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大明孤狼

正文 第九百八十九章 功劳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九百八十九章功劳

    站在地图前面仔细的看了一下。现这地图是整个县的地图,很快就找出了汪家镇的位置所在。

    而在地图上,一条细路连通了汪家镇直达县衙的位置,这也就是汪家镇通往县衙的唯一的道路,另外一方面,这个地方也是翠儿回家的必经之路!

    “大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县太爷看着这百夫长牢牢的盯着眼前的地图看,当下有些疑问道!

    百夫长摸着自己的下吧,这才道:“我现在对于这汪麻子的话感到了有些怀疑!”

    “感到怀疑?”

    县太爷不由的奇怪道,这眼睛转了转之后,这才问道:“不知道大人认为这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

    不仅仅是有值得怀疑的地方,而是值得怀疑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扭头看看这县太爷之后,百夫长这才道:“我现在怀疑的话,杀死这个人的真正的凶手不是别人,就是这个汪麻子!”

    “就是汪麻子?”

    县太爷不由的一惊,连忙问道:“不知道大人为什么这样认为?“

    百夫长一指眼前的地图,道:“对于这一点,现在我们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要确认,那就是这死者到底是什么人,确认之后。才能这样说,好了,明天就带着两人启程!”

    县太爷的眼睛中不由的流出了一丝失望神色,原本还有一些期待的,现在这期待什么都没有了,想了想,这才道:“大人,不知道这次我能不能和你一起上京?”

    “一起上京?”

    这百夫长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县太爷,有些不解,他跟着自己上京又有什么用?

    县太爷看看周围,这才道:“大人,不如我们到后面详谈如何?”

    虽说不清楚他这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这百夫长还是点点头,道:“走吧!”

    县太爷的心中大喜,带着百夫长来到了后面,让所有的下人离开之后,这才道:“不知道大人今年贵庚?”

    虽说这县太爷问的问题有些莫名其妙,不过百夫长还是道:“我今天已经三十五了!”

    “我今年已经四十三了,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叫你一声老弟如何?”

    县太爷叹了一口气说道!

    对于这个事情,百夫长好像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必要去推迟,于是微微点头,算是答应了!

    县太爷则立即打蛇上棍,道:“不满老弟你说,我二十岁中了举人,在这里我已经呆了整整二十三个年头了,我的同窗升的升官。而只有我,二十三年,没有丝毫的动静,眼前这人也老了,但是依旧当一个七品的县令!”

    有些不明白这县太爷为什么如此多的感慨,。这百夫长还是仔细的听着,他说这样的或许应该有什么用意才是!

    县太爷接着叹了一口气,道:“我也想高升,但是这个小县实在太偏僻了,无论是朝廷的官员,还是皇上南巡,丝毫都回来光临我这个小县,这二十三年,这是要功劳没有功劳,苦劳倒是一大堆,但是却没有人注意而已!”

    百夫长也是聪明人,这时候突然明白了一些,这县太爷废话这么多,其实目的大概也只有一个,想要一点点功劳,这样的话自己才能升官。而对于他这个小县而言,现在这唯一的功劳大概就是现了这个尸体,岁数现在还不能确定这尸体是不是翠儿的尸体,不过这时间和地点倒也比较的吻合,而现这个尸体,也是县太爷的功劳,所以担心自己回去之后,他没有丝毫的功劳的!

    当下思考的时候,这县太爷的心里多少有些着急,这心一横,掏出了一张银票,轻轻的放在了百夫长面前的桌子上,道:“这一点小小的意思,就权当我请诸位大人喝茶!”

    百夫长扭头看了看银票,一千两,不是一个什么小数目,对于他这个县太爷竟然能拿出一千两的银子多少有些惊讶,要知道一个县令一年的俸禄也只有几十两而已!

    仿佛觉察到了这百夫长的怀疑,县太爷连忙解释道:“大人,还请放心,这钱来得绝对干净,下官的家里也是经商,在这里购置了一些山林,每年的种茶也有一些收入!”

    百夫长想了想,这县太爷和自己一起去的话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多的问题,毕竟这也尸骨也是他现,而且这一千两银子那可不是什么小数目,当下也没有拒绝,不露声色的收下之后。这才道:“大人要和我们一起进京倒也没什么问题,不过这必须得到吏部的同意,不然的话私自离开的话那可是大罪,这一点想必大人也非常清楚!”

    这一点县令当然清楚,不过当下却也没有想到应该如何的处理,当下问道:“那么您认为我应该怎么办!”

    所谓那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收了别人的钱,当然也不能当什么时候都没有生过一样,想了想,百夫长这才道:“这样,我派人立即快马回京,禀告此事,然后希望王大人能给吏部说说,准许你一起入京,而我们这时候则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先前我已经说了,这事情还纯在一些疑点,我们现在就要把这疑点给搞清楚了!”

