面的江狼低低的答应了一声,远方已经传来了厮杀声,而在他的心里,则不由的开始祈祷这王忠书不要太大意,以为倭寇去进攻锦衣卫而疏忽大意,遇到雨天这样的天气连准备都没有做好。

    无论怎么说,江狼自己还是中国人,东厂有几人的确可恶,但是大多数都是和他一样平凡的小兵,他自然不希望他们能多杀倭寇,而不是死在倭寇的手里。

    但战争就意味着死亡,而且,有些事情也不是他能掌握的。

    “蓬!”

    一直绿色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开来,虽然有大雨,它还是忠实的履行了自己的使命。

    在绿色的烟花过后,一支红色的烟花也在空中悄然绽放,紧接着,其余的地方也开始出现了烟花。

    “召援兵了吗?”

    江狼心里微微一笑,暗道:“希望你的人手足够支持到援兵到来!”

    ………………

    王忠书登上东厂的千户之位,一个是仰仗了王振的撑腰,另外一个此人也的确颇有能力,并不是那些绣花枕头,紧紧靠王振来耀武扬威之人。

    这次东厂名义上调集了仅仅一千余人,而实际上抵达目的地的东厂士兵的数量为两千余人,皇帝身居深宫,对于此当然不知晓,而那些大臣惧怕王振,也只有睁只眼闭只眼,就当什么没有看见,至于粮草那倒那倒是按照两人人马的标准来配置的,反正最后在上报的时候只要账面上看不出来就可以了,即使看出来了,那些官也得办法把这帐给填平了。不然的话,最后倒霉的可是他们,而绝对不是王忠书。

    而到了预定地点之外,王忠书也立即命令两千人马就地埋伏,随时待命,即使天上下着瓢泼大雨也是如此,为的就是防备溃逃的倭寇借着大雨逃走。

    但是他还是没有到,这倭寇的目标并不是几里外的锦衣卫,而是他东厂。

    天上的大雨对于战斗而言十分的不利,而且非常也看不清,为此他名命人在五十多步布置了一些绳子,而绳子终头则在东厂埋伏的地方,在绳上还系上了铃铛,而且不仅仅布置了一道绳索,而是多道,只要有人不小心触动了绳索,这铃铛就响,也好做好准备。

    倭寇登岸的时候他正在巡视营地,看着满天大雨,王忠书不由有些怒道:“这龙王爷估计死了老娘,真是早不下,晚不下,偏偏这个时候下!”

    说完又扭头问道:“锦衣卫那边怎么样?”

    旁边一个小将立即道:“禀大人,暂时还没有消息传来。”

    王忠书点点头,看看一团漆黑的前面,道:“命所有人小心戒备,以防万一。”

    但是,他还没有说完,这营地前的铃铛就急促的个不停。刺耳的铃声划破了营前的寂静。

    “敌袭!”

    王忠书一惊,不急多,吼道:“弓箭手,前方五十步,狠狠的给我射!”

    他的深夜顿时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那些弓箭手来不及多,拉开弓就朝前面射去,下午上面已经命令他们记牢那些绳索的位置,只要铃铛发出响声,就朝那些位置只管放箭就可以,无论是谁,都杀无涉。

    “嗖嗖……!”

    一枝枝羽箭在弓箭手的操纵下狠狠的扎向了黑暗中,至于不射中目标那是另外的一回事了,这黑夜中,谁也看不见。

    第一轮箭雨过后,雨中传来了惨叫声,听声音还有不少的人。

    弓箭手并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在第一轮羽箭射出去之后,立即拾箭,开弓,射箭,机械的重复这些动作,而每次都有惨叫传来。

    而其他的东厂的士兵则列好了阵势,站在了这些弓箭手之前,把他们挡在了自己的背后。

    惨叫声叠起,而雨中也出现了敌人的身影,站在最前面的士兵已经能看清他们手中握着的那种和军队明显不相同的兵器。同时对方阵营中也开始有稀稀拉拉的羽箭射向了这边,不过相对东厂的数量少很多,而且又看不清东厂士兵的位置,造成伤害则很少,而且,由于他们人多,而且都挤在了一起,对于东厂的弓箭手他们无需瞄准,照着绳索方向射就是了,虽然这准头差了不少,但如此多的弓箭的攻击下,也给倭寇照成了不小的损失。

    “是倭寇!”

    站在最前面的士兵有人大声的喉了一声。

    闻言王忠书一愣,但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即命令道:“给锦衣卫和水师发信号,要他们立即赶来。”

    副将当下也没有犹豫,掏出了两只用油纸密封的烟火,点燃放了出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