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盛唐夜唱

第一卷谁乘星槎破虚空 第245章 燕子还时叶郎还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长安城的春天比起辽东要早,二月时节便已草长莺飞,到如今三月,更是桃花红灿。

    李霄忧郁地抬头望了望天,心情却没有这明媚的阳光好。甚至可以说,糟透了。

    今日跟在他身侧的随从不多,也都无精打采,以前每至春日出游之时,他身边的热闹已然全无。这让喜欢喧哗胜过沉静的他甚为着恼,忍不住暗暗骂了一声:“一帮见风使舵的货色”

    “让开让开”身后传来喝斥之声,李霄大怒,回头便想发作,但一看那队人的仪仗,顿时又偃旗息鼓。

    竟然是杨家的人

    杨家如今在长安城中风头正劲,靠的就是杨玉环,自从那两位公主府的贵女险些和亲,长安城中的权贵可再无敢与杨家相争者。便是李林甫,如今也对杨家照拂有加,提拔了杨钊。

    李霄避开了杨家的人正准备继续前行,却又听到净街之声,再看去,乃是宁亲公主府仪仗。李霄想要以袖遮面,但那马车却在他身边停了下来,车中人掀起帘子,向他招了招手。

    “见过张公。”李霄只能上前见礼。

    “与我同行吧。”车上的张培有些怏怏地道。

    李霄只能上车,放下帘子,张培过了会儿问道:“李公可好?”

    张培所问的李公,乃是李霄之父李适之,原本为相的李适之,因为去年李林甫兴起大狱步步紧逼的缘故,倍感压力,渐渐承受不住,就在前几日辞去了相国之位。李隆基还算念些情面,给了他一个太子少保的荣职,罢了他的左相

    当时李霄正好宴客,原以为宾朋满座的,结果却一人未至。这种遭遇让李霄倍感凄凉,此时春光好,他便想着出城踏青散愁,却不成想长安城里的权贵似乎赶趟儿一般都向城东赶来。

    听得张培相问,李霄叹了口气:“家君倒是好心情,还能赋诗,那日作诗一首,‘避贤初罢相,乐圣且衔杯。为问门前客,今朝几个来,……”

    “想得开便好,若是想不开……”张培说到这里就没有说下去了。

    他神情也有些惶恐,甚至在他内心深处,比起李适之更害怕。

    “都是那叶畅小儿”李霄低声咒骂道:“乡野僻夫,竟然诟陷大臣,忘恩负义,背信弃德,此等人物,竟然还能生于天地之间”

    李林甫他不敢骂,李隆基他更不敢骂,那么能骂的就只有叶畅了。在李霄想来,若不是叶畅、卢杞这等小人背叛了他们,将韦坚、皇甫惟明、王忠嗣尽数除去,那么他的父亲李适之有这些强援,还可以稳坐于左相位置之上。

    骂叶畅,张培是举双手赞成的,他同样痛恨这个屡屡扫了他颜面的家伙,特别是这家伙还出卖了皇甫惟明等人。

    “虽是如此,你自己要小心些,休要给李公再惹什么祸患,叶畅远在辽东,为圣人……咦?”

    张培话说得一半,却住口了,他目光投向前方,神情有些古怪。李霄也望了过去,同样露出惊疑之色,忍不住道:“这厮莫非是狐么,为何一说起他,他就出现了?”

    他们觉得惊讶,乃是因为看到了叶畅。

    “他竟然没有得朝廷意旨,就从辽东回来了?”张培略一犹豫:“我记得他的官职中可是有积利州录事参军……未得朝廷旨意,擅离职守?”

    “他那官职就是一个笑话,哪里有积利州录事参军又兼襄平守捉的道理?”李霄撇着嘴:“圣人用他,不过是因为他自称能去海外访觅仙山,徐福方士之流,为士人所不耻”

    “不然,不然,朝廷体制,岂能随意?”张培又是随口说了一句。

    他自恃身份,总不能和李霄一般去破口大骂叶畅,因此只是在这种问题上抓着叶畅的错误。言者无心,那边听者却是有意,李霄心中不由得一动:或许能以此为借口,拿叶畅先出出气?

