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盛唐夜唱

第一卷谁乘星槎破虚空 第130章 劫波渡罢喜相逢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叶畅之姐,乃是他在这一世最亲亲人之一,在叶曙遭遇不幸之后,与他一母同胞的,就只剩余这个姐姐了。当初伯母刘氏欺凌他时,这个姐姐可是没有少给他撑腰的。

    这姐姐性子豪爽,嫁与的姐夫刘锟,倒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但老实不等于蠢,他乃是叶畅最可靠的臂助之一,活字印刷术最初叶畅选择的是陶活字,便是寻这个陶工。在发现陶活字不易控制后,立刻邀请铜匠,制造青铜活字者,亦是刘锟所为。

    在年初之时,叶畅花费很大代价,邀请中原一带著名的妇科与儿科医生,再邀来乡野之间最有经验的稳婆,众人合编了一部产妇育胎、保胎、生育、育儿等等的医书。

    编医书是目的之一,叶畅的另一个目的,则是有这些名医稳婆在,好照顾自己的姐姐生育。这是姐姐叶琛的第一胎,叶畅知道此时妇人生孩儿,就和过鬼门关没有两样,做了这番准备,心里总能踏实些。

    原本预产期,应该是还要过十余日的,听得生了个男孩,叶畅先是一喜,然后心中紧了起来:“母子平安否?”

    “母子平安,母子平安”叶槭笑道:“好一个胖小子,长得倒有几分象你这个舅父。”

    对叶畅来说,这可是难得的好消息,他回到家中,只是报了个平安,便匆匆赶去小刘村,见自己的姐姐和外甥。亲人团聚,自有一番热闹。

    一别月余,卧龙谷中有许多事情要他操持,因此,他也只是在小刘村呆了半日,便又回去,到得谷口时,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眼巴巴站在谷前,不由得大喜:“和尚,你安然无恙就好”

    正是释善直。

    见到叶畅,善直也是欢喜,连连拉着叶畅的手,嘟囔了好半晌,言语之中,无非就是埋怨自己学艺不精,未能护住叶畅。

    “和尚你也忒老实了,十余个精兵追击,尚能护着我突围,已经是很了不得。”叶畅摆了摆手:“不过今日之后,我会在族中挑选人手……另外,去受了灾的几个县看看,有没有卖儿卖女的,我收拢过来,你替我教他们武艺吧。

    这是在长安城外遇刺之后叶畅的想法,此时大唐,豪门之中有仆从家丁是很普遍的事情,叶畅此前也养了不少家人,象淳明等皆是,但这些家人叶畅多是想将他们培养成一方管事,学些拳脚也只是强身健体。

    此次不同,他是真的想给自己培养一批忠心耿耿的班底了。

    “应有之事,只不过……刺客身份你可曾知晓?”

    “不知,不过看他们的身手,应是军中之人。”叶畅皱着眉,肯定不是李隆基,这位天子想杀自己,一纸诏书的事情。也应该不是安禄山,双方已经揭开了旧怨,安禄山此时没有理由再来寻自己麻烦。

    那会是谁?

    无论是谁,叶畅心中暗下决心,以后外出之时,除了善直要跟着,昆仑奴乌骨力也必须带着,然后再带个七八个家丁,再遇着刺客,至少有逃生之机。

    象这次若不是恰好遇到娓娘等蛮人,想要逃走只怕不易。

    回到家中不久,长安城里便将三万贯钱送了来,押送者正是贾猫儿。两人相见,叶畅问了一下别后之事,知道王元宝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球市运营之上。必须承认,王元宝乃是商界奇才,他接手之后,倒没有集着搞什么大变动,乃是萧规曹随,因此球市目前状况还算是良好。

    而贾猫儿领着的一帮兄弟,大部分都留在了长安,继续为球市效力,少部分则随贾猫儿一起离开。饶是如此,跟随贾猫儿来的人,也足有二十余人,一个个见着叶畅,都是行大礼。

    他们望着叶畅的目光,也是敬仰、渴望。

    这些人都是萧白朗、贾猫儿的好兄弟,王元宝也同样尝试过收买他们,即使在得到球市之后,王元宝也重金挽留他们继续,但他们还是选择了跟贾猫儿到叶畅这里来。

    因为他们觉得,叶畅有办法给他们带来比球市更大的利益、更好的前途。象萧白朗,若不是叶畅教他球赛,他现今如何能在王忠嗣军中效力。

    更何况,贾猫儿按着叶畅教的方法,已经制取了最好的霜糖,在此前的市赛当中,这霜糖异军突起,颇抢了不少风头。

    望着这些人,叶畅心中欢喜。

    “各位既然随贾贤兄一起来,便是瞧得起我叶某,我也不说客套话,诸位既是愿意与我合作,那么贵不敢说,富总是要许下一场的。球市……一年不过一二十万贯的收益,数百人为之奔走,平均下来,每人也就是百贯,那算得了什么?”

