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盛唐夜唱

第一卷谁乘星槎破虚空 第300章 耐心耗尽动干戈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王辏自然不希望有更多人知道傲来国的位置,若是能消灭叶畅,也就意味着他们有可能独霸傲来国的贸易航线,想到这里,王辏便觉心头发热。

    那可是一年能达百万贯的贸易线路,虽然海上风大浪急危险高,可是凭着这百万贯的利益,足够让人铤而走险了。

    他们既是做了这准备,便盯紧了叶畅的行踪,果然,次日叶畅轻车简从,只带了五个人前往梅花观,在梅花观中呆了半日,还品尝了观主江梅特意准备的梅花茶,这才回到自己宅中。他前脚走,后脚那珍儿便传出消息,她偷听到叶畅出海的时间为明日卯时二刻。

    卯时二刻,天还只是朦朦亮,若不是提前得知消息,他们确实容易错过。

    到得出发这一天,叶畅登上被命名为“蓬莱号”的大船,卯时二刻准时出海。

    “跟上来了么?”驶出旅顺口之后,叶畅问道。

    “跟上来了,距离我们约有三里。”

    海面上略有薄雾,叶畅眯着眼往船后望去,便看到一艘样式有些怪异的船。此船形态颇似水鸟,大小与他最初造的那两艘河海两用船相当,约为后世三十米长、五米宽。

    “那是什么船?”叶畅也有些惊讶:“以往未曾见过水师用这等船吧?”

    “此为海鹘船,速度较快,可入远洋,经得起风浪。”苏粗腿答道。

    如今苏粗腿,乃是旅顺海上首屈一指的人物,与当初不愿投入叶畅门下不同,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见识过叶畅的手段能力,苏粗腿对叶畅已经是甚为忠心。在叶畅面前,他也比往常更多一份恭谨。

    “看来此次这位程宣节倒是有心了。”叶畅点了点头:“你觉得我们对付得了这艘船么?”

    “蓬莱号上装备武器太少,人确实能比海鹘船多装些,但是又没有拍杆,无法与敌接战。”

    叶畅却是笑了起来。

    “接战可不只是依靠接舷,水面作战,首要便是火攻。”

    “叶司马说的有理,但蓬莱号上也未曾准备火攻船。”

    “火箭也行嘛。”叶畅意味深长地道。

    “司马之意?”

    “到时再看吧,此次我之所以要亲自来,一是诱敌,二则也是试验一下咱们的海军战法。”

    “海军战法……”

    苏粗腿有几分不解,在他看来,海军战法无法就是大船压制小船,快船火攻慢船,船多欺负船少,跳帮、接舷,还能有什么战法。

    唯有大唐水师,才会多出一些诸如抛石、绞弩、拍杆之类的战法。拍杆倒还罢了,乃是最主要的战法之一,抛石、绞弩因为海上风浪太大,而甲板之上又难以施展,其准确性都要大打折扣。

    他熟悉蓬莱号的结构,自然知道,叶畅在蓬莱号中做了些手脚,其结构比传统的海船要复杂,甚至可以说有极大的改变。这一次,也是要在实战中检验这些改变。

    “不会追丢吧,听闻叶畅手中有仙家之宝,能在十里之外就能看清四周,他们当已经发觉我们了吧?”

    叶畅与苏粗腿说话的同时,后面跟着的海鹘船上,王辏向程方远问道。

    程方远有些不耐烦,海上行舟,原本就诸多忌讳,象王辏这般问个不停的,若是一般的客人,只怕都要被扔到海里去。

    “若是怕了,现在出海不远,你还可以乘舢板回去。”程方远生硬地回道

    “这个,某只是担忧,叶畅在旅顺船场中造出来的船,速度都是奇快,此前咱们几次都没有追上啊……”王辏有些讪讪,但还是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

    “你当这海鹘船是什么?”程方远傲然道:“又当我程某是浪得虚名之辈么?总之,你只管在船上等着到傲来国就是”

    “叶畅奸诈多智,非常人能及,此次蓬莱号船速并未提起,有可能是故意诱我等至海深处,此前他们也做过类似之事,待将我们的船带到大洋之中后突然加速摆脱,不可备之。”

