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醉玲珑

上卷 第十九章 熙熙攘攘天涯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雨洗清秋,天高气爽,秋日的天蓝得有些不真实,看上去似乎总带着深透的忧郁,

    白衣白马,长街闲闲而行。卿尘置身伊歌城坊肆林立人来人往,却对四周热闹视而不见,只是漫无目的穿梭在人群之中。

    熙熙攘攘云浮烟过,明明身在其中,却仿佛看戏,荒诞无比。

    心情低落到极点,面对夜天湛时无比的冷静自若,聆听、微笑、回答和拒绝,将他置于身外,划清界限。依稀觉得那一刻大概产生了刹那快感,似乎竟是在报复李唐,那张一模一样的面孔。

    她弄不清是不是真有这种想法,时而会把夜天湛当做李唐来看待,也当做了李唐来爱和恨。

    那种利刃划心的滋味,她为之痛过却又残忍地把这样的痛加诸于他。他在说那句话时望来的眼神,眸底是怎样的深情。

    “若我愿尽我所能给你你想要的,你可愿答应?”

    他并不是可以轻易如此言诺的人,这句话中带了多少放弃退让,却被她生生剥离,丢弃一旁。

    在被拒绝的刹那他用天生属于皇族的高贵掩饰了什么,风平浪静地在她面前转身,身后雨落满湖。

    姻缘凌乱,究竟是他欠了她,还是她欠了她?

    是来世的他辜负了她才得今日无情,还是此生的她伤害了他才有来世背叛?

    这一切都在他转身的刹那碎落成可笑的尘埃,那时她清楚的知道,他是夜天湛,这一生,她亏欠了他。

    突然云骋往身边蹭了蹭,提醒她给一辆马车让开道路。

    卿尘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想起当她问是不是可以带走云骋的时候,夜天湛不无感慨的道:看来这府中,反而是云骋和你最有缘。

    如霜似雪的叹喟丝丝的渗进心间裂开的一处,她几乎是匆匆逃避,怕自己一回头便要在他的凝视中推翻一切决定。

    云骋纯净的眼睛看过来,卿尘抚摸它长长的鬓毛,抛开心事着眼打量四周,停留在一家殷氏钱庄前静静思索了片刻,却扭头走入对街一家当铺中。

    比较安静的一间向阳街铺,阳光射到门厅的一半便驻足不前,显得屋中有些古旧的凉意。

    她带着几分好奇环视其中,前方柜台上的老先生抬起头来道:“这位姑娘可是有东西要当?”

    卿尘见问,笑着取出那支玉簪递到柜台上:“请先生看看,这个值多少银两?”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老先生从未见当东西当的这么笑语嫣然的,不由得仔细打量眼前的人和东西。

    卿尘伸手在柜台上半天,老先生看着她的手一直不语,许久方从她手掌处抬起头来,目光在她脸上再打了个转,伸手接过玉簪道:“姑娘想当多少?”

    她垂眸一想:“先生能给多少?”

    老先生顿了顿,道:“请姑娘稍候,待我问过掌柜方好说价钱。”

    卿尘微觉奇怪,能在当铺柜台上的老先生都是一双火眼金睛,怎么一件小小玉器怎还去询问掌柜?却不多会儿,老先生自后堂回来,手中捧了一个小包递给她道:“我们掌柜给姑娘的价钱。”话语中略带着几分恭敬。

    她随手一翻,见到几张银票,挑了挑眉梢,这老先生似乎是看定了她不会再讨价还价,直接便取了银票包好,她也确实不打算多言,将银票丢到怀中,起身道声谢走出门外,云骋见她出来,轻嘶一声凑上前。

    卿尘在上九坊寻了间衣坊进去,再出来已是纶巾束窄袖长衫。从容上马带缰缓行,其人清隽文秀,云骋神矫如龙,在街道上引得人们频频侧目,却不知是哪家少年公子。

    似是正遇上什么祭祷的日子,不少年轻女子在天后宫前两株亭亭如盖的大树下笑闹纷纷,将求来的签语扔往枝上,碧叶彩签,裙袂飞扬,十分赏心悦目。

    卿尘勒马略走慢了些,几个女子偷眼看来,其中大胆的笑着抬手将什么东西丢上马来。卿尘冷不妨接在手里,却是个绣制精美的签囊,她故意扬眉翩翩一笑,侧身点头施礼道:“多谢小姐厚爱!”说罢将签囊收入怀中。

    那女子竟也嫣然而笑,大方一福道:“神佛灵验,愿公子前程似锦!”

