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醉玲珑

上卷 第三章 锦瑟无端五十弦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灯色轻淡,卿尘端了碗粥去房里。出于一种习惯,她伸手想试试那人额头的温度,却又在半空中停住,一副面具隔在那里冷冷划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他看起来像是睡着了,卿尘迟疑片刻,最后还是放弃了心中那点好奇的念头。

    正犹豫要不要将他叫醒,一抬眸,现他不知何时已睁开眼睛,黑沉沉的眸子中有点儿疲倦的神色,但却掩盖不了那种天生入骨的峻冷,静静地望向她。

    卿尘和他对片刻,心中竟升起整个人都被看透的感觉,仿佛那目光可以穿透一切,使人没有任何保留的余地。她轻轻将修眉一挑,起身去端粥:“你醒了?吃点儿东西吧。”

    那人闭了一下眼睛,缓缓摇头。

    “什么都不吃不能恢复体力,对伤势毫无益处。”卿尘劝道。

    本以为还要再费些口舌才行,那人却只停顿一下,又安静地闭了会儿眼睛,便没有任何异议,“好。”

    卿尘扶他半躺起来,试了试粥的温度,瓷勺随着她手腕轻翻碰到碗沿,出细微的声响,衬得屋中格外寂静。

    那人看了她一会儿,淡淡说道:“面具是带给敌人看的,摘了吧。”声音中带着一种自然而然命令的语气,不容置疑。

    “嗯?”卿尘停下手中的动作,心中揣摩那面具后的模样。

    那人见她不动,停了停,又道:“我手上没有力气。”

    “哦。”卿尘知道那是失血过多的缘故,而且想必他伤处现在也是极其疼痛。她将粥放在身旁,心里不知为什么居然有些紧张,“那我摘下来了。”

    那人不再说话,卿尘伸手,轻轻将那张面具取了下来,面具之后露出一张轮廓分明的面孔,因伤势的关系不见血色,显得略有些苍白,漠然而淡定。

    没有想象中的英俊无比貌赛潘安,但是卿尘一下子呆呆愣住,仿佛在千万年之前,她见过这清峻的面容。

    那一刹那的恍惚,让她似沉沦梦中时光流转,坠入了未知的轮回。

    蓦然回,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她在心底奇异的情绪中静默了片刻,那双眼眸中的黑沉倒映出她的身影,一抹淡淡的清光掠过。

    她突然便回神过来,方才那杯酒仿佛化做了烈烈暖意烧在五脏六腑,叫她觉得脸上微热,眸光低转避开他的眼睛,她将面具放到一边,尽量若无其事地伸手去试他额头的温度。

    那人似乎微微避了一下,却又任她的手落下。

    并不很烫,她将粥端过来,他却没有接。

    一瞬不解后卿尘暗想自己真是粗心,抱歉一笑,舀了一勺送到他唇边。他坦然任她服侍,并未有丝毫不适,身上有种清贵的气度,仿佛自然便该如此。

    只喝了半碗粥,他便摇头不想再喝,卿尘也没有勉强,问道:“有没有别的不舒服?”

