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醉玲珑

上卷 第二十章 歌舞升平今宵曲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四面楼台榭错落,中有高阁,卿尘喜欢入夜时分坐在楼阁的屋顶上看伊歌城。夜幕下的城池灯火辉煌,比起白日的雄伟壮阔更多出几分神秘的味道,隐在暗处的热闹格外诱人,时而也会有温暖的感觉。

    隔着夜色沉沉情景多少会有些不真实,却也正因如此,方使人愿意沉迷一刻,想想看不见的灯影深处有着怎样的红尘人间。

    自此处望去,眼前点点灯火中最盛亮处便是曾经一度死寂的天舞醉坊,如今歌舞灿烂,热烈喧哗,宝马香车,宾客盈门。除了开始一段时间打点布置外,生意步入正轨后卿尘并不经常过去,天舞醉坊名义上的坊主是素娘。

    素娘帮谢经在四面楼打理事务已有多年,心思细密,聪慧精明,天舞醉坊中清一色的胡女在她手中调教得十分妥当,令人放心。在歌舞坊最低迷的时候,四面楼低价买进数家歌坊,果然不过月余的时间,天都中便慢慢恢复了往日纸醉金迷的风流气象。天舞醉坊便在此时重整旗鼓,其独特的舞姿、新奇的曲目如同一股异域来风席卷伊歌,亦将其他歌舞坊带的一振,先前那场变故便悄无声息的淡化了下去。

    卿尘将目光自远处收回,眼前的四面楼却安静,透过琉璃灯火只能依稀听见低声浅语,丝竹清幽,少有人能想到天舞醉坊和四面楼是同一人在经营。

    四面楼里能歌善舞的女子并不是最出色的,这些时日卿尘自原来的女子中挑选聪慧者亲自指点,以仕女的标准讲解诗赋,严格谈吐,教习琴棋,有些灵气的女子几经点拨立见不同。为了教,她自己亦学,随时应付莺莺燕燕们公子长公子短的询问,自觉诗书琴棋大有长进,获益匪浅。

    如今的四面楼乐而有舞悦目,静而有茶盈香,有酒醉人而不颓败,有美相伴而不荒淫,堪称品格高雅,意趣清新。此处来人并不十分多,但不是一掷千金的高门贵族,便是盛名在外的墨客鸿儒,慢慢便在天都创出清名。

    卿尘此时刚刚在楼中的小兰亭奏了一曲琴,白日里翩翩佳公子,晚上云裳迤逦重纱后一手出神入化的琴技震惊四座,四面楼之所以能声名鹊起与此不无关系。而谢经那里她只说是请了妹妹文烟过来相帮,谢经从未真正见过所谓“文烟”,却似并不相疑,甚至连问也不多问一句。

    入秋之后夜风已渐寒,卿尘微微抬头,凝眸时点点清光落入眼中,轻闪着亘古不灭而逐渐遥远的记忆。她想起不久之前曾在一个孤单的夜晚,也是这样独自坐在星空之下,那时候她抬头看到了一双深邃的眼睛,广袤星空落入其中,带着清冷的安然。不知现在这双眼睛的主人是否平安,在伊歌城中或许有一天还能相遇,倒也是叫人思之愉悦的事情。正自顾微笑,身边突然有人道:“文清,你果然在这儿。”

    她被吓了一跳,却不必回头便知道是谢经,这人走路似乎从来不带声音,她甚至怀疑他上这屋顶不是像自己一样从阁楼沿着梯子爬上来,而是飞上来的,苦笑道:“拜托谢兄以后出现的时候先有点儿声响,否则总有一天我会被吓死。”

    谢经笑道:“改日我上来前先在下面敲锣打鼓知会文清。”

    卿尘明眸轻挑:“那明日伊歌城便会传开,四面楼新多了耍猴的节目,谢老板亲演,三文钱一场,精彩得很。”

    两人如今称兄道弟甚是熟络,言语调侃谢经从不介意。一笑而过,在她身旁坐下:“听说你又买了间歌坊,如今歌舞坊的价钱已不似之前,似乎不是时候吧?”

