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风袭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唯一留下的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谭天站在屋中,思考着刚才所生的不可思议的事,如果不是旁边还有两本书丢在那里,也许他会将这一切都当成是一个梦而已。

    忽然,他回头朝窗外望去,只见窗外一个人影正站在那里。

    “你……”谭天看着这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影,他脸上带着几分的吃惊之色。

    “很奇怪么?”晴楚显得很平静,不过从她那平静如水的眼眸之中,谭天看的出来,刚才所生的一切她应该都看到了,至于为什么她没有像其他人一样一起消失,这就显得古怪无比了。

    “当然,我很不明白,为什么实力最弱小的你却没有被索加罗最后的力量给送走呢?”谭天知道,刚才那些人应该都是被索加罗用了一种类似于遮天塔的逆流世界那样的招数给逆流了时间所造成的。

    晴楚脸上其实也有几分的迷茫,刚才谭天不知道生了什么,但是她却亲眼看见了一切,原本跟她一起在这里看着一切的人都好像中邪了一样,时间就仿佛被倒流了一样,那些人以一种古怪的方式全部返回了他们的来处,只有自己一个人被孤零零的丢在了这里。

    她心中有着几分的害怕,但是好奇心却让她留在这里想要看看下面要生什么。

    “我也不知道生了什么!”晴楚摇了摇头,确实她连一级的实力都不到,只能算是一个弱女子,刚才那力量可是属于巅峰界主的力量,不是她能够去明白或者解读的。

    “你要杀了我么?”晴楚这一次竟然像成为了一个能够预知过去未来的女巫一样,谭天甚至连一丝表情都没有流露她竟然就猜到了谭天的所想。

    惊异的看着晴楚,谭天我眉毛已经紧紧的皱在了一起,他的拳头攥在一起,似乎在考虑是不是现在就将晴楚给杀死在这里。

    “是么?”晴楚再次追问谭天,仿佛想从谭天的口中知道她所猜测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是!”谭天斩钉截铁的说道,随后他手中一道蓝色的光芒慢慢出现,这刀芒形成之后仿佛拥有实体一样,现在只要他轻轻挥手,那么晴楚就会被毙命在这里。

    “你不能杀我!”晴楚依旧站在那里,依旧是那么平静,仿佛即使是面对死亡也无法让她有任何的恐惧一样。

    谭天眯着眼睛道:“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你想要的东西在哪里!”晴楚仿佛能够抓住谭天的软肋一样。

    “我想要什么?”谭天反问一句,可是他的心中却有几分怪怪的感觉,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晴楚显得十分的妖异,完全不像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普通人。

    “孤月!妖刀孤月!”晴楚口气充满了肯定,她眼睛紧紧盯着谭天,从谭天的微表情之中她知道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哈哈哈哈……你是一个聪明人,可是你知道么,得到了妖刀孤月你依然要死!”谭天此时也懒得去欺骗晴楚了,晴楚口中的妖刀孤月谭天确实想要得到。

    “那可不一定!”晴楚的眼睛转了转,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谭天看着这样的晴楚竟然有一种错位的感觉,因为晴楚的眼睛实在是太灵动了。

    谭天没有在说话,他轻轻捏碎了手中的刀芒,然后伸手对着晴楚摇了摇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尊者大人,你是一个聪明人,我只是一个求平安的小小公主,我当然斗不过你,不过我相信你一定不会杀我,而且还会带我离开这血色界,你相信么?”晴楚说着已经转身走出了谭天的院子消失不见。

    看着消失不见的影子,谭天摇了摇头,这血色界越来越有意思了,索加罗,落日之战秘密,妖刀孤月,天煞的威力,现在晴楚竟然也变得如此古怪,看来自己在这血色界之中的日子应该不会太孤单无聊才是。

    晴楚离开之后,谭天返回了自己的房间之中,他将那两本书收好之后,继续开始翻找自己所带回来的那些史料,希望能够从中找到一些的蛛丝马迹,不过事实证明他只是徒劳,一直到有下人来给他送吃食,他都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即便是有也不过是淡淡的几笔描述了关于血色界有出去的方法而已,想要从这些信息之中找到自己需要的看来是很困难了。

    看着桌上那些食物,谭天知道,这应该又是晴楚的作为,他很不明白,这晴楚到底想什么的,有下人不用,却每日亲自下厨为自己做东西吃,谭天甚至有怀疑过晴楚是不是喜欢上自己了。

