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风袭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传授拳法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八章传授拳法

    月被云朵掩盖,大雪依然纷飞,此时的谭天坐在自己的客房之中的火炉旁边,他脸上带着一丝微微笑意,因为就在刚才他已经知道那小家伙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门外。(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风灵,这月光之力所擅长的又是什么呢?”谭天知道,三大不可思议力量之中,寒风主攻,佛光主守,而这月光既然能够排名在榜首,那自然要有它独到之处才对。

    “月光之力十分神奇,这月光之力可以有两种发展途径,一种是按照你开始所预想的那样,他既然是寒月之力,那么就让他修寒性功法,而另外一种则是妖化”风灵解释道。

    谭天对风灵前面所说的寒性功法自然了解,可是这妖化他确确实实第一次听说,就听谭天道:“妖化?这妖化是什么?跟象形差不多么?”

    “准确的说,妖化要比象形高级,象形不过如何,它永远都要用一个象而不是真正的变化,可是妖化却是真正的变化”风灵继续解释。

    “详细说说”谭天收徒弟,要传授自然要传授最好的,而且这木剑云如此天赋如果不传授最好的,他会觉得不安。

    “象形是把自己变换成各种动物来进行战斗,借用动物的力量,而妖化则是一种更加高深的力量,象形变化需要消耗力量,虽然增加力量,可是那只是短时间,一旦象形被破,大部分的魔界强者基本上都会变得很被动,而妖化就没有这个顾虑了。”风灵缓了缓气继续道。

    “妖化是在本身的基础上吸收妖魔之力,可以在自己需要的时候化身妖魔,而化身出来的妖魔不会被破”

    “不会被破?什么意思?那不就是说妖化还不如象形?象形尽管被破,可是会有两条命,而妖化不能被破那只有一条命了”谭天有些听不懂了。

    “主人,两条命可能对初级选手来说很不错,可是达到您这个级别之后,如果一条命是死,那么两条命还不是死?要知道象形结束之后虽然保命了,可是也会陷入虚弱,一个虚弱的命跟死人又有什么区别呢可是妖化就不同了,妖化属于越战越强那种,一个妖化的月光强者,他越是受伤厉害战斗力就会成倍的增长,如果说没有妖化的时候战斗力是一,那么妖化之后战斗力会变成十,如果他身受重伤,可能这战斗力会变成一百”风灵介绍着,而听在谭天耳中却变得不一样了。

    这哪是妖化?这简直就是变态啊越打力量越强,别人快死了的时候是彻底虚弱,而他快死了的时候却会百倍增长力量这还有得打么?

    “不过……”风灵开始了不过……

    “不过什么?”谭天知道,一旦出现不过,那肯定会有弊端出现。

    “不过想要妖化可没有那么简单,因为要妖化必须要找到一个强大的妖灵打入他的身体之中,而这妖灵还不能反抗,所以从古至今,妖化的月光强者一共出现过一次”风灵很无奈的说道。

    “一次?结果呢?”谭天反问。

    “天下无敌”风灵只用了四个字,可是这四个字的分量却能比一切都重了。

    天下无敌,这四个字自古以来谁敢称?别说是被尊称了,即便是自称也没人敢啊可是千万年后依然能够被人记得,依然能够被人尊称天下无敌,可以想象这妖化的月光强者究竟有多么强大了。

    “天下无敌呵呵,有一个天下无敌的徒弟也不错啊”谭天不是小心眼的人,他并不惧怕徒弟强过自己,所以这一刻他暗暗决定,不管如何也要让自己的这个小徒弟达到妖化之境。

    “有你在,他不可能天下无敌了妖化后身体力量,神通力量全部都增加百倍,可是你不是普通人,你拥有的天地法门已经高过了月光之力,而你的那风袭更是诡异无比,所以只要有你在他就不可能天下无敌……”风灵当然知道谭天的想法了,不过它知道,就算是这孩子能够妖化也绝对打不过一个真正的妖孽……

    “这妖灵有什么要求么?”谭天心中忽然一动,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样。

    “当然,越强越好,如果是毁灭级的妖灵,那么造就出来的妖化强者简直逆天了不过毁灭级的妖灵怎么可能心甘情愿……”风灵刚说到这里,就见谭天将天煞拿了出来,此时天煞之上红光闪现,天煞妖灵的影子时隐时现,虽然现在这天煞妖灵看上去已经有些形态了,可是谭天却知道,这妖灵还没有意识,他想要恢复没有个几千年是甭想了。

    “你不会……”风灵意识到了谭天要做什么了。

    “天煞对我来说更多的是一种意念的存在,天煞之中的妖灵也不过跟一个界主力量相当罢了,妖灵如今重伤,想要恢复时间太长了,而我用这种方法让他重生,这也算是对他的一种恩典把……”谭天笑了笑,如此宝物他竟然能够拿出来,可以想象他是多么重视此事。

