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醉玲珑

上卷 第四十四章 情字心底苦自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初冬的第一场雪迎风飘洒,碎银烂玉一般落个满天满地,很快便在层层枝叶上铺就银装素裹,明瓦飞檐此时看来格外有些清高,素寒一片。

    天帝这个时候必是有一会儿小憩,卿尘倒也不急着回致远殿,沿着这轻雪飞舞缓缓独行,回头看去,身后留一行下浅浅足印。

    她不禁一笑,青缎缀了木兰花绣的锦靴自裙下伸出,一步一步在雪里转了个圈,脚下踩出盛放的花朵样,蹦跳着退了几步,站着侧头欣赏。看了稍会儿,忽觉有些不自在,一抬头,不远处见石山顶上凉亭里,一抹人影着了血红披风,雪中静静望着这边。看向她的那细长眼中几分魅惑的笑,薄唇斜抿带着柔软更浸了丝邪意,和这冰雪又不谋而合。

    雪影里那妖魅般的红如此刺目,卿尘有种立刻躲开的想法,然而已来不及,那人沿着石山上的小路举步而下,直向她这边走来。

    卿尘怀中抱的奏章紧了紧,淡淡施礼:“见过殿下。”

    夜天溟立在雪中,看着白裘素服里裹着这盈盈身姿,一时间惑然以为凤纤舞重新站在他面前,然而抬头处那张清水般的矜秀面容,慧眸流盼,分明却是另外一人。

    卿尘同夜天溟如此孤身相对还是第一次,心里隐隐不安,见他不言不语,忍不住诧异抬头,迎面一双沉郁的眸中尽是失痛神色,正目不转睛盯着她。

    他既来了眼前却不出声,卿尘亦不知和他有什么好说的,只得静静站着。夜天溟一双细长的眼睛微微眯着,雪光下明暗间,似乎便有无数媚光齐齐射来,带着一片令人迷醉的蛊惑。若是此前,卿尘无论看到他如何的阴郁,总还会替他和纤舞伤情,现在却丝毫没有了这样的想法。

    血红披风一角随风招展了一下,暗暗天色下映着白雪,越诡异。夜天溟粼粼眼波中依稀有光影变幻着深浅,出现了卿尘印象至深那种纠缠弥漫的阴鸷,浓得甚至依稀生出几分煞气,叫人心中忐忑。她不愿和他耗下去,往旁边退了一步,说道:“殿下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告退了。”

    夜天溟眼底一恍惚,随即跟上她:“去哪儿?”

    卿尘淡淡道:“自然是致远殿。”

    夜天溟见她刻意与自己拉开距离,道:“何必躲着我?”

    卿尘执礼答道:“殿下又不是洪水猛兽,我何用躲着?”

    夜天溟举步沿雪地走去,侧头看了她一眼:“如此便陪我走走。”

    卿尘只觉那目光说不出的叫人心悸,不躲才是假的,借口道:“我还要回致远殿复命,殿下若是没带跟着的人,我差人去通传一声。”

    夜天溟却道:“你是纤舞的妹妹,算起来我也是你姐夫,鸾飞见了我都以姐夫相称,你却为何一口一个殿下?”

    卿尘眉色轻柔,垂眸不软不硬地说了句:“那姐夫为何就不代姐姐去看看鸾飞呢?迟些恐便难见了。”姐夫两字特意一顿,格外重了音调,叫人听着有异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夜天漓那狭长的眼睛一动,映着血红披风极尽妖媚的美,不知是因在这冰天雪地还是其他,卿尘觉得四周格外森冷,静得几乎连自己的心跳也听得见,落雪厚厚地覆上,亦不能掩盖得住。

    夜天溟嘴角斜斜抹出一笑:“我正要去看看,不想在此遇到了你。”说罢一放手,身上披风迎风散开:“你不妨随我一起。”踏雪往延熙宫而去。

    卿尘见他说去便去,倒是意外,虽然不愿和他有什么瓜葛,但想了想终究放心不下,还是随后跟上。

    鸾飞元气未复,自卿尘走后一人静躺在床上,昏昏噩噩中诸般事情在心中浮沉不休,却不像平时那样智谋丛生,能解得了眼前这个将死之局。突然听到门栏轻响,是有人又进来了至春阁,她闭目屏息,便如同之前昏迷一样,丝毫看不出痕迹。

    卿尘同夜天溟进了房中,见鸾飞好好地睡在哪里,牡丹色的宫缎浓浅回转,淡淡映在夜天溟那邪气清娆的眼中,却浓浓覆上了一层叫人窒息的晦涩,卿尘听到夜天溟低声说了句:“纤舞。”

    极低的一声呼唤,似乎来自遥远的深夜,带着无尽黯然神伤划过这清冷的冬日,支离破碎。卿尘微微一怔,此时夜天溟心下清朗了些,哑声对卿尘道:“你可知今天,是你姐姐的祭日?”

