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大明孤狼

正文 第一千零五章 终点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一千零五章终点

    景泰帝在大声说出来之后。便径直了走了出来!

    而那些百姓这时候齐齐的朝景泰帝看去,这个人是不是有些大胆了,怎么那样说?不过上面那几位好像并没有生气的样子!

    不过人群还是为景泰帝让出了一条道路来!

    江狼等人则连忙走了下来,跪倒在了地上,大声道:“臣叩见皇上!“

    这话一出,那些百姓那可大吃了一惊,怎么也没有想到来人竟然是当今的皇上,于是齐齐的跪了下来,齐声道:“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景泰帝微微抬手,大声道:“平生。”

    众人这才齐齐的站了起来。

    景泰帝则迈步走了上去,而江狼在让出了自己的位置,景泰帝则坐了上去!

    这齐天赐一看到景泰帝出现,惊呆之后立即大声喊道:“皇上,臣是被冤枉的啊,是他们故意设计陷害臣的。皇上,你可得替臣主持公道啊!“

    “住嘴!”

    景泰帝怒喝道,然后一指下面跪着的齐天赐,怒喝道:“你以为朕什么都不知道吗?朕刚才可是在下面看了整个过程,当然也知道得一清二楚,你就是那个凶手!“

    齐天赐的身子不由的一颤。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皇帝竟然在下面看了整个过程,。那么刚才自己说的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

    “刚才王大人说得很对!”

    景泰帝这时候也点头说道,“你以为他们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全靠了其他人的提拔,这一点你就错了,打个比方,就如王爱卿,最初的单身深入倭寇的岛屿,然后带打败了也先,出兵海外,打败了倭寇,我问你,齐天赐,你有这个胆量吗?”

    齐天赐的身子不由的一僵,他没有这个胆量,别说一个人深入倭寇的巢穴了,就算给他十万大军,他也根本没有办法统帅,同时,他也没有办法让那些士兵诚服自己。

    “你没有那个胆量是吗?”

    景泰帝反问道,然后摇摇头,道:“别人身上的光环,还有荣耀,那都是别人经过努力换来的,而不是什么人给予的,所以一开始你就错了,而为了这种想法,竟然希望通过别人帮助来身居高位。我为我大明朝有你这样的官员而感到羞耻,而且现在一切的证据都表明了你就是那个凶手,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齐天赐脸色慢慢的变得灰白了,不过现在的他还在垂死挣扎,道:“皇上,臣是被冤枉的。”

    “那好,你竟然说你是冤枉的,那么我问你,你为什么事先知道这谢大人胡生病,为何又让刁德改了结论?你又是怎么认识翠儿的,你给朕老老实实的交代吧!”

    景泰帝厉声的说道!

    齐天赐看着怒气冲冲,一脸历色的景泰帝,张张嘴,却不知道如何说!

    景泰帝扭头看着江狼,道:“王爱卿,你是主审,那么就由你定罪!“

    江狼点点头,站了出来,朗声道:“结果审讯,齐天赐谋害慕容燕相公证据确凿,按照大明律例。处于死刑,现在押往午门,午时处斩,以正国法。齐大志,合谋此案,属从犯,在审讯的时候主动交代,判处放边关十年,安成,为齐天赐提供所需毒药,属从犯,判处放边关十年,刁德,身为医者,在诊断的时候隐瞒病情,有过失之罪,现遣返原籍,终身不得离开!翠儿,受齐天赐蛊惑,是下毒主犯,按律例应判处死刑,不过因为其已经病故,便不在另行判罪,其尸骨送回原籍安葬。”

    说完之后,江狼再次大声喝道:“来人,带走!”

    两个士兵立即上前,架起已经瘫倒在地上的齐天赐,朝门外走去,至于这安成和齐大志则被押回了大牢。明日便会押送边关服劳役。

    “好……!”

    人群中爆出一阵热烈的叫好声,同时齐齐的让开了一条路来!

    齐天赐被押上了囚车,朝午门驶去。

    而作为主审官,当然也就是监斩官,江狼扭头看向了景泰帝,道:“皇上,臣将赶赴刑场,监斩齐天赐!“

    景泰帝点点头,道:“去吧,其余的几位爱卿,对于这案子现在你们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疑虑的地方啊?”

    “没有,没有,这个案子现在非常清晰,证据也非常的充足,我们没有任何疑虑的地方!”

    这鲁大人率先说道,这案子景泰帝都定了下来,自己等人那里还有什么疑虑的?那岂不是自己等人怀疑这皇帝的判断吗?这怀疑皇帝的判断那岂不是自己找事情?

    景泰帝点点头,道:“没有疑虑就好,那么你们三人把这案子在整理一下,明日早朝的时候上报上来,然后让其他的大臣传阅。

    “是,皇上!“

    三人连忙答应道,然后景泰帝这才转身和于谦朝外面走去!

