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醉玲珑

上卷 第二十六章 云破日出青山远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卿尘眸底波光一动:“那你有何想法?”

    “查。”冥玄就一个字。

    “从何查起?”卿尘问。

    “还请凤主示下。”冥玄答。

    七宫护剑使无一例外地看向卿尘。卿尘星眸淡亮:“我要先行验看魇切的尸身。”复又转身问道:“四哥,可愿一同?”

    夜天凌点头,对十一道:“十一弟,整肃三军,稍后返京。”

    十一道:“好,我在谷外等你们。”又对冥玄笑说:“四周碧血阁那些死人,我负责杀,你们自己埋,大家公平合作。”

    冥玄拱手道:“多谢殿下。”十一一耸肩,转身先行离开。

    夜天凌便陪卿尘同去,前面早有部属带路。

    天瑶宫后堂,魇切的尸体静静躺在地上,覆盖了一层白布。

    冥魇伤虽未愈却坚持一同前来,此时上前轻轻掀开盖着尸体的白布,原本没有感情的眼中涌出森寒的杀意。

    一刀毙命,自脖颈处横切而过割断颈动脉,当时大量喷射的鲜血布满魇切周身。

    夜天凌征战沙场,比这凄烈数倍的情形也司空见惯,无动于衷。冥玄等人出身江湖,更不把生死当回事。却见卿尘亦不动声色地俯身下去,仔细看察魇切的伤口,夜天凌眼中多少有些诧异。

    “是刀伤。”冥魇低声道。

    “嗯。”卿尘点头,伸手道:“把你的刀借我一用。”

    冥魇手腕轻轻一动,那柄细巧的薄刀落入掌中,刀身犹如蝉翼,微微泛着妖艳的血色,是一把杀人的好利器。

    卿尘放雪战下地,雪战对着尸体嗅了嗅,出呜呜低吼。卿尘接过那刀,对身后众人道:“你们在外面等我,不得吩咐勿要入内,冥则护剑使请留下。”

    除了谢经和素娘,冥魇等都是神色一冷,却是冥玄说道:“遵凤主令。”带头退出天瑶宫,冥则板着张脸一丝不苟地立在原地。

    夜天凌自然没有随他们离开,而是留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卿尘。

    卿尘对他举了举冥魇的刀:“我要验尸了。你不会觉得恶心吧?”

    被夜天凌不满的眼光一扫,她无辜地挑起俏眉:“凶什么啊,那你不帮忙?”

    夜天凌在她旁边蹲下,见她将薄刀小心地沿魇切颈中伤口插入,伤口和刀似乎吻合。她一边看伤口,一边对冥则道:“我来查凶手,你在旁看着,到时候也好有个见证。”

    冥则注视着她手中一举一动,点了下头。

    卿尘将刀左右动了动,皱起眉头,又细细地研究了一下伤口情况,方收起刀来。然后认真的在魇切周身寻找蛛丝马迹,突然现魇切右手紧握。人虽已死去多时,但尸体还未完全僵硬,她迟疑片刻,终于抬手去动。

    此时身旁一只手挡来,是夜天凌。她不解地收回手,却见夜天凌替她将魇切握起的手指慢慢拨开。

    立刻,有样东西落入俩人眼中,夜天凌拾起来托在掌心掂了掂,那东西随着他修长的手指微微晃动,沉沉的。冥则看到此物,本来死气沉沉的眼中瞳孔猛地一收,但也没有出声。

    “金的?”卿尘问。

    “嗯。”夜天凌淡淡道,随手撕了角衣襟将东西包起来,递给卿尘。

    卿尘接过来后,夜天凌提起魇切右手。卿尘和冥则看到扭曲的手指处有几点淤青,该是死前重击了什么东西留下的。

    冥则伸手将魇切睁大的眼睛轻轻合拢。夜天凌站起来,随手将白布蒙上:“没什么了。”

    “嗯。”卿尘若有所思,对他俩道:“再去现尸体的地方看看。”

    “好。”夜天凌没有反对。

    卿尘出门前又示意雪战在魇切尸体上嗅了一圈,和夜天凌、冥则一起来到事第一现场,山谷南边不算太茂密的丛林中。沿途看到冥衣楼部属在处理善后事宜,粗略估计一下,死伤不少。

    却没料到现魇切尸体的现场已被清理过,卿尘皱眉:“只能大概看看是否还有意外收获了。”