    反正已经拿了别人钱,所以百夫长决定再送县太爷一个大礼,这样的话这县太爷的功劳也就更加的大了!

    县太爷则一愣,惊讶道:“不知道有什么疑点?”

    百夫长则道:“今天我仔细的查看了一下,现这汪麻子说的他在自己的房子的背后现了一具尸体,这事情有很大的疑点。所以应该好好在调查清楚一下!”

    “什么疑点?:”

    县太爷立即问道!

    百夫长拿着了桌子上的茶杯,大概的摆了一下,这才道:“你看,这个地方就是汪麻子的家,而这个地方则是汪家镇!“

    接着,用手指头蘸了一点茶水,又在桌面上画了一下,接着道:“按照汪麻子的说法,他是在自己后院现女子尸体的,但是仵作检查之后现,女子身上有一个致命的伤。那就是胸口上的那一刀,直接插进了胸里,这一刀无论是谁,中刀之后都会立即毙命,试想一下,这深更半夜的,有什么人会在他的后院去杀人,那岂不是生怕没有人现一样?要是有人杀人,也会把人拖到尽量偏僻的地方,而汪麻子的家的周围,那也算得上是荒郊野岭,人烟稀少,杀了人之后随便都可以在那里都可以抛尸,为何单单的抛尸在了汪麻子的家的背后?这岂不是生怕别人不会被现一样,要是我是杀手,我绝对都不会这样做,太笨!”

    县太爷不由的点点头,道:“难道说这杀人的是汪麻子?”

    百夫长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接着说道:“另外一点,汪麻子的家通往这去小镇的路是一条非常狭窄的小路,两边全是梯田,非常的不好走,而且汪麻子的家也是在路的尽头,这死者为什么天黑之后不去这镇上而要去汪麻子的家里?这一点也非常的有悖常理,要是因为天黑想要借宿的话,也不可能,因为再走一顿饭的功夫便是汪家镇,镇上有客栈,而且这女子身上有饰,应该不会缺住宿的那点银子。所以,她的死非常的蹊跷!”

    “难道真的是汪麻子杀了的人?”

    县太爷立即问道,现在他多少也明“为什么这百夫长要给自己说这个了!

    “完全有可能!”

    百夫长点点头说道。“而且死者死的时间是六月十五,在这路上已经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苞谷,所以这路显得非常的偏僻,而且我也打听过了,这汪麻子为人极为懒惰,好吃懒做。同时也有偷窃的行为,至今单身,而且汪麻子也承认自己那天喝酒了,所以我就在想,这汪麻子会不会就是杀人凶手,而那天在镇上喝酒之后,一个人回去,正巧碰上了死者匆匆忙忙的打算去镇里投宿,而汪麻子见天色已晚,而且这个地方也是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没有了什么人烟,接着这酒劲,欲图对这死者不轨,于是把人抓回了自己的家里,但是没有想到这死者抵抗,所以情急之下,杀了她,然后埋在了自己屋子的后面,原本这事情神不知鬼不觉的,这女子不是镇上的人,所以没有人会在意这些,但是却没有想到他埋尸体的被这汪老头给看见了,不过这汪老头和这汪麻子也有些交情,所以也没有点破!”

    “但是为什么这次我们寻找的时候他要说出来!”

    县太爷连忙问道,这也是一个非常让人奇怪的地方!

    百夫长沉吟了一下,这才道:“你派人去问问,这汪老头这段时间是不是和汪麻子有什么不快的事情?”

    县太爷没有丝毫的迟疑,立即找人来去问,不一会,这问的人匆匆忙忙的赶回来,道:“大人,已经问清楚了,两人这段时间的确有些不快,一个月前汪麻子借了汪老头一两银子,而前几天汪老头问他要,他却说没有借,正巧我们又在打听关于尸体的事情,所以他就告诉了我们!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们有悬赏!“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可一点都没有错,这汪老头见有了赏赐,而且数量也不少,想起这汪麻子借了自己钱而不还,这心里当下也来气,便举报了汪麻子,另外一方面也希望能拿到一些赏钱,弥补自己的损失。

    事情果然如此,那也算得上知道了原因了,于是百夫长点点头,道:“不错,事情看样子的确如此,这汪老头怀恨在心,出于保护和为了领取赏钱这才出卖汪麻子,这让汪麻子原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事情出现了漏洞,而他之所以非常积极的配合我们,那也是因为希望打消我们的顾虑!不会怀疑到他的身上去!”

    “啪……!“

    县太爷一拍桌子,道:“这鬼东西,竟然欺骗我们,我这就审讯他去!把这案子查一个水落石出!”

    “等等!”

