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醉玲珑

上卷 第二十三章 一剑光寒十四州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微香飘动,兰珞步履轻轻,手捧汤盏呈至案上。夜天凌正品了口茶,眼角余光看见一折信笺落在身边,“殿下请!”兰玘轻声说了句,垂退下。

    他将笺纸取在手中,展开看去,上面写着行清隽的行书:秋宵风淡,月色清好,不知四哥和十一宴后是否有兴致跃马桥上一游?

    他无声无息地抿了下嘴角。十一坐在近旁,此时扭头见他若有所思,低声问道:“四哥?”

    他反手掩下信笺,抬眸道:“时辰不早了,明日还得早朝,我们也别耽搁太晚。”

    那边夜天湛笑道:“四哥说的是,你们刚回来一路辛苦,今晚当早些歇息。”

    几人出了小兰亭,夜天凌对十一看了一眼,十一和他素来默契,笑说:“我和四哥骑马走,一路散散酒气。”

    夜天漓道:“那四哥陪十一哥,我送五哥他们乘船回府。”

    待夜天漓他们上了船,十一问道:“四哥,什么事?”夜天凌将那信笺交给他,他看了看道:“这是……”

    “刚才出去时,好像在四面楼见到了卿尘,不过只打了个照面她又穿着男装,也不十分确切。”夜天凌放眼往楚堰江上看去,夜已深沉,江中游船比来时少了好多,点点灯火三三两两游弋远去。

    “卿尘!”十一惊讶道:“我们在漠北四处找她,她怎会在天都?莫不是看错了吧。”

    夜天凌似乎微微笑了笑,说道:“现在看这字迹,应该不会错,这个‘有’字的写法是我教她的,还有小兰亭里那幅字有几处用笔也一样。”

    十一熟悉夜天凌的字,此时仔细一看,笺上“有”字乃是反笔连书,除了夜天凌外少有人会如此走笔,他笑道:“难道真是她?走,去看看!”

    两人并骑往跃马桥而去,卫长征等几名侍卫静随其后。跃马桥位于上九坊中部,横跨楚堰江中乐定渠,以白石造砌,长逾十丈,宽可容六车并行,远望去如一匹白练长卧江水,夜色下空阔无人,气势平稳中静谧无声。

    金钩细月,清亮一刃,遥遥衬得暗青色的天幕格外分明,江中水波若明若暗,隐隐起伏,几分光影随之一晃,远去在暗沉深处。

    青石路上只闻不急不徐的马蹄声,秋风微凉时而拂面,丝缕寒意叫人分外清醒,似乎身体感官都在这静冷的黑暗里无限伸展,能探触到四周极轻微的风月清光。

    夜天凌在空阔的跃马桥上缓缰勒马,夜色平静中淡淡望向楚堰江水滔滔长流。何处轻闻玉楼箫曲,隔着江岸依稀传来,十一在旁轻叹道:“良辰美景,佳人有约,但愿一会儿不叫人失望。”

    一阵马蹄声入耳,夜天凌扭头往声音来处看去,长街深处有人策马前来,白衣轻影,飞马快驰。

    那人到了近前将马一勒,在十数步外的桥头停下往这边看来。那双湖光幽深的眸子带过笑意,缓带轻衫的清秀模样和曾经青灯影下执笔询问的形容交叠如一,俊淡的光亮微微浮现在夜天凌的眸中,那一笑带来清静舒缓。

    便在他身心松弛的片刻,身后弦月之光似乎陡然长盛,杀机如冰刃遽起,他深眸中异芒一闪,风云惊变,剑已出鞘。

    秋风花黄,长街寂静。

    卿尘一路纵缰,马蹄轻快,衣襟随风飘扬,带着心中轻飞的欢悦。远远已见跃马桥上人影,云骋似乎也能感觉到主人的欣喜,纵蹄如飞,将星光树影纷纷遗下,转瞬便至桥前。

    卿尘微微收缰,在桥头回马一转,往前面看去。一人黑眸惊讶,一人青衫淡定,沉沉夜色中有道清锐的目光落在身前,于暗影中浮出鲜有一见轻暖的笑。

    她隔着江水细月扬眉,笑着将十一和夜天凌打量,轻叱一声打马上前。忽见玉白桥栏处寒光骤现,冰冷江水蓦然生波,映入其中那道冷月刹那化做锋刃一利,直袭夜天凌。

    那一瞬间四周空白,她猛带云骋飞纵而去,疾呼道:“四哥!小心身后!”

