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盛唐夜唱

第一卷谁乘星槎破虚空 第349章 诸方亮相争登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安抚住这些犬戎士兵,姜如芝只觉得身心俱疲,回到关中,南诏大军将段俭魏早就等急了,见他来先是一挑拇指,称赞他应对得好,然后问道:“如何,他们答应了么?”

    “答是答应了,但是我观这些犬戎人,狼子野心,咱们这一次,只怕是引狼入室了。”姜如芝叹息道。

    “我也知晓,但莫奈何,唐人比犬戎人更难对付,犬戎人不能在我境中久居,而唐人那模样,分明是准备夺我疆土了”

    “这个,那边原本就是姚州治下……”姜如芝喃喃地说了一声。

    “哼,姜参军,如今你是我们南诏国的录事参军,不是大唐的录事参军了。”段俭魏嘛了一声:“我这就遣信使报信……他们答应何时出兵?”

    “他们帐下,有浪人为先导,我原本是想让他们从苍山之后绕道取永昌路至龙尾关,他们偏要自洱海往东,过舍利州南下,必是他麾下浪人出的主意

    所谓浪人,乃是为南诏所灭的浪穹、施浪等诸诏遗民自称,他们向来与犬戎有勾结,在部族被灭之后,便逃至犬戎治下,受其庇护,又派兵为其作战。此次犬戎应约来援,他们也派出数千人马。

    “正是,这些浪人,必然坏事”段俭魏喃喃说了句。

    他们应付这些浪人应付得焦头烂额,那些浪人此时却在欢声笑语。

    准备的营地便在龙首关外不足五里处,靠近洱海,水草丰美,土地肥沃,此处原是施浪诏故地,故此有施浪诏遗民连哭带笑,酗酒悲歌。就在一片乱糟糟中,几个乌蛮服饰打扮的人悄然接近过来。

    因为军中有蛮人的缘故,犬戎军纪又差,故此并没有谁阻拦喝问,这几人竟然轻易接近到军营之中。

    “蒙风曳,你怎么在这里?”当他们接近施浪诏遗民时,遗民中一人见着带路者,猛然站起来,讶然问道。

    “听闻你们领着土蕃大军回来了,我特意来看看”被称为蒙风曳的乌蛮咬着牙道:“南诏害我们亡国,柳诺没弄,今日你们来了,是不是复国报仇而来?”

    被称为柳诺没弄的,正是这群施浪诏遗人的首领,听得相问,他脸有愧色:“我们……我们乃是来此替土蕃赞普征伐唐人的。”

    “什么,南诏灭我们部族,唐人征讨南诏,正是替我们部族复仇,你们竟然来支援南诏?”蒙风曳身后的一个年轻的蛮人叫道:“你们怎么这么样?”

    “大人的事情,娃娃不要瞎插嘴”柳诺没弄瞪了这个蛮人少年一眼,然后又对蒙风曳道:“你们来得正好,跟着我们去打唐人吧”

    “你们去了土蕃,不知道这些年我们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你们已经忘了仇恨,而我们却还在被南诏屠戮欺凌。”蒙风曳失望地说道:“既然你们不是为了恢复部族而来,那么我与你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别走,别走,土蕃的赞普答应我们,只要打败了唐人,就让我们复国。”柳诺没弄听得这里不由心中一惊,他们正愁兵力少,犬戎对他们不重视,现在蒙风曳等人送上门来,怎么能让他们轻易离开:“你们放心,土蕃的赞普一向有信誉,他答应的事情,从来没有做不到的”

    “真的?”蒙风曳有些心动。

    “当然是真的,你就算信不过土蕃赞普,难道还信不过我柳诺没弄吗?”

    “如果是真的,有一条消息我要可以告诉你们……”犹豫了一下,蒙风曳道:“我这次来,其实并不只是我自己,是有人派我来的。”

    “谁?”

