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醉玲珑

上卷 第八章 前尘今生几度情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天都伊歌雄踞大江上游,屏倚岐山,东逾麓江,南系易水。其城依山而建,城池宏伟,岐山高二十余丈,尾七十丈,天子帝宫以此为基,周迴四十八里,遥遥高于伊歌城,巨制恢弘,雄浑壮丽。

    伊歌城顺势而下,街道平直成纵横经纬状,将整个城池分为大小九九八十一坊。

    上九坊地势略低于帝宫,圈列其外,坊间府邸星罗棋布,高檐飞柱,华美风流。麓江、易水在远郊宝麓山脉交汇而成的楚堰江横穿天都街坊,入此一分为二,其中一支带入帝宫,名为上九河,金水玉带,两侧以盘螭雕栏护卫,专供王族出入之用。

    此时一艘鎏金溢彩的丹凤飞云舟自帝宫驶出,前后各有八艘略小的虎贲舟随护,以明紫广帆开道顺水,徐徐转入楚堰江正江,向西而行。

    云舟上层宽阔的通廊中,莲妃拨开长垂的幕纱缓步走出,她走得极慢,步履轻缓,长长的青莲裙裾拖曳身后,强调了身姿的妙曼。乌流泻肩头,以素青色丝带束成坠云髻,带身纤袅,随着她的步履轻轻飘逸。

    迎临江风习缓,她似踏于凌波走到雕栏之侧,扶着舷窗向外看去,清风拂面,淡纱掠过她容颜飘飞,惊鸿一瞥。

    她看着帘幕翻飞外的江天,神情冷淡,眸中一片空澈。容颜上渺远冰雪的颜色有种摄人的高贵的美,她只是安静地站着,纵衣衫飘拂恍若洛神临水,却有入骨的清冷淡在周身。

    这一方空间,江上喧嚣远远地退离在她的冰姿风神中,泠泠然无声逸去。

    “莲妃姐姐,站了这么久,在看什么?”舫中传来一带温柔的声音,苏淑妃手扶着侍女转出竹帘。

    莲妃回头,淡淡说道:“没什么。”声音清漠,如她的眉眼。

    苏淑妃轻轻遣退侍女,步来近前。芙蓉绢裳,烟笼轻柔,眉清目秀,温婉如水,弱柳扶风一行一动里的柔软,款款叫人如沐春晖。她已并不年轻,但岁月仿佛不曾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她有着与莲妃不同的美。

    “许久不曾出宫,这坊间热闹比起深宫景致倒别有一番风味。”她微笑着说道,似是对莲妃的淡漠习以为常。

    甲板处脚步声响,大步走上个眉目飞扬的年轻男子,他在那精雕的船栏前一站,手中折扇拂开幔纱,笑着上前对苏淑妃和莲妃行礼:“儿臣命人备了新鲜瓜果,两位母妃可要些什么?儿臣叫他们送上来。”

    苏淑妃目露柔和:“漓儿,你总是这么风风火火的,什么时候能像你四哥,沉稳着点儿。”

    莲妃对十二皇子夜天漓的见礼只轻轻颔,见提到自己儿子,如若未闻,依旧静靠在帘前。

    夜天漓笑道:“母妃放我像四哥一样领兵出征,我便是不沉稳也得沉稳了。”

    提到漠北的战事,苏淑妃些微地蹙眉,十一皇子夜天澈带军出征,如今前方竟许久不见消息,她这做母亲的心里日夜担忧。

    她往身畔看去,此次出征仍旧是凌王的主帅,莲妃却漠然相待,便如那个战功赫赫却冷面待人的王爷并非她亲生,甚至根本与她毫无关系,仿如陌路。

    母亲的淡,儿子的冷,如一道相连的鸿沟,隔阂间却又如此相像。

    今日在莲池宫,天帝如降圣旨般要莲妃与苏淑妃同去度佛寺祈福,莲妃便静静看着天帝,以一种漠离的姿态俯身应命,领旨登舟,却哪有半丝是为了儿子?