    卿尘心里被他语中沉痛带得一阵窒闷,天帝对莲妃、太子对鸾飞,夜家男子当真个个痴情难免。但夜天溟对纤舞痴情,于鸾飞却难免薄幸,卿尘望向他,说道:“既如此,殿下何不帮忙找找离心奈何草的解药,以告慰姐姐在天之灵。”

    夜天溟心底一凛,身上透出一丝危险的气息,但很快便掩饰过去,说了句:“我如何会有那种东西?”

    如何会有那种东西,便是知道这东西了,卿尘感慨道:“看来明年今天便是我凤家姐妹两人的祭日了,纤舞姐姐九泉之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夜天溟狭长的眼中隐有怒意闪过:“你说什么?”

    卿尘在他怒视中不经意地一笑,眉眼间尽是纤舞的影子,虽少了那份纤弱无助多了丝清蕴灵隽,却叫他心底浩然翻腾,再挪不开眼睛。

    话在将明未明间,卿尘看了看静卧的鸾飞,不知她现在是醒着还是睡着,淡淡道:“殿下是明白人,我也不绕圈子了,打一开始,殿下就没想过要给鸾飞解药吧?”

    夜天溟看了鸾飞一眼,又将阴柔的目光转回卿尘处:“鸾飞说过可以为我做任何事情,生死无惧,还要解药做什么?”

    卿尘瞥见鸾飞睫毛微微颤动,慢慢踱步往旁边走去。夜天溟既要看着她,便回身背对了鸾飞。

    “真不知殿下是有情还是无情。”她不无讽刺地说道:“有的虽亡难舍,有的却弃之如履,虽是姐妹,看来却命不相同。可怜鸾飞白白为你了,殿下对着她,心中难道就没有一丝怜惜之情?”

    夜天溟眯了眯眼睛,薄唇抿成冰冷的直线:“谁人能替代得了纤舞?”他一步步往卿尘身边走来:“不过你倒是比鸾飞更像纤舞,所有像纤舞的女人,我都不会放过。”

    随着俩人的靠近,危险的感觉越来越浓重,在夜天溟那双妖冶的眸中,卿尘看到自己的身影渐渐清晰,而此时鸾飞的手,紧紧地,仿佛用尽全身力量抓着锦衾,紧窒下本已削瘦的指节苍白突兀,几乎是要断折,似已到了忍耐的极限。卿尘惊觉若是让夜天溟知道鸾飞并无性命之忧,说不定会再施毒手。心中电念闪过,她往后退了一步,伸手将门推开:“既如此,殿下也不必在此久待了,咱们移步说话吧。”

    偏殿中少有人走动,长廊一片安静,只有悉悉窣窣的雪声入耳,铺天盖日的素白反显得格外清寂。夜天溟微愣之后阴冷一笑,将身上披风随手抖开,丢落在鸾飞身上:“纤舞最喜欢红色,今日便当我以此送鸾飞了。”说罢他头也不回地举步迈出房门,卿尘悄声看了看鸾飞,随后掩门而出。

    走出至春阁,卿尘正要抽身离开,不料夜天溟回头一步拦在了她身前。她急忙往后退去,却现身后是高大的楹柱退无可退。夜天溟却没有因此而停下来,直把她逼至楹柱前,抬手一撑,将两人圈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盯着她道:“不必想法子躲我,你总有一天会是我的。”

    卿尘凤目沉冷,熠熠和他直视,竟使得夜天溟一愣,向来淡定的清水般的人物亦有如此铮然不让的时候,倒真是少见。他听到卿尘低沉柔雅却丝毫不带感情的声音说道:“然后用完了便一脚踢开是吧?殿下打的好算盘。”

    夜天溟脸上浮起邪魅的笑:“这些等成了我的女人以后再说也不迟。”

    卿尘不怒反笑,玉容在笑意间凛然,叫人不敢逼视:“那你便不妨试试看,说不定到头来悔不当初。”

    夜天溟身子向前一压:“要不要现在就试试?”

    卿尘将手中的奏章往前一撑,一字一句的道:“殿下小心皇上的折子,若是弄坏了,你我谁担待得起?”

