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醉玲珑

上卷 第二章 萍水相逢天涯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卿尘大惊,张口欲喊,声音未出喉咙便被闷断,那手很恶心地捂在嘴上,勒得她生疼。她奋力挣扎,从水中混乱的倒影中看到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正挟持着自己。

    惶急中她用尽全力将手肘向后撞去,趁那大汉吃痛松手的当儿拼命一挣,力气虽不大也推得那大汉趔趄了几步。

    她这才看清那人凶神恶煞的一副模样,络腮胡子里泛黄的牙齿上沾着烟草,看得人一阵反胃。她和那人对视片刻,突然惊醒,急喊“救命”,扭头便跑。

    身后传来一声:“小娘们儿,还想跑?”那大汉拔腿追来。

    河边乱石嶙峋,卿尘步履踉跄几次险些跌倒,听到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近,急中生智俯身抓起地上的石头往后扔去。

    一回头却骇然现追来的不止一人,另有两人和先前那大汉当她是到手的猎物一般,正狞笑着从三面围上来。

    她心中震惊,不留神踩在岩石厚厚的青苔上,竟失足跌入水中。

    她惊叫一声挣扎着没有一头栽倒,水倒是不深,只没到半腰,岸上恶心的脸却越来越近,脏手向她抓来。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她咬牙一横,即便不会游泳,却断然转身向水深处扑去。

    水从腰部迅漫到胸口,白衣被水波冲起像绽开的云彩般飘展,丝丝黑如缕游荡,水很冷,眼前逐渐迷蒙一片。

    正在这当口,身畔突然响起强劲的破风声,岸边“哧哧”两道激响夹杂一声痛呼,有个清冷而低哑的声音在她耳边道:“伸手!”

    她茫然抬手,一只几乎和河水同样冰的手大力将她从水中拉到岸边岩石上,眼前闪过一双沉寂的眼睛。

    她未及看清那人模样,先现两只狼牙羽箭钉在岸上紧追不舍的两名大汉脚前,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箭入河滩直没羽翎,可见力道非凡。

    追入水中的人却被一箭射中胳膊,惨声呼痛,连滚带爬地向岸上摸去,河水中立刻拖出一道殷红的血线。

    “几个爷们儿欺负一个弱女子,没脸没皮,还不快滚!”身边一个身着窄袖劲装,手握缠金弓,身形如松柏般英挺的年轻男子沉声喝道。

    卿尘这才看清射箭的和救她的并非一人,拉她上岸的人靠在岩石上,挺拔的身形被一袭修长的黑色披风裹住,脸上戴着副铜色面具,遮住了半边脸。

    因为面具的原因,她看不到他确切的样子,唯有面具后一双深沉的眼睛,幽黑无垠,不见有丝毫情绪,露在外面薄而坚定的唇,和那双冷清的眸子很相配。

    射箭的男子见几个歹徒仓皇而逃,也不追赶,只回头道:“四哥,你怎样?”

    那被称为“四哥”的人并不说话,只是微一摇头,射箭的男子目光转到卿尘身上,突然一愣,急忙转开脸。

    卿尘低头,这件轻薄的白衣遇水湿透,曲线玲珑地紧贴全身,几与透明无异。她呆了片刻,心中电念飞转,抬手便将一肩及腰的长甩至身前,一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原本莹白的俏脸顿时火烧飞红。

    四周荒山野岭,着实无法可想,正为难间,对面一件宽大的披风迎头罩来,落在她的肩上。

    她将披风扯紧,抬头正迎上面具后安静的眸子,那双眼睛虽然一直看着她从未转开,却像是什么也没见到,依然寂冷如初。她将目光往下移了几分,心中骇然一惊。

    那男子胸口赫然插着支短箭,先前被披风裹着看不到,现在丢开披风,露出深黑色紧身衣衫早被鲜血染透,半边呈现出一种浓重的色泽,她手中拉着的披风上亦沾染了不少的血迹。

    怪不得他一直靠在石上,看起来这伤势竟是不轻。可能因方才用力的缘故,又有新鲜的血液殷殷从伤口流出,紧抿的薄唇苍白到没有一丝颜色。

    卿尘此时听到他沉声道:“十一弟,拔了这箭。”

    那被称作“十一弟”的男子无暇顾及卿尘,上前扶那人坐在石边,犹豫地看着伤口。

    那人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符样的东西交给他:“你见机行事,动手吧。”

    十一剑眉紧蹙,狠命一握令符,“四哥,你忍着点儿。”抬手握住露在他身体外的箭尾。

    “慢着!”卿尘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急忙阻止:“这样拔会要命的!”