    “唉……也是,天煞真正的战斗力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开发出来了,而你又有赶月珠始终压制妖灵,他想要再次成型是太难了,可是你要知道,如果你把妖灵释放了,那么天煞从此就再也没有逆天的力量了,它最多也就是一个灵魂囚牢而已”风灵再次提醒。

    “够了这就够了”看着手中的天煞,其实天煞给他更多的是念想而已,妖灵如果能够以另外一种形势从新复活,相信这也是他愿意看到的。

    “唉……”风灵知道,这个时候的谭天一旦决定了什么事那是绝对不会更改的,所以它也没有再劝说谭天什么。

    “这孩子还是很懂得把握机会的也该出去看看了”谭天用耳朵就能听出外面跪在雪地之中瑟瑟发抖的木剑云,木剑云虽然身体之中满是月光之力,可是他的身体还是普通人的身体,如果跪的时间太长对他的身体也没有任何好处。

    走到门边,谭天轻轻打开房门,外面的雪花早已是像鹅毛一般的漫天飞舞,而此时木剑云脸都冻成了青紫色,他虽然浑身瑟瑟发抖,可是那不屈的眼神依然在。

    “为什么选择相信我呢?你就不怕我是在调侃你么?”谭天蹲下身来,看着依旧跪在地上的木剑云问道。

    “机会不会太多,如果我不去把握,错过了我再也没有回头的路了”木剑云双眼紧紧盯着谭天,那倔强的感觉跟当年的谭天是何其相似啊

    “呵呵,我很欣赏你这一份执着,所以我破例收你为徒,而且你也应该是我今生唯一弟子”谭天看着木剑云淡淡的说着,如果不是碰到这月光之力的孩子,他是断然不可能有收徒的念想的,对于他来说,徒弟就是累赘,可是月光之力如果不收下,那就是天理难容啊

    谭天说完这一番话之后,木剑云并没有像谭天想象的那样马上磕头拜师,而是依旧双眼紧紧盯着他道:“我要拜的师傅要是至尊强者,要拥有纵横三界之力……”

    “爱拜不拜……”谭天听到这句话有些不高兴了,这小子也太倔强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跟自己讨价还价,谭天敢说,如果今天他错过了机会,就算他月光之力也只能颓废残生,要知道,月光之力除非是碰到同样具有三大不可思议力量之人才能看的出来,哪怕一般界主也绝对无法认出月光之力。

    在一般人眼中,木剑云就是一个经脉闭塞的废柴,如果不是侥幸碰到自己,那么他这辈子也休想称为强者。

    听到谭天的话,木剑云第一次犹豫了,他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是不是该拜师,所以他开口道:“我一个废柴,你为什么要收我为徒?”

    “废柴?谁说你是废柴?在我眼中从没有废柴,只要肯刻苦,所有都是良木”谭天其实一直都不相信什么废柴之说,以前的人还说体术废柴不可能修炼成呢可是自己还不是达到界主了?

    说废柴或者是废柴只能说明没有机缘,没有办法开启一条新的道路而已,真正的强者不管天赋如何都是强者。

    剑飞天赋跟邵阳那个级别的根本没法比,可是他的成就比邵阳低么?他走出了属于他的路,这就是他的路,谁敢说一剑万里冰封的剑飞是废柴呢?

    “你……你真的有把握能够让我习武?”木剑云还是有些不能相信,毕竟他眼前的这个要做自己师父的人太年轻了看上去也就比自己大个五六岁的样子,这样的人可能是超级强者么?

    自己父亲乃是不坠强者都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难道此人可以?

    “哼”谭天嘲笑的看了一眼木剑云转身就准备关门,而就在他准备关门之时,木剑云已经对着他磕头开始拜师

    “师父在上,弟子木剑云拜见师父”木剑云没有说什么终生不背叛师门,师门孝敬师父之类的废话,可是他这简短的拜师之语却让谭天听到了那几分的诚恳。

    谭天慢慢转过身去,看着那对着自己三跪九叩的弟子木剑云,他终于笑了其实他刚才转身也是吓唬木剑云的,毕竟是个孩子就算再怎么的倔强不屈也玩不过自己啊

    “好,既然拜得我门下,那今后便是我的弟子”谭天说着一手将木剑云从地上拉了起来走进了房间之中。

    木剑云眼中有些阴晴不定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好像上当了,可是谭天给他的感觉实在太神秘了,这个看上去仅仅比自己大上五六岁的年轻人真的是绝世强者么?

    “是不是在想为什么我看上去比你大不了多少却能当你师父?”谭天好像一眼就看破了木剑云的想法一样乐呵呵的说着。

    “恩”木剑云也没有藏着掖着,他果断的点了点头。

    “我如果说我把你骗了,我只是想耍你,你会如何?”谭天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还带着温热的茶水慢悠悠的问道。

    听到谭天的话,木剑云真的愣了,他还真没有想这个,现在谭天这样一问,他才发现,至今为止他连师父的名字都不知道,如果真的被骗了那该怎么办?