    “没有。”他说出不带波澜的回答,明明精神不济,目光却还是可以一直看到人的眼底心底。

    “嗯。”卿尘也不再说话,屋子里一下子很静,一旦静下来便没有人打破这样的气氛,她觉得和他在一起语言似乎都是多余的,待再喝了药,不多会儿他便昏昏沉沉睡过去。

    窗外月色如水,透过细竹窗棂明明暗暗洒入些花影,十一也趴在外面睡着了,卿尘却一点儿倦意都没有。

    空旷的夜里只有她醒着,这样安静地站在这里,迷茫,甚至些许的恐惧趁着黑夜悄然滋生,缠得她心中紧涩。

    她毫无目的地在铜镜前坐下,拿起梳子理顺着垂肩长,镜子中淡淡映出人影,异常陌生,恍惚仍旧沉梦未散。

    她抬起头来,漠然看向窗外,月华如练,寒照长夜,清辉落影悄然覆上心底,带着无尽的幽凉深黯。

    一种难言的滋味涌上心头,她很想把十一喊起来和自己说说话,免得独自胡思乱想,可见他睡得那样沉,又不忍心叫醒他,反而找了件东西给他搭在肩头。

    即便唤醒他又能说些什么呢?或许这真的就只是个梦,一转便醒过来了,从来便荒唐。

    榻上的人一直睡得不很安稳,她放轻脚步走过去,伸手覆上他的额头。他没有如前几次般睁开眼睛,只是微微蹙了下眉,浑身入手滚烫,究竟还是烧起来了。

    她紧着眉心站在榻前,隐觉担忧,便去院中打了盆清水,又将十一找到的那坛酒取来。

    夏日井水冰凉透骨,却正好合用,卿尘用布巾蘸湿敷在他额上,稍后再换下,反复地保持清凉。将浸凉了的布巾垫在他颈后和腋下后,再用酒很小心地替他擦拭身子,希望能见成效。

    从没有做过这样照顾病人的事情,她一时还有些手忙脚乱。当挽起那人衣袖时,有什么沿他手腕滑下,借着烛光看去,是一串黑色佛珠样的东西。卿尘立刻认得那是串极其纯正的黑曜石,光泽沉敛,每颗珠子上面都开了双面彩虹眼,是这类宝石之中十分难得之物。

    她低头看着自己腕上的碧玺,想起所谓的九转玲珑阵,还有那神秘的巫族禁术,或许这些水晶宝石能够送她回去,她略有希望。

    那人突然轻轻动了一下,卿尘怕他不知觉翻身动到伤口,急忙伸手压住他的手。触到他手指时却被他握住,不肯放开。

    她试着抽了抽,觉得他握得很紧,似乎在隐忍着什么样的痛苦,心中一软,便任他这样握着,守在一旁。

    如此折腾了半夜,天色微明的时侯,她终于撑不住趴在榻前睡去。

    醒来的时侯,现晨光淡淡地洒满四周,原来披在十一身上的薄衾罩在自己肩头,她的手反盖在那人修长的指下,有种被保护的感觉。

    她抬起头来,用另一只手抚上眼睛,睫毛微湿,仿佛是泪痕。

    已经忘记了短暂的梦境,也不知今日将如何。她轻轻把手抽出,再将他的手放进被中,他看起来已经退烧了,睡得很沉的样子。

    她如释重负,轻声说道:“太好了。”

    “什么太好了?”十一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卿尘吓一跳,回瞪他:“吓死人了!干吗神出鬼没的?”

    十一倒没有立刻反驳,反而笑笑:“辛苦一夜,不好意思。”

    卿尘知道他连日疲惫,昨夜其实也没睡安稳,只轻松说道:“记着你欠我一份人情好了。”

    十一双手抱在胸前笑问:“怎么还?你说。”

    “我还没想好,想好了再说,你先欠着。”卿尘道。

    “行,便是欠你的,”十一爽快说道:“这样难得的机会可不要随便用,我轻易不答应别人要求。”

    卿尘凤眸斜飞,一脸的不以为然:“说话听起来很像自大狂。”

    十一哈哈一笑,道:“我刚到河边看了看,去弄条鱼回来怎样?”

    “好啊,”卿尘颇感兴趣,她还没有看过这附近究竟是怎样的环境,便道:“我也去。”

    十一摇头,做个拜托的手势,指了指榻上。

    卿尘回头看去,挑挑眉梢,接着明眸一转,道:“两个要求。”

    “趁火打劫。”十一低声道,却并不推辞:“只要四哥无恙,区区两个要求又算什么?”

