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盛唐夜唱

第一卷谁乘星槎破虚空 第131章 堪为吾师唯叶郎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虽然不相信,乌骨力却也不曾刁难对方,他唤了一个人来:“王林,替我守着一会儿,我领这位郎君进谷去”

    张休拱手道谢,乌骨力慌忙还礼:“如何敢当郎君之礼,若是郎君真精于算学,便是学堂的先生,到时,某要向郎君执弟子之礼呢。”

    “啊?”

    “我家郎君说了,我们这些人,也可以去听课,好学些本领,以后可以独当一面。”乌骨力道。

    张休讶然望了他一眼,只见这昆仑奴眨着牛一般的眼睛,向前方后去,目光里满是憧憬。

    让家仆也学算学……这位叶郎君,果然非同一般。只不过据说他也精通算学,为何自己不教家仆,却要另募老师

    张休却是不知,叶畅并非自己不教,而是实在抽不出时间来。

    他在家里,原本要忙的事情很多:要规划,要实验,要编写故事,还要处理各种人际关系。他并非三头六臂,哪里能面面俱到地兼顾,因此需要几位通算学的先生来替他给学生们打基础。

    从时间上来算,那些游侠儿的子侄们,大约还有十天就会送来,这边住处已经安排好,先住在村子里,等学堂起好后便可以住入卧龙谷中。

    入谷之后,便看到了那著名的亭子,上面的陋居铭》早就传遍中原,张休都能背得出来。过了这座亭子,乌骨力引着他向右去,但张休却“咦”了一声,向着左边跑过去。

    “那是水车……”乌骨力在后边叫了一声:“郎君,那边不能过去。”

    “某只看看水车”张休却很固执。

    他站在水车之畔,看着这个由众多木的铁的零件构成的东西,心中一动。

    大唐不是没有水车,但这座水车,却让张休觉得似乎哪儿有些不对。很快,他就意识到不对的地方在哪里了。

    “原来……如此”张休的目光闪动着恍然大悟的光芒,同时又浮起了惊佩:“乌骨力,这水车,可是你家郎君所造?”

    “我家郎君设计,延请名匠所造。”

    乌骨力有些闷闷不乐,眼前这位自称来应聘者,可是有些失礼,不经过主人的同意便乱闯。但他又能说是鬼鬼祟祟,看起来他对这水车是真的很好奇。

    张休握拳,有些激动地道:“果然,果然,我料想不差,在族叔与梁公之后,天下能指点我的,便只有叶郎君了

    “郎君请往这边来。”乌骨力劝道。

    跟着乌骨边拐向右边,没走多久,便看到一片坡地被平整出来,有的地方是在垫高,有的地方是削平,看上去要削出两亩大小的一块。数十名小工在匠人指挥下,正在搭建屋子,所用的材料,除了青砖红瓦之外,竟然还有在长安已经较常见但在外地还甚为罕见的水泥。

    水泥为叶畅所发明,叶畅在这里用上,张休并奇怪。他却不知道如今水泥乃是朝廷专卖,卧龙谷能用上这个,还是因为朝廷在焦作设水泥窑,原本要以叶畅为大使的,叶畅虽然推辞了,却还是为这水泥窑出谋划策不少,包括选址、工艺设计,他都起了重要作用。如今他要用水泥,自水泥窑中买一些新出的,并非太大的难事。

    让张休感兴趣的,还是正在屋顶上的那些工匠,是如何将一筐筐的砖块、水泥运上去。

    他们并非通过单纯的人力背,而是使用了绞盘——使用了滑轮组的绞盘,让工匠们能非常轻松地将数百斤重的东西吊上楼。

    旁人或许只是惊奇,张休却是内行,一看这滑轮组,便讶然道:“莫非……叶郎君乃是墨家传人?”

    说完之后,他就失声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这绝不可能。

    战国之时的墨家,早就被历史所淘汰,便是有些许留传,也只是在工匠当中。叶畅,诗名动于天下,怎么可能是墨家之人?