    而现在。押送齐天赐囚车已经开始朝午门前进,这大街上现在已经围满了观看的百姓,刚才审判的结果现在已经开始传开了,而齐天赐的确就是杀害慕容燕相公的人,而且他还欺骗了一个年轻的女子作为下毒的工具,在大堂上他还不承认!

    这一下,齐天赐顿时成了别人唾弃的人,于是这一路上,到处充斥这百姓杜对他的唾骂,。当然,还有无数的蔬菜!

    这押送齐天赐事情就交给了钱正邦。而江狼则走另外一条路朝刑场赶去!

    很快,囚车抵达了午门之外的刑场,虽说这是京城,但是这处决囚犯的地方还是有的,虽说大明朝有了很大的展,但是这死刑当然依旧存在,而对于那些犯了死刑的人处决的方式依旧是砍头,江狼在改革的时候,对于这些并没有什么改动,很大程度是因为没有必要!

    太阳这时候已经爬了起来,灿烂的阳光洒遍了整个京城,在五门之外刑台的周围已经围满了百姓,士兵这整整齐齐的站在最外面的一圈,这也是为了维持秩序。

    齐天赐被押送台之后,便低着头跪在了地上,在的背上插着一个木牌,上面写着他的名字!

    在的他的旁边则站着一个络腮胡子大汉,一脸的阴沉,把一并鬼头大刀抗在肩膀上,雪亮的刀身在阳光下闪烁刺眼的光芒!

    江狼抵达之后,便坐上了高高在上的监斩官的位置上,现在时间距离午时还有一段时间,所以也只有等等了!

    得到消息的百姓这时候则接二连三的朝这边赶来,对于他们而言,今天那可算得上是一个很大的事件了,能看到那个让人唾骂的齐天赐被处决那是一种大块人心的感觉!

    而江狼坐在高高的台上,看着下面即将被处决的齐天赐,这心里也放心下来,这这样以来,这案子也算了解了,不过有齐天赐那种想法人估计这京城有很多吧。

    看样子以后自己在提拔人的上面应该注意一些了,而且今天他的那一番话传到朝廷估计又会引起一些悍然大*吧!

    时间慢慢的过去,而刑台的周围已经是人山人海。虽说艳阳高照,不过这里依旧让人感到一丝寒意,而且是从心里上冒出的寒意。

    这刑台是木头做的,已经不知道多少人死在上面,所以在这木头上面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那些颜色。而是变成了褐色,那是因为上面已经沾满了那些死囚的血!

    “大人,时间到了!“

    旁边的钱正邦这时候低声的说道!

    江狼抬头看看天空,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升到了最上面,于是扭头喝道:“击鼓!“

    “咚……咚……咚……!“

    刑场旁边的鼓声这时候响了起来,而百姓也都知道了,这是要开刀问斩的时候了!

    原本低着头的齐天赐这时候突然抬起头来,转过头,大声喊道:“王大人,你答应我的事情可否记得!”

    这话一出听到的人不由的奇怪,这王大人答应他什么了?

    江狼没有想到这齐天赐这个时候还记得这个事情,当下也道:“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当然记得,我会把你的尸体火化之后和翠儿的尸骨一起运送回他的老家,虽说在大堂上,你不认他,不过我想这翠儿一定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子,她会原谅你的!”

    江狼这一出,百姓顿时有些吃惊了,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恶毒的齐天赐的目的竟然是要这位王大人把他和那个女子的一起合葬了,当然,也没有想到这个王大人也有如此温情的一面,虽说对方是个死囚,不过对于这临终的要求竟然也答应了,而且还是说到做到!

    齐天赐努力的移动自己的身体,东的一下磕头,大声道:“谢大人!”

    这人之将死,这时候齐天赐突然现自己非常平静,好像就如回家一样,也没有什么胆怯的了!

    这时候,一个士兵走上前来,这手里端着一碗酒,放在了齐天赐的嘴边,道:“喝吧!这路上也当一个饱鬼!”

    齐天赐伸出头,在士兵的帮助下喝干了酒,酒很烈,而且是劣酒,不过齐天赐已经很久都没有喝过酒了。

    喝干之后,这士兵这才走下台去,同时,钱正邦大声的喝道:“时辰道!”

    “咚咚咚……!”

    鼓声更加快了!

    负责的刽子手这时候也端起了一碗酒,狠狠的喝了一大口,然后把刀横在了自己的嘴前,扑的一声,这酒水全部被喷在了刀身上,然后把手里的碗狠狠的往地上一扔!

    “啪……!”

    碗顿时摔得粉碎!

    接下来,他取下了齐天赐的背后木牌,扔在了地上,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鬼头大刀!

    鼓声这时候突然戛然而止!

    江狼拿起了自己前面签筒里面的令牌,朝地上一扔,喝道:“斩!“

    “斩……!“

    钱正邦转达了江狼的话!

    这一刻,所有的百姓都屏住呼吸,等着见证这一颗!

    刽子手狠狠的挥下了自己手里的长刀!

    “咔嚓……!”