    卿尘抿唇,眸光明媚,笑意十足:“去吧,这里有我。”

    十一神情潇洒,露出个爽朗笑脸,转身离开。

    卿尘缓步走出竹屋,举目望去,四周皆是连绵起伏的青山,淬染了林木色泽,一色碧绿平静而深远地铺展在天地间。

    竹屋依山而建,半隐于茂林修竹,昨日那条河离此还有段距离,只依稀能听到水声琤瑽,不急不缓,如珠玉轻动,流淌于寂静的深山。

    夏日的山风微凉,吹得衣襟轻拂,丝飘扬,卿尘往前走了几步,抬头望向一碧如洗的天色,阳光似金,纯净得透明,淡淡铺泻长空。

    她伸手,仿佛想握住流动的光线,阳光落入眸心,有一点点刺痛。

    就连阳光,都感觉如此陌生。

    她面对着寂林山野站了很久,终于长叹一声,转身回到屋中。

    竹屋清凉而安静,透人心骨的空沁。

    神情落落地独自坐了会儿,百无聊赖兜上心头,她便随手拨了一下那张古琴,琴弦悠长颤于指尖,出似有似无细微的声音。

    这琴和她以前学过的古琴并不十分相同,她一时好奇,一弦弦挑抹,慢慢摸索弹法。一曲子拨弄下来,再弹一遍便流畅许多,第三遍越得心应手。

    琴弦通透的声音虽淡,却令繁复的心事沉静下来,她压着纤细琴弦,迎着落入窗间的阳光缓缓扬唇,突然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道:“商音往角音时再慢些,会更好。”

    她回头,见那人不知什么时侯已经醒了,正靠在榻上听她弹琴。

    “醒了吗?是不是我吵醒你了?”她走过去问。

    “什么曲子?”他不答她的话,反而问道。

    她微微一笑道:“随手拨弄而已。”

    那人也不再追问,只淡淡道:“有些烟雨飘摇,笑傲人世的意趣。”

    卿尘抬眼看他,不想他竟能听出曲中之意。

    那人又道:“此曲若以箫相和该不错,以后可让十一和你试试。”

    “十一会吹箫?”

    “会。”

    一时间,两人似乎再无话说,一个静静地躺着,一个静静地站着。

    卿尘觉得和这人在一起总是特别安静,不像和十一见面,可以随性地斗嘴说笑。不过就连十一对着他都一副认真的模样,不是人变得安静,而是有他在的地方就会自然而然地静下来。他身上似乎有种奇怪的气质,一点儿淡然的清寂,一点儿峻冷的高贵,让人不敢在他面前放肆胡闹。

    她自顾地想着,无意抬眸,正遇上那人看向她的目光,眼底带着若有所思,研判的意味。

    她侧头看他,觉得无法揣摩他在想什么,他让她想起深湖之中遥远的青峰,倒影明澈而清净,却是云深不知处。

    这静寂叫人略觉异样,她便随口问道:“身上好些了吗?”

    “嗯。”还是这样简单的回答,在她以为两个人又要就此陷入沉默的时候,听他道:“你的医术师从何人?”

    见此一问,卿尘一笑,笑间略有些无奈,这说来话长,却又无从说起:“没有人教。”她淡声回答,语中不自觉地带了些萧然意味。

    那人眼光淡淡扫过她眸底,说道:“药效很好,我见过很多高明的大夫,都未必配得出这样的伤药。”

    卿尘起身倒水给他,说道:“见效太慢,否则你也不用烧了一夜才好。”

    那人就着她的手中杯盏喝了水,她问:“还要吗?”见他摇头,便将杯子收好,她心中黯淡,不想再回头面对沉默,便走到琴边:“你若不嫌吵,不如就听我练琴?”

    “佳人抚琴,岂会嫌吵。”那人道,看起来精神尚好。

    卿尘坐在琴前,拨动几下丝弦,抬头看向窗外,缓缓理韵,一声悠扬的琴音应手而起。

    曲调低缓,沉远平旷,她弄弦随意低唱:“数尽江湖千万峰,无极浩瀚吾心胸,走遍中原到南疆,看我大翼展雄风。魔道崎岖路难通,明日青山又几重,人生运命各不同,但求屹立天地中……”平川策马,天高地广,如吟如诉渐渐铺展。

    忽而,原本平缓广阔的弦下隐隐生出金戈剑影,气势逼人:“势似奔雷,威震山河动,剑如白虹,出鞘追元凶……”

    霸气正浓,却化做绕指丝柔,随着她清缓的嗓音透出深情无限:“也有情深处,何必相约再相逢,自古英雄多寂寞,将相本无种……”

    柔情过后,风起云涌,琴音再变,豪情随歌而起:“好男儿莫错过青春,看风云再变,彩云飞扬!”

