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盛唐夜唱

第一卷谁乘星槎破虚空 第232章 明朝猛虎惊狐猿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当……当真?”

    “千真万确啊,小人不敢欺瞒,可罗达败亡,唐人大军已经开过来了”

    卑沙城城主府邸里,泉盖洪一屁股坐回到锦凳之上,半晌也没有喘过气来

    “情形究竟是如何,你说,快说,高尹成有三千兵马,怎么会败?”旁边一个亲信还是不敢相信刚刚听到的消息,向跪伏在前的那员裨将喝问道。

    “唐人实在是太狡猾了,我们的内线消息有误,唐人兵马也不少于三千,或许有五千”那裨将一边叩首一边哭道:“可罗达为唐军所袭,先是高奉的五百前锋全军覆没,接着可罗达力战阵亡。然后唐人千余骑兵与崴子寨两千守军一起,夹击我等,我等只有一千人,而且多为伤病,实在是无法力敌……”

    为了推托责任,他嘴中唐人的兵力被夸大了好几倍,实际上南霁云带着高尹成的首绩、驱赶着败兵到了崴子寨前,他们就立刻弃营而逃,根本不知道南霁云兵力多少。只不过在逃跑过程中,被南霁云追上三次,厮杀了三阵,十停里只有三停顺利逃回了卑沙城,其余人不是被杀被俘,就是躲入山林旷野之中,根本不敢出现了。

    “五千……五千……”

    听得这个数字,众人脸色都变了。

    五千唐军意味着什么,他们都明白:大唐在退出这里四十多年后,终于要重返辽东了。

    “无妨,无妨,如今天寒地冻,海道结冰,大唐最多也只是这五千人……”有一人喃喃自语:“他们就是要大军出动,也得等开春之后。而且,大唐欲东征,少不得大张旗鼓,在登州做准备,可是我们并未听说登州有造船囤粮之举……”

    因为与大唐有商贸往来的关系,他们对于山东登州一带的情形多少有些了解。不过这话并没有让众人放下心来,就算大唐还要准备两三年才会真正东征,可总是要东征的……

    “东征绝无可能,若是东征,当是安东都护为先,可是如今安东都护那边与契丹人斗得正紧”

    “正是,正是”

    在惊惧了一会儿之后,众人开始自我开解,但每一个人心中都明白,大国与小国不同之处就在于,大国拥有近乎无穷的底蕴,谁知道大唐这个当世数一数二的大国,这个时候会拿出张什么牌来。

    而且就算没有别的牌,仅凭这五千兵马,卑沙城就危险了。

    “无妨,各位休惊,大唐四处树敌,不可能再全力东向。只是这五千人,奈何不了咱们卑沙城,休要忘了数十年前,大唐来犯时,在卑沙城下吃了多少苦头”泉盖洪又道。

    众人纷纷点头,可心中如何想,却是另一回事了。当初大唐确实在卑沙城下吃了不少苦头,但那时大唐的对手乃是高句丽国,人口三百万带甲数十万的大势力,而现在卑沙城却控制在泉盖洪手里,真正掌握的人口还未必有四万,至于军力……

    泉盖洪现在最头痛的就是军力。

    他自然可以立刻将卑沙城周围的青壮都征召入伍,准备一场大战,但临时拉出的军士能有多大作用,实在令人怀疑。更何况此前准备征都里,他已经动员过一次,如今再动员,意味着连老弱都要上阵了。毕竟他治下地虽广,可真正居住于卑沙城的人口,也不过就是万余。

    “此次失利……”泉盖洪正想再鼓舞一下士气,突然间听得外头一阵喧闹,他心中一凛,然后便听得有脚步声传来。

    “何事?”