    “乘着唐人与南诏作战,我们这些留在故地的人联合起来,不仅有我们施浪诏,还有其余被南诏欺凌的各个部族,我们的首领,是越析诏的公主阿诗玛,她比洱海还要美丽,比雪山还要冷酷,比最英勇的男子还要勇猛。她带领我们,隐藏在磨些江以北,我们有几千勇士,原本准备乘着唐人攻打蒙舍诏的机会,收复我们的故地”

    听得这些五诏遗民与诸蛮部的联军有数千人,柳诺没弄更是心动,若是能收拢这些兵马,他便有与土蕃赞普讨价还价的本钱,没准赞普还封个“钟”给他做做

    “这位阿诗玛公主在何处,我欲见他”拿定主意之后,柳诺没弄道。

    “你不过是傍罗颠的余辈,有什么资格见我们阿诗玛公主?如果傍罗颠还在,才有资格来见我们公主”跟在蒙风曳身边的那年轻人又傲慢地道。

    柳诺没弄眼睛顿时瞪了起来。

    这是他们这些浪人不能触的禁忌。

    傍罗颠为施浪诏末代诏主,率众逃奔犬戎控制之下的剑川,犬戎自然也不怀好意,日渐分化他们,到如今才二十年,傍罗颠及其子嗣已经失去了对施浪诏遗族的控制权了。

    不过只是瞪了一下眼睛,柳诺没弄又平静下来,笑着道:“那好,我去拜见公主,如此总可以吧?”

    柳诺没弄好说歹说,总算让这些蛮人同意,带他去见那位阿诗玛公主。他向论绮里余提起此事,论绮里余大感兴趣,便让他去与那位阿诗玛公主会合。

    至于论绮里余自己,自然是一边在龙首关外花天酒地,一边等着主力的到来。

    王天行在龙尾关前,愁眉不展。

    他性子不够内敛,故此有什么情变化,都会表现在面上。遥望前方的龙尾关,也实在是无计可施。

    开元十七年时,阁罗凤便奉皮罗阁之命建龙尾城,城堞为东北、西南走向,长约九里,前面是西洱河,水流湍急,河上唯有一座石桥,名为黑龙桥。整个龙尾关,便是这样一个巨大坚固的防御体系,诸多的防御点之间,相互呼应支援,而限于地势,攻方无法展开兵力,只能以少击多。

    不是攻不破此城,而是欲破此城,伤亡必重,到那个时候,拿什么与南诏、犬戎的主力会战?

    “唯一之计,就是能绕过西洱河,择山中小道翻越苍山,抵达龙尾关之后。”王天运暗想:“便是叶大使在此,恐怕也唯有此策了。”

    “将军,诚节被带来了”他正琢磨着,忽然听得身后有人道。

    “请他来吧。”王天运想到叶畅的吩咐,言语倒是有几分客气。

    诚节乃是皮罗阁的嫡子,单论血脉,原本比阁罗凤更有资格继承云南王之位。张虔陀之所以与阁罗凤反目,根本原因不在于张虔陀睡了阁罗凤的妃子,而是因为张虔陀见南诏势大,密谋扶植诚节取代阁罗凤。故此,诚节的日子不是很好过,名义上被阁罗凤任命为蒙析刺史,实际上是流放至南诏故地,派人严密监视。不过叶畅在昆川击败阁罗凤后,整个云南震动,乘着这机会,诚节逃出蒙析,如今唐军到了河东州,他遣人来向唐军求助。

    不一会儿,诚节到了王天运面前,正待行礼,王天运却将他扶起,和霭地道:“若非阁罗凤这逆贼篡权夺位,公乃云南王是也,某不过一介偏将,不敢当郡王之礼”

    此为叶畅交待的,要他务必礼遇诚节,王天行说得有些虚,但对于诚节来说,大唐承认他的继承权也就意味着不会将他与阁罗凤一样视为叛逆,他心中顿时一松,再拜道:“多谢将军……听闻天兵总帅叶公,乃诸葛孔明转世,愿往拜见”

    王天行愣住了:“孔明转世?”

