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大明孤狼

正文 第七百三十四章 抵港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把所有的粮食发放完毕之后,战舰开始回航。

    站在船舷边上,看着越来越小,然后消失在自己眼里的村子,酒井若菜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可思议,自己竟然答应了眼前的这个男人,给他当什么翻译,另外一方面则当他的老师。

    自己竟然给一个刚刚认识的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将军当老师,怎么觉得都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看着眼前的这个小村子缓慢的消失在了视野当中,这心里突然感到了一丝伤神,一种淡淡的愁绪不由的慢慢的涌上了心头,毕竟这是长得这样的大第一次离开家乡。

    海风吹来,吹起了酒井若菜的衣衫,现在的他衣衫飘飘。

    俏丽的脸上这时候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样子,然后不由的微微一叹。

    “第一次离家?”岳齐的声音这时候在身后起,因为太过于专注眼前渐渐消失的小道,所以倒没有注意到岳齐走到了自己的身后,转过身,只见一身甲冑的岳齐正站在自己的背后,好像无论什么时候,这人都显得正正经经的,现在也没有敌人,而且在返航的时候,还是不忘脱下自己身上的盔甲,真不知道穿在身上重不重,而且看这盔甲,应该不轻吧,而现在的他同样一脸的正经之色,那里像是是询问人自己,好像就如在训练自己的士兵一样,一丝不芶。

    不过酒井若菜还是一行礼,道:“参加大人!”

    岳齐摇摇头,示意不必如此的认真,这才走到了船舷,同样看着远去的海岛,这才道:“要是不舍,我可以让船调头,然后你可以回去!”

    岳齐不怎么喜欢强人所难,特别是女人。

    不过酒井若菜并没有打算回去的意思,以前还有一个哥哥,但是现在,这哥哥也死了,自己也变得孤零零的一个人,留在家里也没有了任何的意义,还不如眼前的这个年轻的将军所说的,跟着他,去军营里面,给他当当老师之类的,或许还有些意义。

    用手被海风吹乱了发丝。酒井若菜微微一笑。道:“我不回去。竟然已经答应了你。自然不能言而无信。你们男人讲究地一言既出马难追。女子何尝不能。当然不能说话不算话!”

    酒井若菜如此说。岳齐地心里突然感觉到了一丝放松地感觉。点点头。道:“你不回去自然很好。我身边也正缺你这么一个人。不过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你能流利地说我们地话?”

    对于这一点。岳齐一直都比较地奇怪。酒井若菜算起来不过是个民女而已。怎么可能同时说两国地话。给人地感觉多少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事实证明了。她地确说。而且汉语说得是如此地流利。给人地感觉好像她本来就是大明朝地人而已。所以在岳齐地心里。一直都有些好奇。现在酒井若菜如此地干脆。于是便问道:“我多少有些奇怪。为什么我们地话你能说地如此地流利!”

    酒井若菜也顿时也明白了岳齐地意思。这才道:“这得感觉我地师傅。他是一位隐士。在他年轻地时候曾经到过你们地国家习你们地化。而且一呆就是几十年。所以对于你们地语言他能非常流利地说出来。在他老了地时候。他回到了家乡。因为他一直被病缠身。因为他是家父地好友。所以那时候我便照顾他。那时候我就发现他能说你们地话。写你们地字。于是便缠着他教我。他地教了我接近八年。同时也熟读了很多关于你们地书籍。我知道了史记。知道论语。知道四书五经。也知道李白。杜甫。白居易。苏轼。欧阳修等等。而这也是为什么我能说你们话地原因了!”

    听酒井若菜如此地一解释。岳齐这才明白。原来他之所以说汉话。那是因为有人教她。当然没有到这样地一个小山村竟然有一个精通汉话地人存在。

    微微点点头之后,岳齐这才道:“不错,以后还请你多多指教了!”

    酒井若菜点点头,问道:“不过我很奇怪,为什么你我们的话?”

    不过岳齐倒觉得这好像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是她问起,于是便道:“很简单,因为很多时候涉及到和当地的百姓的交流,要是不你们的话这非常的麻烦,所以我,而且我们大人对于你们的语言那同样是非常的精通,所以处起事情来非常的顺利,而我们则有些麻烦,还得靠人去翻译,要是翻译不准,对于我们而言则非常的头疼,事情也不能得

    的解决!”、

    “你们大人如此的厉害?”