    “杨家的……杨钊那厮啊。”张培没有注意他,而是看着与叶畅同行的人,发觉竟然是杨钊,不禁又皱了一下眉。

    叶畅将“香雪海”献与杨玉环之事,如今长安城都传遍了,连叶畅辽东那边的官职得来,也与那事情有关。但是,如今炙手可热的杨钊亲自到城外来见叶畅,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这值得张培思量了。

    叶畅并不知道自己又落入有心人的注意当中,而是笑吟吟对杨钊道:“没有想到竟然是杨兄你亲来”

    “哪儿的话,咱们兄弟快一年没有见面了,你回长安,我如何能不来亲迎?”杨钊哈哈大笑道。

    他的性子是藏不得事的,与其说是来迎接叶畅,倒不如说是升了官要让叶畅这故人见见他如今的威风。叶畅知他心意,少不得就他的官服颜色打趣几句,然后恭维他升职,末了小声道:“我准备了些许贺礼,到时会让人送到府上

    “十一郎,你我之间还谈什么贺礼?”杨钊勃然变色。

    “杨兄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某此次进京,可是带着大功劳来的,想来陛下少不得要升我官职,到时你想省了贺礼?那我可就径直去贵府,寻嫂夫人要去”

    听得叶畅这般说,杨钊忍不住又大笑起来:“罢罢,说不过你。”

    他心里知道,叶畅有财神一般的手段,最会赚钱,他说些许贺礼,只怕是数千乃至上万贯的东西了。虽然如今杨钊已经不是当初的落魄,可是钱这种东西,谁会嫌多?

    “十一郎你说你立了大功,什么功?”杨钊问道。

    “既是边地,自是军功。”叶畅笑了笑:“积利一州已经全部收复,一些图谋不轨的高句丽人被我带回来,正准备献俘阙下。”

    杨钊听得此语,顿时一哆嗦,瞪大了眼睛看着叶畅。

    他可是最清楚不过,叶畅几乎就是一个空头将军去的辽东,手中并无一兵一卒,如何能立下军功?

    “十一郎,你向来不作虚言的,不是愚兄信不过你,而是此事实在于系重大……你当真立下边功了,莫不是被下边人蒙骗了吧?”

    “兄长这话说得,我是轻易被人蒙骗之辈么,实打实的军功,积利州十七城,如今已尽回我大唐了。”

    “何以为证?”

    “我既然欲献俘,俘虏自是带来了的,一个是泉盖洪,自称积利州刺史,乃是泉盖苏文同族,一个是高松,亦为昔日高句丽王室支裔。自二人往下,高句丽贵人四十余名,至于普通俘虏,送来劳民伤财,沿途州郡为之不安,故此我就留在了积利州都里。我欲造大船寻访仙道,正缺劳力,役使这些高句丽人,既不扰动我大唐百姓,又惩戒了舛骜不驯丨之蕃胡。”叶畅说道。

    “俘虏何在?”

    “留在广运潭,只等天子召见。”

    听得叶畅这样解释,杨钊算是彻底相信了,他停住脚步,再次盯着叶畅看

    叶畅被他看得莫名其妙:“杨兄这般看,莫非还是不相信,要不我再领你回去见见那些俘虏?”

    “不是这个,十一郎,你手中无兵,如何能……成此事?”

    “哦,我手中虽是无兵,却有钱啊。”叶畅哈哈大笑起来。

    这个问题,他早就琢磨过了,他那个录事参军与守捉使的身份,原本就是一个笑话,唬唬外人可以,他自家明白,手头上一兵一卒都没有。在没有兵卒的情形之下,竟然占了一州之地

    “有钱?”

    “记得上回二十九贵主等人么,长安城中的这些女郎们凑钱,赠了我一大笔,我用这笔钱招募勇士,收买辽东本地土著,然后自然就有人为我打仗了。”叶畅嘿然笑道:“辽东一盘散沙,我们汉人又多,只要肯出钱,还怕没有人

    杨钊听到这里,恍然大悟。

    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在叶畅铜钱攻势之下,岂有不克之城?不过也只有叶畅这般豪气惯了的,才敢出这样的大价钱吧。

    他心中羡慕,这可是实打实的军功,有此功劳,何愁不能升官?