    “诸位都见过霜糖了,这霜糖原料,不过是南方的柘枝,经我手段,便成如蜜如雪一般的霜糖,在长安、在东都、在广陵,每年卖出数十万贯绝无问题。况且,我们还可以将之卖到渤海国、新罗、西域去,其间获利,百十万贯轻而易举。”

    这不是吹牛,此时嗜好品当中,糖类与酒类为两个主要部分。

    叶畅说到这,伸出一根手指:“这只不过是其一罢了,诸位来我卧龙谷中,方才酒宴上的菜肴如何?”

    众人纷纷称赞,就是在叶畅这儿吃了近一年的和尚善直,也连连点头。

    当初卧龙谷开饭,还需要叶畅亲自下厨,现在则不然,响儿挑了大梁,寻了几个厨娘,将叶畅的厨艺传了下去,因此,已经用不着叶畅亲自下厨了。也只有他们自己一家子聚餐,叶畅兴致又起了,他才会亲自动手。

    这几个厨娘的手艺,以叶畅来说还要再磨练几年,但对于从长安来的这些无赖游侠儿来说,却已经是人间难得的美味。

    “我这菜肴如此美味,若是去长安、洛阳开酒楼,一年里怎么着不也得赚上几万贯?”叶畅傲然道:“不仅如此,我今后要做的事情,样样都是崭新的基业,只要是自己老兄弟,只要有本领,就不愁没有出头之日”

    这番话说得众人顿觉热血澎湃,这些无赖游侠儿,原本就是慷慨激昂之辈,三杯酒一落肚,便能替人杀敌复仇的角色,叶畅又诱之以利,他们哪有不激动的

    先诱之以利,再须镇之以威。叶畅顿了顿,又说道:“原先与我们一起做球市的老兄弟,也有跟了旁人而去的,我不怪他,但若是再回头来寻我们,却也不要怪我不视之为老兄弟了。诸位兄弟记着,我们向前而行,若中间有人离开,有人停下,就莫怪咱们继续走的兄弟不等他们了”

    此话一出,众人安静下来,还是贾猫儿第一个道:“那是自然,停下来还好说,离开的就不把咱们当作兄弟了,咱们如何还能将他们当兄弟?”

    众人七嘴八舌地应是,叶畅笑了笑,心中当真欢喜。

    他知道,自己出自大唐社会的底层,一个小家族小地主,很难得到真正有才能的人来倾心投靠。他只能在同样是社会底层的人物中寻找自己的臂助,如果没有,那就培养出一个阶层来。

    这二十余人,经过球市的锻炼,不敢说独当一面,至少是懂得如何经营。在叶畅支持下,他们将会形成一个财团,如叶畅所说,他们当中有人会停下有人会离开,但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

    到时候,会形成一个以他为核心的利益集团,这个集团,为了自己的利益和生存,会一步步吞噬旧有的制度,建立适合自己的新制度。

    不必等到这新制度完成建成,只要这个利益集团度过它最初的危险期,它便能无敌于天下。

    “各位家中,若有子侄,可以送至我这卧龙谷,我准备在卧龙谷中开课授学。”叶畅最后道:“自然,若是想科举,就不必送到我这了,我这边最多就是教授明算科。”

    “能跟着叶郎君学,那是他们天大的福气,至于科举,咱们这样的人家,怎么会出那等人物?”众人闻言,没有细想,一个个都是大喜。

    叶畅的本领,他们可是看着,特别是此次长安市赛之中,最后一项斗宝时,叶畅引来天火,将对方系着琉璃器的绸帛一举烧毁,这可是神来之笔

    若松一些,这与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本领,也相差无几了

    唯有贾猫儿和少数两人听到这里,微微愕然。

    他们的神情落入了叶畅眼中,叶畅也不多作解释,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

    贾猫儿脸上是笑,眼中却有疑云。

    叶畅要各家子侄……不仅仅是想培养下一代的子弟,只怕还有别的目的,比如说,让在场诸人的利益能捆绑得更紧些,再有……人质?