    “正是,我南诏军民,尽皆如此传闻,阁罗凤倒行逆施,故此天帝遣诸葛孔明再度下凡转生,剿灭此贼,此后南诏诸蛮,再不敢逆反中原矣”

    诚节之语,半是为真,半是恭维。王天运听了之后哈哈一笑,忽然想到叶畅碑前掷钱之事,心中嘀咕了一声:莫非这传闻竟然是真的,叶大使真是诸葛孔明再世?倒是有几分象,他擅理政治民,精通军略,还会制造机关器物……着实象是孔明

    “欲见叶大使,你便在此稍候,就在这一两日,叶大使会到。”

    “若是如此,某如何敢在此等,当道迎才是”诚节一副恭顺模样。

    当初正是这模样,让他得了张虔陀等人支持,他很清楚,身为属国,必须恭事上国,唯有如此,才有活路。王天运也不多说,遣人“护送”道行。

    诚节对王天运并不怎么瞧得起,他更感兴趣的还是叶畅其人,故此,路上问那护送军士一些叶畅的消息,待得知叶畅掷钱卜吉之事后,目瞪口呆,好半日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回过神之后,他立刻召来自己的部下:“去,去将咱们的礼物拿来”

    见王天运时,他也送了礼,来迎叶畅,同样备了重礼,可是这时他觉得自己备的重礼还是太轻了,如此神奇之人,岂可以普通礼物敬之

    自龙尾关东行三十里,便见远处尘土扬起,前方探路回来禀报,正是叶畅亲自督领的两万大军、四千归附蛮军。不等叶畅到面前,诚节就跪在道旁,等了足足半个时辰,叶畅才闻讯到此来见他。

    “何须如此?”见他长跪不起,叶畅下马将他扶起来,因为跪久了的缘故,诚节起身后身体还晃了晃,险些没有站稳。

    “向闻大使威名,今日一见,果然天朝人物,如神仙一般。大使吊民伐罪,奉天子之命而来,便是大唐天使,某不过是荒野蛮子,安敢不礼敬天使?”

    诚节异常恭顺,叶畅甚至觉得,他有些恭顺得过了头。不过想来也是,他的恭顺与阁罗凤的骄狂形成鲜明对比,更容易获取唐将的同情与支持。

    不过可惜,他遇到的是叶畅。

    “礼敬天使与否,不在于跪与不跪,而在于行事如何。”叶畅略带责备地道:“汝乃先王嫡子,既见阁罗凤骄狂,当斩之以献朝廷,为何纵容其行悖乱之事?”

    诚节面色顿时垮了下来,他委屈地道:“阁罗凤执掌大权,又有朝廷敕命,小人哪敢与之相抗?”

    “此前不敢,如今呢?”

    “如今大唐天军至此,小人愿效棉薄之力,替大唐讨伐这不臣之辈”

    “好,好,既是如此,某便拜你们剑南节度使行军司马、大理军团练使,领本部蛮兵军前效力,你看如何?”

    叶畅看是封官许职,实际上却将诚节“云南王”的迷梦给消除了,只是此时诚节还没有想到那么远,只是好奇这大理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却不知叶畅在滇南泽东筑云南城,又准备在洱海西筑大理城,给诚节一个还没有设的大理军团练使名义,不过是想借助他在乌蛮中的影响力罢了。

    当日叶畅便行军至河东州,王天运赶来相见,说起龙尾关易守难攻之事,颇为有些恨恨。叶畅却笑道:“何须担忧,令诸军于洱海之中择地建港,我随军有数十名船工,再加军中木匠,咱们伐木造船,准备强渡洱海”

    比起翻过苍山之举,叶畅造船水攻耗费时日更多,但也确实更为稳妥。若没有犬戎援军之事,再有充足的后勤补给,叶畅此策必然可取胜。但犬戎的援军已经到了,而据王天运所知,唐军的补给已经略有不足,故此他有些焦急地道:“大使,如今宜速战啊。”

    “放心吧,我既然至洱海,速不速战已经不重要了,便是犬戎人来——当初在河西时,我可是大破犬戎,几站连石城堡都夺了下来。如今有兵有将,还惧犬戎?”

    叶畅所言,并不是自吹自擂,他这支唐军,装备与别的唐军略有不同,那就是在弩上。

    叶畅在辽东募集名匠,以极高的报酬,鼓励他们改良军中所使用弩,在张休的指导下,这些能弓巧匠们迸发出的热情让人恐怖,他们研究出来的弩,除了材料质地上不如叶畅另一世见过的机械弩,结构上已经与另一世的机械弩相近,只是装填方便更注重便捷。故此此前山谷之战中,王天运的部下,可以仅以三千人在极短时间内破敌。

    换言之,叶畅手中的是一支半远程部人,在这非平原的山地林区,简便的手弩比起强弓射程虽弱,可是更适合在这种环境下作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