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盛唐夜唱

第一卷谁乘星槎破虚空 第27章既成明星必代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啊!”

    叶淡惊叫了一声,只道是叶畅身上有什么问题,让老道士要施法擒他。

    叶畅这个时候却是镇定下来,坦然一笑:“真人可是察出什么?”

    骆守一捋须,眼中锐利的光芒散去:“脉象平和,强健有力,郎君果然是大好了。”

    说完,他松开手,叶畅向后退了两步:“请真人入内小坐,响儿,响儿!”

    没有传来响儿的声音,大约是去割草喂马了。叶畅便自己入内,为骆守一奉上汤水:“天热,煮了些绿豆汤,用井水镇了,倒颇能解渴,真人请用。”

    骆守一饮了一口茶,似乎是在思考什么,然后他抬起头来:“郎君许久不曾去药王观了,听闻是在忙着结庐读书?”

    “寻了一处山谷,图个清静罢了。”

    “听闻十方寺的僧人赠送的山谷?”骆守一又道。

    叶畅顿时无语,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小,昨天纯信才说要送山谷给他,今天骆守一就知道了!

    当真不愧是道教之人,八卦的本领,实在叹为观止。

    “确有其事?”

    “十方寺的僧人与郎君向来并无交情,竟然送了一座山谷与郎君,贫道与郎君为方外之交,不可落后于那些和尚,便以这些阿堵物相赠,以作郎君乔迁之喜。”

    骆守一说完之后,捧出一个小木盒,他自己打开木盒,然后推到了叶畅面前。

    旁边的叶淡眼睛几乎要翻出去了。

    这一个小木盒里,可全部摆着金锞子,估摸其重量,只怕约有十两。

    叶畅也是极惊讶,十两黄金,可是真不少了,相当于六十贯钱!

    方才覃勤寿赠钱给他,便是二十贯现钱,外带一些黄金——白银此际多为官府所藏,民间使用得并不多。骆守一拿出这些,当是送上了一份厚礼。

    便是花钱去买下叶畅选中的那座山谷,百十亩的山林加起来,也就是值个三四十贯罢了。

    “真人礼太重,某惶恐不敢受。”他起身将盒子推了回去。

    “如何不敢受!当受,理当受!”骆守一捋须道:“以郎君与我药王观的关系,这份礼,不能算重。”

    叶畅还待拒绝,骆守一又道:“听闻郎君曾遇仙人,那虹渠取水之理,便是在仙人丹房中所见?”

    叶畅再次确定,这位骆守一道长是一个八卦大师,连他随口说出解释自己如何懂得虹吸原理的话,他都打听出来了。

    “呃,确有其事。”

    “那就不错了。”骆守一闻得此语,站起身来,向后退了一步,叶畅与叶淡都惊讶于他的动作,却见他做出更让人吃惊的事情。

    举手,行礼,长揖,到地。

    这可是大礼,唯有晚辈对长辈、身份卑微者见到高上者,才会行的礼!

    “药王观二代弟子骆守一,拜见师叔,师叔仙驾万安!”让叶畅和叶淡更为惊讶的,是骆守一的称呼,他这个白发苍苍的老道,竟然称叶畅为“师叔”!

    叶畅有些搞不明情况,他自来此世,似乎每有所得,都是绞尽脑汁而来,为何这个老道人却一见到便又是送金又是行礼,莫非自己身上终于有了某种让人纳头便拜的光环?

    “真人快快请起,这是何意?”他既是弄不明白,自然不敢受骆守一之礼,慌忙避开,然后上前将老道扶起。

    “郎君所遇仙人,乃我药王观祖师孙真人,郎君既是拜于孙真人门下为丹炉童子,便是孙真人弟子,老道乃孙直人再传,称呼郎君一声师叔,乃是分内之事。”

    “啊?”叶畅没有想到,自己编个遇仙的事情,竟然都能给自己找个师侄过来。

    叶畅没有自大到以为自己的那个故事就能让骆守一跑来认师叔,这背后,必然还有别的考量。只不过骆守一现在正在面前,他暂时没有充分时间进行分析。

    “叶师叔若是有暇,还是回药王观拜谒一下师祖法像吧。”骆守一又道。

    这个“回”字提醒了叶畅,突然间,叶畅抓住了关键。

    他已经不再是初临此世的那个默默无闻的乡野少年了,这段时间,他造势借势,已经拥有不小的影响,特别是对修武县十里八乡的百姓来说,影响就更大。而有关他的传闻,在修武县百姓、士绅间流传,所有的流传,都免不了要提到他的那些事迹。

