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醉玲珑

上卷 第四十六章 正在有情无思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延熙宫的封禁对外只以太后患病需要修养为由,禁止出入探视,各宫上下却已在不寻常的空气中察觉到了紧张。

    殷贵妃在此时显出了她不同于众人之处,恩威并施协助天帝震慑着后宫,手腕独到处处得当,使三宫六院看起来还是平和一片。无怪天帝即便有如花娇宠三千佳丽,也动摇不了殷贵妃实际上六宫之的地位,只因为她是天帝需要的女人,她用自己阀门贵族特有的骄傲和端庄,美丽和手段,俘获了天帝的心,让他无法离开。

    朝堂政事如往常一般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唯有几个得天帝信任的重臣和几位皇子知道实情。天帝因京隶两地疫情,一天之内连颁五道圣旨,亲自督促防疫。御医院、赈济司连遭贬斥,却依然没有有效的方法防治疫情,当真人人坐立不安,满头是包。

    御医令宋德方、御医何儒义奉旨随清平郡主当晚入了延熙宫。随着宫门缓缓合拢,延熙宫和外面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没有人知道是不是还能活着离开。

    恐慌、不安悄无声息地充斥了整个每一个角落,那种不知情的恐惧,混混沌沌的危险感,会在人的心中一点一点地滋生,蔓延,就像完全陷入一片黑暗中明明知道某处有着致命的危险,却一点光亮都寻不到摸不着,只能等待着随时可能降临的死亡。

    等待死亡,岂不是最可怕的事情?

    卿尘入宫第二日正午时分,即令留在延熙宫的所有人等集中于前殿广场中央,将延熙宫目前状况详细地毫无隐瞒地公布于众,与其任之枉生猜测,不如坦言明了。当时便有胆小的宫女吓得瘫软,互相抱在一起哭出声来。

    卿尘暗自叹忧,或许每个人都会以为自己不怕死,但当死亡的阴影笼罩过来的时候,又有几人能面不改色镇定如初?

    她站在白玉长阶的最高处,用缓慢而清晰的声音说道:“我知道你们怕,但是现在,没有人出得了延熙宫,包括我。任谁私自迈出宫门一步,就是杖毙的下场,死得更加难堪。如今咱们只有同进共退齐心协力,才有可能逃过此劫。我也怕死,但我凤卿尘绝不会弃大家于不顾,人定胜天,老天即便要亡我们,我们不妨也跟他争一争!”

    话说至此,本来慌乱的众人似乎安定了些,延熙宫上下皆知清平郡主精于医术,此时的她,像众人的一根救命稻草,所有的人都看着她听着她。却有个小内侍惊呼道:“瘟疫!瘟疫!我不想死!我不想死!”竟大喊着往宫门处拔腿狂奔而去,剩下的宫娥内侍顿时一阵骚乱。

    卿尘一惊,喝道:“王兆!”

    延熙宫内侍监司王兆立刻下令:“快!抓回来!”几个执行寺人早已动手,那小内侍没奔上几步便被擒回,在执行寺人的钳制中苦苦挣扎:“我不想死!不要!不要!”满面的涕泪,神志早已几近狂乱。

    卿尘看着骚乱更甚的周围,不少人似是都有乱逃的心思了,微一咬牙,冷冷说道:“杖毙!”

    那不高的两字犀利,铮然掷进了骚动中心,像带过一道无情的锋刃。随着执行寺人将杖刑的长凳“咣”的置于场前,整个场子猛然安静。

    执行寺人捏开小内侍的嘴,塞进一条木棒,牵着两端的绳子手脚利落地往后一紧,缚上双手,杖起杖落,出敲击在人身上闷哑的声响。眼前血珠飞起,一道浓重的暗红溅入厚厚白雪之中,留下触目惊心的痕迹。

