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醉玲珑

上卷 第十四章 驰骋不让须眉意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昆仑苑位于宝麓山与伊歌城交临之处,历朝都是供天家及仕族阀门游幸狩猎的场所。其苑地跨天都、连直、蓝安、合谷、怀滦五境,纵四百里有余,其中灞、沣、祀、易、镐、郎六水出入交汇,聚山湖美景如画,八大殿、十七宫、二十四观、三十九苑林罗遍布,气势壮丽,巧夺天工。

    天朝穆帝迷恋仙道之术,在位时因宝麓山风水绝佳,曾动用十万民夫移山叠土连昆仑苑而造宣圣宫,历时十三年方成。

    宣圣宫构造精巧,美焕绝伦,其前天阙高近二十余丈,上有金凤展翅迎风而立,铺玉为阶通往神明台。神明台拔地而起,铸有一尊高举玉盘承云接露的仙人,神姿飘缈,出伊歌城百里仍遥遥可见。宫中多处造设复道飞阁,相连琼台瑶池,恍如九霄仙境。当今天帝虽对炼丹求仙之事不感兴趣,但登基后却将此处定为皇族祭天及举行重大典礼的场所,逐步扩建行宫,每年必有一段时间在此居住。

    南苑围场深入山脉圈养百兽,形成可容千骑万乘的猎苑。卿尘同夜天漓纵马入内,眼前豁然开朗。天气一改往日闷热,不时飘着若有若无的濛濛细雨,丝丝缕缕涂抹着大地。丛林山野起伏铺展,似乎和远天接为一线,广阔连绵。

    卿尘将马鞭在近旁一抖,收回手中。刚刚自天都驰马而来她便十分气闷,夜天漓座下“追宵”宝马十分神骏,一路数次比试总占上风,她见夜天漓笑得得意洋洋,不甘心地道:“若不是马好哪容你这么嚣张!”

    夜天漓抬手指了指方圆数百里的马场道:“这里好马无数,你尽管去选,选好了咱们再比。”

    卿尘四处看了一圈,马确有不少,但没见到一匹中意的。夜天漓跟在身旁笑说:“这么个挑法倒像选驸马,若见着差不多的莫要忘记问清家世渊源。”

    卿尘瞪他:“选马必须投缘,难道你不知道?”一边说着,放眼四望,不远处猎猎驰来马群,当先一匹色如霜纨长鬓扬风,似夜月昼日雪影流光,自油绿原野迎面飞奔而来。像是奔驰的尽兴,那马冠领诸骑,缓步停下,奕奕双眼桀骜不驯,傲气十足地往这边看来。人马站着相望,卿尘眼眸晶亮:“就是那匹!”

    夜天漓沿她指的方向看去,笑道:“你倒会挑,不过还是死心吧,这匹‘云骋’没有人敢骑。”

    “为什么?”卿尘一边问着,人已经向那马走去。

    夜天漓只好跟她过去:“云骋,还有一匹风驰是东突厥进贡的两匹宝马,好马性烈挑主人,摔伤了不少人,所以只有放养在围场中,你少招惹它。”

    此时走到近前,云骋见到有人过来,不屑一顾地迈着长长的步子转身踱开,嘶鸣声中众马分群,各自散去。卿尘直觉云骋眼中如有人的语言,似乎可以传达许多情绪,她也不去追,只站在那里轻轻叫道:“云骋……”脸上笑得一派无害,美不胜收。云骋停下来回了回头,眼中流露出警惕但有趣的神色。

    夜天漓笑看她一本正经和马说话,难得今天耐性好,便站在近旁树下等着。谁知不过回神的功夫,卿尘竟靠近了云骋,突然扭头对他一笑,得意地眨了眨眼,居然纵身上马。云骋猛然长嘶,几乎原地人立而起,接着便如银光闪电般向前飞冲出去。

