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大明孤狼

正文 第一千二十七章 拜师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一千二十七章拜师

    对待不同的人,自然应该有不同的态度。这是江狼的一贯作风,对待大明的百姓,那就应该对待自己的家人一样,在自己的家人面前是完全没有任何必要摆什么官威了,但是在外面又不一样,出去之后那可就代表了大明的朝廷,不能堕了大明的丝毫的威风,一方面要表现大明的风度和友好,另外一方面又得表现出大明的威严和神圣不可侵犯,这两样要非常恰当的把握,那是非常的难的!

    欧阳成旭连忙拱手道:“下官知道了!”

    当然,这心里也感到了一丝惊讶,没有想到这位大人对于这件事情竟然是如此的看重,还好自己处理得不错。

    江狼微微点点头,这才又接着问道:“那么我们接着说另外一个问题,你认为自己在外面应该以我们态度来面对那些国家?”

    欧阳成旭的仔细想了想,这才道:“应该是以友好的态度吧,嗯,正如大人先前说的,一方面得展示我们大明是天朝之国,友好之邦。另外一方面同时又得展示我们大明的威严!”

    “准确的一点,应该让他们对我们的态度是敬畏!”

    江狼强调了一点,道:“友好并不完全,对于很多人而言,你的友好在他们的眼里看上去那就会成为软弱的象征,所以我们得让他们怕我们,而要做到这一切,那就需要九个字:犯我天威者,虽远必诛!”

    即便隔着茫茫大海,即便有很远距离,这一话却是大明最根本的一点国策,同样针对国家而言,一方面大明可以让其他的国家觉得是最值得信赖的朋友,但是另外一方面,同样是最可怕的敌人,即便是千山万水,大明也会让他们清楚的认识最后这一方面!

    欧阳成旭这心不由的一凛,坦白的说他并不怎么知道针对这些国家的一些国策,不过现在朝廷富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什么难事。

    江狼这时候也站了起来,道:“话说道这里也就不多说了,反正这一点你记住,走吧,我们一起去找那个人!”

    欧阳成旭连忙点头,这心里也不由的有了一丝兴奋,即将当自己老师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这位大人如此的重视,应该是一个经验非常丰富的人吧!

    走了大概小半个使臣。这马车才停了下来,下车之后,这欧阳成旭这才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一栋宽大的宅子,而奇怪的是这宅子上面竟然什么都没有写,也不知道这家人到底姓什么叫什么,这种现象多少有些少见的。

    江狼上前拍拍门,然后站在一旁耐心的等着人出来开门。

    不一会,这门就被打开了,一个家丁探出头来,仔细的看了看之后这才道:“请问你家大人在没有?”

    家丁顿了顿,这才道:“请二位稍等一下,我去禀告!”

    等这家丁进去之后,欧阳成旭这才奇道:“大人,难道这家主人不认识大人您?”

    江狼微微一笑,道:“主人认识我,但是这家丁可不认识我,耐心的等下一下吧,应该很快的!”

    而正如自己所说的那样,江狼就在外面等人,而也他没有丝毫摆什么架子,报出刺激的自己。这堂堂的朝廷的王大人竟然在门口等着,这说出去估计也没有几个人完全相信吧!

    不过不论相信不相信,这就是事实!

    在外面等了一会之后,这门才又打开,这家丁这才道:“我家大人有请二位!”

    如此说来这里居住的同样就是一个朝廷的命官了,不过这到底是谁这一点欧阳成旭顿时充满了好奇!

    江狼走在最前面,很快便来到了大堂,然后拱手笑道:“丁大人!”

    这丁大人看上去应该有四十多岁的了,这身上却没有穿着官府,不过这朝中大臣中欧阳成旭可没有听说过一位三品以上的姓丁的大人,那么这丁大人又是谁呢?

    丁大人全名叫丁子才,看到江狼,他多少有些惊讶,道:“王大人?没有想到你真的来了!”

    “难道你以为我王某人说笑啊!”

    江狼笑着说道!

    “下官参见丁大人!”:

    欧阳成旭这时候也说道。

    丁子才摇摇手,笑道:“别什么丁大人,丁大人,我已经不是朝廷的官员了,所以欧阳大人毋须如此的客气,二位请坐!”

    “竟然已经不是朝廷的官员?”

    欧阳成旭不由的惊讶道,这王大人让自己来摆放一个不是朝廷命官的人干什么。

    坐下之后,欧阳成旭连忙双手奉上了字画,道:“初次见面,这礼物还请丁大人收下!“

    丁子才也没有拒绝,伸手接下了他手里的画卷,打开之后仔细的一看,惊讶道:“这可是黄庭坚的字画啊,没有想到你竟然有这个!嗯,一定是王大人给你说的我喜欢字画吧!不错,不错!”

