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盛唐夜唱

第一卷谁乘星槎破虚空 第167章 天下谁人不怨君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大唐陇右节度使皇甫惟明是个年过四旬的中年人,正值年富力强的时节,他的军旅生涯时间并不长,开元末才被任命为陇右节度使,来到与犬戎人交战的战区。

    他的到来,是因为李隆基的信任——他很早就与太子李亨为友,因此最初时,边将多少有些小视他:一介文人,几乎没有什么边关经验,便跑到陇右来指手划脚。而且边将们多少有些担心,这位曾经竭力主张与犬戎和亲的新节度使,会成为他们建立功勋的掣肘。

    但自从他到来之后,倒是积极备战,甚至主动出击,短短数年时间,令盖嘉运败坏了的局势稍振。而且他还组织反击,打回到河曲这边的洪济城,夺取了反攻石堡城的桥头堡。

    如今他便在洪济城中。

    陇右十一军,几乎全部集中于此,大量的粮食物资也被源源不断地运来,目的只有一个,石堡城

    “你便是新来的承务郎叶畅?”

    望着眼前年轻得不象话的脸,皇甫惟明面带惊讶。

    “正是。”拜倒在地上的叶畅心里是十分不情愿的,可是边帅威重,而且有临机专杀之权,面对这个皇甫惟明,他可不敢失礼。

    “修武叶十一郎?”皇甫惟明似笑非笑地道:“就是你?”

    叶畅的心突的一跳,因为在军衙之中,他不敢抬头看皇甫惟明的脸色,不知道他此时的神情是不屑还是调侃。

    “区区微名,不意大使竟然也听说了,实在是有污尊耳。”

    弄不明白对方的意思,叶畅只有顺着他的话自谦一下。但他话语才落,那边皇甫惟明便冷笑起来

    “自然是传到我耳中了,你一个区区白衣,骤然得圣人恩赏,给了一个承务郎,竟然还不满意,专营到我这儿来了……你人尚未到,京中说情的信便已到了,又是玉真长公主,又是韩朝宗……便是李相,也专为你书信一封,你当真是好大的面子”

    叶畅愣了愣,玉真长公主的信,是他去求的,韩朝宗的信,他没有求过,至于李相,也不知皇甫惟明说的是李林甫还是李适之,无论是谁,他可都没有去求过人情。

    李适之的可能性大些,他与韩朝宗关系密切,至于李林甫,叶畅觉得他不坑自己就好了。

    但接下来皇甫惟明的一句话让他愣住了。

    “李林甫可从来不曾为人写过信给我,竟然能为你写信,也不知你是替他做了什么事情,让他如此看重你”

    怎么会是李林甫?

    叶畅头嗡的一下,李林甫在朝中呼风唤雨不假,可是他的信到了皇甫惟明这边,不但起不到作用,只怕还要起相反作用

    要知道,皇甫惟明与当今太子李亨是一党,而李林甫最怕的事情,就是李亨继位,双方几乎势如水火,李林甫怎么会写这样一封信来?

    若是如此,就可以理解皇甫惟明为何到现在还不让他起身了。

    “便是到了我这儿,第一日就勾上了我手中大将,王难得对你赞不绝口叶十一,你有何德何能,让这么多人为你说情?”

    叶畅从皇甫惟中的口中,隐隐听到了杀机。

    他情急之下,顾不得激怒对方——实际上这种情形下,他激怒不激怒,差别已经不大,他起身站立,昂头看着皇甫惟明。

    “某并无德能,但某至边疆为国效力,能令学士李太白、山人高适、进士岑参相随同至,初来第一日,便能携家丁杀犬戎十七人,伤敌不计——某为国之心,何须德能?”

    方才叶畅下拜不起的模样,让皇甫惟明很快意,此时见他不请自起,皇甫惟明的面色一沉,但待听得叶畅连报了三个人的名字,他脸上的杀气顿时消了大半。

    他自己在长安久居,来边关也只是数年,自然听说过李白、高适的名声,便是岑参,也是进士及第,竟然不入仕途,随叶畅来边疆,这让他不觉动容。

    “某与玉真长公主,乃长安故交。与韩京兆,乃是因为曾在京城中为其幕府效力。与李相,却是素昧平生——若某真与李相有交情,何须来这陇右高寒之地,受这等苦楚?”