    三人在四周细细看察,雪战跟着他们在草木间嗅来嗅去。过了一会儿,卿尘和夜天凌对视一眼,彼此摇头一无所获。

    此时却听到雪战出低叫,冥则在旁回头看去,突然长叹一声。他目光落处,几片树叶的阴影下有样金色的东西,和方才在魇切手中现的一模一样。

    冥则上前拣起那东西:“不想他真的做出此等事情。”语意中尽是惋惜。

    卿尘接过那物,对冥则道:“回去吧,一会儿还要有劳护剑使。”

    冥则低头道:“凤主放心。”

    卿尘道:“若是你们不忍动手,不如看淩王愿不愿帮忙到底?”

    冥则看了夜天凌一眼:“清除叛徒是天权宫份内职责,殿下今日已多有照拂,不敢再加劳动。”

    卿尘点头道:“如此便好。”

    回到分堂,冥魇等早已等得焦躁,从卿尘神色中看不出什么端倪,更别说夜天凌和冥则脸上一成不变的模样。

    谢经一见卿尘,便问道:“可有何现?”

    卿尘扫视众人一周:“大概已经知道了凶手,不过,我还想验证一下。”她对七宫护剑使淡淡一笑,指着不旁边一张桌子道:“诸位可否将随身兵器放在这张桌子上?”

    冥玄之下,众人脸上神色各异。兵器离身,对于江湖中刀头舔血之人来说,是为一大忌。几人和卿尘对视片刻,谢经抬手将一柄长剑放在桌上,接着冥则亦将自己的宽刃剑放下。

    余下几人,除了冥玄从不用兵器外,素娘的是一条细巧银鞭,冥赦的是一把金算盘,冥执的是一道索魂钩,冥魇的则是那对贴身薄刀,一把在她自己手中,一把还在卿尘处,卿尘自袖中取出来,也一同放于桌上。

    卿尘看着各样兵器,说道:“抱歉,我将凶手锁定在几位护剑使中,只因能助碧血阁进入总坛而不为人察觉,非是轻而易举之事,只有七宫脑人物才能轻易做到。所以诸位,得罪了。”她停顿一下,看大家并无异议,继续分析道:“我方才验察魇切尸身,现致命的是他颈中刀伤。这道伤口左浅右深,凶手若不是左撇子,那必定是自魇切身后下手,才会造成此种情形。而从伤口划痕的走势来看,我进一步断定此人是从魇切身后袭击他的。方才路上你们说过,魇切在冥衣楼中算得上是好手,那么能悄无声息自身后置他于死地的,若非武功高出他数倍便是他非常熟悉之人。请问冥玄护剑使,诸位之中,谁能最令魇切毫无戒心?”

    冥玄沉默了一下,没有立刻回答,但却看了冥魇一眼,冥魇脸色一变。

    卿尘顺着冥玄的目光看向冥魇,接着道:“而且自伤口的开裂程度可以判断,凶器是一把极其薄而锋利的短刀。”

    话说到此,素娘忍不住轻呼了一声:“冥魇,你……”

    冥魇心中怒意陡生,脱口而出道:“你什么意思?魇切是我部下,七人之中只有我用刀,难道你是说我杀了魇切?”

    卿尘微微一笑:“少安毋躁,凡事都要有证据,我话还没有说完。推算魇切遇害的时间,你和我、冥玄、谢经、素娘都在一起,似乎并没有杀人的机会。”她抱着雪战走到桌前,说道:“大家都知道雪战是难得的灵兽,我方才已让它在魇切身边闻了气味,不如我们看看它对谁的兵器有反应如何?”雪战从卿尘手中跃至桌上,先在冥魇的双刀上嗅了一下,立刻出叫声。卿尘拿起冥魇的刀道:“这把刀我用来动过魇切的伤口。”

    雪战继续将桌上兵器一一辨认,到了冥则的剑时,又抬头示意,卿尘道:“冥则同我一起检验尸体,自然也留下了气味。”

    谢经的剑,素娘的银鞭,冥则的索魂钩,雪战依次走过,最后在冥赦的金算盘处停下,再次出了低吼。

    卿尘走上前去,随手拨弄那金算盘:“咦?这算盘似乎不太准,少了两粒珠子怎么算帐呢?那两粒算珠哪里去了?”