    况且,墨家之人,向来俭朴自守,不愿逾矩,所谓墨守成规者是也,听闻这位叶郎君,好奢华,喜游乐,哪里有半点象墨家了。

    不过,这个发现,让张休对与叶畅的相见更为期待:或许也唯有这般博学之士,才能解他心中无数之惑吧。

    “此处便是学堂,我家主人以毛竹为筋骨,以砖石为肌肉,以水泥石灰为肤腠,建成之后,可容十余位先生和百余名弟子。”乌骨力见他驻足,便又解释道:“莫看如今还不曾见好,我家主人说了,等建好之后,便是国子寺也比不上”

    张休点了点头,并不觉得叶畅在吹牛。

    国子寺里当然不是没有人才,只不过要比算学,只怕那些学生还比不过他张休。他都要来此向叶畅请教学问,那些学生……

    乌骨力引着他继续前行,再过去,就是叶畅的宅院了。

    自从叶畅开始在卧龙谷建工程以来,几乎就没有停过。他的宅院,经过两次扩建,如今已经初具规模。只不过因为那时没有水泥的缘故,所以他的宅院仍然是传统材料建成,按着他的喜好,在外用石灰涂了白墙。

    远远一望,白如雪的院墙,掩映在一片金色的树叶当中,甚是清爽可人。

    张休忍不住吸了口气,鼻端似乎都有那些枫叶的香味。

    卧龙谷中原本就有不少野生枫树,叶畅注意保护,这些枫树到了秋时,便开始变黄,再过段时间,就可以看到如火一般的红叶了。

    不过张休紧接着意识到,那香味并不属于枫叶,而是桂花的香味。

    叶畅移了几株桂树来到自己的宅院之旁,没想到今年就开了花,香气扑鼻,远处只有淡淡的,但走到近来,便沁人肺腑。

    就在桂树之下,一个光着上身的莽和尚,露着胸毛,大笑着拿棍棒敲打一群少年。那群少年被他赶得四处奔逃,却不能逾出地上的石灰白圈,因此少不得狼狈地挨上几下。

    张休对这些不感兴趣,他只是心中隐隐有些奇怪:以叶畅这山庄的氛围,当是十分静谧的,而这群叫闹着的和尚与少年,实在和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

    “郎君在此,请客人于此稍候,待某前去通禀一声——客人尊姓大名是张休,可曾有字?”

    “字子材,巨鹿人。”

    张休没有名剌,因此只能由乌骨力为他通名。他见这昆仑奴小跑着向院墙那边过去,到了其中一棵桂花树下,那桂花树下正坐着几个汉子。昆仑奴对着其中一个背对着这边的行礼,那人讶然回过头来,张休见着之后,也不禁讶然

    很眼熟啊……

    叶畅也觉得这个人很有些眼熟,不过一时间想不起来。

    他起身后,旁边的贾猫儿等也跟了过来,这些长安的游侠儿,身手当然比不上释善直,因此和尚放弃了对那些少年的训练,也跟着过来。

    一下子十几个人走过来,让张休感到极大的压力。

    “尊客便是巨鹿张公子材,前来应聘算学先生的?”叶畅问道。

    “在下正是张子材。”张休行礼:“应聘算学先生——还有向叶郎君请教一些问题。”

    “问题?”

    “叶郎君可是曾见过水运浑天仪?”

    “嗯?”叶畅听得“水运浑天仪”时怔了怔,这玩意的名字也很熟,应当……是一种天文仪器吧。

    张休不待他回应,便自顾自地道:“我观叶郎君在谷中所制的水车,机械运转之妙处,与水运浑天仪颇为相类。但是此类机械,有一大患,便是关节处铁器,易为水所锈蚀,而后便不能再用。朝中水运浑天仪,便是因此,不得不收入库中……”

    他自顾自说,仿佛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贾猫儿眉头皱了皱:这厮好生无礼。

    张休说到这,话题一转,又问道:“叶郎君可是曾得过墨家遗书?”

    这个问题,让叶畅更无法回答,他愣了愣:“墨家遗书?”

    “墨翟曾语,挈,有力也,引无力也。不正所挈之止于施也,绳制挈之也,若以锥刺之。挈,长重者下,短轻者

    他一番话说出来,叶畅顿时觉得头昏脑涨,“挈”是啥子玩意儿,这厮怎么“挈”来“挈”去一大堆废话?

