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醉玲珑

上卷 第四章 万里星辰万里心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夜半无人,清风不问人间换颜流年抛却,自在青竹翠色间淡淡穿绕流连。星光点点泼溅了漫山遍野,花间草木清香万里,浸染屋室,醉人心神。

    卿尘悄悄推开门,来到院中,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依稀风摇翠竹的轻响,反而更衬得四周寂静,叫人连呼吸都屏住。

    仍是睡不着,虽然连日都几乎没有休息,入夜之后依旧无眠。卿尘抱膝坐在了横搭的竹凳上,抬头细细地去数天上繁星,璀璨星光在广袤的夜色上拉出一道宽阔天河,遥远深灿,无边无垠。

    夜凉如水,身上缥缈白衣如穿梭风中的云,被夜风轻轻拂动,带着飘然出尘的潇洒。人说每一颗天星代表着一个灵魂,繁星如许,谁能知哪一颗是自己,来自何方,又去向何处?

    如今这缕魂魄,究竟是谁?如此陌生的世界,只有她孤零零一个人,面对这样天翻地覆的变化,就像天地突然全部陷入黑暗,没有一丝光线,没有半声轻响,死寂骇人。

    这里不属于她,她也不属于这里,一切都弄错了,弄错了,却回不去。

    心底的悲伤泉涌而上,几乎灭顶地淹没了她,随之而来的是几近绝望的孤独。

    她想念父亲、母亲,一切曾经熟悉的人,甚至李唐。

    李唐,她爱了五年的李唐,她的完美同她的世界一起,轰然倒塌,倒塌得干净而彻底。

    泪水不期而至潸然滑落,一旦流泪便再也不能控制,她伏在自己臂上啜泣。两日来紧紧压着的那根弦,断了,弦丝如刃,抽得心腑生疼。

    啾啾清鸣的夜虫似乎受到了惊吓,悄然收敛回声息,黑夜里一片寂静。

    不知趴了多久,她终于抬起头来,突然现有一片高大的影子落在了眼前,遮住了温柔的星光。夜色似乎落入来人的眼中,使那双眸带着令人沉坠的幽深,还有,一种清冷的安定。

    卿尘扭头避开,不愿让他看到红肿的眼睛。那人慢慢地在她身边坐下,并不说话。

    好一会儿,卿尘闷闷问他:“干嘛不好好休息?”

    那人目光投向无垠的夜空,淡淡道:“白天睡足了。”

    卿尘也不再出声,不知他站在这里多久了,哭出来才现,原来人往往并不像自己想象般坚强。

    所谓坚强,不过是无可奈何时自我安慰的词语,相连于痛苦,不离不弃。如果此时可以选择,她宁愿自己并不需要坚强。

    心中凌乱,唯一清晰的感觉是孤单,她幽然抬头问身边的人:“你愿意陪我坐一会儿吗?”

    “好。”那人依旧淡声回答,似乎根本未曾考虑。

    “那你可不可以不问为什么,就只陪我坐在这里?”卿尘茫然相问,然而她立刻后悔,却已迟了。

    她听到他用平淡的声音道,“好。”

    同样并没有考虑,他还是给了这个答案。

    这一个字似乎牵出了卿尘拼命压抑的情绪,泪盈于睫,碎珠般滑下脸庞落在衣间,只是她执意仰头,睁大眼睛看着业已模糊不清的星光。

    那人终于扭头看了看她,道:“不管什么事,哭没有用。”

    卿尘不想去反驳,只是下意识叫道:“四哥……”声音中散碎的无助让自己觉得陌生,她想寻找一个认识的人,喊一个存在的名字,这样或许能抓住什么,不会陷入黑寂的深渊。

    那人眼底仿佛洒落了漫天的星光,但他甚至比那遥远的天星都要泠洌几分,他对她示意一下,向她伸出手。

    卿尘看着他略微犹豫,便将手伸去。

    他握着她的手翻转过来,手心向上,用手指在她的掌心中写了个“凌”字:“我的名字。”

    “凌。”卿尘默念,缓缓地握手成拳。他将手收回,带走了原本包裹着她手掌沉稳的温度。

    “哭虽没用,不过你想哭还是可以哭。”他望向她泪水盈盈的眼睛,淡声道。

    听到这话,卿尘竟然再忍不住,孩子般抓着他的衣襟失声痛哭起来。模糊中靠入了一个坚实的怀抱,而她就在这样略带陌生的温暖中哭累了,沉沉睡去。

    清竹幽淡,阳光半洒在地上,斑驳明暗。

    门前竹帘半垂,几只青鸟沐在晨阳中蹦跳几下,啄食地上草籽落物。风过帘动,它们展展翅,跳远几步。

    “这如何能行?”屋中声音略高,十一站起来大步走至帘前,惊得鸟儿们匆忙飞走,叽喳一片。

    凌依旧靠坐在案前,用那亘古不变冷淡的声音说道:“再者我们在这里待了几天,必定牵扯到她,带她一起回去,也有个照应。”

    十一略微急躁:“这是当然,可你要我自己先回去,我怎能放心走?”