    猝然生变,原本淡寂的秋风随剑影铺卷而来,砭人肌肤,仿佛寒江怒浪化为暴雨遍洒长桥。

    桥上残秋落叶被剑气所激,飞舞凌乱,铺天盖地的寒芒中,一点有若实质的白光迅疾驰往夜天凌后心。

    卿尘被激荡的剑气迫得目不能视,只觉寒意及身,左臂微微一痛,接着云骋缰绳被人大力前带。

    身旁剑啸刺耳,呵斥声怒。

    就在此时,无边夜色中突然亮起一道长电般的惊光,光芒凛冽,撕天裂地。

    “当!”的激越交鸣,一人黑衣蒙面出现在被攻破的剑影中。

    夜天凌手中剑华狂肆长盛,势如白虹,夺目亮芒伴着清啸直追那人后退的身形,迫他回剑自守。

    一剑光寒,九州失色。

    散去了先前剑气的压力,卿尘睁开眼睛,只见刺客右肩血光迸现,踉跄后退。

    十一足尖微点自马上跃起,佩剑出鞘,四名玄衣侍卫也已和刺客缠斗一起。

    一切只在瞬间,快得仿佛不真实。

    卿尘扭头,夜天凌傲然马上,清冷目光凝注于她的脸庞,手中三尺青锋斜指,鲜血染了剑寒,缓缓流动,滴滴没入尘土。

    漫天黄叶此时方纷纷飘落,他浑身散着令人望而却步的凛冽,夜色,秋寒,仿佛都沦为了那双深眸的陪衬,一切都在寂冷中低俯收敛。

    “果真是你。”夜天凌手臂微微一动,长剑回鞘。

    卿尘道:“嗯,是我。”

    夜天凌对近旁剑光纵横视若无睹,淡声道:“方才在四面楼抚琴的人是你。”不是问,而是陈述早已知道的事实。

    卿尘愣了愣,笑道:“文烟便是卿尘,卿尘便是文烟,竟然瞒不过你。”

    夜天凌又道:“那幅《兰亭序》也是出自你笔下。”

    卿尘汗颜点头:“我已经尽力好好写了。”

    夜天凌薄唇扬起个缓缓的轻弧:“不错。”继而目光一动,随着唇角瞬间恢复不着痕迹的坚冷,左手握着的缰绳一抖,云骋被他牵过几步,不满地低嘶出声,但却没有做出反抗的举动。

    卿尘冷不妨到了与他并列的位置,才现云骋的缰绳握在他手中。他座下的风驰微微嘶鸣,同云骋两相依蹭了蹭,似是久别重逢,显得十分亲热。夜天凌伸手握住她的手臂,随着他的动作低头,她现自己衣袖上血迹鲜红,不由轻呼:“啊!”

    夜天凌眸底生寒,手下却微微一松,接着抬手“嗤”的撕下她那截染血的衣袖,她本能的往后一缩,但被攥住动弹不得。底下白色丝衣并无多少血迹,她急忙说道:“这应该是刺客的血。”

    “嗯。”夜天凌松开手,回身叫道:“十一弟。”

    十一兴致已过,懒得和刺客再纠缠,手底清光急闪,一剑挑飞刺客蒙面黑巾,半空旋身抄中,潇洒退回,落在俩人身边。他漫不经心地用黑巾拭过剑身,抬手丢开,“呛”的一声长剑利落入鞘,扭头将卿尘上下打量:“真的是你!你怎么这副打扮?”

    卿尘俏然抬手道:“这样方便啊,好久不见你们了!”

    十一朗朗扬眉:“我们还以为……哈!急坏我和四哥!”