    卿尘看着夜幕灯火一笑:“我正要和你说,这笔生意可能是赔钱的买卖,所以我打算自己经营,免得连累你。”

    “哦?你不是说过在商言利吗?方不方便告诉我是什么生意赔钱你也要做?”谢经问道。

    卿尘道:“那间歌坊我是想改做医馆,设法将天都医术独到的大夫集于一处,治病救人。这不是赚钱的事,或者其下再开间善堂,如此还要赔钱。”

    谢经奇怪道:“怎么会突然想起开医馆?”

    卿尘将手闲闲搭在膝上看了看,说道:“我既自幼学了一身医术,便不想浪费。何况银钱之物没有赚尽的时候,如今算算小有收获,不妨取之何处,用之何处。”

    谢经道:“你难道要从四面楼的生意中抽身?”

    卿尘扭头笑道:“这么赚钱的生意,我怎么舍得?”

    谢经看向下面庭院,玩笑道:“不是便好,不过如今这四面楼再这么赚下去,只怕半年后我都不舍得出让给你了。”

    卿尘道:“不舍得便算了,我又不是非要买。”

    她漫不经心的语气叫谢经有些愣愕:“当初你我有契约在先,我说不卖难道你便算了?”

    卿尘道:“这四面楼和天舞醉坊里里外外哪里不是你和素娘在操心,谢兄所做早已出那一纸契约。再者,经营有利,交友却有趣,我当谢兄是朋友,朋友不愿的事我绝不勉强。你若是不想出让四面楼,咱们那契约便当作废。”

    谢经眼中微微一震,四面楼目前日进斗金炙手可热,卿尘竟说得如此轻松。他沉默后说道:“商场江湖中经历这么多年,文清是我第一个佩服的人,得友如此可抵十座四面楼。你既有义,我自不会言而无信,这四面楼随时可以过到你的名下。”

    卿尘不在乎地一笑:“半年之期尚早,你急什么?”

    说话间隐约听到一阵乐声,声音轻远如飘渺在黑夜中几不可闻,但却又似清晰如在耳边。卿尘凝神听了听,似乎不是四面楼的乐声,奇怪问道:“你听到了吗,这是哪儿来的声音?”

    谢经扭头笑了笑:“不甚清楚,或许是哪家歌坊吧。对了,我突然想起有点儿事情要出去一下。”

    卿尘便站起来道:“你去吧,这边有我。”

    上午时,四面楼人少安静,卿尘自楼上下来,吩咐备马出门。

    前庭低案前,几个身着披帛仕女裙的女子正明明媚媚聚在一处,执笔铺墨,你一言我一语笑说着什么,倒叫这儿显得格外热闹。

    卿尘看过去,正有个女子将玉纸镇往案上一拍,站起来嗔道:“哎呀!不玩了,不玩了,你们几个定是合伙儿算计我。”

    众女子笑道:“快看,兰玘输急了要赖!”大家抬头见着卿尘,纷纷边施礼边笑问:“公子来了,兰玘你羞不羞!”

    卿尘笑着问她们:“在干什么,这么热闹?”

    兰玘忙请她入座,回头便道:“公子来得正好,看她们还得意!她们不知从哪儿弄了些对子好生难为人,我都输了几局了,公子快杀杀她们的威风。”

    其他女子羞她:“你拉公子来助阵,赢了算谁的?”

    案前纸墨微香,轻粉笺笺珠玑秀丽,正是她们:“联对子定是兰珞赢得最多。”

    兰玘道:“可不是?每回都是她对得好,我们就不行,都赢了我一支翠笄去了!”

    一旁黄衣羽衫的兰璎抬手拎着两粒紫玉晃动:“我这儿还有一副玉珰呢!”兰玘丢过罗帕笑啐她,卿尘笑道:“下注的游戏你也不多想想?若去和兰珞比诗赋,和兰璐比巧算,和兰璎比琵琶,你不输光才怪。攻伐输赢得以己之长克彼之短,你怎么不和她们下棋,谁赢得了你?”

    兰玘道:“她们就是棋盘上输惨了才想这法子的!不行,公子一定要先帮我赢回这局。”说着将粉笺取到眼前,卿尘见笺上写道:虞美人穿红绣鞋,月下行来步步娇。

    “这上联出得倒巧,意境也美。”她提笔轻轻过墨,见楼中另外几个女子正在庭前荷花池旁引箫练琴,抬手往那边一指,对兰玘道:“下联不就在眼前?”

