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醉玲珑

上卷 第十一章 山有木兮木有枝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人生运命各不同,但求屹立天地……”

    一折墨痕断在半路,有些拖泥带水的凝滞,卿尘颓然停笔,将笺纸缓缓握起,揉作一团。

    案前已经丢了几张写废的,仍是静不下心来,她握着笔紧紧将眉头一皱,记忆中从来就没有像现在这样消沉和狼狈过,不是茫然失神,便是心浮气躁,每每一闭目,心间便会响起阵阵飘荡的笛声,如真似幻,如影随形。

    她有些恼恨地将笔丢下,站起来走到廊前却突然停住,转身回到案前,盯着笔墨看了一会儿,毫无仪态地掠开襦裙偏坐席上,伸手用力磨墨。

    一方圆雕玉带砚被磨得“哧哧”作响,墨痕一道深似一道,圈圈溢满了一盏,她的动作却越来越慢,逐渐地平缓下来。

    刚垂手舒了口气,外面传来靳慧的声音:“卿尘在吗?”

    卿尘忙将裙裾一拂换了端正的跪坐姿势,靳慧已步了进来。

    靳慧今天穿了件云英浅紫叠襟轻罗衣,下配长褶留仙裙,斜斜以玉簪挽了云鬓偏垂,窈窕大方。看到案上的笔墨,她笑道:“每天都见你练字,字是越来越好了。”

    卿尘说道:“是写得不好才要练,左右也无事可做。”

    靳慧道:“看来是个闲不得的人,前几天你不是问我有什么事可帮忙,如今还真有件事要你帮我。”

    “是什么事?”卿尘问道。

    “你跟我来。”靳慧挽了她的手往闲玉湖那边去。

    跨过白玉拱桥,沿湖转出柳荫深处,临岸依波是一方水榭,平檐素金并不十分华丽,但台阁相连半凌碧水,放眼空阔,迎面湖中的荷花不似夜晚看时那般连绵不绝,一枝一叶都娉婷,点缀着夏日万里长空。

    踏入水榭,香木宽廊垂着碧色纱幕,微风一起,浅淡的花纹游走在荷香之间,携着湖水的清爽,靳慧说道:“这是烟波送爽斋,里面有很多外面不易见到的藏书,交给别人我不放心,你若愿意,我就把这儿拜托给你。”

    “是:“里面的书我可以看?”

    “自然可以。”靳慧带她走过台榭,步履轻柔:“既交给你打理还有什么不可以?只是千万别乱了丢了,这些繁杂的事情不知你愿不愿做?”

    “怎会不愿,”卿尘说道:“既有事做,又有书看,我真的要多谢王妃。”

    靳慧扭头看她:“怎么听着还这么生疏?我比你虚长几岁,你不介意便叫我一声姐姐,这才不见外。”

    卿尘静默片刻,清淡一笑:“姐姐说得是。”

    “这就对了。”靳慧笑道:“你不妨先在这儿四处看看,若有什么事便再问我。”

    卿尘步子轻巧地往水榭深处走去,长长的裙袂飘带身后如云,同碧纱轻幕一并缈缦浮于清风淡香,方才恹恹的心情也散了大半。

    过了临风回廊,水榭的主体其实建在岸上,先前几进都放着各色书籍,其收藏之丰富,单是浏览书目便要许久。待步入里面,才是真正的书房。

    书房里的书少些,但显然常有人翻动,她抽了几本看,见是《国策》、《从鉴》、《治语》、《六韬》、《武经》等不甚易懂的书,当中的紫檀虎雕宽案上,端砚墨、黄玉笔、雪涛笺,处处洒扫得一尘不染,散放着一本《遗史书话》,旁边是些叠摞的本章。

    案后挡着黛色洒金屏风,其旁透花清水冰纹盏中植了紫蕊水仙。白石绿叶,玉瓣轻盈,悄然绽放着高洁与隽雅。室中摆设处处随意而透着清贵,卿尘目光落在一件翠色剔透的翡石雕玩上,她隐约猜到这不是普通人的书房,湛王府中恐怕只有一个人会在如此清静的地方,看些这样的书。

