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风袭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脑袋碎铁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一章脑袋碎铁坨

    马德的度很快,他一个箭步,紧随谭天的身后就朝着谭天的铁匠铺冲了过去,跟上次一样,铁门在马德冲到的那一刻跟着关了起来。

    “不好”龙傲云看到铁匠铺的铁门关闭的时候口中忽然惊叫了起来。

    但是晚了,因为马德就跟汉克的亲兄弟似的,一样朝着铁门就撞了上去然后悲剧再次生了铁门完全没有门闩,所以马德这一下也是无处借力,所以他直接就按照惯性朝里面就摔了过去。

    可是九级就是九级,他的反应度比起汉克来要快了很多很多,这一下并没有让马德完全失去平衡,马德手在地上轻轻一点,然后他顺势就朝着里面冲击可是这一冲之下,无数的兵器以及铠甲顺势就朝着他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

    “我x”马德一声怒吼,身子像是陀螺一样朝着旁边就是一个旋转这个动作无比的优美,优美到即便马德自己都想为自己喝彩了。

    但事情并没有按照马德的想法而展,在他转身闪避的一霎那,他的脑袋就这么鬼使神差的撞在了打铁所用的打铁坨子上……

    “砰……”一声让无数人吃惊的巨响出现,马德愣是用自己的脑袋将铁坨给撞到了地上,而他本人也被这一下撞的瞬间昏倒了过去……

    他是九级,他不是界主,同样他修的也不是体术,再说了,一个九级的小家伙,就算修体术也不见得能用脑袋撞的过铁坨啊

    看到马德就那样昏倒,可以说龙傲云也差点昏倒过去,从始至终谭天几乎都没有动手,可是就是这样,马德这个白痴却重演了上一次的惨剧,最悲剧的是,这个家伙还以为自己很帅气的躲过了那夺命一砸,殊不知那一砸并不算什么,真正的杀招乃是那大铁坨

    如果马德不躲闪,那些铠甲和兵器绝对无法把他怎么样,可是他的躲闪注定了他的悲剧,现在他成功了,他成功的变成了自己口中的形容词——死狗

    “咦?”谭天像是一个完全不知道生了什么的人一样站在杂乱的铁匠铺之中,看着自己那被撞到了地上的大铁坨,他能够想象,这一下这个家伙绝对很爽,而且会终身难忘

    “悲剧啊悲剧”龙傲云真的服了,他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了,他怀疑这谭天是不是神灵转世,这家伙运气也太爆棚了吧?同样的一招收拾了七级不可怕,可是同样的一招连九级都收拾了这就有些可怕了。

    马德这个白痴上演了比汉克还要高难度的表演,汉克表演的不过是门板碎钢刀以及乱刃砸死狗的表演,而马德表演了什么叫做托马斯全旋以及脑袋碎铁坨宗师级表演,这样的表演绝对是震撼级的,而且小朋友千万不要模仿哦……

    这样一个九级连一点元气都没有释放就这么撞昏了过去,就算是龙傲云都开始怀疑,这个家伙如果清醒了以后是不是会羞愧而死呢?

    “二公子,您的鉴定师脑袋真的太强大了不过我的至尊宝铲就放在那里不会跑,所以您可以告诉他,完全不用如此的心急啊”谭天摊了摊双手,他的表情邪恶无比,跟那边一脸苦色的龙傲云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

    “呵……呵呵……”龙傲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郁闷了,他看着谭天口中的至尊宝铲,如果不是知道自己一定不是别人的对手,也许他会冲上去跟谭天对拼。

    “二公子,这宝铲价值一万金币,我想您一定很喜欢,对于您这样的收藏大师来说,万金买这样的传家宝,应该是值得的吧”谭天还在用话语刺激着龙傲云。

    “啊……”龙傲云终于崩溃了一次,两次,三次整整三次,自己第一次来被侮辱也就罢了,第二次来被侮辱可能是汉克太弱了,可是带来了九级的马德,依然上演了宗师级表演,这样的情况下,龙傲云的心脏就算堪比绿巨人也终于崩溃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跟你拼了”龙傲云像是一条疯狗一样的对着谭天咆哮着,但是他的咆哮换来的却是谭天的微笑。

