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醉玲珑

上卷 第三十六章 风云凌肆银枪冷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雪轻,深寒,整个宫中清静得叫人不安。内侍宫娥低头垂目匆匆来去,似乎生怕惹祸上身一般,噤声少言。

    太子和鸾飞之事不胫而走,一夜之间竟传遍天都,官民朝野无人不知。

    天帝大为惊怒,翌日朝中降旨,太子移禁松雨台闭门思过,凤鸾飞革修仪职,出族籍,暂押延熙宫待罪。

    凤衍出使在外,大公子凤京书代父请罪,天帝免了凤衍太子太保衔,罚俸一年。原禁军统领张束官贬沧州,凌王暂领禁军,着吏部拟修仪及禁军统领人选报呈圣阅。

    卿尘坐在遥春阁的玉阶上,十一来寻她,一身朝服尚未脱,却是早朝此时方散。

    “凤家虽出了事,你也别着急,父皇该不会过于迁怒。”十一见她独自呆,在她身边坐下,安慰道。

    却见卿尘抬眸笑得神清目朗:“凤家在朝中根基深厚,不是少了一个鸾飞便能动摇的,我并不着急。”

    十一看她一脸如常、半分心事也没有的样子,奇道:“是亲不是亲,总也有三分亲,何况怎么看来你也有八分是凤相的女儿,却如何一点儿也不操心父兄姐妹,难道真的是弄错了?”

    卿尘自不会告诉他自己这个“女儿”是鬼使神差,只道:“亲不亲有时和血缘并无关系,何况我这种人有时候很是冷血,他人生死荣辱与我何干?”

    十一转而便笑了,说道“你不去求皇祖母,鸾飞能这么好命留在延熙宫?怕是此时早在大牢里了。”

    卿尘被说中,抿嘴瞥了他一眼:“谁说是我求太后了?”

    十一道:“不是你还会是谁?”他随手捞起一块碎石掂了掂丢开老远:“可惜了太子同鸾飞,若能忍这一时,何至如此?”

    卿尘看着殿宇重重的禁宫,情之迷人惑人,躲不得,挣不开,一旦陷入其中,水可为火,火可成冰,人人难过一个情关。

    想起太子平日温和大度,不禁深深惋惜。为何这样的人遇到的不是别人,偏是鸾飞。她将脸贴在膝上,扭头对十一道:“忍一时得一世天下,却不见得是人人能忍。也只有忍的时候失去了些什么,老天才让你得到另一些罢了。”

    十一伸手揉了她头一下:“怎么突然多愁善感起来?”

    卿尘笑了笑,方要说什么,见十一的侍卫远远地寻了过来,道:“找你了,怕是有事。”

    十一看那侍卫跑得急,问道:“急急慌慌什么事?”

    那侍卫俯身施礼:“凌王整治禁军,内廷校场那边现在热闹得很,殿下不去看看?”

    十一知他们这些宫外侍卫素来看不惯御林军趾高气扬的模样,私下里不知多少官司,笑骂道:“幸灾乐祸!”

    那侍卫笑道:“殿下平常不是也说他们不务正业早欠收拾吗?这下凌王去了内廷校场,他们有的受了。方才听说他们想给凌王下马威,校场集合十成只到了不足三成,都窝在营中自顾午休,却被玄甲侍卫冷水泼了御林军营,全轰了出来。现下凌王在校场和方卓比箭呢。”

    御林军平日除了巡防禁宫护卫皇家亲贵以外,并无其他职责。但因是御林亲卫,不但俸禄丰厚,地位官职也高于其他将士,是以仕族名门多将其子侄充塞进御林军中。

    长久下来,御林军中多阀门贵子,常常混迹天都斗鸡走狗,打架斗殴惹事生非,天帝虽数次整饬却收效甚微。此次天帝将御林军交到夜天凌手中,也是知他治军严厉冷面无私,借机修整这些纨绔子弟,果真一上来便让御林军吃了个大亏。

    十一起身笑道:“走,看看去。”又问卿尘:“去不去?”