    “刺史,青泥浦的高松带本部离开了”

    这个消息让泉盖洪眉头顿时竖起:“竖子敢尔”

    此次南征,青泥浦的高松可以说是最积极的人之一,但是,当大军开拔时,考虑到他与都里最近,泉盖洪不愿意为他作嫁衣,让他的部队为后部,如今就驻扎在卑沙城中。此时他不经禀报,便将部队撤走,只意味着一件事情,他已经得知了前线失利的消息

    而且他这一带头,那么剩余诸部紧跟着就会离开,目前还聚集在卑沙城的部队,转眼间就会作鸟兽散

    “来人,传我令去,将高松首绩取来”他厉声喝道。

    “刺史,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听得他这样命令,底下顿时乱了,有人起身道:“此时不宜多树敌人,莫说杀不了高松,就算杀了,高松自有子嗣,刺史这可是将高松往唐人那力推啊”

    “高松反意已露,便是不杀他,他也会去投靠唐人”泉盖洪冷笑道:“倒不如杀了他,并了他部下”

    说到这,他摆手厉声道:“我意已决,阻拦者与高松同罪泉荔”

    “在”

    “你与……与罗九河一起,去取高松首绩来”

    “是”

    泉荔乃是他亲信,罗九河手中的汉军,乃是他目前能动用的最大的一支部队。此二人出门之后,泉荔看了罗九河一眼,心中暗道:“刺史令我与罗九河一起,怕是对罗九河也起了疑心,毕竟那边可是汉人,而罗九河是汉将,手中又是汉军……既是如此,我倒要盯紧了这厮。高尹成既死,我便是刺史麾下第一将,此汉儿何人也,也能与我并列?”

    罗九河倒是神色如常,他们点齐兵马,向着青泥浦方向追去,追了两里许,也没有看到高松部的身影,倒是在路边,跪着几个人。

    “尔等何人?”泉荔上前问道。

    “小人等乃是本城百姓,方才青泥浦高娄肖经过,令小人等在此迎候将军。”那人奉上一张纸:“他留了一封信,如今奉与将军。”

    那人呈上信,一个士兵接过之后交给了罗九河,泉荔咳了一声:“拿来与我看”

    罗九河默默将信交与他,泉荔拆了一瞧,然后勃然大怒:“狗贼,竟敢如此”

    他也不将信交与罗九河,径直揣入怀中:“追吧”

    “钳牟丁,你那信……真有用么?”高松缩着脖子,好让刀般的北风不至于将自己耳朵冻坏,他神情有些犹豫地问道。

    “自然有用,如今高尹成既败,无论他是生是死,泉盖洪手中能用的就只有罗九河的汉军,故此若有人来追,必是罗九河。我那信乃是离间之计,只要罗九河看到,必然不会全力追击”钳牟丁自信满满地道。

    “万一他还全力追呢?”

    “所以我才请明公快走啊,咱们只要走出了卑沙城地界——不,只要走出二十里,他们就不敢追了。要知道,高尹成的败兵既然到了,也就意味着唐人的前锋距此不远,而且我们一走,其余诸部必散,泉盖洪岂敢放罗九河远去

    如钳牟丁所料,虽然泉荔还想猛追,可才追出十里,后边便有一骑追来,带来泉盖洪的新令,令他们速速返回卑沙城。

    回到卑沙城之后,泉荔又看了罗九河一眼,想到此次追击未立寸功,他笑着道:“罗将军,此行辛苦了。”

    “不敢,不敢,泉将军才辛苦。”

    “我们这就去见刺史,莫让刺史等久了。”

    他的话让罗九河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便是感觉不对劲又能如何?

    二人入内禀报追击的经过,然后泉荔便将那信递给泉盖洪,泉盖洪看了之后神情异样:“好逆贼,果然狂悖……不过暂时先放过他,前边得到消息,唐军先锋已经在十里外出现了”

    罗九河正在想着那信中可能是什么内容,听得这个消息,顿时吸了口冷气:“来得……好快”

    “若非如此,我也不会召你们回来。”泉盖洪咬牙切齿道:“这唐人果然是贪心不足,竟然还敢来犯吾境,如今我兵力不足,如何守城,你们可有妙计

    罗九河正待说话,旁边泉荔却抢着道:“但凭刺史定夺”

    “既是如此唐狗自南而来,但如今看来,那叶畅狡计多端,须得备他分遣一军绕道至城北……罗九河,你领三百人守卫城北,多派侦骑,如何?”