    凌压抑着微微咳了一声:“我这伤一两天走不了,如此耽搁下去前方恐生变故,此事轻重缓急你当清楚。你先回去,一是定人心,二要长征带兵来接,否则对方若有心,单凭你我二人之力,也难保卿尘平安。”

    十一道:“就怕对方真有心,已经寻到此处。”

    想必是伤势影响,凌一时没有说话,闭目稍歇,半晌方道:“那即便你在也于事无补,不过多条人命。反是你走,赶得及回来,才是脱险之路。”

    十一皱眉,但也知凌所说有理,盯着地面透过竹帘落下的细长光影沉默片刻,随即抬头,当机立断:“两天之内我必定赶回此处。”

    “好。”凌缓缓道:“自己小心。”

    十一答应一声,又道:“也不知她是否愿跟我们走?”

    凌幽深的眼眸往内室看去:“她并非不通情理,说得明白,当会了解。”

    “去看看她醒了没有。”十一转身,迈入内室,却见卿尘抱膝坐在榻上,看他两人一前一后进来似乎并无诧异之色。

    十一一怔问道:“咦,何时醒的?”

    卿尘眸底清淡,笑了笑:“你们两个说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的时侯。”

    凌扶着长案在一旁坐下,看了她一眼。十一难得认真地对她说道:“既然听到了,那可愿跟我们走?”

    卿尘略微侧,垂眸思量,无意间看到凌手上的那串黑曜石,心中微微一动。

    十一见她半天不说话,问道:“可是住惯了舍不得这里?”

    卿尘不料他有此一问,愣了愣,抬眼打量这竹屋,竹色青青,淡黄浅绿,耳边传来清脆的鸟鸣声,婉转悦人。

    她和他们一样,此处仅仅住了几天而已。

    十一又道:“或是,不相信我们?”

    卿尘微挑秀眉,看看十一,又偷眼看凌,终于悠悠说道:“我不知究竟是怎么回事,也不知你们要带我去哪里,为什么要跟你们走?”

    十一似是想说什么,最后却转向凌,道:“四哥,你看……”

    卿尘便也扭头看过去,见凌一只手轻压左胸,脸色苍白,想必是牵动了伤口,忙道:“伤口疼吗?”

    凌剑眉微蹙,目光停在她关切的眼中,摇头道:“没事。”

    卿尘稍微放心,又道:“得吃药了。”

    凌并没有答她的话,反而说了句:“我们不会害你。”

    卿尘静静望向他眼底,那如水如墨冷冷的黑,一泓深湖,无情无绪,偏又让人觉得湖底隐着万千的颜色,耐人寻味。

    “哦。”她起身坐到床沿,道:“我知道,跟你们走可以,但是……”她一转头对十一伸出一根手指:“加一个要求!”

    “嗯?”十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加一个要求。”卿尘重复道,她不敢去惹凌,欺软怕硬拿十一开刀。

    “你……”十一语塞,稍后“哈”地笑道:“成交!”

    卿尘三根纤纤玉指伸到他面前:“三个要求喽,男儿一言既出……”

    “驷马难追!”十一伸手弹了她手指一下:“我就当被抢了。”

    卿尘妩媚而又调皮地笑起来,笑得像只恶作剧得逞似的小狐狸,看得十一频频摇头。她却一下子正色对十一道:“事已至此,有什么危险我也只能与你们同进共退。方才不是说要走吗?既然四哥他要你回去,就必定是有道理的,赶快上路才是正事。”

    十一也收敛起嬉笑,深深看她,随后一点头:“我去回,最多两天。”

    “好。”卿尘道:“四哥的伤你放心,我照顾着,不会有什么差错。”

    凌听他俩说话,用一种研判的目光看向卿尘,似是从未见过她。

    这个女子,冷静时沉定从容,忧伤时安静幽凉,嘻笑时俏皮狡黠,言行举止别具一格,清风静流底下的如云似雾,引人入胜的奇异,和他见过的多少女子都不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