    刚刚提起的兴致顿时落了几分,她站在案前随手拿了样东西翻了翻,一见之下却是夜天湛陈奏天舞醉坊一案的本章,犹豫了片刻,终究禁不住想知道案情,便浏览下去。

    一遍看过后并未十分清楚,只觉得本章上的字润朗倜傥,风骨清和,落笔走势间近乎完美的搭配,字字珠玑,通篇如玉带织锦,几乎叫人沉迷字中而忘了里前写的是什么。看到最后几笔朱墨,批着“慎重,严办”四个字。她默默细想,再回头看了一遍。方知原来这样简单的案子,说小,可以只办一个天舞醉坊,说大,可以上至三公,牵连内外。从这奏本上看,此处引出朝中大臣借势枉法营私牟利诸般情况,矛头所指是一块深黑**的泥潭,尤其是歌舞坊这类暴利行业下的官*商*勾*结,似乎遭了措手不及的狠狠打击。

    除了听说过的吏部侍郎郭其外,尚有一连串牵涉其中的重臣,卿尘甚至有些怀疑这是否是夜天湛的奏本,其语言之犀利不留情面和他平素的温和相差甚远,叫人不太相信出自他的手笔。

    不过千余字,却得用七心八窍仔细推敲。她将奏本放回原处,方察觉待了这么久,天色已近黄昏。室内的光线渐渐暗了下来,她起身将两盏琉璃银灯点燃,稍稍整理了一下书案,走出了烟波送爽斋。一面走一面想,如今既已答应下来,也不好再说不愿,白天夜天湛似乎并不常在府中,如果稍加留意错开时间应该不会遇上,这些书籍对她很有吸引力,她不想错过。

    刚走入长堤柳荫,忽然有个黑衣人闪至身旁,将她一把带入树影深处。在她脱口惊呼之时,那人手指在唇间一按,将面纱取下。

    “冥魇?”卿尘惊奇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冥魇依旧是那副冷淡模样:“找了几日才知道你被单独囚禁在湛王府,跟我走吧。”

    “去哪儿?”

    “你想待在这儿?”冥魇说着将面纱重新笼上,回头问道。

    卿尘凤目无奈地轻轻一扬,看着冥魇露于面纱外漠然的眉眼:“说实话并不想,但没有人囚禁我,我也不习惯糊里糊涂跟别人走。”

    冥魇闻言微微皱眉:“我大哥想见你。”

    “你大哥是谁,为什么要见我?”卿尘再问。

    “见了后自然会知道。”

    卿尘说道:“即便我跟你出去,也应该和湛王或是王妃说一声,不能不辞而别。”

    冥魇道:“不必了。”说罢伸手将她拦腰挽住,紧接着袖中射出一道黑索搭上朱红高墙,足尖轻点,身子便借力掠起轻巧飘往墙外。

    “这样不行……”卿尘话未落音,俩人尚在半空,忽见一点白光惊如闪电,直袭冥魇背心。

    轻啸声中,来势凌厉,冥魇心中微惊,袖刀绯色一闪挥手击出,和来人凌空交手,身子却不缓,反而借势一升。

    那白光毫无停滞,穿过薄刀一晃化做千重万影,迎面逼来,几乎封死冥魇所有的出路。

    冥魇半空无处借力,身形急退,飘落地上。

    暮色柳下,夜天湛身着一袭明净的水色长衫,气定神闲握着玉笛,唇角略含笑意:“姑娘好身手,只是出入此间也该和主人打个招呼,更何况还要带走我府中之人。”

    冥魇将他打量,冷冷道:“得罪了,我今天定要带她走。”

    卿尘不料竟被夜天湛遇上,正想这事情如何解释,冥魇手中薄刀已再次袭向夜天湛,趁机返身带她掠起。

    夜天湛眼中笑意一盛,映着精光微现,手中玉笛斜点破入薄刀攻势,一道寒光如影飞穿,“叮当”不绝的金玉相交声中,卿尘只觉得身子一轻,已被他抢手揽过,接着眼前红光飞起,冥魇一柄薄刀脱手而出,而玉笛攻势不减,夹着清锐的光影直点向她的咽喉。

    卿尘脱口阻止:“住手!”

    玉笛闻声收势,潇洒自如,方才的凌厉瞬间消于无形,夜天湛低头看向她,眉梢微扬。

    “她是我的朋友。”卿尘急忙解释。

    “若是朋友,以后可以走大门进来。”夜天湛微微笑道:“否则侍卫们大概会觉得很没面子。”他笑中的语气淡淡的,却叫人感觉今日湛王府的侍卫恐怕要遭殃。

    卿尘道:“抱歉,她是误会了我被囚禁在王府,并非有意如此。”

    夜天湛目光落在她眼中,神色淡雅:“哦?那方才倒是我鲁莽了。”他俯身将那柄被激飞的刀拣起,看向冥魇:“艳带桃色,光似流水,想必姑娘也和这刀一样美。”说罢将刀托在掌心,递还过去。

    冥魇眼中闪过戒备,冷然看着他。

    夜天湛含笑而立,似乎方才根本没有同人交过手,刀光剑影都在他翩翩如玉的笑中化入了无形,这一方天地只余柳轻风暖,新月微明。

    卿尘问道:“你能让她走吗?”

