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盛唐夜唱

第一卷谁乘星槎破虚空 第176章 再请边公些许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子夜时分,边令诚裹紧了皮裘,站在城头,小心翼翼地向下看去。

    城下黑黝黝的,看不出什么来,远处也不象往日那般有犬戎警骑手执的火把光芒,在他身后的远方,隐隐传来了什么声音,据叶畅所说,那是城中士兵正在集合准备夜袭犬戎人。

    “一定要拉紧咱啊。”边令诚回头看了一下身边的人。

    “边公只管放心,我们几个人拉着呢,都放下去十余人了,必定稳当。”上边的人笑道。

    边令诚这才跨进吊篮,那几人觉得吊篮一沉,都在心中暗骂,死太监没了那货儿倒尽长膘了。不过口中却殷勤地道:“边公,你坐好,我们放了。”

    边令诚又叮嘱了声小心,然后就感觉到吊篮缓缓下沉。城墙并不高,一会儿就到了底,已经先下来了的叶畅过来,将边令诚扶起:“边公,当心。”

    边令诚望着他:“马呢?”

    “已经牵过了壕沟,就等边公了。”叶畅笑眯眯地道:“咱们可要快些,莫要错过了时机。”

    “那是,那是”边令诚连连点头。

    先下来的善直早就搭起便桥,边令诚摇摇晃晃经过便桥过去,便看到南霁云牵着马儿等着他。将他推上马之后,南霁云有些厌恶地在外罩的棉衣上擦了擦自己的手,不一会儿,叶畅等人便也跟了过来。

    众人上马小心翼翼地借着星光而行,大约行出半里许,便听得身后的城中传来震天的喊杀声。边令诚回过头去,向着城中望:“他们开始了”

    “是开始了。”叶畅低声道。

    然后便听得噗噗声不绝于耳,还有惨叫哀嚎声,边令诚骇然回头,只见自己带出来的八名长随有五名已经开始萎顿倒地,另三名愣在那儿,不知所措。

    他们的不知所措没有持续多久,腾出手的南霁云与善直紧接着又挺刃刺击,瞬间就将这剩余三人杀了。

    “叶十一……你这是做什么……”边令诚颤声道。

    到此时,边令诚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叶畅要拿他去投降犬戎,因此问了一句之后,立刻又道:“我愿降,我愿与你一起降土蕃……”

    “狗阉货,果然是个没种的东西。”南霁云呸了一声,一把将他从马上揪了下来。

    摔倒在地上的边令诚看着叶畅也下马,然后慢慢来到他身边,伸手便在他背上背着的包裹摘了下来。

    “叶……叶十一郎,我们……你自己说了,我对你恩重如山……你别杀我,念在我对你的恩情上

    “恩重如山?想着勒索我的恩确实重如山啊,带着甲士去逼我来边关的恩亦是重如山……到了这里,还想方设法算计于我,边公,正是因为你待我恩重如山,我才不得不想着如何回报你。”

    “你……你这是何意?”

    “很简单,边公此时心中对置边公于死地的皇甫惟明定然是恨之入骨对不对,我会替你将他掀翻的……不过,要想将他彻底扯下来,还需借边公人头一用。”叶畅打开包裹,确定里面是边令诚写的密奏,便向边令诚晃了晃:“这东西仅是如此交上去,毕竟缺乏说服力了些,但若再沾上边公的血…

    “不要,不要啊”边令诚大叫起来。

    但是已经晚了,叶畅手中的剑已经刺入他的胸膛。他感觉到剧痛,原本叫嚷求饶的气力,在这疼痛中迅速消失了。

    “饶我……”

    他还徒劳地喊,便看到叶畅俯下身,将那密奏在他胸口擦了擦,口中还说道:“沾上一点就足够了……太多了若将字迹弄糊了反而不美。”

    这一刻,边令诚心中恐惧已经到了极限,他的意识也有些模糊了,唯一想着的,就是自己当真不该招惹叶畅,既然惹了,就应该将之彻底除去才是。

    毕竟这厮,可是有睚眦必报的名头的,自己怎么就被他貌似忠厚的外表给蒙骗了呢?