    酒井若菜不由的奇怪的问道,要自己国家的语言可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岳齐直接点头道:“是啊!”

    “那他年级一定很大的了吧!”

    酒井若菜猜测道,一般而言,他们根本就没有人愿意习这些,毕竟在他们的眼里,这岛也不过是海外番邦而已。

    “年级不大,比我还小些!”

    岳齐也没有隐瞒什么,这也是事实,而且即便自己现在隐瞒,回去之后看到江狼自然也一目了然。欺骗的话没有任何的意思。为了防止她再问,干脆在补上一句,道:“回去的话自然能见到他!”

    完,岳齐也没有什么兴趣在留在船外了,反正该知道的自己都已经知道了,没有必要在多问。,不过在转身的时候,这才道:“外面的风大,你还是回船舱吧,别着凉了,我们还有几天的时间才能抵达海港!”

    酒井若菜转身,看着进了船舱的岳齐,黛眉不由的一皱,这个男人什么时候都是冷冰冰的。

    因为知道酒井若菜是岳齐的客人,所以船上的士兵都非常客气,这一路上几天的航行中,要是她有什么要求能满足的都尽量的满足,而对于酒井若菜,心里则充满了疑惑,这些士兵的战斗自己也看过,那完全算得上是杀人不眨眼,而现在他们却又非常的礼貌。这是一群什么样的士兵酒井若菜的心里不由的感到了一丝奇怪,不由对于岳齐口中的大人是什么样的人物感到了好奇!

    几天之后,战舰慢慢返回了港口,对于这次战斗的详细的经过已经派探子前的送回去了,所以江狼等人已经知道了这次战斗的前因后果,当然,在报告当中,岳齐也没有忘记酒井若菜,毕竟因为酒井若菜的原因这次事件才能如此快的处好,岳齐并不是一个居功的人,所以对于酒井若菜的功劳他并没有打算自己把他给吞了。

    得知岳齐的战舰今天抵达海港,所以江狼和邓远觉直接来到了港口等着岳齐战舰的抵达,所以当岳齐的战舰缓慢的靠近海港的时候,外面的士兵立即报告了江狼等人出现在港口,闻言岳齐连忙走了出来,只见在港口江狼等人果然在那里。

    于是当这战舰一靠岸,他连忙走了下去,径直走到了江狼的面前,单膝跪下,道:“属下参加大人!”

    “岳将军快快请起!”

    江狼立即扶起了岳齐,然后感叹道:“岳将军这次辛苦了!”

    “末将不辛苦!”

    岳齐依旧一板一眼的说道,话中根本就看不出有其他的。

    江狼不由的微微扭头看看邓远觉,邓远觉多少还是感觉有些无奈,这岳齐有时候感觉就是油盐不进,随时都是一副一本正经,要知道这军营里面,有时候可不需要你正经!

    微微扭头,江狼发现岳齐的背后并没有发现其他什么人,于是奇道:“对了,岳将军,你在战报说这次能如此顺利的消灭那伙冒充我们的倭寇全靠一个女子,不知道这女子现在在那里?”

    江狼直接点名要见酒井若菜,岳齐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毕竟这酒井若菜可是这次战斗的最大有功劳的人,于是立即道:“她正在船上,我立即命人请她下来!:”

    江狼摆摆手,道:“不用了,我们上去见见她吧!”

    岳齐一惊,江狼竟然打算自己去见酒井若菜,这可算得上给足了面子,一般的将军要见江狼都经过通报才可以,而现在她竟然不需要!

    而江狼这时候已经迈步朝战舰上面走去,而上面的那些士兵咔嚓一声,齐齐的站得笔直,然后齐齐的敬了一个军礼,江狼同样还礼,然后道:“诸位将士辛苦了!”

    “不辛苦!”

    诸将士如此的说道。

    江狼点点头,登上了战舰,而听到外面动静的酒井若菜这时候已经走了出来,发现一个年轻男子站在甲板上,而岳齐正恭恭敬敬的站在他的背后,当下不由奇怪这男子的来历,而这一奇怪,也没有行礼参见,当然那,她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参见。

    一般而言军营里面可没有女子,现在这战舰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女子,江狼立即知道这个应该就是那个酒井若菜,于是微微一笑,这才道:“酒井姑娘辛苦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