    “二公子一定是认为这个价格玷污了这件宝铲对吧,没关系,一万五千金币,我想二公子一定会很喜欢”谭天可没有想放过龙傲云,这样一个活宝自己如果不多玩上一会,那么自己离开了之后还有机会么?

    “我是不可能再妥协了你等着,我现在就去叫人”龙傲云说着就准备冲进马车之中回家叫人,可是就在他后退的一瞬间,谭天仿佛瞬移一般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把银枪,这银枪像第一次一样顶在了龙傲云的喉咙之上轻轻的颤抖着。

    “二公子,您知道,我的手非常的不稳定,如果一个不好,那么您的小命丢了可就不怪我了”谭天话语之中的威胁显而易见。

    “你……”龙傲云崩溃了。

    “我没有带那么多的钱啊……”龙傲云苦着脸,在性命和金钱面前,他只能选择妥协,一万五千金,这即便对他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龙家是有钱,可是再有钱也最多就是花个几千金吹吹牛,一下拿出一万五千金,他们龙家还没富裕到这个程度。

    “二公子,您的马车和您身上的衣服以及饰品我很喜欢,在我看来,喜欢的东西都是无价的,这就跟二公子喜欢这宝铲一样所以我觉得龙公子一定会跟我交换的,您说是吗?”谭天太邪恶了,龙傲云在这都城之中怎么也算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可是谭天竟然要将他剥光,这让他以后还有脸面见人么?

    但是脸面跟性命相比哪个重要?恐怕除了**烈士之外,基本上都会选择性命吧不是有句话说的好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妞泡?

    “你……我……”龙傲云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长枪在喉,他能说不么?当然不能

    所以接下来龙傲云就在这里给大家上演了一场***男的精品表演,这表演不仅让谭天惊叹,也看傻了无数围观的群众们群众们虽然没有像观众一样呼喊什么,可是从他们那鄙视的眼光之中,龙傲云读出了很多东西。

    一直脱的还剩一件内衣,龙傲云的脸都变成了苦瓜了,他现在真的有些后悔自己怎么会白痴的惹上这样一个运气好到爆棚的家伙呢?如果再给龙傲云一次机会,他一定会说我错了

    可是这个时候晚了,因为谭天并没有打算把他的内衣给他留下所以谭天轻轻抖动了一下他手中那冰冷而锋利的长枪开口道:“二公子,您要知道,您的内衣才是经典,所以我觉得这样的经典值得传世收藏,作为一个收藏爱好者,我怎么可能错过这样传世级的收藏品呢?”这话语太简单了,就是你丫想留下内衣?休想

    “你不要太过分……”龙傲云的话还没有说完,谭天用一只手轻轻弹了弹自己的枪尾像龙傲云证明了什么叫做武器,同时也表明了他内心的坚定。

    “二公子,我想你应该懂得”谭天笑的有些**了,这跟冷酷的谭天有着根本的区别。

    “好小子我认栽了,不过你也跑不了”龙傲云一狠心一闭眼,终于把自己的内衣也脱了下来,同时他也像这里的所有人讲述了什么叫做生理问题

    他就像一个合格的生物老师一样,在这里一丝不挂的向同学们介绍着人体最神秘的构造,同时他的脸也红到了一种足以媲美某种动物屁股的阶段。

    “二公子好身材啊”谭天还不忘在旁边啧啧称奇,可是他这话放在这个时候说,让龙傲云觉得自己更加的耻辱了。

    龙傲云走了光着屁股走了他成功了经过今天的一事,他的威名估计能够过他的父亲甚至过这丘吉国国君,因为他是第一个敢在丘吉国都裸奔的贵族……

    龙傲云裸奔一事如风一样传遍了整个国都,如果说现在有人不知道丘吉国的国君是谁那么很正常,可是如果有人不知道谁是龙傲云,那绝对就不合理了。

    在龙傲云回去的路上,无数喜欢研究生理的好学者们组成了欢迎的队伍对其进行了夹道欢迎,让龙傲云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国君级的待遇。