    夜天溟往下瞥了眼挡在两人之间的奏章,空闲的右手缓缓将它压下:“我担不起,你也一样担不起。”

    卿尘眉梢轻轻一挑:“那太子之事,不知殿下自问在皇上那里担得起几分?”

    夜天溟慢慢直起了身子:“我担几分,凤家也就有几分,郡主不会去自曝家丑吧?”

    卿尘冷冷地将手挪开:“凤家这点家丑和皇家的比起来,不过了了罢了,殿下还是自重的好。”

    夜天溟眼底竟又生出几分柔情,衬着那张美绝的脸格外炫目:“你要说我无情,凤相也差不到哪儿去。回去转告凤相,说我不会亏待凤家,丧女之痛,自有相当的获益,绝不叫他亏本。不过也告诉他,他现下这个女儿,我一样也要定了。”

    卿尘清丽素颜比庭中的雪更要冷淡,缓缓道:“这世上的东西未必你想要,便能得到。”

    夜天溟那妖魅的眼中微微一跳,泛起那蛊惑人心点点血色的温柔:“那你就太不解男人了,男人若真想要一个女人,就没有人挡得住。”

    卿尘冷笑道:“太自信了未必是件好事,有鸾飞和太子的前车之鉴,殿下还是想想后果再说。”

    夜天溟微怒,出其不意地伸手挟住卿尘的下颌,声音阴沉:“你不信我有这个胆量?那不妨现在就让你知道!”他手下用力一抬俯身便向她唇上压下,卿尘挣扎怒道:“放手!”

    “放手!”与此同时,一声夹杂怒意的喝斥响起,卿尘趁夜天溟一怔时摆脱他的挟制,猛地推开他。长廊上夜天湛俊眸微挑,脸上早已不见平日的温雅,如笼严霜。

    夜天溟惊愕过后恢复常态,竟笑着问了声安:“七哥!”

    “你在干什么?”夜天湛冷声问道。

    夜天溟道:“没干什么,不过和卿尘闲聊几句罢了。”

    卿尘恼他竟敢在延熙宫如此放肆,说道:“我并没有和殿下闲聊的兴致,殿下以后还请自重!”

    夜天湛强压下心中怒意:“皇子与修仪间是什么规矩,九弟想必都明白,不必我再提醒。”

    夜天溟向前迈了两步,走到夜天湛身边,低声笑道:“七哥何必如此恼怒,难道是因为我做了你想做又不敢做的事?”

    夜天湛闻言冷冷看着他:“你说什么?”气氛一下子剑拔弩张,飞雪卷来,冷风如刀,穿透锦衣裘袍令人遍体生寒。

    夜天溟停下脚步:“人人都知道卿尘是从七哥府中出来的,七哥待她也十分上心。”

    夜天湛眸底温冷,说道:“你既然知道,便最好收敛些。”

    夜天溟却道:“可惜有些东西我是志在必得,今天先和七哥打个招呼了。”

    夜天湛冷哼一声,他毕竟涵养极深,尤其亦不欲在延熙宫生事,即便怒火中烧也只淡淡说道:“如此我便奉陪到底。”

    只言片语,如冰似雪,与夜天溟狂妄的挑衅针锋相对,擦肩而过的对视几乎迸出灼人的火花,夜天溟若无其事地道:“看到七哥动怒当真不容易,只不想竟是为了一个女人!”

    夜天湛目视他离开,那一瞬间,眼底温润春水翻作三九寒冬,寒意陡生似剑,那锐光看得卿尘心中震慑,然而他回身却对卿尘缓缓一笑:“你没事吧?”

    卿尘摇头道:“没事,我得赶快回致远殿了。”

    “卿尘……”夜天湛眉间微微蹙起,叮咛道:“在宫里处处要小心。”

    卿尘静然垂眸,太子一事虽处置未明,但所有的格局已然开始变动,身处机要中枢,她凭着一种直觉便能察觉,便如方才夜天湛和夜天溟简单几句话,又岂止是只为眼前这点儿小事?片刻沉默,她对夜天湛说道:“什么都不要做,尤其是为我。”话也只能说到这里,她不再多做停留。

    夜天湛看着卿尘转身迈入雪中,似是想喊她,但又没有出声。纷纷攘攘的飞雪很快在俩人之间垂下无边无际的幕帘,卿尘的身影消失于茫茫雪幕中时,夜天湛极轻地叹了口气,抬手处,一片薄雪落入他的掌心,转而化做了晶莹的水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