    “卿尘!”夜天漓吃惊大喝,回身呼哨一声召唤追宵,飞身上马迅追去。

    云骋神骏无比,这时早已冲出数丈,卿尘显然难以控制马,一人一骑越奔越快。

    夜天漓深知云骋戾烈非常,这几年已不知有多少驯马师死伤在它蹄下,惊的浑身冷汗。手下打马急追,但云骋如御风腾云遥遥领先,始终与他拉开一段距离。

    随行众侍卫亦上前追截,一时人声马嘶,吓的场中飞鸟小兽纷纷逃窜,方圆马匹皆尽惊驰。

    卿尘起初亦被云骋的度吓了一跳,只能俯身马背竭力保持平衡。还好云骋只是狂奔,并不性乱甩,她渐渐稳住身子,待大约摸索到云骋的节奏,竟索性大胆将缰绳一抖,不但不加约束,反而纵容云骋尽情奔驰。

    云骋许是第一次遇到这般欲擒故纵的招数,时而扬蹄疾奔,时而略有收敛,却现卿尘始终纵容如初,只是偶尔尝试着缓带缰绳。如此人马相互试探,跑出数十里开外,云骋度却自然而然慢了下来,追宵纵蹄如飞瞬间赶至近前,夜天漓对卿尘喝道:“稳住身子!”他靠近云骋探手扣向马缰,谁知云骋本来疾向前,此时却猛地停住当地,将追来的人马尽数闪到了几步开外,一个神龙摆尾般的大转身,扭头向后射出。

    夜天漓兜马回身,自侍卫手中接过套马索,手腕一抖圈向云骋。

    云骋灵巧地偏身斜冲出去,套马索竟蓦然落空。侍卫们先后出手皆尽无用,反而被耍得团团转。

    跟着卿尘和云骋转了几个圈,夜天漓突然隐约觉得不对。留心一看,卿尘眼中波光盈盈满是恶作剧的神情,脸上尽是没心没肺的坏笑,哪里有半分害怕的影子?再看她身形稳当灵活纵马和侍卫周旋,他将马缰一带停住,心里又笑又气。

    卿尘瞥见夜天漓的神情,知道被他看穿了,勒马回身,对他笑说:“敢不敢再比比看?这次绝不输给你。”她满心欢喜地抚摸云骋,云骋如她一般扭头给了夜天漓一个挑衅的眼神,竟是和她同声出气。

    夜天漓惊讶万分,却更哭笑不得:“你想吓死我?你要是出个好歹,七皇兄不和我没完才怪!”

    卿尘抿嘴一笑,夜天漓狠狠瞪她,又被她用无辜至极的眼神看回,看云骋那漂亮的眼中居然亦带着狡猾笑意,当真惊魂方定,有气又不知如何泄。

    人马奇缘,这大漠烈马竟与卿尘一见相投,驯服于她。夜天漓上前打量,不仅啧啧称奇。

    卿尘笑看着他,出其不意反手扬鞭往追宵身上抽去,追宵一惊之下扬蹄怒嘶,便往前奔去。

    “开始!”卿尘娇笑声落,云骋如离弦之箭,飙射而出,竟瞬间便冲过追宵,领先而去。

    夜天漓剑眉一扬,纵马紧追不舍。少年英姿,怒马如龙,两人于围场中尽兴奔跑,痛快淋漓。云骋确是百年难见的良驹,追宵纵是马中极品,却依旧频频落在它后面,终于让卿尘扳回先前败局。

    正奔驰在兴头上,远远迎面过来一群人,竟是夜天湛带了两队御林侍卫,夜天漓一见之下便道:“不好,让七皇兄知道你驯骑云骋,少不了要训斥。”

    一身窄袖武士服将夜天湛俊朗身形衬得卓然不羁,白袍洒脱,翩若惊鸿,飞马疾驰,片刻便到他们身前。他见到卿尘他略有意外,卿尘和夜天漓一同下马,只觉双腿又酸又累,晃了晃竟险些没站住。