    冥赦唇上两撇小胡子动了一下,面不改色:“前些日子不慎丢了。”

    卿尘点头:“原来如此。”回头对夜天凌笑道:“殿下贵为皇子,手头定不缺金银,不如请殿下赏赐两粒金珠如何?”

    夜天凌剑眉一动,伸出左手,两粒澄黄的算珠随着他挑动的手指上上下下,淡淡说道:“冥衣楼财大气粗,一个死去的主事手中都握有此物,山野之中也可拣拾黄金,哪里用得着我费劲?”

    众护剑使闻言色变,冥魇厉声喝道:“冥赦!”

    冥赦却不慌不忙,一脸和气生财的样子,毕恭毕敬地对卿尘道:“凤主,属下对冥衣楼忠心一片,与魇切情同兄弟,岂会做下这等事情?这两粒算珠丢失已久……”说罢话锋一转:“何况……有人既随凤主验尸,想必趁人不备丢放两粒算珠在现场也不是什么难事吧?”话中之意竟直指冥则。

    冥则脸色一黑,本就呆板的表情更为骇人,方要作,卿尘对他一抬手:“哦,原来情同兄弟。听起来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但我还有不明之处,尚要有劳。方才匡自初在冥执身上下了几种剧毒,素娘和冥则略一碰触皆难以幸免,你救护冥执一路回来,为何毫无中毒的迹象?是不是知道那凤梃仙和苏瑾黄滋味都不太好受呢?你臂上那道伤口浅了点儿倒没什么,却为何是由外向里一刀,难道是自己划伤的?我方才检查魇切伤口,又怎么觉得和你臂上的伤口像是同一利器所致。这些事情我百思不得其解,不知你能否指点一二?”

    冥赦终于色变。卿尘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凤目一沉,直视冥赦眼睛:“冥赦,你的刀放在哪里?靴底?腿侧?腰间?还是袖里?要藏一把贴身薄刀是不是有很多种方法不被人现?”

    谢经等人早已将自己兵器收回手中,封住紫微垣四方,冥玄沉声道:“冥赦,枉我对你信任有加,你竟做出如此无义之事。”

    冥赦眼神闪烁不定,脸上慢慢显出惊怕的神色,突然向卿尘跪倒在地:“凤主,属下知错,属下……”随着话音骤然难,两柄淬着蓝光的袖刀出其不意,带着尖锐的啸声射向卿尘。

    刀来得虽快,卿尘身边却有两点黄芒比刀还快,“叮”的撞飞冥赦偷袭的袖刀。

    夜天凌手中一直把玩的两粒金算珠激落袖刀余势未衰,破空袭向冥赦面门。

    冥赦骇然惊退,人向门口掠去。素娘银鞭横空抽到,封死他出路,冥执冥则钩剑双至,逼上身前。谢经同冥魇没有上前夹击,却分别守住门窗要位。

    卿尘对夜天凌灿然一笑:“四哥真大方,我还想这两粒算珠能换不少银两呢。”

    夜天凌剑眉微蹙,瞥她一眼:“要钱不要命。”

    卿尘笑道:“四哥还真说对了!”

    紫微垣内,冥赦被几人逼得完全处于下风,冥玄感慨道:“冥衣楼待他不薄,不知他为何做出这等事情。”

    卿尘道:“男人,无非为了权、色、财三样,一会儿不妨问问他,究竟为了哪样。”她看向冥玄:“这可算第一件事?”

    冥玄躬身:“属下心服口服。”

    卿尘淡淡一笑,转身道:“我送四殿下出谷,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彻查同伙,一个不留。”

    冥玄躬身答道:“属下遵命。”

    雪战见卿尘转身,立刻跟来跳上她的肩头。卿尘冷不妨被它吓了一跳,抬手笑拍它脑袋,雪战在她肩头轻巧的转身,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稳稳蹲下。

    卿尘同夜天凌并骑而出,数千玄甲战士等候在谷外,肃静无声。夜天凌挥手,各领军整顿兵马,准备启程回城。

    卿尘却带住缰绳:“我不想回伊歌,就送你们到这儿吧。”

    夜天凌意外地回头:“什么?”十一过来和他们会合,闻言亦是一愣:“卿尘,你不和我们回去见父皇?”