    可是这个理由又显得有些无厘头,自己跟晴楚一共见过几次,而且自己几乎没有给过她太好的脸色,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对自己有想法呢?什么天命所归,什么命中注定一类的东西他是不相信的,所以他觉得这其中应该还有着什么缘由。

    “晴楚!难道你知道怎么走出这血色界么?”谭天思考着,不过答案他现在是无法知道了。

    比邻国的队伍来到官驿已经三天,这三天的时间卢兰国对他们几乎是不管不问,除了每日有人固定送来吃的材料外,他们就像是被遗忘了的存在一样,丝毫不像是送亲的队伍。

    何啻对于这种情况有些恼怒,怎么说他们也是嫁公主的,这卢兰国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如果说卢兰国不接受,那么他们早就应该出兵把比邻国灭了,现在这样不上不下的到底又算是什么呢?

    其实比邻国送亲的是,卢兰国的国君早就已经知道,之所以把他们放在那里不管不问也是有原因的,这原因就是谭天这个不稳定因素。

    关于谭天的事情,吴凌已经跟卢兰国的国君付天说过了,对于比邻国的队伍竟然隐藏着这么一个强者付天也是吃惊无比,要不是因为不知道谭天的目的,估计晴楚早就已经被迎娶进入了皇城之中成为了贵妃了。

    “陛下,那人实力极强,就算是我出手也不一定能赢!而且……”此时卢兰国君付天的房中站着三人,正是七皇子付尹,神师吴凌以及卢兰国君付天他们三个。

    “唉……这比邻国到底从什么地方找了这样一个强者,最不解的是,这样强大的一个强者竟然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动作,这有些违背常识了。”付天看起来也就四十多岁,跟付尹有着七分的相似,不过他身上所带着的那股霸气是付尹所无法比拟的。

    “父皇,我猜测此人应该不属于比邻国,如果比邻国有如此强者,那么他们还用将公主嫁来么?”付尹也是很聪明,他从侧面分析着。

    “你说的我当然知道,不过此人实力强大,最关键的是他还在比邻国的队伍之中,你也知道,我们这一次说是和亲,实为是让比邻国放松警惕,将送亲队伍全部灭杀在这里,然后一举破比邻国都城……”卢兰国君付天的脸上露着几分阴险之色,他不是沉迷女色的人,相比起美女来,他更热衷于权利。

    “是啊,陛下所说的没错,现在有那人在,我们如果贸然出手,怕是……”

    “陛下!陛下!不好了陛下!”就在三人商量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这声音急切无比。

    “什么事毛毛躁躁的!”付天看了一眼身边的付尹和吴凌,对着门外喝道。

    大门打开,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身穿将装的男子从门外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他脸上带着几分的吃惊道:“陛下,刚才……刚才……”

    “刚才什么!你什么时候也这么沉不住气了!”付天眉毛一瞪,吓得下面的那名将领浑身一个激灵。

    “陛下,史料库的书籍全部不知所踪啊!”此人说着,脸色都白了,他是负责守卫史料库的将领,此时史料库的书籍被盗,他的关系最大,一个不好,他是要被抄家的。

    “什么!”付天听到这个消息脸都白了,他第一想到的就是那《玄天妙法》是不是失窃了!他们付家可就是靠着《玄天妙法》才有今天的地位的,如果玄天妙法的母本被盗走,那么以后他们就麻烦了。

    “陛下!末将该死,末将该死啊!”那将领跪倒在地,不停的磕头。

    “到底怎么回事,史料库存书上万,怎么可能不知所踪呢!”吴凌上前一步,他也知道玄天妙法的事,也明白玄天妙法对付天是多么重要,如果真的丢失,那么这将领死活事小,东西去哪里了才是关键。

    “末将也不清楚啊,末将一直守卫在史料库的周围,末将誓,从头至尾绝对没有任何人进入过史料库,可是今天一早末将按照过去的线路巡逻,当走进史料库的时候,现所有的存书都已经不翼而飞……连……连……”

    “连什么!”付天一拍桌子,他很不想听到下面的话了。

    “连那玄天宝匣都被从中切开,里面的宝物不知所踪……”将领知道,看付天的样子,他想要活命基本上是没有可能了……

    [奉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