    对面一片娇语清脆,女子们召唤着结伴往天后宫中去了。伊歌城风流兴盛民风开放,如此毫不做作的表达卿尘只觉得十分有趣,一时却也有些遗憾自己为何生是女儿身。此方世界入可登堂拜相,出可经营四海,男子有多少可为之事,然女儿却终究还是有些不同。

    她不欲在上九坊久待,催马往中城走去。沿路经过天舞醉坊,再前行便是中二十四坊,楚堰江已近眼前。

    不远处,江上船只往来隐有喧声闹语,商旅忙碌,人迹繁华,四处一片生机勃勃。她似乎突然面向了一个新鲜的天地,放眼望去天高地广,心胸中飞畅高远神气陡清。

    正往江边走去,只听“哗”的一声,眼角忽见水迹泼来,她急忙带缰旁避,但饶是如此那水依旧合身洒上,将她一边衣摆湿个半透。她蹙眉不悦,往旁边看去,却是路边一幢雕梁高楼中有人泼水出来,一个文士模样的中年男子匆忙上前,频频作揖道歉:“楼中下人一时疏忽,还望公子勿怪,抱歉抱歉。”

    伸手不打笑脸人,卿尘见他不断陪罪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微笑道:“不碍事,一套衣服而已,只是以后还是不要往路上泼水的好。”

    那男子道:“公子说的是,在下定当好好管教他们。不知公子府上远近,衣衫湿成这样甚不方便,若不嫌弃便请进来稍作歇息,喝杯茶水换洗一下,也让在下陪个不是。”

    卿尘见湿着衣服也不好在街上走,点头道:“如此……倒要麻烦兄台了。”

    那男子笑道:“在下姓谢名经,是这歌坊的主人,公子里面请!”

    “在下宁文清。”卿尘依礼报上姓名,却是化了本名。她举步抬头看去,见那高楼之上金匾行书“四面楼”,其楼不若天都其他建筑,环成矩形而起,南面临江,北接商铺,前连上九坊,后向中二十四坊,倒真是个四面来客的好地方。但走到门前看到一张红榜,却是主人出售歌坊的告示。

    谢经见她驻足看去,问道:“公子可是对此感兴趣?”

    卿尘道:“谢兄这四面楼开门便迎八方客,无论做什么生意都是得天独厚,如何竟舍得卖?”

    谢经摇头道:“公子有所不知,近日天都歌舞坊的生意一落千丈,多少地方都已经撑不下去,纷纷关门售地了。”

    “哦?”卿尘眉梢淡掠,“可是因天舞醉坊的缘故,牵连了下来?”

    谢经意外道:“看来公子倒知道些,天舞醉坊一封,京畿司直接会同刑部、大理寺连续查禁,弄得处处门庭冷落。连吏部侍郎郭其都被革职流放,现在既无人敢开门经营,也无人敢上门花销,这行生意恐怕是不能再做。”

    卿尘随口道:“谢兄此言差矣,此时正是应该买进而非卖出,歌舞坊的生意坏不了。”

    “公子何出此言?”谢经探寻地看向她,问道。

    卿尘心中忽然一动,笑问:“谢兄可有意与我做笔生意?”

    谢经倒不急着问是何事,只道:“难得你我一见如故,不如里面详谈。”

    入了四面楼,谢经谴人带卿尘换了干净衣衫后,请至楼上奉茶,方才说道:“公子方才所说,在下愿闻其详。”

    卿尘淡淡啜了口茶。天舞醉坊一案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夜天湛虽然有些事情不便对她直说,但她也看得明白。此次案子说是奉旨严办,乌云密布下晴天霹雳,但到了雨落之时却只能飘洒几层滋润无声。或是因为着实不能想到,歌舞坊背后内臣、外戚、仕族、阀门等各方势力早已交错盘结根深蒂固。夜天湛本人贤德之名冠盖京华,多年来俨然是这些朱门显贵唯马是瞻的人物。其树泱泱枝繁叶茂,砍些枝叶无妨,但再深进去动到主干根本,割落之时如剔骨肉,如何不逼的他弃刀收剑?

    自那日在烟波送爽斋之后,卿尘便极少再听到夜天湛提起相关之事,反而有时看他进保奏的本章,朝中大概已落了一波高浪,亦在他翻转的手腕下慢慢恢复如常。

    她微微笑了笑,抬头对谢经道:“歌舞坊这种生意,在伊歌城中绝不会销声匿迹,此时只是浪入低谷,一旦过去便会直攀一个高峰。诸家纷纷放弃出售正是价钱低迷的好时候,谢兄若有胆量,不妨趁机收购,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谢经道:“公子怎敢言定歌舞坊会再行兴盛?”