    方才一句话,只是让皇甫惟明冷静,令其不至于随便寻个由头便责罚自己——李白高适都是当今名士,随意折摧名士,皇甫惟明除非是不要自己名声了。接下来这番话,才是叶畅的重头,既委婉解释了为何玉真长公主与韩朝宗会来信替自己说话,又撇清了和李林甫的关系。

    皇甫惟明自然不傻,他果然让叶畅说完了话,不过叶畅料想不到的是,他说完之后,皇甫惟明根本不为所动。

    相反,从他眼神中,隐约看到一丝笑来,仿佛叶畅的说辞,在他意料之中。

    叶畅心中念头急转,顿时想明白:便是李林甫与他关系亲密,派他来军中监督皇甫惟明,那又能如何?难道说皇甫惟明还能拿这个当成理由,给他栽上一个罪名?

    正经的,他若是承认与李林甫有关系,皇甫惟明还不好动他。现在倒好了,他自己否认了这层关系,那么皇甫惟明当然不必给李林甫面子,愿意怎么折腾他就怎么折腾了。

    想明白这一点,叶畅顿时大悔,同时心中暗惊。

    他见到的大唐官僚,只要能身居高位的,可没有一个易与的货色除了贺知章看他有长辈看小辈的纵容之外,其余高官,哪个不让他吃憋?

    也就是王维王缙兄弟俩,不能全抛开文人本色,才被他吃住

    “既是来边关为国效力,那就不是来享福的,好,好,边疆正需要你这般的热血之人。你是文人,自不必亲自上战场动刀兵,有一事我就托与你了,如今眼见就要麦熟,你前去查看军屯麦田,督促收割,不得有误”

    文人处置内政,这倒不是什么苦活儿,而且督促收麦,无非就是每日在田中晒晒太阳。叶畅松了口气,心中暗暗奇怪,莫非自己真误会了皇甫惟明,在确认自己不是李林甫一党之后,他便改颜相向

    “是,遵令……大夫,军囤麦田不知在何处?”

    “此事自有军中支度使说与你听,我这里还有军务,你先退下吧。”

    皇甫惟明没有对他改颜相向,依然很冷淡地打发他走了。不过比起初见面时的杀机,叶畅已经觉得,自己算是逃过一劫了。

    出了军衙,听得有人唤他,回头看去,却是方才衙中诸人之一。此人神情也是冷淡,下巴抬得老高:“叶参军,我军共有屯田六千顷,你须多少兵士,多长时间,方能将麦尽数收割,快些理出章程来”

    叶畅愣了一下:“我初来乍到,连屯田在何处都不知晓,如何理出章程?”

    “那是你的事情,此乃军中,每一任务便是军令,军令不遵,军法从事。”那人凛然道:“今日便要章程,你好自为之”

    叶畅心中大怒,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此人大约就是皇甫惟明的支度使,应该是其亲信,分明是见皇甫惟明方才对自己不甚客气,他便来刁难自己

    “你去哪儿?”

    那人见叶畅一脸怒意,但二话不说转身便往军衙中走,立刻拦住他喝问道。

    “某来此只是为国效力,不过既然有人不愿意某在此,某就向大夫实话实说就是,某无能受斥贬官事小,不可为此误了军事。”

    那支度使顿时愣了。

    冒着生命危险来边关的,哪个不是想着往上爬,他刁难叶畅,想来叶畅也只有忍气吞声,识趣的就贿赂于他,蠢的就回去闷头做事等着挨骂,象叶畅这样一言不和就自承无能撂摊子的,还是绝无仅有

    他却不知,叶畅来此,原本就不是心甘情愿。在叶畅心中,还巴不得皇甫惟明给他一个不称职的评价,打发回家乡去当白衣呢。

    “你这是何意,这点事情……”

    支度使跟着后面要拦,可是叶畅一边说一边走,径直就又到了军衙门前。里面的皇甫惟明早听到他的声音,沉声喝道:“叶畅,你又有何事,竟敢咆哮军前?”