    就在这时,叶畅又低声道:“说起来,杨兄手中若是有人愿意去辽东那苦寒之地为官,现在就准备好了,到时我一并带去。”

    “呃……”

    杨钊听得此语心中一动,大唐各色官职虽多,但一个萝卜一个坑,想来一个有实权的官职可不容易,叶畅此语,就是送了他一个大人情。他可以将这个大人情拆开来,分成许多个小人情送出去。

    对于杨家来说,他们是新贵,这样不会触动旧权贵利益的机会并不多。

    “若真如十一郎所言,那就有劳了”他也不客气,然后拍着胸脯打包票:“十一郎这个积利州刺史,就包在我身上了,若十一郎当不成刺史,别人也休想当”

    杨钊是聪明人,聪明人便明白叶畅送他一个大人情的真正用意是什么。叶畅既然真夺下了积利州,若是朝廷不知好歹换个人去当积利州刺史,那叶畅岂不是没有丝毫好处所以,杨钊要保证叶畅为积利州最高长官,避免有人前去掣肘、分权。

    两人相视一笑,所有交易,尽在不言之中。

    “一年未来,长安如故啊。”顺着大街向长安城内行,叶畅感慨地说道。

    “你这是赞呢还是贬?”杨钊回了一句。

    “既非赞也非贬,只是觉得时间真快,去年别时,这些树方栽下去,如今却已是满枝繁花了。”

    路两旁栽着各种花木,此时正是盛开时节,因此妍艳多姿。杨钊环顾四周,他日日在长安,反倒不觉得了。

    “积利州那边风土人情如何,你细细与我说吧。”他笑着道。

    一路闲聊,没多久便进了长安,叶畅在当初孙思邈旧宅边上买了一宅院的,此前已经令人传讯,把宅院里外都打扫于净,因此这里现在成了他的落脚点。杨钊见他安顿好了,正待告辞,却被叶畅抓住:“杨兄,你在此正好,我说了略备有薄礼的,你便自己带回去。”

    “我自己带回去?”

    “嗯,还有送与娘娘的礼物,举世唯此一件,唯有托你送入宫中。”叶畅笑着道:“咱们自己人,有些话小弟私下说了,此物不可令其余女子见到,见到了……只怕娘娘就留不住此物了”

    “竟有此事?”杨钊大奇。

    叶畅令人先是将一个箱子抬了过来,那箱子用朱漆漆着,看上去甚是精美。杨钊笑道:“这箱子如此精致,我只要箱子,箱子内的东西你就拿回去吧。

    “买椟还珠可不是你的风格。”叶畅亲自将那箱子打开,然后露出里面的锦缎,再将锦缎解开,又是一床棉絮,棉絮之下,才露出他送与杨钊的物品真容。

    却是一个香炉,只不过这香炉晶莹剔透,从这端可以看到那一端。

    这当然是用玻璃制成的,为了制一个玻璃香炉,花费的气力极大,仅一个模范,就让巧匠们折腾了数月。

    见着这个香炉,杨钊的眼睛就瞪得溜圆,怎么也合不拢了。

    “这是……水晶制的?”良久之后,他才咽了口口水问道。

    “不是,玻璃器。”叶畅笑道:“可比水晶要难得,水晶你见过这么大块的么?”

    这是单纯的奢侈品,杨钊可以想象得到,这东西放在自己的香堂供奉神祗,外人看了会多么垂涎。他用手去抚摸,只觉得这玻璃炉光滑圆润,带着一股寒意,仿佛是玉石一般。

    “这东西……太贵重了,太贵重了”

    “确实,若不贵重,我也不敢拿来送你。”叶畅指着东边:“这宝物易碎,从海上将它运回来,可花费了我不少气力”

    杨钊拍了拍叶畅的肩,终究没有说出拒绝,他心里琢磨着,送给自己的都是如此宝物,那送给杨玉环的呢?

    一想到这个,他心中突然起了贪念,但想到自己与叶畅的交情,特别是叶畅完全可以、绕过他直接与宫中联络,他便将贪念收敛起来。

    “送给娘娘的也是这般宝物?”他问道。

    “正是,不过比起这个香炉更难运。”

    “既是如此……”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