    曲终弦收,余音袅袅,轻绕在窗前明淡的阳光中,浮沉微动,悠悠散去,她默然坐在琴前,一时间四周寂然无声。

    却听屋外有人道:“好琴!”十一拎着尾活蹦乱跳的鲜鱼进来。

    卿尘看他提着鱼凑到琴前,鱼的腥气和滑滑腻腻的感觉就在近旁,忙起身躲开:“快拿走!”

    十一故意将鱼拎高,笑道:“不是还要和我一起去抓鱼吗?怕成这样。”

    卿尘道:“活的鱼好玩,死掉的多恶心。”

    “哎?”十一道:“这鱼可是活的。”说罢还特意将手中的鱼晃了晃,那鱼吃痛,越挣扎起来。

    “鱼离了水,和死的差不多!”卿尘急忙闪开,求助似地看了看榻上的人。

    那人淡淡道:“十一弟。”

    十一听那人说话,便不再吓卿尘,一耸肩:“算了,有四哥护着你。刚才琴是你弹的?”

    “嗯。”卿尘道。

    “歌也是你唱的?”十一又问。

    “是。”卿尘答,目光中明显在认为他多此一问。

    “不错,不像出自女子之手。”十一道:“‘人生运命各不同,但求屹立天地中’,这句写得好。”

    卿尘看他道:“我倒喜欢那句,‘自古英雄多寂寞,将相本无种’。”

    十一问道:“为何?”

    卿尘随口道:“帝王将相宁有种乎?天高地广,人生百年,登临九五封侯拜相人人皆有可能,没什么是命定的。”

    此言一出,四道目光落在她脸上,榻上那人的目光不着痕迹地微微掠过,十一却停在她眼中,道:“你好大的胆子呢!”

    卿尘微怔,随即不以为然地笑,一双翦水明眸在笑意中风姿清傲:“帝王将相,能者居之,从来都是如此,天命,乃是人为。若天生其才,为何就不能觊觎权位?”

    “那君何以为君,臣何以为臣?忠孝又从何说起?”十一亦笑问。

    “忠孝是君王手中暗剑,杀人于无形,”卿尘便笑答:“哪一代王朝的开国之君能算忠孝之人?强者生,弱者亡,强者便为弱者定下伦理规矩,直到下一个强者来取代。不过无论怎样替换,有些是不变的,便如你所说的忠孝。所谓忠孝礼义不可违,只能说思想的控制实在是为君为政最好不过的法子罢了,有什么好说的?”她突然看到十一手里还拎着条半死不活的鱼,小心地又往后避了避。

    十一倒没有再拿鱼吓她,眼中意味深长:“口气不小,那你倒说说,何为帝王英雄之才?”那人一言不,只是安静地听他俩你一句我一句瞎扯。

    卿尘随意而言:“沉机、师谋、驭人、冷酷、大度……或者还有其他,总之到头来,自古英雄多寂寞,高处不胜寒,所以世事公平,英雄要付出代价,不是谁都能做,你就算了吧。”她不忘调侃十一。

    十一不以为忤,悠悠说道:“成大事者,需慎谋远虑,处变不惊,识人善用,戒急用忍。”

    卿尘侧看他,故意一本正经道:“嗯?说得在理,看不出你还是个人才,不知做鱼的能耐如何?”

    十一“哈哈”一笑,道:“这不是我说的,是四哥说的。就冲你方才那些话,今晚这鱼我做了。”

    卿尘等他出去,小声嘟哝:“本来就是你做,我才不动那粘乎乎的东西,不过你做的能不能吃啊?”

    一低头,看到那人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她看回去,只能见无尽的幽深,如同一口古井,只有他吞噬别人,由不得人探索他。

    看不透,也经不住再这么看下去,她有些不甘心地扬眉将目光避开,追出屋外:“我来帮忙好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