    罗九河心中一凛。

    汉军总数约有一千,原本都归他统属,装备、军饷都比不上高尹成统领下的高句丽部。如今可以说,汉军成了卑沙城中最重要的武力,而泉盖洪一句话,便夺了他七成的兵力。

    不过他不敢反对,他心中明白,此时自己的地位甚为尴尬,就象此前出征不令他去一般,此时守卫,最关键的南面与东面,也不会交与他。

    “是”他只沉默了很短时间,然后应道。

    “好,你乃我心腹爱将,有你在,我们便后顾无忧。唐军远道而来,必不能久,而且天寒地冻,他们若在卑沙城外呆的时间长了,锐气消耗尽了,我们便可反击,那时还须借助你之武勇。”

    “是”

    罗九河又应了声。

    泉盖洪分派防备任务之际,城南数里之外的山上,南霁云举着望远镜,远观卑沙城。

    卑沙城乃是一座山城,位于大黑山之上,山势虽是不高,但甚为险竣,想要强攻下来,并不容易。

    “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与我们在陇右见着的那几座城子,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了。”南霁云心中暗暗发愁:“真要攻此城,没有数万兵马,根本不可能”

    甚至数万兵马都难,因为部队在攻城时根本展不开,当初太宗皇帝遣郧国公张亮破此城,也不知是如何行事的……

    想了好一会儿,南霁云也想不出解决的办法,而且从城外的寨子来看,卑沙城有了准备,实行坚壁清野,他手中如今只有不足三百的骑兵,就算想要破坏对方坚壁清野的意图都很困难。因此,唯一的选择就是放弃突袭的打算,回军返回。

    这让连打了数场胜仗的南霁云多少有些不过瘾。

    他的三百骑为前锋,叶畅亲领大军在后,在凤凰山之战获胜后,叶畅再度征募民兵,这一次参加者更为踊跃,甚至可以说,绝大多数适龄的汉人青壮,都已经成为了团练兵。

    旅顺团练乃是叶畅给这支部队取的新名,在这一次征募后,叶畅手中的团练兵已经达到了四千人,除了留五百人守卫都里与旅顺外,其余人手,尽皆出征。高尹成部留下的军械武装了他们,让他们不至于连武器都没有。

    除此之外,叶畅还给崴子寨以北的各个寨子下令,令其供应粮草、民夫。这些寨子原本都不听从旅顺,而是受青泥浦或者卑沙城遥控,而现在却是时移事易了。

    在离卑沙城二十余里的三岔口,南霁云与叶畅主力相遇,此时叶畅已经扎下营寨,而营寨外边,还有一些各种打扮的人在风中哆嗦着。

    “那些人是怎么回事?”南霁云牵马入营时问道。

    “附近寨子派来的,没有送粮草来,参军令他们在外等着。”卫兵笑道:“这些墙头草,支应高尹成的时候倒是殷勤,如今我们来了,反倒没有粮草——就该让他们多喝喝西北风”

    南霁云也笑了起来。

    不过进了叶畅大帐,他看到一个熟人正坐在马扎之上,见他进来,那熟人慌忙起身行礼:“南将军”

    “钳牟丁?”南霁云有些惊讶:“你不在卑沙城中,怎么会在这里?”

    “某如何会在卑沙城中”钳牟丁笑道:“某与某家明府一心忠于朝廷,如何会与卑沙城中的叛贼在一起。此前因为叛贼势大,与之虚与委蛇罢了,实际上我家主公是……是……”

    他想了一会儿,突然冒出一句“心在曹营身在汉”来,南霁云愣住了,而叶畅也哈哈大笑起来。

    “这是《绣像三国志演义》中的一语,说的是关云长……”钳牟丁解释道

    南霁云顿时也笑了:“好叫你得知,这书可是我家参军所著,原句该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不曾想你这辽东偏僻之地,竟然也有此书流传”

    钳牟丁顿时惊得几乎呆住,他转向叶畅,然后拜伏在地,少说有七分真心地道:“荒僻野人,如今服矣,不想叶参军竟然是如此大才之人,无怪乎破高尹成如擒三岁小儿一般”

    “好了,闲话不说,你此次来究竟是什么用意,我心中有数,但青泥浦此前做了些什么事情,我心中亦是有数。”叶畅笑毕摆手,正容道:“我只想问一句,高松是想死还是想活,是想荣华富贵,还是想灰飞烟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