    然后,叶畅右手一用力,剑透肌体,贯入边令诚心脏。这个宦官叫了一声,四肢便开始抽搐起来

    拔出剑之后,叶畅想起那么多小说中出现的右心人,毫不犹豫在边令诚喉管上又来了一剑,这样就是他心脏长得偏了,也休想再活命。

    “杀便杀了,恁的多话。”南霁云见叶畅收拾好东西又上了马,不满地道。

    “唔,第一次做这等事情,有些紧张,难免罗嗦了。”叶畅笑道:“南八,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有些不择手段?”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阉宦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几日众将士在城头浴血,他却还在花天酒地,一心只想着保命。”南霁云摇头道:“参军放心,某既是定下主意全力相助,便不会再有二意。”

    叶畅笑着摇了摇头,自己果然还是紧张了些,生怕南霁云发觉自己的真面目后认为自己不是所谓的明主啊。

    他们遁原路返回,此时城中仍然一片喧嘶,他们收起便桥,南霁云在城下学了两声鸟叫,不一会儿,上头便又缒下了吊篮与绳索。

    守在此处的,乃是岑参,见叶畅回来,他问道:“还顺利么?”

    “还顺利。”叶畅道:“前边情形呢?”

    “那厮的手下没有任何反应。”岑参笑道:“他的保密做得比郎君你还好,根本无人知晓。”

    “那么走吧,我这么久未曾出现,想来……杨景晖只怕会起疑心。”

    叶畅唯一担忧的就是杨景晖,他是最有可能看破叶畅计策之人。不过当叶畅到了城前时,杨景晖虽然略有些狐疑,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奇怪叶畅此次出现得为何有些迟。

    “犬戎营寨有无动静?”叶畅问道。

    “并无动静。”

    “那么他们当是严阵以待了……大伙吓得他们睡不着便足够了,接下来各自歇息去吧。”叶畅道

    众军士叫嚷了好半日,原本以为会进行一场夜袭,但听得叶畅这样吩咐,都欢喜起来。

    到得次日,叶畅还在打着盹,突然间听得外边急促的脚步声。他惊醒之后一跃而起,便看到李白快步走了进来。

    “犬戎不对劲,叶十一,我怀疑他们逃了。”李白嚷道。

    叶畅原本以为是边令诚失踪的事情被发现了,没想到却是这个消息。他上城一看,见犬戎的营寨尚在,旌旗也在寒风中招展,但确实有奇怪之处:竟然没有一人走动。

    因为隔着较远,看不真切其间情形,叶畅当下问道:“谁敢近前一窥犬戎虚实?”

    “我”

    南霁云第一个应道。

    叶畅看向杨景晖,杨景晖却是避开他的视线。叶畅笑道:“既是如此,南八,你就去看看,勿贪功,有动静就回来,我令城上弓弩准备接应你”

    南霁云上马出城,最初时还不紧不慢,随时准备调头,但到得连犬戎营寨不过一箭之地时,发觉仍然没有犬戎出来拦劫,他胆子便大了,绰弓搭箭,一箭射去,一面犬戎的旗帜顿时飘落下来。

    犬戎营中仍无动静。

    城上诸人,屏住呼吸,看着南霁云接近其营帐,犬戎扎营的水准实在不怎么样,南霁云用套绳套住一处营帐,驱马力扯动,那营帐顿时倒了下来,里面亦是空空如也。

    “嗬,退得漂亮。”叶畅这个时候也确信,犬戎确实退了。

    “定是昨晚后半夜退的,我们这边作势要夜袭,他们便布阵以待,见我们未曾出来,于是立刻拔阵。”高适低声道:“犬戎退得仓促,物资奇缺,若我们以轻骑随后袭击,必奏奇功”

    “杨某不才,愿追袭犬戎”方才不敢出去的杨景晖道。

    叶畅露出意动之色,不过略一犹豫,他又道:“事关重大,不只是守城,却不是我能做主,不妨报与监军大使,看看边公如何说。”