    只不过这待遇也让龙傲云生出了轻生的念头,让他觉得原来这个世界如此没有意义……

    龙家府邸之中,龙傲云已经换上了新衣服,可是他现在正跪在大厅之中,他的父亲龙啸天脸色冰冷的坐在大厅的中央看着还在地上昏迷的马德以及自己这个宝贝儿子。

    他的脸面已经被自己的儿子丢尽了,因为外面全部在盛传自己所教授的就是自己儿子怎么裸奔的消息。

    “他到底什么来头?”龙啸天还没有功夫理会这个不成材的儿子,他在那里对着自己的副将问道。

    “不清楚,他来的很诡异,据我打听,他好像不久前购买了那间铁匠铺,这个时候敢来这里购买铁匠铺的,不是白痴就是有真本事的人”副将并没有马德和龙傲云那样白痴,他能够分析出来,谭天显然不可能是前者,因为一个前者无法让龙傲云达到这个程度。

    虽然有句话说的好:不要企图战胜一个傻*,因为他会把你的智商拉到跟他一样的程度,然后凭借丰富的经验战胜你

    可是谭天显然并不是凭借经验战胜别人的人,如果说汉克被砸晕是巧合,那么马德也是巧合么?马德可是九级强者,一个九级强者表演脑袋碎铁坨?这合理么?

    “看来此人不简单啊”龙啸天虽然水,但是还没达到跟他儿子一样企图用经验战胜别人的程度,他知道,这个谭天绝对不简单。

    “谭天元帅,您不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么?”副将在一旁皱眉,这副将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他对谭天这个名字有着一定的了解,可是他并不觉得这会是二十年前消失的谭天,如果是那个能够把婴儿吓哭的恶魔,恐怕二公子已经死了八百次了吧。

    “这个世界上同样名字的人太多了”龙啸天也知道自己的副将说的是什么,可是他跟副将一样,都不会认为这个人会是那个谭天,那个谭天根本不是人,是神一般的存在,他们就算要仰望都不配,而这个谭天虽然有点本事,但至少没达到变态的阶段吧。

    “要不要我带人去看看?”副将乃是一个凡级的强者,他眯着眼睛看了看龙啸天,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到了自己出马的时候了。

    “恩不管他有什么背景,把他的脑袋给我拿下来挂在城墙上”龙啸天真的怒了,自己的脸面这一次可以说是丢尽了,自己的白痴儿子用亲身经历向所有人阐述了什么叫做傻*的最高境界。

    “是”副将看了一眼龙傲云,他知道,二公子这一次是真的完了,就算元帅不惩罚他,他也没脸再出门了,好在龙家马上就要离开了。

    副将并没有带人,他独自走上了大街,此时街上的人还在乐此不疲的讨论着关于生理课以及生理老师龙傲云的事情,虽然副将很想上去制止这些好学者,可是想了想他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些人在他看来已经没几天的活头了,让他们聊聊又能怎么样?

    等到四国的军队一到,那么丘吉国都城瞬间便会灰飞湮灭,这些好学者也会跟着这座城市永远的淹没在历时的尘埃之中,到时候谁又知道有龙傲云这个优秀的生理老师呢?