    想到这里,他心一颤,却没有多说什么。

    这种手段,他虽然觉得有些多此一举,也有些信不过自家兄弟的嫌疑,但想到那些背叛了众人去投靠王元宝的,那么叶畅这段手,也只能说是迫不得已了。

    不过,贾猫儿想得还是浅了,除了这些之外,叶畅也说过,他还想通过明算科考中几个官员。

    此次长安之行的经历,让叶畅认识到,即使玉真长公主再赏识他,可是在涉及利益的问题上,玉真长公主莫说不会护住他,甚至翻脸向他下手的可能性都是极大。

    而愿意助他的虫娘,如今还毫无力量。

    故此,他必须要有自己的官场势力,靠着过去的那些诗名,得人赏识是足够了,可赏识不算是真正属于他的势力

    既然有意开课授学,少不得需要教室,还需要务色教师,叶畅自己不会去教小孩少年们九九乘法表,更不会把主要精力放在教他们识字上,这样聘请名师就成了一切迫切的事情。

    另外,还需要有教室,有学生的宿舍,有教师的宿处。好在卧龙谷中还有些空地,建这样一所三五间教室、十几间屋子的学堂,倒是不成问题。这个只需要时间,却不象是名师那样好找。

    要寻能教识字的容易,可寻一个能教算学的,那就难了。即使是国子寺里,如今也只有十二个学算学的太学生,长安有十个,东都有两个,至于民间,精于算学的大多是店铺掌柜,他们的水平,也就是完成四则运算。

    这个问题困扰着叶畅,不过俗话说瞌睡遇着枕头,在连接着倒楣之后,他的运气似乎有所转变了。

    大唐天宝二年八月,眼见中秋将近,一个三十余岁的汉子背着简陋的行囊,来到了卧龙谷前。

    他风尘卜卜,身上衣裳也带着补丁,与前来卧龙谷做生意的各方人等相比,他简直就是一个乞丐。

    在卧龙谷前,他略有些犹豫,因为谷前有一个高大健壮的昆仑奴守着。他在长安城中没少与这些昆仑奴打交道,知道他们虽然性子温和,可是若主人让他们凶残,他们也不会手下留情。

    昆仑奴乌骨力瞧着这人好一会儿了。

    他那身衣裳,就充分证明他并不是来做生意的商旅,商人哪个不希望别人认为自己资本充足,谁会一身破烂麻衣但他模样,也不象是来窥视卧龙谷秘密的小偷或者技术大盗——随着卧龙谷的几样生意做大,来偷窥想要学得技艺与秘方的贼人,几乎每月都能逮着几个。

    就是乌骨力手上,便抓着了三个。

    他流落大唐已经有十余载,从一个少年,变成了现在的壮年,换过三家主人,到叶畅,已经是第四家。

    正是换了这么多家主人,他才分外珍惜如今的主人。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乃是主人叶郎君的忠犬,为了主家看门守户,不敢有丝毫懈怠。

    见那人犹豫了许久,然后停在了谷前的告示栏前。

    因为来卧龙谷的人渐多,有的时候,有些事情无法一一解释,所以叶畅便在谷前立了告示栏,一些重要的事项,都写在其上。比如说,前两日,叶畅便在其上贴了为筹办中的“学校”招募名师的告示。

    那人在告示前看了一会儿,然后满脸的忧愁顿时化成欢喜。他不再犹豫,提了提行囊,向着乌骨力走了过来。

    乌骨力顿时警惕起来。

    “某乃巨鹿张休,擅长算学,愿应聘这算学先生之职。”这个瘦俏的男子拱手道:“还请为某到叶十一郎处通禀一声。”

    “唔?”乌骨力听得这个人来应聘算学先生,多少有些不相信,叶郎君贴出招募先生的告示之后,四里八乡能读点书的来了五六位,都是应聘文字先生的,唯这算学先生,至今还没有人来。

    叶郎君可没少为此事挠头。

    眼前这位,何许人也,能解叶郎君之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