    欧阳成旭见这丁子才如此高兴。心里也微微放心下来,当然这心里起初也担心他是不是喜欢这字画,现在可以看得出他是非擦汗功能喜欢的,那么也不枉自己父亲的这幅画了!

    不过还没有高兴过头,这丁子才突然问道:“不知道如此珍贵的字画你是如何得来的?”

    这问题先前这江狼也问过,欧阳成旭当下也没有丝毫的隐瞒,道:“不瞒丁大人,这字画是我父亲赠与我的!”

    “你父亲!”

    丁子才沉吟了一下,问道:“是你要的,还是他主动给你?”

    这有什么关系?欧阳成旭这心里不由的奇怪,不过还是说道:“是父亲主动给我的,嗯……!”

    “是我给他说丁大人你喜欢字画的,所以让他准备一下用来最为拜师之礼!”

    江狼这时候替欧阳成旭解围道!

    “拜师?”

    丁子才不由的奇怪道,沉吟了一下,这才笑道:“王大人你可就说笑了,这欧阳大人年轻有为,那里还需要拜我为师?”

    江狼则脸色一正,道:“丁大人,我绝对没有说任何的笑,不过,这欧阳大人是年轻,但是在我的眼里,作为一个合适的使臣他还远远不够。他还需要学的东西非常的多,而丁大人你,人在商业协会,这些年来已经到过了不少的国家,这经验异常的丰富,你当他师傅,那在合适不过了!”

    丁子才脸色微微一暗,把这字画放在了桌子上,叹息道:“王大人太高看我的,我那里有那个本事?再说,我也不是朝廷官员。怎么能给朝廷官员当老师,那岂不是折煞我了吗?”

    “难道两年了丁大人还那么计较?”

    江狼立即问道。

    丁子才摇头道:“不是我计较,而是我认为我根本就不是这一块料而已,朝廷有那么多的大人,大人一句话,他们自然会照办的,为何来找我?“

    “因为我认为你最适合!“

    江狼毫不犹豫的说道,顿了顿,这才道:“这次我来找你,完全是以个人的目的来找你,不是因为朝廷,因为我觉得整个朝廷中只有你最值得我把这他托付给你!:“

    “王大人实在太高看我的,我可没有那个本事!“

    丁子才笑着说道,端起茶,浅浅的喝了一口气,不过这端茶杯的手却不由的微微颤抖,顿了顿,这才道:“两年前,要不是因为我指挥失误,整个船队也不会被暴风雨灭了!”

    想起当初的那一幕,丁子才不由沉默了下来,虽说两年了,但是事情却依旧忘不了!

    江狼则立即道:“其实你非常清楚,那场事故并不是因为你的原因,而是有人因为官大一级,所以死死的压住你了,下了错误的命令,所以整个船队才会落得如此的下场,而且那人也死了,为了保住他的清誉,你这才自己背上了这罪责吧!”

    丁子才不由的抬起头,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江狼,惊讶道:“你……!”

    “我知道你想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的确知道得非常的清楚!”

    江狼的话中也回答得非常干脆,“虽说当时我没有在国内,但是你别忘记了。我可是东厂的厂督,这天下事情又有什么瞒得住我的眼睛,之所以当初没有把这情报禀告给皇上,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你已经代为认罪,而我不想破坏你的一片好意而已,但是这是非曲直,大家的心里非常的明白!皇上当初定罪的时候也是因为考虑到大人对朝廷的贡献,所以这才将你贬为庶民,而没有追究其他的责任,其实想必皇上心里一样非常的清楚吧!”

    欧阳成旭听到两人对话,心里不由的感到了好奇,好像这丁大人曾经犯了一次什么错误导致了整个船队覆灭在了暴风雨的之中,而且原因好像是因为他的上司没有听从他的建议,这才犯下了这个罪责,而他的上司同样死于这次事故之中,而他为了抱住他上司的清誉,这才把所有的罪责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承担所有的罪责。

    而丁子才惊讶之后,微微一叹,道:“那都是陈年老事了,不提也罢,王大人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却不能答应,欧阳大人,这字画你就拿回去吧!|”

    说完,把这画递了过来,而且这话中多少也有些逐客令的味道!

    不过江狼也没有打算这样就走了,当初的事情他知道得非常的清楚,按照那些活下来的口供,当初这丁子才的判断是非常正确的,但是他的上司却并没有采纳,所以这才造成了当初的惨剧,作为一个副官,丁子才已经完全尽到了自己的责任,而一切的错误都是因为他的上司对于他的话不相信而估计错了大海的变化,以至于整个船队在和暴风雨搏斗了几个小时之后,三十多艘船最后仅仅剩余了五艘,而他上司也在事故中殉职,这事情传到了朝廷,满朝哗然,这完全算的上是朝廷的最大事故的,而最后,这丁子才自己背负了所有的罪责。

    江狼则摇摇头,问道:“你知道为什么我带着他找你吗?因为我知道,当初的一切都和你没有直接的关系,而且朝廷这一次出使,事关重大,确定下来之后,这才第一个来找你,或者说是拜托你。”

    “谢谢大人看得起我这个罪人,不过我却注定要大人失望了1”

    这丁子才还是拒绝了江狼的好意,现在他已经铁心不打算加入这队伍之中!