    “将王管家带入舱中,船上不许闲人乱逛,不得我命令,莫放他出来。”听得王辏之语,程方远耷拉着眼皮道。

    “程宣节,你这是何意?”王辏大惊道。

    “海上之事,尽凭我做主,你不过是区区一个商户管家,便敢对我颐气指使?”程方远冷声道:“我已经说过许多遍了,你这厮却还是不知好歹,那么就给我乖乖呆在舱中,待到了傲来国,再放你出来就是”

    王辏还待再说,却被几个兵士夹着一推,便给带走了。他心中暗道,这些措大军汉,一个个如狼似虎,自己若再说,只怕先要吃些苦头,且忍气吞声些时日,完成了此行任务再说。

    王辏被带走之后,程方远身边一军士笑道:“这厮好生不知进退,当受此罚……不过校尉不怕他回去告状么?”

    “王元宝在京中有些势力,在淄州都有些影响,但在咱们水师当中,他就是一个屁,能奈我何?”

    “他若是到杨驸马那边告状呢?”

    “你说杨驸马是愿意与王元宝分亨傲来国之航路,还是独占其利?”程方远阴笑道:“这个宣节校尉,我早就当厌了,想要升个官儿,再不济也要当个如王元宝般的富家翁。只要这厮在傲来国购得玻璃宝货,回途中他自己得意忘形失足落海……谁能怪得我头上?便是王元宝,只怕也要求到我头上来,求我给他供些玻璃宝货”

    身边军士闻言挑起大拇指,敬佩地道:“还是校尉想得深远,咱们兄弟今后富贵,就靠着校尉了”

    “诸位兄弟只管放心,这一票咱们做得漂亮了,我自然不会亏待大伙,升官发财,大伙想什么就有什么”

    他不仅仅是口头上许诺,还将王辏带上船准备用来与傲来国贸易的丝绢拿出来,赏赐给船上的水工、军士,一时之间,船上士气大振,众人都是卯足了气力,紧紧盯着蓬莱号。

    蓬莱号东行了九日,海鹘船便跟了九日。此时海船,多靠着海岸地形来辨识方位,象这般深入海中航行九日之举,即使是大唐水师,也并不多见。海鹘船上水工、军士虽得了赏钱,但每日都只见茫茫大海,夜里唯有靠着前方蓬莱号上的灯光照明方向,心中渐渐惶急起来。包括程方远,也是急躁不安,到得后来,不得不召集船上主要军官一起商议,究竟是否要继续追下去了。

    “此前数次,多则五日,少则两天,我们必定失了安东商会船的行踪,此次能跟着他们九日,已经是难得。只是九日未曾见着陆地,也不知他们是向着目的航行,还是在海中失了航向,如今船上水工、兵士都已疲累不堪,连着打了七次架……大伙一起商议一下,究竟是继续追,还是掉头西向。”

    听得程方远这样说,众人当中有人便打起退堂鼓:“程校尉,以卑职之见,咱们当回航。毕竟再向前去,谁都不知道会跑到儿,便是到了傲来国,咱们了记不得如何来的啊”

    “叶畅为何能记得往傲来国的海路?”有人问道。

    “正是,此前我们以为他手中藏有海图,但如今情形很明显,没有任何一张海图,能将这既无岛屿又无海岸的海道绘出来要么,叶畅此次所行目标,根本就不是傲来国,要么,所谓的傲来国,根本就是他编出来的谎话”

    “谎话不可能,那玻璃器,咱们在登州可是亲眼见到过了,他们的船出海转一圈,然后回到登州,便有了玻璃器”有人对这个最接近真实的猜测表示反对道:“以我之见,最大的可能,他还是在耍我们”

    叶畅戏耍他们的胆子自然是不缺的,论及官职,叶畅比起他们这里官最大的程方远要大得多。若不是双方互不统属,他们见着叶畅,还要行大礼,叶畅甚至可以寻借口拿军法处置他们。