    那人胸口微微起伏,伤口的血便随呼吸不断涌出,目光无声掠向卿尘。

    十一住手,有些心急地道:“不拔一样要命。”

    卿尘过去在他们旁边蹲下,“不是不拔,只是你这样拔箭,他不疼死过去也会流血死掉。”

    “那如何是好?”十一问道。

    卿尘打量箭伤的位置和情形,估计没有伤到心肺,否则怕也熬不到现在,她问十一:“有刀吗?小一点儿的。”

    十一自身上取出一把长约三寸的小刀,刀鞘简约却精致,一看便非凡品,道:“有,干嘛?”

    卿尘道:“我会些医术,你若相信我,不妨让我试试。”

    十一扭头看那人,那人和卿尘对视稍许,卿尘在他眼中没有捕捉到任何情绪的波动,听他用那样虚弱而淡漠的声音道:“好。”

    卿尘接过十一递来的小刀,入手甚是沉重,刃窄且薄,相当锋利,虽不能和外科手术刀比,但也可用。

    她对十一道:“轻一点儿扶他躺平,让伤口高于心脏。再找找有没有酒之类的东西,没有的话就想办法点火来。”

    十一道:“酒有一点儿,也有火种。”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扁形嵌银小壶:“上好的花雕。”

    卿尘挑眉瞪他:“又不是品酒赏月。”她很快用小刀将披风相对干净些的里料裁下一大幅,分做几块,就着一旁的清水洗了手。然后接过十一递来的酒壶,蘸了酒将刀子擦拭过后,小心地把伤口四周的衣服割裂,整个伤口露出在眼前。

    她俯身仔细查看,伤处的血随着呼吸不断流出,呈暗红色,估计没有伤到动脉,这样的话拔箭时血应该不会喷涌得太厉害。她又扭头看了看那人,现他躺在那里安静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眼底深邃,看不出是不是信任,有没有怀疑或是,惧怕。

    她对他笑了一下,将刀子在十一燃起的火种上烧炙后,交给十一拿着。又用酒擦了擦手,拿蘸了酒的布将伤口附近简单地处理了一下,接过刀子说:“可能会很疼,要忍一忍。”

    那人不语,只是微微点了下头。

    卿尘细想这伤口附近的静脉分布,箭有倒刺,不能直接拔出。她抬手压上静脉血管,手中小刀准确利落地划上伤口旁边的肌肉,随着那人一声闷哼,她握上箭尾略一用力,断箭应手而出,紧跟着涌出鲜血,但由于按压正确,并没有大量地喷出血液。

    卿尘将断箭丢到一旁,对十一道:“布。”

    十一将卿尘刚才叠好的布递过去,看她层层压在那人伤口上,问道:“四哥,觉得怎样?”

    那人唇色惨白,但在这样的剧痛下居然还保持着神志清醒,隔了会儿,方慢慢道:“还好。”

    卿尘将静脉血管的位置示意给十一看:“你用手压着这里,我去看看能不能找到草药止血,记着别松手也别太用力。”

    十一依言接手,不多会儿,卿尘拿着些绿色的山草回来,洗净碾碎敷在那人伤口处,换了块干净布重新按压包扎,那血果然逐渐止住。

    天色渐暗,黛山凝紫,一日已入黄昏,天边火烧般地带起晚云长飞,透过夕阳的余晖暖意连绵。飞鸟自霞色间成群掠过,投林归巢,悉窣一片。

    卿尘坐在一旁岩石上长长松了口气,抬起头来:“天黑了,总不能就待在这里。”

    十一问道:“这附近可有人家?”

    卿尘略沉默了一下,笑笑说:“有间竹屋……是我的家,你们若不介意便随我来。”

    十一见那人不反对,便道:“如此叨扰,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卿尘抿唇想了想,道:“我叫……凤卿尘,你呢?”

    听她问起来,十一沉吟一下,抱拳道:“姑娘萍水相逢援手施救,本该将姓名如实相告,但我兄弟二人另有苦衷,如编造欺瞒,不是君子所为,不知姑娘能否见谅?”

    卿尘听后说道:“你不愿说,我就不问了,是你们先救我的,大家扯平。”

    十一略一思量,道:“在下家中排行十一,你不妨称我十一。”

    “好,十一。”卿尘点头,看向一直闭目养神的那人。

    那人睁开眼睛,清冷中带着沉沉倦意,淡声道:“多谢你。”

    卿尘微微一笑:“不谢,听他叫你四哥,那你一定排行第四了?”