    这丁子才如此的口硬让江狼多少有些无计可施,这好话都说尽了,可他就是横竖不答应,这让人多少有些这有力气却用不上来的感觉!

    “丁大人,还望你不吝赐教!“

    欧阳成旭这时候突然开口道,事情让江狼如此的为难,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自己不够成熟,或者说,因为自己没有什么经验。

    丁子才微微一笑,摇头道:“欧阳大人,你年纪轻轻,这前途似锦,相信你一定能成为大明的栋梁之材的!“

    欧阳成旭则摇摇头,道:“丁大人,你太高估我,其实我也知道,我让王大人非常的担心,想必王大人的当初定下的比试你也听说过了,不错,身在商人之家,我对于这做生意或许还有一些天分,但是对于这为官之道,特别是和其他那些国家打交道,我没有丝毫的经验,这时候我也非常的渴望有人能提点我一下,作为我的师傅!“

    欧阳成旭这话说的倒也非常的真诚,没有丝毫的掺假!

    没有等这丁子才说话,欧阳成旭一咬牙,这才接着道:“我也知道自己的太年轻,但是王大人把这样重要的事情交给了我,无论前面的路是如何的艰辛,我都没有丝毫的退路,只有硬着头皮走下来,另外以一方面,对于自己的实力我非常的清楚,我也不敢妄自菲薄,而且正如大人所说的,这两国邦交如何,使臣的作用非常的重要!”

    江狼心里不由的微微点点头,这欧阳成旭不惜暴露自己的弱项为了说服对方,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种以退为进的原则吧,当下同样接着说道:“正如欧阳成旭说的那样,在我的眼中,这次派出去的队伍是朝廷第一次非常正式的派遣使臣队伍,一方面就是确定合作的方向,另外一方面也是起到一个搭桥的作用,让两国的邦交正常话,欧阳成旭作为皇上钦定的人选,自然作为朝廷的代表,不过除此之外,随行的还有朝廷的其他的官员,而我最担心的也有两个,第一,这些官员全部以欧阳成旭马是瞻,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即便走错了,这还是接着走下去,这样子等他们现自己已经走错的时候已经万劫不复,第二,就是这些官员中有些人根本就看不起他,所以结党营私,他的权力很快就架空,而在国外,朝廷可管不到,所谓鞭长莫及,无路那是那一种,都是我不愿意看到的,欧阳成旭是年轻,但是我希望他能迅的成长起来,成为大明的栋梁之材,因为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我也不希望他就这样废了,朝廷里面的那些是是非非,丁大人你想必你也非常清楚,即便远离海外,争权夺势的事情同样不会停息下来,派去的那些官员也都不能完全保证一个个都是一条心,有人存心使坏那也说不定,在他们眼里,也没有什么朝廷的利益,而不过想的是如何用手段让一切变得对自己更加的有利,坦白一点,我启用欧阳成旭朝廷里面本来就存在很大的争议,有些人正眼巴巴的看着他兴冲冲而去,垂头丧气的回来,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这绝对不仅仅是欧阳成旭的失败,而是朝廷外交的失败,一旦失败,要弥补则非常的困难了!所以这个时候,我就必须在欧阳成旭的身边安排一个我非常信得过的人,而这人则冲到了一个引路人的职责,他要是走错了,提点他一下,让他走回来,只要走过一次,想必下一次也就轻车熟路,很容易了!“

    说道这里,江狼微微一谈些,接着道:“说实话,我同样有私心,因为欧阳成旭是我一手大力举荐的,而且对海外进行武器贸易来减轻大明日益壮大的军费开支也是我的主意,所以欧阳成旭这次出使,无论如何,都不能有任何的失败,而在这方面,也只有丁大人值得信赖!”

    丁子才沉吟了一下,这才问道:“为什么是我?”

    “因为一个愿意为了自己上司的清誉而背上所有过错的男人,这才是真的男人!”

    江狼毫不犹豫地说道,这眼睛都没有眨一下,顿了顿,这才接着说道:“另外一点,现在的我,无论作出什么决策,都得让朝廷的那些大人看见没有丝毫的过错,现在大明虽然已经逐渐走上了正轨,但是还却完全不够,所以,我还不能因为任何事情而倒下,也不能给他们任何的理由!”

    朝廷的斗争,虽说不是明刀明枪,但是却比明刀明枪更加的凶险,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com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