    夜天湛神情微变,翻身落至她身旁,抬手将她扶住,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云骋被松了缰绳,自己施施然步去一旁,卿尘皱眉扶着夜天湛的手活动腿脚。骑马虽然对体力要求不高,但毕竟碰上了这样难驯的马,方才一番折腾终究还是有些吃不消。“骨头要散了。”她低声嘟哝了一句,夜天漓道:“谁让你去招惹云骋,人没摔着便是命大。”

    卿尘抬眼,神采飞扬的道:“你还说云骋野,它分明肯听我的话。”

    夜天湛扫了他俩一眼,卿尘被他看得立刻不敢再说,夜天漓忙笑问:“皇兄不是奉旨在陪东突厥始罗可汗吗,怎么竟来了御苑?”

    夜天湛道:“不来还不知道你们俩这么大胆,云骋上个月刚摔死了一个驯马师你也知道,竟敢让她去骑!”

    夜天漓指着卿尘:“我怎么管得了她?刚才是我差点儿被她折腾得没命才对。”

    卿尘悄悄开心地瞅着夜天漓的苦脸,低头装乖巧。或许是投缘,她倒不觉得云骋十分野蛮,至少刚才放蹄狂奔却没摔她下马。她抬手打了个响指,云骋高傲地轻嘶一声才过来这边。卿尘伸手摸它鬃毛,掏出一块松子糖,云骋毫不客气地舔去含在嘴里,顺便还用鼻子蹭了蹭她的手掌,任她将它微乱的鬃毛理顺。

    夜天湛看着云骋对卿尘亲热的样子十分诧异,卿尘道:“说不定我和云骋有缘,它肯亲近我,反正也没出什么事,你就别生气了。”

    夜天湛俊眉微蹙,暂且不提此事,说道:“父皇和始罗可汗来了马场,正找云骋。”

    夜天漓向那边一望,隐约能见御林军张起的黄色大旗,知道是天帝亲临了,道:“始罗可汗一来便找云骋,可是又想看我天朝的笑话?”

    却说突厥一族盘踞漠北,虽因王位之争分裂为东西两部,但自古便同中原休戚不断,时战时合。

    圣武十九年东突厥频频兵扰边境,烧杀抢掠。天朝挥军二十万北上,一路深入漠北腹地,直攻到其都城,东突厥不敌投降,始罗可汗亲自入天都朝贡,带来风驰云骋两匹宝马。美其名曰是贡品,但大漠烈马难驯,等闲人碰都碰不得。若是天朝上下无人驯服得了风驰云骋,即便是战场上曾经胜过无数场,也难免有失颜面。

    始罗可汗未想到的是,往年两军征战几乎每仗都败在天帝四皇子夜天凌手下,此次带来风驰云骋,夜天凌眼见烈马摔伤了数人,便向天帝请命。虽然始罗可汗恨不得夜天凌摔死在马上,却眼睁睁地看着两匹马中性子最烈的风驰几个回合之后乖乖向他俯称臣。

    神情漠然清冷,天神般驾驭风驰之上的夜天凌像是一道寒冰孤峰,在以万余人孤军深入攻破可达纳城后,再次使东突厥自中原大地铩羽而归。

    那双星冷深寂的眸子,那种淡漠而不屑一顾的目光,便如锋冷长剑漠漠寒光,深深插在突厥人眼底心头。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突厥军中朝中现在是见玄甲军旗丧胆,闻夜天凌之名色变,将之视为鬼神一般,遇而绕道。

    但眼下夜天凌不在天都,风驰也随他在前方战场,始罗可汗虽是为显示自己不与西突厥合作的诚意特来朝见,却似乎总带着些居心叵测的意味。

    卿尘自他们俩人说话中大概听出端倪,扭头对夜天湛笑道:“这些日子承蒙你照顾,今日我帮你去杀杀那始罗可汗的威风如何?”