    卿尘凤目一扬,说了个字:“赌。”

    “赌?”谢经皱眉。

    卿尘气定神闲地道:“生意经营十有**是赌,只要看准了行情,要赢也不是什么难事。”

    谢经问道:“那公子又凭什么下注呢?”

    卿尘眸光清明,略微锐亮:“凭我所知所想。谢兄若无意经营此事,不如你我寻个别的合作方式,我每月付纹银五百两的租金,你将四面楼完全交于我打理,此后每月四面楼的盈利你从中抽取三成。换言之,谢兄依然是老板,在下不过是一个经营人。但半年后我若想买下四面楼,谢兄需按现下告示的价钱将此楼出让于我。”

    谢经放下手中茶盏,望向她道:“外面告示的价钱,公子可看清楚?”

    “纹银五万两。”卿尘说着,嘴角勾起浅笑。

    “公子既然有意买下四面楼,为何此时又不买,要待半年后?”谢经再问。

    卿尘坦然道:“谢兄是痛快人,问得直爽,在下也坦白相答。目前我手中并无多少银钱,需要先用四面楼三个月,来赚买楼的钱。”一支玉簪,居然当了纹银五百两,这本已是出乎意料的收获。但黄金有价玉无价,她只能怀疑自己大概看走了眼,那玉簪难说不是上等的货色。

    此言一出,谢经不由皱眉,半晌方道:“你的意思是,半年以四面楼赚纹银五万两?”

    卿尘摇头,更正道:“不是五万,是八万,还要加上谢兄三成的利润和在下所获。”

    谢经缓缓审视卿尘,卿尘笑意清隽,凤目生辉,淡淡看进他眼底。

    对视片刻,谢经轻弹了弹衣衫说道:“谢某经营半生,少见公子这样想法奇特之人。”

    卿尘笑道:“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各尽不同方有人间百态,若都同出一辙,岂不无趣?”

    谢经闻言亦笑:“单凭公子这份气度,在下便十分佩服。只是可否听听公子究竟要如何经营?”

    卿尘眸中光玉般清灵一转,说道:“若谢兄愿意将天舞醉坊购下,说不定利润会更大些。”

    “还请详谈,在下洗耳恭听。”谢经道。

    卿尘缓扣茶盏:“如今天朝外退突厥内安民政,海内升平四境来朝,大治之下,盛世之兴数年之内可有保障。伊歌城乃帝都中心,中有多少高门清贵仕族风流,歌舞游猎华赋清谈,他们现在是日兴奢靡但求风雅。城中之前的歌舞坊奢华是足够了,但却只欠这个‘雅’字,此时我们便应由动而静,以静求利,也正好不会因过于张扬为朝势所顾及。但是当然,歌舞坊本就图个热闹,谢兄如果愿意买下天舞醉坊再推一个别致的热闹,便更可以广收财源。”

    谢经听得入神,此时问道:“所谓别致的热闹,又指何事?”

    卿尘站起来,步到窗边远远看去,入目处练空如洗一望无垠,其下商客过往中有胡女身姿高俏,风情摇曳,十分引人注目。

    她看了一会儿道:“中原虽与漠北、西域诸国屡有战事,但各自百姓却随着商旅贸易逐渐交融,谢兄没现最近伊歌城中胡商胡女都十分多吗?”

    谢经亦上前凭窗而望,说道:“确实如此。”

    卿尘道:“中原之舞飘逸华美,西域之舞热情妖娆,漠北之舞奔放豪迈,南番之舞明快多姿。四境风光,皆有不同,眼下前来伊歌城中的这些胡女岂不是一道新鲜的风景?她们多数为离开荒野大漠而来此阜盛之都,并没有太多谋生之路,但其本身却也便是出路,是机会。若以她们经营歌坊,不但夺目亮眼,而且亦使能伊歌城中除去不少混乱的因素,朝中应该也不会多加干涉。”

    谢经暗中将她打量,沉思道:“公子不但深知天都朝势,所见所闻看来也颇为广博,如此深藏不露,倒叫谢某十分好奇。”

    卿尘修眉微挑,扭头笑道:“谢兄又如何不叫在下好奇,这四面楼虽好,但纹银五万的价钱也着实离奇了些,谢兄怕并非真的想卖此楼吧?”

    谢经一愣,随即呵呵笑道:“与公子相交如饮甘饴,谢某对这赌局动了心,还望日后合作愉快!”

    卿尘潇洒一笑,抱拳还礼,便是交了这个朋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