    “我……”木剑云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可是他却是一个认死理的人,自己刚才已经拜师,哪怕是被欺骗,眼前这人也会是自己的师父,这一点是是认定了的。

    “就算被骗了,师父也是师父”木剑云最终还是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哈哈哈哈小家伙,我越来越看好你了,也不枉费我花费如此代价收你为徒放心吧,有我在你不会是废柴,而且很快我就会让你能够修炼”谭天眼神带着一股信念看着木剑云,而木剑云这一刻仿佛被谭天所感染了一般,他竟然点了点头,真的相信了谭天的话。

    “你先回去把,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就到我门外,我开始教你打拳”谭天轻轻挥了挥手,可是他这一挥手,当木剑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却已经站在了门外,而门窗此时依然关着,他就好像直接穿越了墙壁被送出来了一般

    “这……”木剑云眼中充满了惊骇,他从没见过如此神奇的事物如果说刚才他还有一些怀疑的话,那么现在他再也不敢怀疑什么了

    对着房间拜了一拜之后,木剑云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他知道自己一定是拜到高人了因为那一手即便是家里的太上长老,那不坠巅峰的强者绝对无法做到刚才那一手,这一刻木剑云心中忽然生出一个想法来:“难道他真的是……”

    雪下了一晚终于停了下来,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所以木家弟子比以往要起的稍稍晚了那么一点,可是木家唯有一人不同,那就是木剑云,木剑云在凌晨就已经来到了谭天的屋门之外,此时距离太阳初升还有一小段的时间。

    而他一点也不因为自己无法安睡而郁闷,他已经被这该死的经脉闭塞压制了十六年了,此时忽然有了机会对他来说是要珍惜的,他知道,成不成可能就要看这一次了。

    当木剑云来到谭天的房门之前的时候,只见谭天此时已经在门口打着一套看上去破绽百出而且慢慢悠悠的拳法了。

    这拳法就是罗汉拳,这么多年来,不管如何,谭天只要还能动弹一般都会每日打上一遍罗汉拳,这已经是他养成的习惯了。

    而木剑云虽然没有习武,可是看的多了他的眼力自然也上去了,但是此时看着自己刚拜的师父竟然打着那如此破绽百出的拳法他忽然有一种荒唐无比的想法。

    可是当木剑云看了一会之后他却感觉到了谭天那拳法之中有着一股不同的感觉,这感觉跟自己木家所传下来的一些拳法完全不同,自己家那些精英弟子一个个打拳要么虎虎生风,威猛无比,要么就是如清风拂面一般流畅无比,但是跟眼前谭天所打的拳法却有着一股本质的区别。

    也不知为什么,木剑云感觉,自己不管如何打拳也绝对无法打出谭天此时的感觉来。

    就在木剑云仔细观看谭天打拳之时,那边的谭天开口了:“不管是什么修炼,在我看来都要注重一个身体的强大,而拳法最容易刺激身体,拳法每一个修炼者都能打,可是真正会打拳的却寥寥无几”谭天这句话可以说很狂妄,他用他那看上去破绽百出的罗汉拳否定了很多神典级的拳法。

    “拳法拳法,拳在前,法在后,打的是拳,也是法普通修炼者永远都只是打拳,而真正能打出法的太少太少了”谭天说着,他再次将罗汉拳从头到尾的开始打了起来。

    随着他的罗汉拳转动,木剑云的眼睛都凸出来了他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一幕因为这个时候谭天的拳法一改刚才那破绽百出的样子,变得时而刚猛,时而柔和,但如果仅是如此绝对无法让木剑云如此吃惊。

    他看到谭天每打出一拳,他的身边就会有一个金色的佛陀影子出现,这佛陀随着谭天的拳法一会好像怒目金刚一般的刚猛无比,一会又变的慈眉善目如此拳法,如此境界木剑云发誓他绝对没有见到过,而这一刻他更加坚定了一个信念,眼前这个看上去年轻无比的师父绝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大。

    “学任何东西都要打好基础,如果连基础都打不好,那么你以后成就也会有限,这一套拳法师父只要还能动弹就从来没有停止过练习,而它虽然看上去只是最初级的拳法,当你真正能够打出法的时候你却发现,你真正掌握的远远还只是皮毛,这一套拳法足以让你一生无法钻研透彻”谭天并不是在危言耸听,他所说的就是自己的感受。

    没当他觉得已经将罗汉拳的所有都摸透了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不过是领悟了一点皮毛,而随着他领悟越加高深,这种感觉就越加的猛烈,他一直在改良拳法,同时也一直在修炼拳法,可以说,即便没有任何力量,谭天仅凭他此时界主的身体配合这一套拳法,他就能够跟一般五重天界主大战而不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