    卿尘左右无事,便道:“那便去看看好了。”

    内廷校场在禁宫外城,穿过奉天门便是。十一和卿尘到那儿时,除了时值当差的以外,几千御林军已然集齐,将校场几乎围了个圈。四周远远近近尚有许多仕女宫人驻足,聚在一起观看。

    卿尘和十一一看场内,偌大的校场尽头远远立了十个红靶,离红靶近两百步的空地上,两人双骑,手挽劲弓,箭影激射,正一番龙争虎斗。

    卿尘见了风驰,便知身着黑色衮龙朝服的那个是夜天凌。而另一个虎背熊腰的,问过十一方知道,乃是定国老将军膝下长孙方卓,现领御林军副统领之职。此人虽出身权贵,平日目中无人骄横气盛,但将门虎子,一身武艺却真材实料,是御林军中数一数二的好手。

    夜天凌和方卓纵马交错奔驰场中,飞尘满天随风激荡。方卓向远处红靶心频频出箭,夜天凌总有一箭凌厉射至,目标却是方卓的箭。两人每对一箭,四周急怒惊叹,闹哄哄一片喧哗,尘土飞扬中地上已落了数十支长箭。

    十一对身旁侍卫问道:“他们这是怎么个比法?”

    侍卫躬身道:“四殿下让方卓在校场之内任射靶心,一百箭内只要有一箭射中,他即刻请皇上收回代管御林军之命。”

    卿尘凝神看向校场,见夜天凌为挫方卓锐气,不但让他挨不到靶心,更是每箭一出必将方卓长箭一折两段,任方卓如何闪避,总是能后先至绝无落空。

    只这一会儿两人又有十数支箭出手,方卓杀得性起,全然不顾面前是何人,猛喝一声,竟双箭合壁照夜天凌当面射去。

    卿尘心中一紧,围观仕女们已是娇呼迭起,莺声燕语更添混乱。

    却见夜天凌马不减反增,不躲不闪抬手箭出快如闪电,交睫瞬间,半空中四箭利芒交击,迸出数道白光。

    两人同时回手摸箭,却都掏了个空,原来已是最后两箭。

    方卓虎目棱威,策马反身,弯腰而下将落在地上的两只羽箭一把抄起,却听周围哗然。

    抬头一看,夜天凌手中竟已有数支长箭搭于弓上,对准他周身要害。

    他动作虽快,夜天凌却比他更快,何况座下红马也不及风驰,自然落了下风。愤愤道:“殿下无非仗着马快。”

    夜天凌冷冷一笑:“你若驾驭得了风驰,本王拱手让你无妨。”

    风驰之烈天下皆知,方卓再怎样也不会自己找这个人丢。他其实早已人疲马倦,却仍旧倔强地和夜天凌对峙。

    夜天凌面无表情,问道:“服是不服?”

    方卓拒不做声,满脸硬气。

    夜天凌黑瞳微微收缩,缓缓撤臂拉弓,随着长弓受力出的摩擦声,原本激动的场中一点一点安静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叫人窒息的杀气。

    十一剑眉深蹙:“方卓虽以下犯上,杀了怕也麻烦。”

    周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似乎连风声也被冻结在半空,就在众人被这浓重的杀气折磨得几乎难以承受时,卿尘看到夜天凌刀削般的嘴角微微一凌,数支羽箭应手而出,一排灼目的寒光自方卓脸颊鬓旁呼啸而过,雷驰电掣撒向红靶,在众人的一片惊哗声中,同时命中百步之外数个靶心。

    远处仕女宫娥顿时纷纷喝彩,一片崇拜惊慕。再看场中,方卓虽毫无伤却已愣在当场,夜天凌迎风立马,长弓一丢反手将马后银枪握在手中,斜指御林军:“哪个不服便放马过来,身在军中就像男儿丈夫样,你们平日滋事哄闹的本事呢?”

    男人和男人交往,军人和军人说话,往往拳头是最直接有效的途径。

    御林军中有人喊道:“殿下千金之躯,若有个闪失,谁敢担当?”

