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盛唐夜唱

第一卷谁乘星槎破虚空 第26章当知钱可通鬼神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象樊开山与叶栉一般以为,绝无可能在三个月完成全部工程的大有人在。就是叶淡,处置好其余事务之后,听得叶畅说起,也不停地咂舌。

    “十一郎,搭屋建房修桥铺路,乃是极为谨慎的事情,三个月想成事,几无可能。除非十一郎你请得仙家法术,可为这点事情用仙家之术,不免太过浪费……”

    “叔祖忘了我修虹渠引水的事情了,你们以为要一个月才能完成的工程,头尾我只用了三日。”

    “那是取巧……”

    “这个也可以取巧啊。”叶畅笑眯眯地道。

    “那你说如何取巧吧。”叶淡乐见其成:“老夫我也跟你学上一学。”

    “仍旧是分组、分段,统筹兼顾。”叶畅道:“不过先是放火,今年天旱,烧荒须得谨慎,此事得安排好来。叔祖看这图,我将图上共分为十五段,将所有来帮忙之人便分为十五组……”

    十五组,每组都是十人,一共是一百五十名青壮劳力,再加上数量两倍于此的妇人、老人和孩童组成的另外十五组,叶畅将整个吴泽陂中愿意来帮忙的人都分成组。一共三十组,每组各有头目,叶畅自己又点了平时诚实可靠的五人作为督导,专门巡查各组工程的质量,以防止有不对之处。然后再许下赏格,每组当中,青壮男子每日可得三文钱,青壮妇人和五十岁以上的老男子可得两文,其余人等可得一文。每七日总评一次,总评进度得分在前三的三组,可多一日工钱,而在后三的三组,则扣一日工钱。

    这样一来,工程的资金投入就大增,每天要花掉一贯多钱,这还不算财料费用。叶淡立刻又开口反对,因为他知道叶畅的家底根本支撑不了这样的消耗。

    “叔祖放心,会有人送钱来。”叶畅对这个倒是信心满满。

    “谁还会白送钱与你用?”叶淡摇头:“十一郎,我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可是钱这东西,大手大脚乱花不成……”

    “自是有人会送来,早就说好了的。”叶畅道。

    他话声才落,便听得外头有人喊:“叶十一,叶家十一郎?”

    “来了来了!”淳明立刻跑去开门,很快门就被打开,覃勤寿与林希柽牵着匹驽马出现在门前。

    “覃掌柜来得好快!”叶畅起身见礼。

    “能不快么,前日你可是都说了,要三日内来寻代,若是过了三日,便要另觅别家了。”覃勤寿苦恼地道:“你可知道,三日里凑足五十贯,可是多不容易!”

    “有劳,有劳,我这边不是事急么?”叶畅哈哈大笑。

    他们前日进县城去见县尉前,叶畅曾拐到集市中去,只是对覃勤寿说,自己有一个发财的点子,愿意说与覃勤寿听,只请覃勤寿三日内凑齐五十贯钱拿来。

    若是别人说这话,覃勤寿定是当笑话听,没准还让林希柽将说的人揍上一顿。但说话的是叶畅,他就得好生考虑一下——毕竟叶畅表现出来的能力,已经不只五十贯了。但让覃勤寿立刻下定决心拿出五十贯来,也是不现实的事情,所以叶畅又给了他三天时间。

    叶畅相信,这三天里覃勤寿肯定会打听自己的动静。

    “听闻叶郎君竟然能请动菩萨审案,实在是让人敬服啊……”寒喧之后,覃勤寿果然提及此事:“十方寺菩萨审案之事,已经满县皆知,十一郎大名也已如雷贯耳了。”

    若不是听说这件事情,覃勤寿也不会这么快就下定决心。可以说,“菩萨审案”之事,是推动覃勤寿将五十贯钱送来的关键推力。

    这也是叶畅意料之中的事情,经过后世市场经济锤炼的他,很清楚造势和借势的作用。仙人点化、虹渠引水、菩萨审案对他来说都是造势,与县尉元公路结交是借势,在小小的修武县,他身上拥有的“大势”已经足够,覃勤寿又是一个足够聪明和足够有眼光的商人,自然知道,投资在他身上,绝对不会吃亏。