    但这也不是一日了,凌王自出生便在太后宫中抚养,母子间生疏得很,苏淑妃轻轻叹了口气,对夜天漓道:“你待有了你四哥的本事再说。”

    “母妃便只准十一哥随四哥历练,把我看在身边。”夜天漓嘻笑:“可是舍不得我?”正说笑着,突然船身猛地摇晃,几人毫无防备,都踉跄一步,身后侍女急忙上前来搀扶。

    莲妃脸上波澜不见,淡淡拂开侍女的手。

    夜天漓抬手搀住苏淑妃:“母妃小心!”随即长眉一拧,怫然不悦:“怎么回事?”他转身喝问。

    此时放眼看去,竟是有艘画舫破水而来,正撞上他们乘坐的丹凤飞云舟,虽力道不大,但也阻了船驾前行。

    下层已有侍卫的呵斥声响起,夜天漓道:“让母妃受惊了,儿臣去看看。”转身冷哼一声,大步走下去。

    精巧秀美的小画舫此时一片狼藉,卿尘她们被从大船带至此处,不知冥魇的同伴做了何等手脚,竟让船骤然失控。

    长门帮的人极力返舵,两相较劲,形成巨大的推力斜冲内江,丹凤飞云舟正经过,不巧迎面撞上,画舫被庞大的云舟带得再横转一弯,险些翻覆江中。

    船身剧烈摇晃,冥魇一把扶空,卿尘被抛撞在对面舱壁上,舱内几案移位,金樽玉盏纷纷跌落。

    身影一闪带着剑光寒气,一个黑衣人掠至冥魇身边:“走!”

    舱外传来喝呼声,船身微沉,已有侍卫落在船上。

    冥魇看了卿尘一眼,返身同那人奔向后舱,趁乱双双纵入水中,消失了踪影。

    一瞬间横生变故,胡三娘等几人见势不妙,抽身而退,不远处泊着的大船迅起锚,趁乱离开此地。

    卿尘同碧瑶她们扶持站稳,船上长门帮来不及逃脱的帮众被侍卫拿下,押在一旁。

    船舱处珠帘大开,夜天漓步入船舱,怒目扫过乱成一团的局面,“生何事?”

    一个身着丹香飞纱绡裙,身量窈窕的貌美女子急忙俯跪在他身旁,媚声说道:“奴家见过十二殿下。”

    夜天漓抬眼看去:“嗯?这不是天舞醉坊的武娉婷吗?你好大的胆子,如此混闹!”他往卿尘等人打量过去,身旁侍卫将翻倒的东西稍加清理,以便通过。

    卿尘心中微微一动,眼前这男子眉眼英气与一人很有几分神似,让她有种熟悉的感觉。

    武娉婷心里忐忑,这十二王爷因是当今圣上膝下最小的皇子,素来倍受恩宠,性情骄纵不羁,平日天都中人人都要避让三分,今日竟偏冲撞了他,她勉强露出个还算动人的笑容:“奴家……奴家带姑娘们……游河……谁知惊扰了殿下……”

    话未说完,夜天漓冷眉喝道:“大胆!武娉婷你当本王是什么人,容你欺瞒!岂有你们这样游河的?”

    “十二弟这是和谁动气呢?”舱外突然传来一人的声音。

    如珠玉轻击,那声音润朗,船舱中的混乱纷杂似乎随着这一句话风息云退,当真化做了游河赏景的雅致风流。

    夜天漓一愣:“七皇兄,你怎会在此?”来人却是夜天漓的皇兄,七皇子夜天湛。

    垂帘微掀,夜天湛缓步而入,众人入眼一袭雨过天晴色长衫,织锦的料子舒雅,蓝似静川明波,着在他身上随着那闲闲步履,叫人仿佛看见清风过碧水,朗月上东山。

    他手执一支白玉笛,含笑的眸子扫过众人,卿尘抬眼看去,浑身一震,呆立当场。怔视着身前翩翩微笑的人,她蓦然扭头,心间波涛狂涌。

    “我正回府经过,看淑妃娘娘的座舟停在江中,便过来看看。”夜天湛扫视满船狼藉,问道:“出了何事?”

    夜天漓道:“这恰是京畿司的职辖,正好便有劳皇兄,横撞母妃座舟,得给我个交待。”

    夜天湛笑道:“什么人竟招惹你这个霸王?”俊目身前一带,看往伏了一地的人。

    武娉婷迎上他的目光行了个礼,匆匆展开笑意娇声道:“七殿下……”,一旁夜天漓毫不客气地打断她:“若还是游河,你便不必说了!”