    卿尘对他笑笑:“见天帝?那自然就更不想了。”

    “为什么?”十一问道。

    卿尘犹豫了一下,道:“不光是天帝,凤相、湛王……都……最好是不见。”

    夜天凌眉心微拧,目光落在卿尘握着缰绳的手上,她衣袖滑下一截,手腕处正是夜天湛送给她的那串冰蓝晶。

    只一瞬,夜天凌移开目光看向冥衣楼总坛,淡淡道:“那就别勉强了,十一弟,我们走。”调转马头,径自离去。

    “哎!四哥!”十一没想到夜天凌费尽周折找到卿尘现在却说走就走,卿尘见夜天凌决然而去,心底竟蓦地一沉,那种被抽去了原本坚固的支撑,突然落往深处的感觉让她一时愣在当地。

    “卿尘!”十一的声音把她唤回来,她意外现他脸上没有一贯懒散的微笑,却是正色说道:“我不知道你同凤相或者七皇兄怎么回事儿,但四哥此次找你动用的虽是自己麾下玄甲军,却也惊动了父皇。不想凤相在父皇面前给我们打了圆场,说刚刚回府的女儿被歹人掳走,才请四哥帮忙。四哥回去是必定要给父皇一个交待的,否则……”十一没有说下去,但是两人却都心中雪亮,像夜天凌这样带兵的皇子,在帝都调动兵马本就忌讳,一旦天帝心中起了其他猜疑,怕便惹出些无谓的麻烦。

    卿尘皱眉:“凤相?”

    十一点头:“凤相说那位二小姐闺名凤卿尘。你……究竟是……”

    横生枝节,卿尘叹了口气,凤衍这是何意?惊动了天帝,无事也生出事来,事到如今她又如何置身其外?她扭头看夜天凌沿着狭长的山谷越走越远,黑色深衣掠过微风,渐渐淡在深秋静暖的阳光下,挺拔之中竟叫人觉得如此孤寂。

    她愣愣凝视着前方,突然眼中掠过一丝繁复的光泽,调转马头往夜天凌的背影追去。

    蹄声清扬,带着秋风快意阳光轻柔,驱退山间初起的凉意,踏碎天长日久的冰寒。夜天凌马似乎略微一缓,那背影在卿尘眼中瞬间变得清晰,寂默的深黑依稀染上了淡淡金边,逐渐融入秋阳余晖的温暖中。

    “你们俩简直是我的克星,我跟你们回去!”卿尘对并羁而来的十一无奈说道。

    十一挑了挑眉毛,那气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回到脸上:“你是我们俩的克星才对吧,我自从见到你,就没睡过一晚好觉。”

    卿尘没好气的白他一眼:“彼此相克水火不容势不两立不共戴天,这下你满意了吧?”

    十一扬声大笑:“你怎么不去和四哥说这话?”

    卿尘毫不示弱,回道:“有本事你去和他说,你敢啊?”

    十一一摊手:“长兄如父,我不敢。”

    真够坦白,卿尘愤愤瞪他,在他眼前伸出手指:“作为交换条件,我要去吃裳乐坊的蜜*汁脆鸽,还有千月坊的点心,还有……”

    “强盗!”他们此时已赶上夜天凌,十一笑道:“四哥,你要破财了。”

    夜天凌显然已经听到刚才他们说话,看卿尘鼓着嘴和十一一左一右来到自己身边,漠然道:“我自会和父皇说清,你可以不回去。”

    卿尘无奈笑道:“四哥不会舍不得几块点心吧,刚刚丢了我两颗金算珠,才换……”

    夜天凌目光扫来,她急忙摇手:“你别皱眉头,我坦白从宽。”于是将自己如何在山间被劫,如何到了天都,如何被夜天湛救进王府,如何见到天帝,如何被凤家认做丢失多年的女儿,如何经营四面楼,又如何同冥衣楼扯上关系一一细说给他们,只是略过了夜天湛托靳慧对她所说之事。

    夜天凌静静听完,突然问道:“你为何要做这冥衣楼主?”

    卿尘唇角微扬:“因为这样就可以号令冥衣楼。”

    夜天凌似乎一直凝视着她的眸心,说道:“你要号令冥衣楼做什么?”

    卿尘在他的眸光中转出一抹清澈的笑容,她侧头看他,说道:“不做什么。”

    夜天凌眼底不着痕迹地逸出丝淡笑,未再言语,过一会儿方道:“近日是皇祖母寿辰,父皇心情该当不错,不会怎样。”

    夕阳下飞鸟归林,暮色余光落在心头有种暖暖的感觉。卿尘飒然一带马缰,风驰云骋并骑而去,青山渐远,山回路转又一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