    杨景晖暗骂了一声,叶畅能将他指使得团团转,靠的不就是监军大使边令诚的势他还说他不能做主,实际上这几天边令诚对他可是言听计从

    不过叶畅既如此说,自然就要去请示边令诚,众人便向边令诚住处行去。

    边令诚住在这小城中,却还要讲究排场,最大的衙署自然就成了他的住地,衙署后院收拾出来供他居住。众人到得门前,便被他的人拦住:“做什么,做什么,边公还在休息”

    “外边犬戎有异动,某来拜见边公,请边公定夺。”叶畅笑道:“还请行个方便,进去通禀一声

    那拦路之人知道叶畅与边令诚关系非同一般,因此面露难色:“叶参军求见,原是不该阻拦,可是边公有交待,他有公务,不可打扰……”

    “军情紧急,而且是好消息,想来边公不会怪罪,还烦劳阁下入内。”

    拦路之人琢磨了好一会儿,边上杨景晖早就不耐烦了,却不好开口。见叶畅神情也渐转急,那人才勉强道:“既然如此,叶参军且请稍待。”

    他说完便转入衙内,片刻之后,便听得里面一声惊呼,紧接着许多人的脚步声响起。叶畅皱着眉,看着杨景晖道:“别出什么事情……”

    话音未落,那人便又跑了出来:“不好了,不好了,大使不见了”

    此语一出,杨景晖心腾的一跳,他向叶畅看来,叶畅神情则肃然。

    “休要惊慌,到底是怎么回事?”叶畅问了一句,然后向杨景晖道:“杨将军,事关重大,我觉得该将大使行辕围起,莫要走脱一人,你以为如何?”

    杨景晖正待说话,心中突然一动,叶畅此时这般说,岂不就是要他来拿主意承担责任?若是边令诚真出了什么意外,他岂不成了替死鬼

    “边大使令叶参军代理军务,无论边大使在不在,杨某都愿听叶参军吩咐,一切都请叶参军做主

    他自以为油猾的回应,让叶畅舒了口气,这样一来,最后的一个可能的纰漏也被堵住了。

    “既是如此,我就当仁不让——来人,将大使行辕先围住,休让一人进出,杨将军,你随我一起进去看看,究竟出了什么事。”

    杨景晖随他进了衙门后院,里面边令诚的随从都是一片慌乱,很快叶畅到了边令诚的卧房,见里面被子还是叠得整整齐齐的,他回头对杨景晖道:“昨夜边大使并未上床……”

    杨景晖却走向床头,从那拿起一张纸来,打开一看:“叶参军,这里有一封信”

    叶畅心中一凛,边令诚这厮竟然还留下了这封信

    杨景晖方才瞄了那信两眼,若是信中有什么不妥之处……

    叶畅想到自己已经派人将行辕围住,或许可以除了杨景晖灭口,因此倒也不急。然后他便冷静下来,想到若那信中有什么不对,杨景晖理应藏住信,而不是将之交与自己才对。

    接过信来,看到上面并无署名,没有指明是写给谁的,心中便是一定,再往下看,不过寥寥数语,看完之后,叶畅哑然失笑。

    虽然没有署名,但毫无疑问,这信是写给边令诚身边随从的。边令诚只带了八名亲信离开,其余随从,都留在了行辕附近。他大约是怕随从发现他逃了,导致整座城中失控,不能给他争取更多的逃走时间,因此在信中,他是说自己亲自去督促皇甫惟明派遣援兵。

    这个边令诚,还玩了这一手,当真让人惊出一身冷汗……不过也多亏了他这一手,将最后的一丝破绽也补住了。

    叶畅脸上的笑容一闪而逝,然后目露惊惧之色。

    “边大使怎么就这般奋不顾身……他……他……”

    杨景晖在旁边看他这模样,却是不以为然。信里说得比唱的都好听,但杨景晖判断,边令诚已经逃跑了。

    “叶参军,现在边大使不在,是否追敌,你拿主意便是。”他可不管边令诚是不是跑掉了,继续向叶畅请战。

    “既是如此,我给你骑兵三百,你去追袭犬戎,勿要贪功。”叶畅道:“另外,注意一下,若见着边大使,护卫他回来。”

    “得令”杨景晖压抑着欢喜,追敌只要谨慎些,那功劳是铁定的,加上这几日守城之功,杨景晖觉得,自己总该时来运转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