    “我这五十贯筹来可不易,几乎将老本都拿来了,若是叶郎君给我的主意不能见效,那么我便要寻你拼命了。”覃勤寿开了一句玩笑。

    叶畅随手便将折扇递了过去:“拿去,拿到扬州、长安、洛阳卖去,区区五十贯何足道哉。”

    覃勤寿接过了折扇,旋即一惊。

    元公路与钱起可以看出,这折扇尚有些粗糙,上面无论是画的墨竹还是写的字迹,都带着很浓的匠气,但是覃勤寿看不出这点,他看得出的,是这种小玩意能在那些儒生当中引起多大的反应。

    儒生好风雅,而且能读书成士的,大多数都有些钱,若是能成为进士,那就更是立刻发家致富。榜下捉婿,虽然是宋时才有的典故,但在唐时,那些高门大户之家,也是乐于与新科进士们联姻。

    对他们来说,用这样的折扇来显示自己的风雅,实在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这个……”

    “我再教你,请巧匠造五百柄,其中一百五十柄,送与此科进士、明经,不收分文。其余三百五十柄再拿出来售,每柄得售五贯钱以上。再制一千五百柄,待其余三百五十柄售完后投入,此一千五百柄须不如前者,价一贯。到市面上有仿制之时,再降价以售……”叶畅又随口吩咐道。

    这一个小小的分段销售,既是考虑到广告效应,又考虑到饥饿销售法,还考虑到压价倾销打垮竞争对手。放在后世,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手段,但在大唐之时,却还没有谁如此组合使用过。覃勤寿闻言目瞪口呆,甚至忘了呼吸,好半晌将脸憋得通红,这才缓过气来。

    他是精明人,那柄折扇才值几何,成本只怕连一文都不到!这样的东西,竟然把价钱卖到五贯?

    “自然,你所制头五百柄,若是以玉为骨,以上好宣纸为皮,莫说卖到五贯,便是十贯,只怕也有人抢破头要。”叶畅怕他不明白,又向他解释道。

    “我知道……”覃勤寿觉子发干,声音沙哑,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彻底明白叶畅之意。然后,他猛然叉手,长揖及地:“往日总以为自己深知贱买贵卖之道,今日方知,某为井底之蛙矣……叶郎君遇仙之事,确凿无疑了!”

    覃勤寿现在是真的服了叶畅了,也对叶畅遇仙之事深信不疑:若非如此,一乡野少年,便是一时灵机造出了折扇,又哪来这般经营手段?

    覃勤寿可以肯定,叶畅的提议能够实现,不但能够实现,而且效果会出奇的好,最后的影响会极大。只按着叶畅所说去计算,第一批扇子,便可以卖得一千七百五十贯,第二批扇子又可以卖得一千五百贯,扣除成本,至少可以给他们覃氏带来三千贯的暴利收益!

    哪怕不求暴利,只是单纯做竹骨纸折扇,也意味着他们覃家的几百亩竹林,今后会有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每年细水长流赚个一二百贯,对于覃氏家族来说,同样是了不得的收益。

    “可值五十贯否?”叶畅笑着问道。

    “五百贯亦值也。”覃勤寿正色:“仆在族中,人微言轻,与君五十贯已经是仆能力之极限,但得君指点,仆此回之后,必可操持此事。待事成之后,再有重礼谢上!”

    “再说吧。”叶畅一摆手:“事不宜迟,我这里也正忙着,想必覃掌柜如今也是归心似箭,就不留客了!”

    覃勤寿他们卸下钱,又施礼出门,林希柽跟在他身边,还从来没有见他如此端肃过。两人牵马出村,覃勤寿猛然想起一事,向林希柽道:“等等,咱们先回去。”

    他去而复返,让叶淡吃了一惊,方才十一郎只是用一柄县尉老爷看不上的折扇和几句话,便换了这厮五十贯钱,莫非这个时候这厮已经省悟,跑回来找十一郎麻烦?