    “这位支度使要卑职今日就拿出收割章程,卑职无能,怕误了大夫军机大事,故此来向大夫请罪。”叶畅扬声道:“卑职实是不称职,请大夫另选高明。”

    皇甫惟明也是愕然。

    不过一愕之后,他笑了起来,起身走过来,将拱手弯腰的叶畅扶起:“叶参军,可是谁与你说了什么?”

    “并无,卑职确实没有这本领。”叶畅也是寻个借口发作,反正他也不想要功名利禄,若不是李隆基派来甲士强逼,他才不会吃饱了撑的来这里受气。

    “啊……哈哈,此事不急,只需赶在霜雪来临之前将麦收完即可。”

    皇甫惟明笑了起来,他看了跟着叶畅进来的支度使一眼,支度使微微有些窘迫,不过皇甫惟明却没有追究,而是缓声又道:“叶参军,你初临此地,这收割之事,实是目前能寻着的最适合你的事务,若是此事你也做不成,便只有放你去军中了。”

    放入军中,也就是有可能送到前线去,叶畅心中一凛,当下道:“军屯收麦,于系到全军就食大事,卑职愿为大夫分忧。不过,俗语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收割的人与工具上,还请大夫允许卑职便宜行事。”

    “那是自然,不过为了防备犬戎,人力上每日动用怕是有限。”

    “六千顷田,总得不少于六千人……”

    叶畅有些不以为然,他来的时候已经看过田里的麦子,如今乃是盛夏,离麦收还有个十天左右时间,六千顷地,对于手中握有数万兵力、背后还能调动十万兵力的皇甫惟明来说,当真不是什么事。

    “六千人多了。”皇甫惟明却是断然拒绝:“我只能与你三千人。”

    三千就三千吧,无非是多花些时间,叶畅便答应了下来。

    “此为军令,叶参军须得尽心尽力,不可懈怠。你所要的条件,我都已经应允了,你就切莫再为什么原因来寻我推托。”见叶畅应了下来,皇甫惟明最后又说了一句。

    叶畅本来放下的心顿时又悬了起来:皇甫惟明的话中有话啊

    难道说,这收麦之事,当真还有什么蹊跷?

    带着这个疑问,叶畅再次出了军衙,这一次皇甫惟明打发了一个愁眉苦脸的老吏随他,算是帮助他了解工作的情形。

    不看那支度使的脸色,叶畅心里畅快许多,离得军衙远了些,他停下脚步,叹了口气:“是我连累了你。”

    “参军啊,你就根本不该答应此事,便是答应,也不该挑我来……”那老吏哭丧着脸道。

    方才皇甫惟明召来各曹闲着无事的吏员,让叶畅挑一个,叶畅于众人中便挑了此人。当时此人便露出哭丧之色,只是被皇甫惟明一瞪,不敢开口拒绝罢了。

    他原本以为叶畅不知道其中的曲折,才会答应下此事,却不曾想叶畅竟然敢开说连累了他。

    “你家中老小,想必都仰赖于你吧?”叶畅问道。

    “正是……参军,卑职求你一事,看在我家中老小性命,都系于某一身的份上,向大夫进言,还是换了别人相助……”

    “不可能,谁没有老小?”那老吏见叶畅开口安慰,原以为是个好说话的,却不料紧接着叶畅便露出冷酷的一面:“在麦收之前,你便跟在我身边,寸步不得离开。我生,你便生,我死,你自然死在我之前”

    此语一出,那老吏险些瘫了下去。

    “你……你……”

    “闲话少说,我们的时间不够。”叶畅见已经离得远了,便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那老吏:“你说说看,这收麦一事,有何危险?”

    “你不知道?”老吏失声,然后顿时醒悟:“方才你是诈我?”

    “若不诈你,就真不知道其中危险,现在么,你便是想脱身也难了,我会与皇甫大夫说,是你告诉我这其中危险的。”叶畅平静地道:“你如今唯一出路,便是随我一起,将此事做成,而且还要做得漂亮……莫这副死人模样,我这般说,总是有几分把握”

    叶畅的话,并没有让老吏平静下来,相反,老吏用怨毒的眼光看着他,若目光能杀人,叶畅定然被这眼光所穿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