    夜天凌傲然道:“秦展,你伤得了本王再说大话。”说话的正是另一个副统领,工部侍郎秦敬天之子秦展。

    御林军士早被激得血性汹涌。秦展和方卓对视一眼,挥手作势,不知是谁先动手,十数名御林军士擎枪提剑冲出,霎时间便在场中集结一片刀影剑网,没头没脑向夜天凌罩来。

    夜天凌不待他们近前,策马冲驰,反手一枪便将追来的方卓劈退数步,手中银枪如怒龙回身横空出世,当前遭遇的两名御林军已被震飞出去,点点枪花到处必有人狼狈跌退。

    一片御林军中,白马矫腾枪影横空,银光飚射挡者披靡,所到之处尽是人仰马翻,混战一片。

    卿尘目不转睛地随着千百人中那个挺拔坚毅的身影,只觉霸气凛然,满场弥漫的无情杀气,几乎将呼吸也摄住。

    不过一盏茶时分,夜天凌长枪所至,御林军扑倒摔撞,跌翻一地,就似夜天凌以银枪画了一个完美的圆,在他掌控的范围内,没有人能再站着说话。

    呻吟痛呼声中,后面的御林军看着这骇人场面,竟无人再敢上前。

    好在夜天凌不欲伤人,手下极有分寸,多数只是以力打力重击对手,或者断其兵刃,即便见血也不算严重。扑倒在地的御林军东倒西歪勉强爬起来,人人心中惧震,先前不可一世的骄狂早被凌迟粉碎。

    领教过方知何为千军万马如入无人之境,夜天凌之所以战无不胜,绝非凭空吹嘘。花拳绣腿的御林军和沙场百战而回的铁血峥嵘相比,顿时成了绣花枕头,不堪一击。

    所有人都远远地看着夜天凌,还是那冷然神色,还是那卓然英姿。如此激烈交杀中,他那玄色衮蟠龙的朝服肃然静垂,竟连半分血色也未沾染,星眸俾倪,傲视马上,风华狂肆。

    周身方圆之地,仿佛化出一片修罗战场,魑魅魍魉在他清冷的俯视下嚎哭挣扎,却不能使他有丝毫动容。

    方卓秦展弃械跪倒:“属下服了,愿从四殿下调遣!”他们一跪,御林军无人再支撑得住,数千人俯身行军礼,齐道:“愿从四殿下调遣!”

    夜天凌冷冷地看着俯跪一片的御林军,回枪马上:“方卓秦展整顿军容,还能站着的都到校场台前集合。”说罢,缰绳一抖,风驰调转马步先往高台去了。

    下面御林军动作倒还迅,除了少数带了伤的军士被送去医治外,大都集合到齐。

    夜天凌扫视了一下这令人皱眉的军容,肃声道:“御林军跟本王一天,就少在外面丢脸。即日起,凡当值擅离职守、集训缺席迟到或违抗上级命令,不得军令随意行动,闲暇时在京中闹事游手好闲的,无论是谁,皆以去军籍论处。若有想以身试法,不妨就试试看。”

    他这番话运气朗声远远传去,就连站在最后的军士也听的清清楚楚,御林军中这些陋习已久,不禁人人大叹倒霉,夜天凌仿佛充耳不闻,继续道:“今日尔等无视军纪以下犯上,方卓秦展,带全体御林军即刻绕校场快跑五十圈。”

    众军士顿时哗然,叫苦连天,夜天凌眼中一冷:“一百圈。”众人大惊而呼。

    “一百五十。”语气决然,掷地有声,毫无转寰余地。

    场内安静了大半,但毕竟还有人埋怨出声,方卓秦展两人也算机灵,不待夜天凌“二百”两字出口,急忙俯身领命:“末将遵命,甘愿受罚。”

    夜天凌看了看他们:“一百五十圈,跑不下来趁早自己脱了这身军服回家,本王军中不要废物。卫长征!”

    卫长征立刻上前一步:“末将在!”

    夜天凌道:“带人看着,若有一人少跑一圈,全体再加五十。”

    长征道:“遵令!”

    卿尘不由得微微扬唇,突然却看到校场对面有个熟悉的身影随着另一人离开,竟是内侍省监孙仕,那他身前之人,自然便是天帝。不知为何只远远地看,却不过来,夜天凌这一番狠手整治御林军,谁知天帝又会是什么想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