    卿尘微笑答道:“我也是。”

    三个人同时沉默了一下,十一和卿尘突然开怀大笑,就连夜天凌也目蕴笑意。

    卿尘心情畅快,无意间扭头看去,那刺客转身时面容在眼前闪过。她忽然浑身一震,脸上所有颜色仿佛都在刹那间落尽,失声叫道:“谢大哥!”

    那刺客本已被夜天凌剑气所伤,听到呼声手下微滞,与卫长征硬碰一招难以支撑,长剑脱手飞落,卫长征的剑已指在喉间。淡淡月光洒下,清楚照出他的形容,赫然正是谢经。

    卿尘不能置信的望着前方,夜天凌看了她一眼:“你认识他?”

    她迟疑许久,终于听到自己干涩的声音道:“他是四面楼的人。”

    “四面楼的人?”夜天凌面无表情,声音中听不出喜怒。

    卿尘脸上的震惊已然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死寂的静默,她依旧目视着谢经,缓缓说道:“不错,他是四面楼的人。”

    四周气氛仿佛因这句话而沉入冰凌丛生的寒地,围困谢经的玄衣侍卫看向这边,显而易见的警惕中有两人身形一侧,便是剑气寒意悄无声息的蔓延开来。

    夜天凌黑眸沉沉,落在谢经身上。

    谢经松开肩头伤口,对他遥遥抱拳:“江湖上一剑便能伤我之人不多,得遇如此对手,在下败的心服口服。”

    夜天凌道:“阁下方才剑中若再果决些,我倒有兴趣同你多较量几招。”

    谢经神情异样的轻笑一声,微微侧身说道:“抱歉。”似是对夜天凌,又似是对卿尘。

    卿尘静看了他一会儿,扭头缓声对夜天凌道:“似乎我每一次遇见你,总有人想要你的命。”

    夜天凌淡淡道:“想要我命的人确实不少。”

    跃马桥上,月色清好,良辰美景,佳人有约,都在这刀光剑影的暗杀中化做了诡异而阴谋的味道。

    如果说上次是巧遇,这次却是,相约。

    卿尘修眉蹙拧,她想说什么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凌厉的刀啸,黑夜中绯光急闪,两柄薄刀飞袭卫长征制住谢经的剑,有人闪现谢经身旁,娇声叱道:“大哥!快走!”

    卫长征怒声低叱,侧剑攻向来人。那薄刀在半空轻啸回闪,银光绯色交织如练,俩人以快打快招招疾拼。余下三名玄衣侍卫无声无息步履一错,已封住四周出路。

    卿尘见到那两柄薄刀,脸上闪过难以掩饰的诧异,随即又在疑惑中化做惊怒交替的神色,凤眸之下渐生寒意,轻微地,如弦月光刃一浮。

    “放他们走。”夜天凌忽然冷冷开口。卫长征几人闻言怔愕,但即刻罢手撤剑,抽身后退。那人与谢经身形同时一晃,水声哗然响起,转瞬便恢复之前的寂静。

    卿尘慢慢回头,夜天凌眸心深冷无垠,仿佛一个无底的黑洞,其中纯粹的暗色可以吞噬所有,可以使一切无所遁形。

    她便那样安静地看着他的眼睛,在他的注视下,两厢无言的沉默久久隔于其中。

    她不知该如何逾越,四周凉意潋潋,暗影沉沉。

    偏偏这时,云骋向前迈了一步,风驰似乎是回应它一样,亦缓步靠上前来。两人间的距离骤然缩短,夜天凌剑眉微挑,卿尘终将心中万般浪涛敛下:“三天时间,此事我一定给你个交待。”

    说罢缰绳在手上狠狠一缠,勒得云骋猛然惊嘶,扬蹄转身。低头时那一刻的心骨黯凉,在极深处点燃一簇幽冷的怒意,她突然听到夜天凌沉定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相信你。”

    短短数字,风息云退落入心间。

    秋凉缓淡掠过衣衫,新月深明,轻叶静飞。她没有回身,往前方寂然的长街静冷望着,低声道:“多谢四哥。”说罢扬鞭抽马,绝尘而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