    此时众人经过长期航行,一个个都是心头火起,故此在被点出有可能是被叶畅戏耍后,他们当中便有脾气暴躁地忍不住道:“奸贼狗胆……如此茫茫海上,依我之见,不如于脆拿下那厮,逼他交出傲来国的机密,然后往海中一扔

    “这么多人,若是消息走漏,咱们谁都落不了好……”

    “大伙都得了好处,又齐动的手,谁敢走漏消息?而且若是咱们得能到傲来国海路,何愁杨驸马不支持咱们,有堂堂驸马撑腰,走漏消息又能如何?”程方远怦然心动道。

    大人物们知道的消息更多,知道就算有杨洄撑腰,也未必能惹得起叶畅。但是程方远这般小人物眼中,驸马乃皇帝的女婿,就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叶畅虽然声名远扬功劳卓著,可是比起堂堂驸马还是差得老远。故此,他才有这个胆子,敢做如此决断。

    众人听了都觉有理,三言两语之间,便做出了决定:于一票大的

    他们既做了决定,便不欲再跟在蓬莱号后边吃浪,于是鼓足风帆,令所有兵士都充作桨手,开始全速前进。

    听得这个命令,诸军士与水工顿时欢声如雷,他们这些时日心中焦躁,自己内部都发生了斗殴,也都清楚此等情形不能放任下去。如今分明是要真刀实枪与追踪对象做过一场,众人都觉得有了一个发泄的渠道,更何况,安东商会向来以富庶闻名,抢掠对方的船,众人必然能有所收获。

    此时海上并无大多规矩可言,他们虽是大海水师,但也不是没有做过充当海盗杀人夺货的勾当,竟然没有一人质疑程方远的决策,反倒个个欢欣鼓舞起来。

    坐在舱中的王辏觉得有些不对劲,船速似乎明显快了,他以为乃是发现了傲来国,便想着出来。原本盯着他不让他乱走的官兵,如今也被召去准备作战,故此他出舱时没有人阻拦。

    他到得甲板,便看到兵士们都已经站在了绞弩与抛石机旁,准备随时发射,而拍杆与跳帮舷战的军士,也都各就各位。他虽然不大明白这些意味着什么,却也知道,情形不对。

    “程宣节,你这是做什么?”他惊恐地大声问道。

    程方远正与同僚盯着前方的蓬莱号,见他来了,厌恶地哼了一声:“滚回舱中去,若是再给我看到你在外边厮混,便扔入海中喂了鱼蟹”

    王辏心中一惊,从程方远的话语里,他确实听出了杀意,他能被王元宝派来执行此事,原本就是善于察颜观色的,再从程方远等人的准备来判断,他们分明是失去了耐心,准备硬上了。

    王辏最初时还只是惊于程方远的胆大,然后便意识到不对:对方做出这等事情来,难道还会留他们这些知情的外人?

    心念及此,他顿时惊惧交加,不敢再在外边晃着,忙跑回了舱中。他也有两个同行的伴当,与他分别被看着,如今知道情形不妙,他便去寻那两个伴当,想要商议一番,看看能如何脱身。

    对于海鹘船与蓬莱号的战事,他心中倒是没有半点怀疑,叶畅在陆上确实是威名赫赫,可是海上如何能敌得过海鹘这样专门为海战而设的船

    程方远没有理睬王辏,只是盯着蓬莱号。

    最初时双方的距离有六里远,但随着海鹘船速度越来越快,距离便越来越近,五里、四里、三里,再到不过十个船身左右。

    “抛石”程方远下令道。

    这是他们惯用伎俩,抛石威吓,让对方停船,等他们靠上去,那便可以生杀予夺了。

    士兵将石块装入兜袋之中,几名力士吭噗吭噗地绞动皮索,然后一名力士用榔头砸开机括,嗡的一声响,那人脑袋大小的石头飞上了天空。

    只不过此时的抛石机谈不上多精准,更别提是在风大浪急的海上了。那块石头飞得倒是既高且远,但离蓬莱号差了个半里左右,落入海中激起了数丈高的浪花。

    “再来,再来”程方远也有些面红耳赤,击不中目标乃是意料中的事情,但相差这么远……未免有些过了吧。

    可就在这时,他身边人却道:“校尉,你快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