    十一道:“四哥大我几岁,看你我年龄相仿,卿尘姑娘若不介意,不妨也称一声四哥好了。”

    卿尘点头站起来:“我带你们去竹屋。”

    三人一起溯河而上,卿尘即便心中有着记忆,但并不代表便能顺利找到路,何况天色已暗,当真费了些周折。

    那人随他们走了这许久,虽有人连搀带扶,无奈伤口经不起震荡,又有鲜血涌出,想必甚是疼痛。他却始终一声不响,冷峻的唇角紧抿,眸子中一片暗沉,遮挡了所有感情,包括痛楚。

    待到了竹屋,天色已全然黑下。卿尘推开竹篱栅栏入内,借着天上星光依稀看到这小院中种着不少草木,夜风中传来若有若无的清香。

    屋中摸到烛火,点燃后光线也并不十分明亮,这竹屋不大,但收拾得清爽干净。几案摆设皆以碧色青竹制成,摆放错落有致,烛火下恍惚落上了一层柔和的色彩,莹莹淡淡。

    卿尘打起竹帘,里面是卧房,正中低榻上牵着青纱罗帐,一侧摆了张小案,旁边挂有铜镜,镜旁放着的玉簪木梳说明这是间女子的闺房,靠近窗子的一边,有张简单的古琴。

    卿尘先安顿那人躺好,对十一道:“桌上有水,给他少喝一点儿,我去找药。”

    说罢挑帘出去,另有间房里一边放着些瓶瓶罐罐,还有不少晾晒好的草药,另一边则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她随手翻过,十有**是医书。

    她拿起药瓶逐个细看,不一会儿从中挑出两个小瓷瓶,又找到些干净的绷带。再看另外一间,原来是灶房。

    看来四处井井有条,清幽自在,之前的主人也当的上是兰心蕙质了,她有些出神地站在屋中,只觉得眼前的一切在真实和虚幻中交替浮沉,冲得头脑隐隐作痛,心中空空如许,她不知站了多久,直到十一出来问道:“有药?”

    她蓦然回神,双眸略带迷茫地看着十一,十一见她神色苍白,上前问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她急忙摇头:“没事。这里有药,我给他换药包扎一下,那边是灶房,你去想办法弄点儿吃的来吧。”

    十一愣了愣:“灶房?好,我看看去。”话题的转移让他忽略了卿尘眸中的异样,并未多加追问。

    卿尘打了盆水回到卧房,将药和绷带放在榻前:“那些草药只是权宜之计,不太管用,需要换药,你能坐起来吗?”

    烛火落下淡淡温柔的晕黄,那人露在面具外面的脸却煞白如雪,只是眼神还清朗明了。他略有些吃力地用手撑起身体,卿尘在他身后垫上被褥扶他靠好,又毫不避讳地伸手帮他解开衣衫,没有看到那人原本静漠的眼中掠过的一丝诧异。

    伤口果然裂开了,她从一个青花瓷瓶里倒出些清透的汁液,小心清理了一下血污,再取出乳白的药膏,轻轻敷在伤处,重新用干净的绷带开始包扎。

    那人默不作声,手却在身边紧握成拳,每一次呼吸都会牵扯到伤处,痛楚割裂一般反反复复,几乎将人的体力抽空,唯有卿尘指下轻巧的动作,为他带来些许清凉的缓和。

    卿尘手指每每碰到他的肌肤,触手处始终蕴藏着某种沉稳的力度感在其中,受伤和流血并没有使他放松,似随时保持着不易察觉的警戒。

    她眸光轻动,对他投去安静的一笑,那笑落在了他深黑的眼眸底处,一转便被吸了进去。

    换完药扶他躺好,卿尘将东西收走。那人疲倦地闭上眼睛,忽然又睁开:“……凤姑娘。”

    “嗯?”卿尘抬头,一边不耐烦地抖了抖总是碍事的衣袖。

    “十一弟,身上也挂了彩。”分明是关心别人,声音也不带什么感情的样子,冷冷淡淡的,波澜不惊。

    卿尘方才已看到十一肩头有伤,只是不太严重,忙乱中便暂时没有理会,现下也想起来:“知道了,我去看看,你歇着。”替他轻掖被角,掀帘出去。

    步出屋外,一阵浓烟迎面呛来,卿尘看到灶房那边不停地涌出烟雾,急忙去看,正和一身狼狈撞出屋的十一碰个满怀。

    十一伸手拉住她,抹把脸道:“怎么回事儿?灶火点不着。”

    卿尘看着他被烟灰抹了个唱戏一样的花脸,忍俊不禁,指着他“扑哧”笑出声来,十一剑眉飞挑:“你……笑我?不然你去试试?”