    鬼头大刀恨意的就砍断了齐天赐的脖子,而他的人头则咕咚咕咚滚出了老远,一股鲜血顿时从脖子那里喷了出来,喷出了老远,然后咚的一下跪倒在了地上!

    齐天赐,这个妄图通过别人来让自己飞黄腾达而对别人下毒手的人这一刻彻底的消失了!

    江狼转身离开了刑场,而收拾这齐天赐尸体的事情自然有人来做!

    离开刑场之后,江狼直接去了慕容府,得知这慕容燕已经回来了,便走了进去,同时这下人去通知她出来,在这之前,这慕容福自己先出来,看到江狼,连忙道:“王大人,谢谢你了,小婿这下在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

    江狼微微摇头,道:“其实你不用谢我,我不过是做了我认为我应该做的事情而已,再说了,那齐天赐也是罪有应得!”

    慕容福依旧道:“但是要不是你,这案子现在也没有办法了解啊,你对慕容家的大恩大德,我慕容福至死不忘!”

    江狼对慕容家的大恩,对于慕容福而言任何的语言都不足以表达,原本这慕容家也不过是一个不大的商人家而已,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的慕容家生的变化每一个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江狼摇摇头,道:“你别这样说,你们慕容家有今天这样的局面,和我王某人没有什么关系,都是你们家自己努力的结果,所以这话以后都别说了,以免传出去惹来是非!”

    “是,是!”

    慕容福点头说道。

    这时候,下人走了进来,低声道:“老爷,小姐说她不舒服,就不出来了!”

    慕容福一听,当下急了,道:“这孩子……!‘

    江狼摆摆手,道:“算了,让她好好的休息吧,我也就不叨扰了,告辞!“

    “王大人,实在对不起,对不起!“

    慕容福连忙道歉道,而这心里则多少有些责备慕容燕,这江狼来了竟然都出来见见。

    离开了慕容府,江狼便回到了自己的家里,虽说没有紫菱等人在身边显得有些孤单,不过这毕竟是自己的家里,而从早上到现在这肚子还没有吃一点东西,于是让人准备了一些吃的,填报了肚子!

    第二天早朝!

    齐天赐的案子已经算得上完全的了结了,原本还在上折子说这案子进展太慢的大臣这时候都闭上了嘴,在这个案子上面现在他们已经找不到任何的理由了,说审判不公?或者说这其中有什么猫腻,那可是三司会审,同时这景泰帝都亲自去听了的,这怀疑这案子岂不是怀疑皇帝?这红愚蠢的事情谁会去做。

    这上面不能挑骨头,那些人当然不可能就如此的放弃,于是他们在想其他的办法!

    昨天审讯的结果汇总之后,上面盖上了三个衙门大印,然后交到了江狼的手里,而今天早朝也没有其他的事情,江狼便率先走了出来,朗声道:“臣有事启奏!“

    得到景泰帝的允许之后,江狼这才道:“启奏皇上,齐天赐一案接过三司会审,现在已经定案,罪犯齐天赐昨日已经被处决!”

    说完,递上了卷宗!

    景泰帝接过了卷宗,仔细的看了看,这才抬起头来,问道:“对了,王爱卿,听说昨天齐天赐在临死的时候说你答应过他什么事情,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景泰帝之所以问起,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昨天这事情闹得有些沸沸扬扬,而且有大臣这折子已经递了上来,虽说这没有说什么,但是这话中却带着一丝不相信!

    对于这事情江狼早就有预料,道:“启奏皇上,臣的确有答应过齐天赐事情,那就是在他死后,把他的尸骨和翠儿的尸骨合葬!所以臣履行了自己的诺言,昨日在处决齐天赐之后让人将他的尸骨火化,然后把他尸骨和翠儿的骸骨一起运会翠儿的老家安葬!”

    “就这个?”

    景泰帝还是感到了一丝惊讶,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个要求!

    “是!”

    江狼再次的点点头!

    景泰帝看了看那几个递上折子的大臣,又问道:“这齐天赐为何要他的尸骨和翠儿尸骨合葬,在这大堂上他不是否认他和翠儿的关系吗!”

    其实对于这一点并不难理解,江狼于是道:“在大堂上,齐天赐那是为了自保这才撇清和翠儿的关系,但是另外一方面,在他心里对于这翠儿也不仅仅是利用,估计最先是一种利用,但是在了后来我估计他也喜欢上了这个姑娘,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先前我们以为这翠儿是齐天赐杀死的,不过最后也证明了,翠儿的死是一个意外,谁也没有预料到的意外!而且齐天赐并没有任何的妻妾!“

    景泰帝微微点头,道:“看不出啊,这齐天赐也是一个多情的人,可惜了,要是他没有那么多的邪念,老老实实的当官,最后能娶了翠儿那也是一桩美事,可惜啊!即便最后这齐家不同意齐天赐娶一个丫鬟,不过要是朕知道,说不定都会撮合两人!“

    这君臣两人这时候齐齐的感慨齐天赐的专情,在其他人的眼里听起来怎么都感觉有些怪异!

    [com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