    武娉婷见两位王爷插了手,知道今天这事已无法善终,饶是她见过不少世面,不由得也慌乱起来,一时竟不知如何说辞。

    此时夜天湛对卿尘等几个女子微一抬头:“要她们说。”

    船上这几日,碧瑶她们早不由自主地将卿尘当成主心骨,目光齐齐向她看去。

    卿尘睫毛投在眼底的淡影微微一动,两泓深湖般的眸光幽凉而冷漠地望向夜天湛。这眉眼,这神情,这身形,如月如玉俊朗潇洒,分明便是李唐。

    七情六欲翻乱满心,莫名喜悦过后的恨恼伤痛如影随形,原来说不伤心都是自欺欺人。涩楚滋味凝成冷利的薄冰直冲心间,堵得胸口刺痛难耐,她意兴阑珊地将眼眸重新垂下,望着地板上碎盏流水一片狼藉,淡淡说道:“这些人用卑鄙手段……”

    话未说完,身边忽然有人惊呼,不及抬头,她便被人猛然揽向一旁。

    眼前白影骤闪,“当”的一声金玉交击的声响后,有样东西坠落舱板之上,白影回转,落入夜天湛手中。

    喝斥混乱再次充斥舱中,而那支白玉笛静陈在夜天湛指间,光泽柔和,仿佛刚才的利芒只是一时的幻觉。

    夜天湛手扶卿尘,唇角仍带着闲逸浅笑:“姑娘小心。”

    卿尘一步退离他的手臂。落在地上的是柄刀,长门帮中有人趁侍卫不觉之时忽然难,许是拼死一搏,做了杀人灭口的打算。

    她望向被夜天湛玉笛逼退一旁,正押在侍卫刀下挣扎的人,眼中泛起不屑的鄙夷,如同一道冷冷的浮光,“杀了我一个,还有多少人在,你们敢做又何必怕别人说?”

    夜天湛眸心一动,含笑再次将她打量,问道:“究竟生何事?”

    卿尘说道:“这些人不择手段绑了许多女子,沿途贩卖至此处,卖到什么天舞醉坊,想必不是什么好地方。她们都是清白人家的女子,被强掳离家,父母亲人难免伤心牵挂,一路上也吃了不少苦头,请……殿下为她们做主。”

    眼前温朗的眼中掠过极微淡的精光,似冷月照水一晃,然而夜天湛不动声色,盯住卿尘看了半天,却问道:“她们?那你呢?”

    卿尘细眉一挑,低头抑下心间烦躁:“我无牵无挂孑然一身,到何处也都一样。”

    “你是要我救你们?”

    “是。”

    夜天湛眼中闪过兴味:“既然到哪儿都是一样,又何必求救?”

    卿尘道:“我一样,她们不一样。”

    她说完话后半晌不见回答,刚要抬头,听到那样漫不经心的声音缓缓道:“我又为何要救她们?”

    卿尘眼波微动,深静里堪堪隐去了丝怒意,盈盈凤目一抬,风姿秀稳:“天子脚下,皇城之中,有人目无纲法,仗势欺人,为非作歹,逼良为娼。国家法纪何在,天家颜面何存?殿下贵为皇子,上承天恩,下拥黎民,想必不会袖手旁观。”

    夜天湛仍是那样不愠不火:“管自然是要管,只不过既在天都地界,这该是京畿司的职责,要经实查审问方可定案,诸位姑娘少不得羁押入狱过堂听审,看几位娇弱模样,难道受得了那牢狱之苦?。而掌管京畿司的五皇兄受命带兵在外,一时怕不得归,这案子也不好办。”

    卿尘听他口气中并非没有松动余地:“殿下要怎样才肯救人?”

    夜天湛把玩玉笛,修指白玉莹润相称,流动着优雅的光泽:“那便看人值不值得救。”

    卿尘稍许沉默,目光落在他手中玉笛之上,抬头道:“若如此,不知殿下可愿与我赌一局?殿下若赢了,一切听凭处置,我若赢了,便请殿下援手搭救她们几人。”

    夜天湛饶有兴趣地听着她的提议,“怎么赌,你说来听听?”

    卿尘道:“殿下既然随身携带玉笛,想必深通音律,这船上现成有琴,若我弹奏一曲,殿下能以笛声相和则算赢,不能则输,如此可好?”