    夜天湛面上风云清浅,眼中却淡淡一沉:“你这是报答我吗?”

    卿尘灿然一笑:“不是,我看你板着脸时十分不好看!”说罢翻身上马,“走了!”

    夜天湛微微一愣,夜天漓跟去卿尘身旁低头极小声地说:“咳,听起来像……美人博七哥一笑。”

    卿尘横眉瞪去,几乎就想扬鞭给他那没正经的笑脸一下,他大笑着催马避开。

    卿尘眼角余光划过,见夜天湛在一旁闲闲策马,唇角笑意十足。俩人目光一触,他眼中的柔和如同这无边的碧草细雨将她瞬间包围,湖波微澜轻柔的覆上岸边,润入心底就这么暖暖散开,让人松散地飘浮在其中。她慌忙垂下眼眸,催云骋快跑几步,却无意中自己也舒畅地笑了起来。

    前方黄旗迎风,仪仗威肃,两排御林军甲胄林立,御驾已在近前。天帝和一个目深鼻高身形威武的突厥人各骑一匹骏马,夜天溟亦陪侍在侧,其旁尚有一个身着火红骑装的异族女子,是始罗可汗的掌上明珠琥玥公主。

    天帝见到云骋对卿尘顺从亲密,深沉的眸中掠过惊奇,却未曾多问,只扭头同始罗可汗闲话:“朕也好久没来御苑了,你看云骋比在突厥如何?”

    始罗可汗笑道:“神采飞扬似是更胜从前,中原水土神奇,当真叫人羡慕。”一口汉话竟字正腔圆,说得极好。

    那琥玥公主美目艳艳,骄傲火辣,带着几分中原女子少有的明爽率真,上下打量卿尘,扬声问道:“你骑的是云骋?”

    卿尘淡淡浅笑道:“是云骋。”

    琥玥公主在突厥吃过云骋的亏,俏眉高凌,将马鞭一指:“我不信你能驾驭云骋,你可敢同我比试骑术?”

    事关国体,卿尘不欲自作主张,往天帝那边看去,等候示下。

    始罗可汗对天帝道:“陛下,不妨便要年轻人自己玩乐去,我们在一旁看着也热闹。”

    天帝不欲驳始罗可汗面子,亦想看看卿尘的骑术,于是点头应允。

    琥玥公主得到准许,纵马离了父亲,对卿尘道:“我在前面等你。”卿尘不慌不忙对天帝和始罗可汗施了一礼,方召唤云骋随后去了。

    夜天湛眉梢轻轻淡蹙,对天帝道:“父皇,马上毕竟危险,莫要伤了公主,不如儿臣陪她们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天帝准道:“你们去看看。”

    夜天湛几人到了近前,正听卿尘对琥玥公主道:“单跑是没意思,公主可敢和我比策马跳横杆?”

    琥玥公主道:“好,这样才有趣!”

    夜天湛立刻掠了卿尘一眼,卿尘朝他笑笑。是刚才琥玥公主说单跑没趣得想些花样,与其等她提出什么古怪的题目,还不如先下手为强。她带马往前走去,忽然遇上夜天溟在旁意味别样的眼神,心里不意“突”地一跳,竟觉说不出的怪异。

    侍卫们将十支横杆架好,双方定了比赛规则:两人以箭筒中箭的多少为计分标准,马拒跳或不服从指挥放进两支箭,碰掉一根横杆放进三支箭,骑手落马放进四支箭。以快击鼓一百声计时,一百声鼓击完,若是还没有跳完十根横杆,多一声鼓放进一支箭,最后谁的箭筒中箭少便是赢家。