    兰玘一时不得解,见卿尘落笔:水仙子持碧玉箫,风前吹出声声慢。立刻拍手问兰珞道:“你有虞美人步步娇,公子便有水仙子声声慢,服不服?”

    兰珞道:“咱们几个加起来也不能和公子比,你赖皮!兰璎方才出了一对我还没想出来,公子帮了兰玘也得帮我。”

    卿尘微笑道:“不妨说来听听?”

    “雨洒灰堆成麻子。”

    卿尘抬头环目,略一思索,笑指那荷花池:“你们倒左右不离咱们院子,这个下联仍在那处。”

    兰玘问道:“怎么还是那儿?”却是兰珞看过去低头一想,突然笑了起来。

    卿尘问道:“想到了?”

    兰珞掩嘴低头道:“想到一个,只不知和公子想的是不是一样?风吹荷叶像……像……”

    卿尘替她说道:“风吹荷叶像乌龟!”

    众女子顿时笑成一片,兰玘边笑边说:“你们都输给公子了,快快把翠笄玉珰都还我!”

    兰珞道:“还也是给公子,你是别想了!”兰玘道:“公子又不是女儿家,要那些做什么?”

    卿尘忍俊不住,偷偷支案而笑,她可正打算去当铺赎自己那支玉簪。见她们闹得不可开交,于是道:“不陪你们了,我还要出门去。给你们个上联,谁对的上,这翠笄玉珰就当公子我送她。”

    “公子快说!”她们便催道。卿尘手中落墨生香,笔走龙蛇写了一联:日进月出云多少。

    兰玘看着道:“这上联似乎也不难啊。”

    兰珞却思索摇头:“字上看去是简单,但不好对呢,公子这上联中一说了日升月落有云其中的景色,又说了时光流转岁月变迁的过往,最难是其下还隐了一日一月收支算账的问算,可要好好想想才行。”

    兰玘道:“收支算账的事,兰璐算得快!”

    卿尘笑着站起来:“过会儿我回来若有了下联,本公子另有赏。”说罢刚回头,就听堂前有人道:“今晚留着小兰亭,酒菜精致些,茶要你们的‘青衣’和‘丝竹’,最要紧是文烟姑娘的琴,都记下了?”

    楼中管事陪着一人进来,恭声说道:“这就差人去办,请十二殿下放心。”

    卿尘修眉惊挑,忙不迭地转身衣襟一撩便重新坐下。兰玘她们见她神情奇怪,还未等问,夜天漓已看向了这边,突然微怔,接着叫道:“你,给本王回过头来!”接着便大步走来。

    大呼小叫的真是个霸王,卿尘暗中叹气,知道躲不过他,只好起身回头对他道:“见过十二殿下。”

    夜天漓见她男装的模样愣了愣,又惊又奇:“原来你竟在这儿,居然这么久也不……”

    卿尘怕他接下去再道破自己女子身份,连连作揖:“殿下,有话外面说!”

    夜天漓疑惑地打量她身边美女如云,兰玘她们有认得他的急忙施礼问安,都悄悄看着,不知究竟是何事。卿尘轻咳一声道:“看什么,十二殿下难道比公子我还好看?都回楼上去。”

    众女子向来对她言听计从,闻言纷纷优雅起身依礼告退。衣袂飘扬罗步生姿,一片钗鐶叮咚散去后,夜天漓在旁早已笑得不行。

    卿尘颇无奈地等他笑完,说道:“我正要出门,你若空闲不妨一同。”

    俩人举步出了四面楼,上了马夜天漓还满面带笑,说道:“你倒是会享受,这么多美女也不想着送我几个?”

    卿尘扫他一眼:“我四面楼的女子都是来去自愿,你什么时候听说过送人的道理?”

    “这四面楼竟是你经营的?”夜天漓回头看了看:“这里那名满京都的文烟姑娘……”

    “便是我。”卿尘干脆承认。

    夜天漓气道:“我来过这么多次你竟都瞒着!”

    卿尘道:“这不怪我,你自己看不出听不出又能怨谁?”

    夜天漓“哼”的一声:“你怎么突然离开湛王府?我问了七皇兄几次,连他都不知你人去了何处。”

    卿尘微微垂眸,问道:“七殿下好吗?”