    此言一出,便见旁边夜天漓摇头笑了,武娉婷竟也露出点儿轻松神色,伊歌城人尽皆知,七皇子夜天湛一支玉笛名动京华无人能及,卿尘此举无异自断出路。

    此时夜天湛静静看了卿尘一会儿,道:“好,你去试试琴吧。”

    两个侍卫帮忙将摔落的琴摆好,卿尘重新调音试弦,琴并不是好琴,但也勉强凑合。

    她在长案前席地而坐,白衣裙裾洒落身后,静雅从容,目光投向夜天湛。夜天湛扬起嘴角微微抬手,示意她可以开始。

    她静静侧,心中掠过无数琴曲,秀美的手指轻轻滑过细弦,左手如兰,抚上古琴一端。

    她不再理会众人,平静无波的目光落在前方空处,徐徐抬起的右手顺着此时心境,突然弹拨琴弦。

    铮然一声,清脆中略带了些喑哑,在座每个人心里似乎都被什么东西猛地划过,随着这烈烈弦音不由自主心神微颤。

    一声方落,弦弦声紧,一张质朴的古琴骤然生出金戈铁马的气势。

    人人眼前仿佛看到行营千里,兵马嘶鸣,决战在即,风云暗动,一颗心仿佛被这肃杀的音色缓缓提高,吊到不能承受的极致。

    正在暗处心惊,忽听急弦突起,“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千军万马横扫大漠,风沙狂涌天地失色。

    琴音摇曳之中,杀伐驰骋,惊心动魄;细弦波荡之时,剑气四溢,骇人听闻。

    一双纤弱手指下既有万千气势,又时而弦轻音低,稍现即逝的幽咽纠缠其中,承辅跌宕。

    夜天湛玉笛在手,却始终没有举到唇边,只是静静地握着听曲,仿佛早已随着这七弦琴音到了浩瀚沙场,风云激荡,兵锋压城。

    待到萧索的低音转回,琴音顺势高起,大开大阖,大有直拔云霄之势,不由得叫满舱人闻声色变。

    卿尘星眸低垂,琴音越拔越高,指下陡然用力,却听“砰”的一声闷响,古琴再承受不住这激荡气度,猛地长弦崩断,曲消音散。

    白玉般的手指被断弦裂出一道伤口,鲜血瞬间涌出,滴在琴上,仿若溅开红梅艳艳。

    她却无动于衷,只是凝眸看那张琴,认真的神情使人觉得她所有感情都倾注其中,专注得叫人不安。

    半晌,一双白底皂靴停在了琴前。她沿着那抹晴蓝的长衫向上看去,对上的是夜天湛清泉荡漾的双眼。

    他伸手递过一方丝帕,见她不接,握起她的手,替她裹上伤口,动作轻柔。一边吩咐道:“来人,寻个去处安顿这几位姑娘先住下,好生看待。将剩下众人押入京畿司大牢,带我令牌封了天舞醉坊,若有人敢反抗,一并拿下。”

    此言一出,武娉婷大惊失色,不想一向以温煦著称的湛王行事竟如此毫不留情,跪下求道:“殿下,且看在……看在郭大人份上……”

    夜天湛淡淡一瞥:“本王自不会忘了郭其,让他等着大理寺问罪吧。”

    说罢对身后哭求再不理会,只看住卿尘仰头时略带疑问的双眸。

    那深深的眸中幽静的一墨颜色震撼着他,心中似是空却了一方,说不出的滋味悄悄蔓延。

    许久,他微笑着摇了摇头,低低说道:“我输了,即便能合上这曲子也合不上你曲中心境。”

    一个温婉纤弱的女子,究竟是什么事情,竟使这一琴曲之中饱含了如此的辽远激昂,杀气哀烈,更有那份挥之不去的凄凉,深深几许。

    卿尘凝视他俊雅面容,唇角缓缓向上挑起,露出苦涩的微笑,她轻轻起身,“多谢七……”话未说完,突然一阵心悸,眼前一片天旋地转,人便落向琴前。

    心力耗尽,如那断弦崩裂,居然再也坚持不住。

    夜天湛眼明手快,及时将她扶住。看了看她的情形,眉头微皱,一把将她轻盈的身子打横抱起,迈向舱外。

    卿尘一阵晕眩过后,勉力睁开眼睛,看到俯身注视自己的夜天湛,那温柔神情脉脉无语,和李唐如此相像,恍惚中时光回暖,相拥低语,轻柔沉醉。

    她动了动手想去触摸那依稀熟悉的眼睛,却又疲惫地放弃,心力交瘁的感觉缓缓将她淹没。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