    看他的事迹当中,从被指认为“星宿下凡”而揭开“遇仙”之事,到菩萨审案,都与十方寺有着密切关联。可以想见,十方寺将因此而受益,香火大盛,这也是老和尚纯信赠送庙产与他的原因。

    那么原本香火甚盛的药王观岂会坐视竞争对手发展!

    这位骆真人的手段高明,更胜十方寺首座一筹,他想出来的办法,是直接将叶畅拉过来,将他的身份确认为道家仙人的弟子。想想看吧,若是叶畅承认了他所说是药王观小师叔的身份,那么人家一提起他的经历,便会说“药王观的小师叔驱使韦陀菩萨为其审案”,这么一来,药王观岂不还是稳稳凌驾于十方寺之上?

    而且和吃过几回亏才肯在叶畅身上投入的纯信老僧不同,骆守一可是一见以叶畅,便愿意大投资,十两黄金送来,叶畅无论收还是不收,总不好翻脸吧。

    想明白这一点,叶畅原先拒绝的念头顿时没了。

    他现在就是修武县内的“明星”,药王观与十方寺都是“商家”,都争着抢着让他这个“明星”代言。既然是如此,哪有放着钱不赚的道理,反正无论是药王观还是十方寺,都没有说要独家代言权么!

    “骆真人,我只是做了一个梦,是不是真遇到仙人,尚不可知,所遇者虽然与观中药王仙长的神像有几分相似,却也没有对我说就是孙仙长。”叶畅略作犹豫,然后道:“更何况,他只收我为守炉童子,不算正式纳入门墙,故此,我不敢为真人师叔。若是真人不弃,只呼我名便是,我愿即刻随真人上山,礼拜孙仙长法像。”

    他初时所说,让骆守一心中很是不快,只觉得这个少年不识抬举。但听得后来,骆守一的想法顿时变了:这少年哪里是不识抬举,分明是太识抬举了!

    “呵呵,郎君既是定然要谦逊,贫道也不好说什么……但是郎君既然为祖师丹童,便是我们药王观之人。这样吧,贫道托个大,替师收徒,郎君就是贫道俗家小师弟,郎君以为何?”

    这老道果然比纯信要厉害,顺水推舟让叶畅的辈份就降了一阶,但仍然不放弃将他纳入药王观的主意。叶畅这一次没有迟疑,立刻行礼:“叶畅拜见骆师兄!”

    老道捋须微笑,看着叶畅甚为满意。

    这样一来,可谓皆大欢喜,大约就只有十方寺的和尚会象是吃了个苍蝇一般觉得难受。李唐一向崇道抑佛,到武周时为了夺位又崇佛抑道,如今李三郎为天子,佛道之争可谓暗潮汹涌,叶畅对此还不是很清楚,一头扎进去,是祸是福尚不可知。但至少从现在来看,药王观在修武县有极大影响力,而仙人孙思邈更是在民间家喻户晓,叶畅得为药王观俗家弟子,倒也不吃亏。

    算是他又借着一势。

    这一幕把叶淡可是看呆了。

    今天发生的事情,让他目不暇接,先是覃勤寿大老远跑来送上五十贯的金锞和铜钱,还回头又送了一匹马,接着是德高望重的老道长骆守一来哭着喊着要认叶畅为师叔,还送了值六十贯钱的金子,叶畅偏偏拒绝,勉为其难地当了药王观观主的小师弟……

    在叶淡近六十年的生命里,恐怕只有昨日菩萨审案一事,象今天这么跌宕起伏了。

    因此,叶畅回头向他施礼,请他先照看一下家里,自己连夜上药王观时,他下意识地“哦”了一声,然后才惊问道:“如今去,岂不晚了?”

    “不晚,不晚,老道明日一早送小师弟回来就是。必不误明日小师弟家中之事,对了,小师弟若是结庐,老道还认得几个木匠,要不要替小师弟请来?”