    副将穿着一身低调无比的衣服,他的出现并没有引起什么波动,可是当他到达商业区的时候却诡异的现商业区瞬间成为了鬼区,如果不是谭天依然悠闲的坐在铁匠铺门前,那么他可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路了。

    远远的看着那个坐在那里的年轻人,副将竟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他竟然丝毫在此人身上看不出任何强者的气息。

    这要远远比压迫的气息要可怕,看不到别人的气息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别人善于隐藏,另外一种就是碰上了绝对强者。

    可是看着如此年轻的谭天,他觉得可能么?

    慢慢走进谭天,他终于看清了谭天的面孔,就在他看到这面孔的一瞬间,他就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了

    这面孔他记得,这面孔在无数年前曾经出现过那个时候他还在西域的后土城之中,他清楚的记得这个年轻人独战几名入圣的情景,可是当这面孔再次出现的时候他竟然出现在了小小的丘吉国之中,还成为了铁匠铺的老板,这匪夷所思的事情让这副将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

    但是即便是做梦他也没有敢于对抗谭天的勇气,所以副将转身就准备离开。

    “来了不进来坐坐么?”谭天的声音显得很随意,可是就是这随意的声音却让副将停下了脚步,他很清楚这个年轻人是谁,他要杀死自己恐怕只需要动动自己的一根手指就能够做到

    “龙傲云也真有本事啊,连凡都被请出来了”谭天慢慢的站起身来,他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慢慢朝着副将走去,而他的每一步都像是踏在了副将的心头上一样,让这副将忍不住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这是绝对的压力所致,谭天虽然并没有动用任何力量或者气息压他,可是谭天的名头实在太可怕了,现在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凡了,就算是入圣强者也一定会被他吓死。

    “你叫什么名字?”谭天终于来到了副将的身后,他手中依然拿着那根长枪,那根坚固的长枪

    “我……我……我叫徐清明……”副将的声音颤抖着,他自己都能够感觉到自己牙齿打颤,但是他很清楚在这个恶魔面前他想要逃走根本就不可能。

    “恩很不错的名字,你是帮那龙傲云报仇的?”谭天看了一眼还停在那里的马车以及丢弃在地上的龙傲云的衣服,他知道自己的游戏结束了,从他完完全全的羞辱了龙傲云那一刻起,他就没有打算再玩下去了,因为他终于突破了这最后的瓶颈,成功的达到了界主五重天

    “是……不……不不是……”徐清明颤抖着,他真的很害怕面前这个恶魔一手掏入自己的胸口,然后把自己的心脏拿出来看看什么颜色的。

    “呵呵,是不是没关系了,我的游戏结束了,现在我要离开这里了”谭天看了一眼自己的铁匠铺,这里的经历虽然短暂,可是对于他来说也算是生活之中的调味品了。

    “啊?”徐清明已经满头大汗了,听到谭天这句话他仿佛一个死刑犯忽然听到自己要被释放了一样开心。

    “回去告诉那龙啸天,龙这个姓氏我很讨厌,而他的名字我更讨厌,如果下一次我再来这里龙姓还没有消失,那么我会帮你们消失”谭天说完,他的身子慢慢化为淡淡的风,最后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消失在了徐清明的眼前,而徐清明一下子就瘫倒在了地上,谭天给他的压力太大了,他甚至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了……

    而谭天终于消失了,他并没有对自己动手想到谭天最后的要求,徐清明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谭天的话一直都是说到做到的,如果现在不回去,那么龙家一定会被他抹杀掉的……

    (一段轻松的调味剂结束了,下面也该进入正戏了每天一万的更新压力真的很大,尽管小夜码字度不错,可是也至少要五个小时以上的不停码字才能够完成,这还是顺利的,要是出点问题,没有七八个小时的连续码字是不可能完成的,所以看在小夜如此拼命的份上,大家有点什么就给点什么吧……)

    !!!!!!!!!!!!!1!

    !最!!小!!!!!!6!

    !新!!!!说!!!!k!

    !!!最!!!!网!!.!

    !!!快!!!!!!!!て!

    !!!!!!!!!!!!!n!

    [倾情奉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