    百夫长立即喊道,微微摆摆手,道:“现在还不能审讯,我们的证据还不足,要是贸然的话只能打草惊蛇,所以现在我们应该给这汪麻子一个错觉,那就是我们相信他的话,这样的话他才会大意,而我们则可以再次加紧对他的调查,务必要掌握的新的证据,让他哑口无言!”

    百夫长这样说也非常的有道理,县太爷点点头,问道:“那么大人,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

    百夫长微微沉吟了一下,这才道:“刚才我说的你可都听清楚了?”

    县太爷点点头,自己刚才听的非常的仔细,当然也听清楚了!

    百夫长则道:“那好,现在你立即把我刚才说的写成信,然后我将派人给你一起送回京城!”

    县太爷一听,心中顿时大喜,这百夫长现在是完完全全把他现的事情的功劳给了自己啊,这样一来,自己那可是出尽了风头了,当下立即道:“兄弟您的大恩大德,我是没齿难忘!”

    百夫长微微一笑,道:“不用了,好了,你立即去写,而接下来,我们则应该好好去汪家镇,再次调查一下这个事情!”

    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县太爷还有什么好拒绝的,当下立即点头,回去之后,把刚才这百夫长给自己说的东西仔细的写了下来,然后交给了百夫长,而百夫长则立即派人把死者的饰和信件一起派人连夜送回京城,然后就等着京城的回复,至于这汪麻子和月儿,现在则被分开关在了县衙的大牢里面,这汪老头则被安排住在了县衙里面,毕竟他可是证人。

    第二天,天一亮,百夫长和县太爷就立即马不停蹄的再次赶到了汪家镇,然后开始了调查,而这次一次那是有目的的。当然调查得非常的仔细,当然,有了这百夫长提示,县太爷也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汪麻子家周围地势,正如百夫长所说的那样,这死者要是外地人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来这里,即便是杀了人,这里也不是一个弃尸的好地方,因为在不远处就有一条大河,或者丢在山林之间,也没有人能现,毕竟那些地方可没有什么人去!

    当下这县太爷非常感慨的说道:“正如老弟你说的一样,这汪麻子有很大的嫌疑啊!”

    百夫长微微一下,道:“走,我们跟着路走走!”

    沿着那条并不是很宽阔的路两人走了一阵来到了路边,这路一边就是通往汪家镇的镇上,百夫长一指,路的另外一头,道:“我就想,这死者当天会不会是从这条路去镇上,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在天黑的那段时间,有没有人看到有女子从这条路走过,这样便可以确定这女子是不是走的这条路了!”

    “这应该怎么调查?”

    县太爷非常关心的问道,现在这功劳百夫长已经完全是送给自己了,自己当然的好好的过问一下,不然上面问起来自己答不上岂不是露陷了?

    百夫长看看眼前地,道:“天黑的时候还没有回家的,只有在地里面耕作的人,同时还有那些放牲口的人,这是要盘查的对方,这样,你派人调查一下这些地是那些人,然后在调查一下当天他们有没有看到陌生人从这路上经过,这死者是一个女子,要是有人看到的话应该会稍微留心注意一下!”

    县太爷点点头,当下派人去找这镇子的镇长,这些地是那些人的他应该非常的清楚!

    而这镇长一听说是县太爷要调查,当下立即把这些地的主人给着急了起来,集中在了他家的院子里面,然后便请人请来了县太爷和百夫长一行人,自己则在门口亲自迎接!

    等他们抵达之后,这镇长才道:“大人,这些田地的人都在这里了,等着大人问话!”

    县太爷微微点点头,迈步走了过去,看看这些人,这才道:“今天叫大家来,那是有事情要问大家的,并没有其他的什么意思,所以大家别害怕,我问什么,你们就回答什么,要是有人隐瞒不报的,我可会处罚的,所以你们听清楚了!”

    下面的那些人当然听清楚了,而且他们也是老实巴交的百姓,当下齐齐的点头!

    “咳咳……!”

    县太爷轻轻的咳嗽了两声,这才道:“去年的六月十五,天黑的时候还有什么人没有回家,在地里面的,在地里面的举手!”

    六月十五,那时候天已经很热了,这白天的话应该没有人在地里,但是天黑趁着两块,应该有人还在地里面劳作!

    下面的那些百姓想了想之后,有三个举起了手来!

    县太爷沉吟了一下,问道:“还有其他人吗。有的话就举手!”

    其他人则没有举手。

    县太爷微微点头,道:“那好,你们三个到前面来!”

    这三人立即走到了最前面,然后县太爷又问道:“那个时候,你们看到有没有一个女子从路上走过,应该是外乡人!”

    这三个人仔细的想了想,齐齐的摇摇头!

    “没有人看到?”

    县太爷不由的一愣,这线索岂不是到这里就掉了?

    [com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