    夜天湛微微低头:“你要同她一起走?”

    卿尘眼眸静静垂下,冥魇今天进了湛王府,可以是寻找一个朋友,也可以是私闯、图谋不轨,甚至行刺。若夜天湛执意追究,他能使长门帮在伊歌再难立足,想必冥魇也会很麻烦。她抬头迎上夜天湛目中的询问,说道:“既然是误会,我并不一定要跟她走。”说话间她接过夜天湛手中的薄刀交给冥魇,对她轻轻摇头。

    夜天湛眼中拂过俊朗的明亮,扭头问道:“那这位姑娘意下如何?”

    冥魇略一沉默,对卿尘道:“我会再找你。”说罢看了夜天湛一眼,身形掠起,便消失在红墙碧瓦之外。

    夜天湛摇头失笑:“这倒真是比走正门方便许多。”

    暮霭沉沉远带长堤,堤上一行烟柳,月色悄然挂起枝头,如一幕安静的画影。黄昏暖暮中卿尘看不清夜天湛的神情,只能感觉到他身上带来淡淡的湖水的清爽,松散而舒缓。

    “去过那儿了?”夜天湛将此事丢下,举步往烟波送爽斋走去,一边问卿尘。

    卿尘却站着没动,说道:“我不打扰殿下了。”

    夜天湛停住脚步,回头笑道:“你为何躲着我,我会吃人吗?”

    卿尘一愣,说道:“应该不会。”

    夜天湛忍俊不禁,只笑着看她。这话让卿尘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她挑了挑眉梢,不由得亦扬起唇角。

    两人间的气氛轻松下来,夜天湛眉眼暖暖地覆在暮色之下,有着温柔的清朗,“带你去看看烟波送爽斋的入夜的景致,不同于白日,和在凝翠亭也十分不一样。”

    沿着柳堤,走到湖上时清风拂面而来,卿尘扭头问道:“这儿是你的书房?”

    夜天湛点头:“你若是平日练字看书都可以来这儿,下人们未经吩咐不会来打扰,既清静又方便。若想看医书也有不少,你自己找找看。”

    卿尘道:“此间藏你都一一看过了?”

    夜天湛负手身后,闲闲说道:“多数看过,但帝都藏书当属东宫太子府中为最,太子殿下文华高绝爱书如命,我这里的书尚不及其万一。”

    卿尘突然一抿嘴,他问道:“笑什么?”

    卿尘道:“我想起你那幅画中题的诗。”

    夜天湛望向湖中轻轻一笑,笑中有些不明的清淡,却又似乎带着点儿怀念的意味:“我一幅最为得意的好画,他们也真舍得糟蹋。”

    烟波送爽斋中因夜天湛回来多了几个侍从,其中一个上前道:“殿下,前面已备好晚膳了。”

    “挪到这边。”夜天湛吩咐道,“看看我既不吃人,平日都吃什么。”他扭头一句笑语,便将卿尘借口离开的话挡了回去。

    碧纱影里临水布案而坐,侍从很快上了几样精致的菜肴,而后皆尽退了下去。

    卿尘安静坐于夜天湛对面,席间有酒,她突然很有痛饮一醉的冲动。

    酒有荷叶的清香,她浅浅的啜了小口,再进半杯,随着仰头的幅度一倾而入喉,不烈,却勾得人神志飘忽,舒舒服服地暖着。

    夜天湛起初陪她饮了两杯,忽而察觉她喝得很快,夹了菜布在她面前:“慢些喝。”

    卿尘凤目扬起看了看他,酒上双颊绯色新,眸底淡淡的清波带来,竟叫他微有失神。

    她没有理他,径自将酒灌了下去,连日来束手束脚彷徨的感觉随着酒的诱惑直直逼上心头,倘再不能泄出来,她就要在这样的压抑中窒息过去。若举杯能消愁,她愿把盏长醉,或者醒来便现不过是黄粱一梦,是谁和自己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再添酒,半杯入腹,半杯却洒了湖中,卿尘咬着唇微微眯眼,将手一松,白玉杯“噗”地落了水中,幽幽沉了下去。她靠在栏前低眸看着闲玉湖一波一波的荡漾,月色很淡,落在她的侧脸上朦胧,却笼不住如玉的一抹流光。

    “卿尘,”夜天湛看了她半晌问道:“你到底能不能喝酒?”