    吴泽陂没有出色木匠,老道是清楚的,这些年药王观好生兴旺,附近的木匠大多都到观里干过活儿。叶畅笑而不语,算是婉拒了老道的好意,毕竟叶栉是自家族人,若没有与他商议就请外人,特别请的也只是附近的工匠而不是声名远扬的大匠,分明是落他面子。

    从吴泽陂到药王观,比起上十方寺可要远得多,与去县城也没有什么区别,两人是下午动身,待他赶到时,业已经是月上树梢,足足花了两个时辰时间。叶畅年轻体力好,老道人也能健步如飞,让叶畅很是惊讶。但想到老道是孙思邈的再传弟子,便又释然:他看过的古籍里,孙思邈可是活了一百岁以上的养生大师。

    药王观位于被当地人唤为药王山的半山腰,占地也就是两三亩的模样,依山势建成,规模倒不少。道观中有数十名道士,见观主回来,纷纷行礼问好,也都好奇地看着叶畅。这个时候叶畅完全就依着骆守一的意思行事,该拜神的拜神,该见礼的见礼,该受礼的受礼,没多久,众道士便全部知道,跟着观主来的少年郎,就是这些日子大伙听说过不知多少遍的叶畅了。

    一套仪式操持下来,便已经是大半夜了。

    在观中安歇一夜,叶畅仍然保留着自己的习惯,一大早便起来,开始绕着道观小跑。他以为自己起得已经算早,但发现起来做早课的道人们都三三两两出现,还有一些在观外晨练,或活动拳脚,或调息吐纳。对于他晨跑,道人们虽是有些好奇,却也没有谁打扰。

    他顺着一条小路跑出去,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两边,尽是些低矮的树木,但有人工削减灌溉的痕迹。叶畅看到之后不由得“咦”了一声,他认得这些树,竟然是茶树。

    修武可不是适合茶树生长之所,因此这些不会是野生的,而应该是人工种植。叶畅估算了一下,大约有百余棵茶树,生长的情形还算好,此时已近端午,夏茶初长,若是采摘回去炒出,倒也是不错。

    对炒茶叶畅不陌生,他支教的那西南大山中,茶叶是少数能卖得上价钱的经济特产,支教的几年间,跟着当地茶农学习炒菜,想法子帮助他们联系卖家,叶畅着实做过不少事情。因此,看到这些茶树,他不由生出一些亲切感。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也尝过如今市面上卖的茶,那种放姜末、油脂甚胡椒粉的玩意儿,实在和他口味不同。而那个对茶道贡献极大的茶圣陆羽,只时应该还呆在哪个寺庙里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叶畅一时兴起,跑回道观之中,拿了个篮子,挑芽尖采摘了一篮,估摸着能炒出一两斤的干茶,便将之带回观中。

    “小师弟喜欢苦荼?”见他采了这些叶子,骆道一也有些奇怪:“此物可入药,故此先师在时,种下两百余株,时至今日,已经只剩余这一半了。”

    “苦荼?这不是茶么?”叶畅愣住了,他可以肯定,自己没有认错。

    “正是茶,不过这是当今天子所撰《开元文字音义》中所改,过往多称之为荼。”

    叶畅恍然大悟,原来茶叶的茶,便是荼毒的荼。他笑道:“我依稀记得一种制茶之法,所成之茶,远胜如今茶饼,故此采回去试一试。若是能成,送一些来孝敬师兄。”

    这话说得骆守一心花怒放,暗道这小师弟果然会做人。不过转念一想,他又肃然问道:“这制茶之法,可是那里的?”

    说此语时,骆守一以二指悄然指了一下天,意思是否是叶畅遇仙时所学。叶畅也不否认,微微点头,骆守一大喜:“竟然是仙家之物,那是老道口福了,老道便在这等着!”

    “端午之时,我再来聆听师兄教诲,那时便可将茶带来了。”叶畅拱手行礼:“俗中尚有事,小弟这就告退。”

    “去吧,若有什么不足用的,只管来观中寻老道就是。”骆守一眉开眼笑。

    他是当真欢喜,若是叶畅真的带来什么仙家妙品,那么他算是为道门又立一功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