    却见覃勤寿上前又道:“几次见郎君入城,都无物代步,此马虽驽,但性子温顺,便赠与郎君,以解脚乏。”

    说完之后,他径直将马系在叶家门前,然后转身离开,步履匆忙,倒似有人在背后追赶一般。

    覃勤寿这般机断,倒让叶畅对他又高看一眼,他以前不会骑马,有匹性子温顺的驽马来学习一下,也是件美事,因此他没有拒绝。

    “淳明,去将马牵到后院去,好生洗涮,然后再割些草来喂它。”叶畅吩咐道。

    “噢,咱们家有马了!”响儿欢呼起来:“郎君郎君,奴奴去帮淳明割草喂马如何?”

    淳明懂得喂养大牲畜,这是叶畅在买人时就听那段大德说过的,听响儿这般欢喜,而那驽马一双大眼睛也闪啊闪的,倒与响儿的眼睛有几分相似,叶畅含笑揉了揉她的头发:“好吧,你向淳明学着些,什么草能叫什么草不能吃,他可是知道。另外,喂马时当心,莫惊了马受伤。”

    “郎君放心!”响儿与淳明拉着马便向后院行去。

    叶畅摇了摇头,小孩子心性,喜欢动物。回过头来,却看到叶淡一脸怪异模样看着他,与他目光相对,叶淡的身体猛然抖了一下,重重地打了个哆嗦,然后向后连退了几步。

    “叔祖怎么了,莫非身上不舒服?”叶畅讶然问道。

    “无事,无事……”

    “那你如何这般,用这种眼光看着我,难道我脸上有什么?”叶畅更奇。

    “这个……这位覃掌柜不会是中了你的仙术吧?”叶淡吞吞吐吐地问道。

    叶畅听了大笑,原来叶淡见覃勤寿竟然赠完钱又送马,还以为是被叶畅以什么道术摄了神智,才会有此举。他之所以躲远些,便是怕叶畅也将他的神智摄去。

    还没有回应叶淡,听得外边又有人道:“叶家十一郎可在?”

    “倒是访客不断……”叶淡嘟囔了一声。

    淳明与响儿都去了后院,只有叶畅自己来门前招呼了。他到了院门前,也是一愣,然后行礼道:“我便是叶家十一郎,道长可是寻我……”

    他还没有说完,旁边叶淡就挤了过来,这时叶淡倒不怕了:“咦,竟然是骆真人亲自来了,十一郎,你怎么连骆真人都不认得了!”

    叶畅挠了挠头,他确实不认识眼前的道人,以往遇着不识之人,总是有响儿小声提醒,可这一次响儿不在身边。

    那道人倒是仙风道骨白须飘飘,他凝神看着叶畅,然后竖起手行了一个道礼:“无量天尊,十一郎大好,老道心中实是慰怀。”

    “啊呀,原来是骆真人,我想起来了。”叶畅此时也忆起这道士的身份,他是药王观的观主,据说乃是药王孙思邈的再传弟子,医术甚为高明,特别是一手鬼门十三针针炙之术,得了药王真传。

    老道士这个时候上门来,也不知是为了什么事情。叶畅心中想起响儿所说,以往的叶畅,确实喜好寻仙访道,几乎欲拜入这个道士的门下,平时里也最爱入山采药。但自己魂穿以来至今,也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却一次都没有到药王观去,哪怕是传出自己逢仙得遇药王的消息,也没有入药王观供奉香火。

    或许正是因此,让老道产生怀疑,要亲自上门来看一看吧。

    想到这,叶畅心中不免有些不爽,一波才平一波又起,自己才摆平了族中的事务,现在又来了一个道士,也不知道他会玩出什么花样来。

    “无碍,无碍,那日与郎君诊疗,便知郎君醒后,神魂或有损伤。”骆守一见叶畅神情,便明白他所想:“现今来看,果是如此,叶郎君可是有些失魂?”

    旁边的叶淡顿时又是一个哆嗦。

    “有些事情是记得不清楚了。”叶畅总不能说自己是破空穿越的千余年后人物。

    “此事当初贫道便有所察,现在让贫道再与郎君把把脉。”骆守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来,叶畅原本想闪,却发现这老道人虽老,动作却不慢,几乎是迅雷不及掩耳,便抓住了他的手腕。

    老道手中有功夫!

    叶畅心中顿时一凛,抬眼看向老道,却发现老道眼中此刻精光也是闪动,变得锋利无比!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