    卿尘站起来,扶着木栏绰约而立,清风牵着广袖飘逸,月光似缈缈地浮动在她的笑中,她不答话,只看着他慢慢问:“你是谁?”

    神色迷离,翦水双瞳却深得清澈,执意要将他看穿,“告诉我你是谁?”她再问。

    夜天湛放下银箸,微笑着将她扶住,回答道:“夜天湛。”

    “夜天湛。”卿尘重复了一遍:“你是夜天湛。”她突然抬头璨然一笑,月光、湖波、晚灯都敛在她眸底的澄透中陷了进去,化做深浅光泽,透过清亮的雾气缓慢升起。她心里清晰无比,凝眸看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出一个漩涡,踏着湖中的月色不回头地走着,直到和另外一个自己重合,月影的光华下她独自站着,看向无尽的前方。

    夜天湛拦住她执壶的手,柔声说道:“酒已经没了,不喝了,好吗?”

    “嗯。”卿尘乖巧地将酒交给他:“我想听你的笛子。”

    “好。”夜天湛答应她,卿尘以手支额坐在案前,安静地等着。

    夜天湛轻抚玉笛,榭下水波静静拍着栏杆,他望着卿尘好一会儿,对她暖暖一笑。

    修长的手指起起落落,笛声便轻缓地响起,音色并不清越,低吟徘徊,只在俩人之间,只有他们听得到。曲调清和古雅,声声叹脉,仿佛自远古红尘中生出了繁华万千的明亮,落在心间最柔软的地方,照亮了阑珊的一方。

    卿尘唇角始终带着笑,笑容干净而明澈,碧纱的飞影在眼前变得朦胧,宁静地化做另一方天地。什么都没有,只有柔和的笛声缱绻飘荡,脉脉地陪伴着她。

    她看向夜天湛的眸中有着醉色的浮光,话语也飘忽,慵然伏于案上低声问,“你是不是,命运给我的补偿?”不期望任何回答,她沉沉闭上了眼睛。

    夜天湛将玉笛放在一旁,俯身轻轻将卿尘抱起,她只星眸半睁迷濛地看了他一眼,复又阖上,安静地靠在他臂弯中。

    他笑着摇头,今日这酒似乎并不是很烈,不想她居然如此不胜酒力。

    将她送回住处,他站在榻前看了她一会儿。印象中她的脸色常常有些苍白,但此时淡淡的几许红晕仿佛一抹妖娆桃色,落了妩媚于冰肌玉骨,格外地动人。笼烟般的眉清秀,顾盼生姿的明眸被羽睫浅影遮挡,使她的容颜柔和而宁静,那微抿的樱唇线条淡薄隐约,在夜色下如同藏了一个秘密,而唇角如玉的浅笑便是不经意的诱惑,叫人一点点儿沉沦。

    他含笑看着醉卧玉枕的女子,突然微微俯身,兰芷般的清气带着温暖的酒香,几乎便叫他恍惚坠落下去,但他在咫尺间停住,只是伸手拢了拢她的丝,无声地轻叹。

    他直起身来,唇角弯起一个舒缓的弧度,用目光描摹着她媚色中的清隽,心情突然变得畅快。这个女子,他从见她的第一眼便奇特的被她吸引,他不想逢场作戏唐突佳人。

    他转身缓步走到案前,略一思索,潇洒执笔落墨:

    悠悠比目,缠绵相顾。婉翼清兮,倩若春簇。

    有凤求凰,上下其音。濯我羽兮,得栖良木。

    悠悠比目,缠绵相顾。思君子兮,难调机杼。

    有花并蒂,枝结连理。适我愿兮,岁岁亲睦。

    悠悠比目,缠绵相顾。情脉脉兮,说于朝暮。

    有琴邀瑟,充耳秀盈。贻我心兮,得携鸳鹭。

    悠悠比目,缠绵相顾。颠倒思兮,难得倾诉。

    兰桂齐芳,龟龄鹤寿。抒我意兮,长伴君处。

    这古曲《比目》,希望她醒来看到,能有一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