    卿尘笑想,不就是生火吗,把木头用火点燃谁还不会?挽挽袖子,“看我的。”信心十足地步入灶间,十一跟在后面决心虚心请教。

    半盏茶的功夫,两个人坐回外屋,灶间乱七八糟一片狼藉。

    十一看着卿尘,眼中带着三分笑意三分戏谑三分无奈。卿尘不服气地抿嘴站着,她从未想到生火居然如此不易,更可气的是眼前十一一脸调侃神情,看他忍得辛苦,她没好气地说:“想笑就笑,干嘛表情那么古怪?你又不比我好多少,五十步笑百步。”

    十一看着她黑一道白一道的小脸,忍了忍,却终于还是大笑起来,爽朗的样子使他看起来英武中带出潇洒,一时间阳光万丈万里无云。

    卿尘恨恨跺脚,说道:“笑!你生不起火来,别说药不能煎,大家也都饿着好了,看谁着急。”修眉上扬,凤目微挑,做个要挟的表情,甩手走人。

    不管十一在外一脸哭笑不得,她自顾入屋配药。品种繁多的草药有些她之前便认识,有些是根据得到的记忆才知道,那种感觉斑驳6离,穿插心间,仿佛一些东西在思想里是她的又不是她的,说有又像是没有,在需要的时候会突然冒出来,还没有时间理清,繁复生乱。

    她思索着仔细挑选药材,不敢马虎,冷不妨十一掀帘道:“哈,成了。”

    “成了?”卿尘随他出去,颇带怀疑:“没灭?”

    “烧得好好的。”十一神情中带着点儿得意:“此等小事,难不倒本……少爷。”

    卿尘不以为然地挑挑纤眉:“那么煮饭的事情当然也难不倒你,有米有菜,如此拜托了。”她趁十一愣神之时大力拍上他肩头,并故意落在伤口处,在十一“哎哟”痛喊时却又盈盈笑道:“先看看你的伤。”

    十一气结,却对着她一张笑脸无法可施,只好自认倒霉。他肩上、左臂都有轻伤,左臂一道稍重流了不少血,卿尘仔细看去,竟像是刀伤。话到了嘴边想问却又停住,只着眼仔细打量。见他一身黑衣虽然穿着简单,但用的是上乘好料,暗起云纹,裁剪得体,丢在身旁的长弓握手处缠以金丝,两条精雕的飞龙盘旋衬于双侧,腰间佩剑质朴古雅,锐意透鞘,想必都不是寻常人家的用物。

    伤口处理妥当,十一笑道:“多谢。”

    卿尘道:“不谢,煮好了饭过来,就当药费。”

    十一摇头:“伶牙俐齿,一点儿亏都不吃。”

    卿尘抱起桌上的药:“承让,彼此彼此。麻烦你先点火煎药如何?”

    “好说。”十一故技重施,从屋中拎出坛酒淋在卿尘备好的药炉中,加了木柴,火折子一碰即燃。

    卿尘凑上前去看了看那酒,“牛嚼牡丹!这可是浸了多种药材上好的药酒!”

    “哦?”十一闻言,以小盏倾出酒来饮了一口,半晌道:“好酒!”

    卿尘好奇心起,伸手在酒坛中蘸了蘸,以舌尖品尝。只一滴,入口清苦的药香混着酒的纯冽,久久不散,回味中冲得人心神舒泰。

    她点头道:“是不错。”又伸手去坛中,突然“啊”的一声将手缩回,坛底那截深色的东西原来是条蛇。

    十一仔细一看,突然笑道:“这酒难道不是你泡的,当初这蛇是怎么抓的?”

    卿尘心中微怔,随即凤目斜挑看向他:“我自有办法,不劳操心。这酒值得一饮!”她将无法回答的事避开。

    十一朗朗一笑,随手倒了两盏酒:“有幸相识。”

    卿尘将酒盏接过手中,唇角轻扬:“有缘相见。”

    两人举杯,饮尽后彼此照杯一亮,酒劲冽酽入喉清醇,都觉得痛快,没遮拦的笑声响起在屋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