    夜天漓道:“看上去不错,但七皇兄面上总不过就是这样子,究竟好不好你得问他自己。”

    卿尘也不语,到了那家当铺门前下了马,夜天漓奇怪问道:“你来这儿干嘛?”

    卿尘道:“前些日子当了件东西要赎回来。”

    夜天漓抬头看了看,笑道:“你当东西居然当到殷家的铺子来了,那不如直接当给七皇兄算了。”

    卿尘正举步入内,闻言身上一僵,回头问:“你说什么?”

    夜天漓随口答道:“这铺子和对面钱庄都是殷家的产业,贵妃娘娘一族富甲天都,伊歌城中钱庄当铺十有七八是他们家的。”

    卿尘愣在当场,心中说不清缘由地来了一股无名火,难怪那么普通的簪子竟能当出五百两纹银,原想不再受夜天湛恩惠,不欠他人情,谁知到头来还是靠了他才有今日。

    夜天漓见她皱眉不走,问道:“怎么了?”

    卿尘气道:“你身上可带了银票?”

    夜天漓出门向来怀中多金,点头道:“有。”

    卿尘伸手:“借我三千,回头还你!”

    夜天漓见她脸色古怪似有怒气,随手自怀中抽出几张银票:“什么事用这么多银子?”

    卿尘又拿出自己带的两千,愤愤想道:“事已至此,十倍奉还给他!”扭头便往堂前去,走到一半,突然心底一松,脚步停下来,觉得此举太过无聊。有心无意,这事难道还能怪他怨他?自己这是想拿什么出气,还是惹事生非?

    想到此处,一皱眉头,回头又将银票递还夜天漓:“多谢你,还是不用了。”

    夜天漓见她一瞬面色不善转而又恢复正常,走在身旁突然问道:“你不会是为什么事在和七皇兄赌气吧?”

    卿尘颓然摇头:“没有,不过刚刚想岔了些事,现在没什么了。”

    夜天漓笑说道:“真是女人翻脸如翻书。”卿尘凤眸往这儿一扬,他接着道:“当我没说!”

    卿尘没好气地瞅了瞅他,柜前那老先生不在,她便将当票递给里面的小伙计。小伙计看了眼当票,说道:“姑娘要赎东西吗?这可是死当。”

    “死当?”卿尘愣住,拿回当票一看,黑纸白字果真写的清楚。

    她眉心轻锁,往柜上问道:“多少钱也不能赎?”

    小伙计道:“姑娘便当没了这东西,兴许现在都已经不在我们柜里了。”

    卿尘道:“麻烦去问问你们掌柜,看还在不在,能不能赎。”

    小伙计道:“没这个道理,去问掌柜我是找骂,姑娘还是别想了。”

    夜天漓在旁忍不住将柜台一拍:“让你问你就去问,怎么这么罗嗦!”

    那小伙计吓了一大跳,一时骇得话都说不出来。卿尘忙伸手拽着夜天漓一言不扭头出门,他不满地道:“叫掌柜的出来拿了东西,回头让七皇兄给这边一句话不就得了。”

    卿尘道:“去找他我宁肯不要了,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

    夜天漓道:“你躲着七皇兄干嘛?”

    “我哪儿有?”卿尘道。

    夜天漓一脸置疑地看着她,她翻身上马,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在拒绝了一个人后,却主动或被动地不断接受着他的保护,自以为不再依靠他的时候突然现原来依然处于他的庇佑之下,这叫人有种挫败感,或者更确切地说还带着三分惭愧,仿佛在这里一天,便始终欠了他什么,永远也还不清。走了会儿她闷声问道:“他应该不知道我在四面楼吧。”

    夜天漓道:“还说不是躲着他。我来过几次都没认出你来,他又不常来这些地方,八成是不知。”

    卿尘道:“来过两次,但都只待了一会儿。”

    “那便不好说了。”

    卿尘抿了抿唇,又问道:“你今晚约小兰亭干嘛?”

    夜天漓方要回答,又顿了顿,然后只说道:“宴客。”

    “要紧的客人?”

    “要紧。”

    卿尘也不再问,有些神思不属的策马往白虎大街而去,夜天漓提缰上前道:“今天此路不通,四哥率玄甲、神御两部大军驻扎城外休整一日,今日入城必然从此经过,父皇亲登神武门犒军,御林军和京畿卫一早便封路戒严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