    叶畅通文言,否则也不能在这个时代混得风生水起,但通文言与擅文言是两码事,更何况这个张休引用的文言乃是大冷门。不过张休说起此事来,滔滔不绝,好一会儿之后,才结束了这段引文,然后又道:“我观学堂之处,叶郎君授工匠以挈牵重之术,原本墨经之中这段文字,便觉霍然开朗。墨经唯有其文,而无其图,想必叶郎君是得了墨翟遗书,才能制出此物……”

    “等一下,等一下,我制水车,还有那个牵重之物,与水运浑天仪、墨子都不相于,乃是我……乃是我总结前人经验而为之。”叶畅终于寻着机会,打断了此人。

    “果真如此?”张休一脸震惊。

    “果真”

    “果然……叶郎君果然是叔父、梁公一般的人物”

    张休又自顾自说起话来,叶畅见他再度沉浸于自己的世界当中,忙不顾失礼,拍了拍他的肩膀:“阁下说要来请教问题,总不是这几个问题?”

    “自然不是,某有一问,原是在长安城中有人问某的,为何孔明灯能升入空中,火尽则坠?”

    这个问题一出,再加上方才的“梁公”,叶畅一拍脑袋,想起此人了。

    此人便是他在市赛那天,与虫娘一起在街上遇着的那个有些憨的家伙。当时这家伙正在自言自语,自问为何孔明灯能上天,叶畅随口答了一句,他却又接连有几个问题出来。虫娘嫌他烦人,拉着叶畅离开,却不曾想,这家伙为了追寻这些问题,竟然又跑了几百里,追到修武来了。

    “我在长安见过你”叶畅道。

    张休上下打量着叶畅,点了点头:“某也觉得叶郎君眼熟。”

    他却没有叶畅对人的记忆力,或者说,他对人根本记不住,除非是相当熟的人。

    “你先莫问我,我倒有个问题要问你。”叶畅手里正拿着一具折扇,他摇了摇:“你口口声声说令叔、梁公,不知这二位是何许人也?”

    “家叔大慧禅师,梁公讳令瓒,乃家叔好友。”

    “大慧禅师……”叶畅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想必是历史上籍籍无名之辈,另一个梁令瓒,他稍有些印象,但也不深。琢磨了一会儿,觉得这两人都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因此他又道:“你这两位长辈,精于机械之道?”

    “某这两位长辈,机械之道,独步天下,不过他们更长于天象历法。”

    这话说得,旁边的贾猫儿就不服气了。

    这些时日,他们住在卧龙谷,一方面是暂时闲居,等待叶畅提出的几项计划酝酿成熟,另一方面也是拉近彼此的感情。为了让他们更为心服,叶畅将几项机械都带他们参观过了,因此,在贾猫儿等人心目中,叶畅可是与木匠祖师爷鲁班相提并论的人物

    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家伙,一个和尚还有一个姓梁的,竟然敢在叶畅面前称机械独步天下

    “那是叶郎君不出山,若是叶郎君出山,他们便算不得独步了,不服气的话,让他们来见见叶郎君的奇思妙想

    “他二位都已仙去,见不得叶郎君的奇技了。若是能见着叶郎君这几项奇技,他们必生知己之感……”

    “你喜好算学?”见此人又要沉浸于自己的世界当中,叶畅忙提问打岔:“某出一题,你可能解?”

    这人自称是来应聘算学先生的,虽然他也自承这只是为了见叶畅而说,不过叶畅手中反正没有合适之人,本着闲着也是闲着的念头,便想看看他是不是真成。

    实际上叶畅对此人并不抱太大希望,看得出,此人就算通算学,也不通教学,他可能是研究型的人才,却不是教授型的人才。

    “若能解出,叶郎君可愿为某解惑。”

    “知无不言,你且听题。”叶畅出了个鸡兔同笼的题目,这个题目不算太难,但若只是寻常人,想要解出却是不

    旁边的贾猫儿等扳着手指头开始算,那边张休只是迟疑了一下,然后便报出了正确答案。

    这人果然真通一些算学,至少可以在初期帮顶一下。

    叶畅心中暗喜,又连接着出了第二道题,本着一题比一题难的原则,第二题乃是灌水放水题,这种一边往水池中灌水一边又放水的题目,曾经在小学时代折磨得叶畅欲仙欲死,今日拿出来考人,心中颇觉畅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