    天帝和始罗可汗移驾一旁观战,顺便做了裁判。

    琥玥公主和卿尘并骑在前,鼓声一响,两人两马飙射而出,红衣雪影各胜轩场。

    天上早就收了雨意,一道阳光破云而出,草场上雷鼓声声旌旗高扬,一众侍卫齐声喝彩为她们助威。

    云骋瞬间便冲到了琥玥公主前面,御风踏云,纵身如同一道电光轻闪腾空飞过一杆,直奔第二杆而去,看得众人齐声叫好。

    卿尘暗里一声夸赞,俯身催马,疾冲前方。

    身后琥玥公主的马竟到了杆前猛地收蹄不敢上前,被主人呵斥几声方跃过一杆,如此一停,箭筒中便多了两支箭。卿尘嘴角掠过丝浅笑,这策马越横杆哪像看起来这么简单,何况四周鼓声如雷,寻常马儿岂能不惊乱?

    云骋跑得酣畅淋漓,迅如闪电快疾如风,连过几杆。待到了第六根杆,后面“哎呀”一声娇呼,卿尘忍不住回头去看,见琥玥公主被受惊的马猛地一甩,失手坠往马下。这一回头时云骋正跃在杆上,她冷不妨也被颠的身子猛晃,急忙手中一紧,挽缰保持平衡。

    琥玥公主那边一道墨影飞驰,有人纵马俯身将她拦腰救起,卿尘身边也有人马一闪而至,却是两人的手同时扶来。

    她扭头看到是夜天湛和夜天溟并骑护来身边,下意识勒了缰绳轻轻往后避开。身边俩人无声无痕对视了一眼,一人细长的眸中亮光闪逝,如细刃般利的人心头惊颤;一人眼底风云轻淡,冷月照水的清光一晃而过,水波漾起时风和日丽。

    卿尘忙笑说一句:“多谢两位殿下。”夜天湛也不答话,常带微笑的唇角温温冷冷地抿着,神色淡淡看得人心中暗自毛,待打量她安然无恙,平声说道:“去看看公主。”

    夜天溟眯眼盯着卿尘,眼中魅光衬着他绝美的脸庞有种几近妖异的诱惑。卿尘还没从夜天湛那里回过神来,哪有心情去应付他的目光,回马跟上去看琥玥公主。

    琥玥公主坐在追宵背上,俏脸飞红,银牙暗咬,夜天漓倒悠然自得一脸玩世不恭地笑,低头挑眉看了看美人赌气的模样纵身下了马,抬手扶她。琥玥公主美目一瞪,但还是把手交给了他跳下马来,下了马见自己箭筒中已经插了近十支箭,而卿尘的却一支没有,闷声回去始罗可汗身边。

    输赢已分,天帝却笑而不提。始罗可汗吃了个哑巴亏,又心疼爱女,面子上也不好说什么,赔笑带过。

    却见远远一匹快马驰来,到了近前马上之人飞身下来,将一封六百里加急快报递到一个御前侍卫手中,那侍卫快步上前恭呈给天帝。

    天帝伸手接过,见是前方军情报,交给夜天湛:“看看说什么。”

    夜天湛拆除信上火漆,看了一遍,回道:“父皇,西突厥答应退兵、称臣、朝贡的条件,四皇兄大军休整后启程归京,不日即到天都。”

    云破天开,阳光渐渐驱散整日的雨意,洒照在草色离离的原野之上,万千金光半空穿透层云,以震慑人心的光明勾勒出一片辉煌天际。天帝目光自始罗可汗处掠过,投向遥远的原野尽头,满意笑道:“很好,这次朕要亲自在神武门犒赏三军。”

    始罗可汗同西突厥射护可汗争夺漠北王庭结下无数怨仇,此时无论是否诚心归降天朝都愿意看着西突厥兵败,笑道:“恭喜皇上大军得胜回朝。”

    夜天湛对天帝道:“父皇,马上闹了半天想必公主和可汗也累了,不如歇息一下,澄明殿里还设了宴。”

    天帝点头道:“起驾澄明殿吧。”临去往卿尘处看了一眼,卿尘静静垂眸送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