    那小内侍起初还嘶声挣扎,渐渐便没了动静。卿尘立在那里,静静望着,一杖杖似是重击在心底,她却硬挺着丝毫不为所动。

    众人吓得噤若寒蝉,没有人注意到,延熙宫原本紧闭的大门突然打开,有两个人迈步进来,那朱红金门又在他们身后缓缓关闭。

    场中死寂,无人再敢妄动,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清冷说道:“好!拖下去埋了,再有犯者,当同此例!”卿尘凝眸一看,这一惊非同小可,竟是夜天凌一身云青长衫,身披白裘负手缓步,踏着逐渐消融的冰雪往这边而来。身后跟着随从晏奚,两手小心提着一样东西,上面严严实实蒙着黑布。

    众人惊醒,黑压压俯身一片。夜天凌摆摆手:“都起来吧。”举步上了殿前高阶。

    卿尘早迎了过来:“四……殿下,延熙宫已然封禁,任何人不得出入,此处甚险,还请快快回去!”又对晏奚怨道:“你这是怎么回事儿?竟容殿下入此险地!”

    晏奚说道:“郡主,殿下早朝之后去向皇上请命侍奉太后,坐镇延熙宫,在致远殿求了两个多时辰皇上竟准了,我们谁能拦得住啊?”

    卿尘自昨晚到现在,心里才真正知道什么是着急,对夜天凌道:“你这是干什么!”所谓平心静气,只因事情没有触到你的软处罢了。

    夜天凌登上最后一层台阶,脚步微停,在卿尘无比焦虑的眼神中淡淡说了句:“既知是险境,我岂容你一人面对。”这话说得轻声,只容卿尘一人听见,说罢转身和她并肩而立,望着延熙宫众人:“皇上虽封了延熙宫,十分惦记忧心。圣驾不能亲自前来,本王子代父身,尽孝心,除疫情。清平郡主方才所言都听清楚了,各尽职守,谨慎行事,莫要让本王知道有人趁机祸乱,否则,方才便是先例。”

    不知是因眼前的极刑震慑,还是因夜天凌的到来,偌大的场中无人敢再吱声,终于安静下来。卿尘却被夜天凌方才一句话搅乱了心神,当着这么多人也不好争执要他回去,纤眉轻蹙,吩咐众人:“该做什么想必你们都已经清楚,都散了去做事吧,有事到遥春阁来回。”众人惊魂甫定依命散去,各司其职,倒也有条不紊。

    卿尘和夜天凌往遥春阁去,晏奚知趣,暂且消失了一下不再跟着。

    遥春阁离当日鸾飞所居的至春阁甚近,封宫之前,卿尘借了这个时机,给鸾飞再喝了离心奈何草,御医院几位御医亲自看验,皆道数日过去,人已不救。天帝操心烦乱,无心计较鸾飞之事,只命将尸身立刻还凤家安葬。而卿尘此时设法带了封信给凤衍,诈称鸾飞乃是在延熙宫沾染瘟疫不治而亡,要凤家安葬,莫要拖延声张。鸾飞之事本就是凤家大忌,瘟疫一说更令人心惊,凤衍接了卿尘密函,当日便将鸾飞下葬,而卿尘则早命冥衣楼安排妥当,持解药去救,不知此时是否已经将人带出。

    从此以后,世上便再无凤鸾飞此人。

    此时卿尘却无暇思量鸾飞生死,进了遥春阁见四周无人,对夜天凌急道:“你这么进来,还出得去吗?要坐镇延熙宫自有他人,你这是抢什么风头?何况延熙宫哪里就非要人坐镇了,多进来一个人就多一个人死掉的可能,我不是禀报皇上谁也别来,谁也别插手吗?”

    夜天凌从来没见卿尘焦急模样,倒还有点儿奇怪地看着她,卿尘见他不说话,又道:“延熙宫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又出了病症,这病现在谁也治不了,你在这里若是不小心有个沾染怎么办……”

    她还要说,突然被夜天凌一把揽进怀里,她本能地挣扎了一下,却没有挣脱他的手臂。

    夜天凌身上特有的男儿的气息立刻包裹了她的周身,冬日正午的阳光洒照下来,冰雪中反射出细微的耀目的光泽,亮晶晶,闪熠熠,点点生辉。一时间四周安静得几乎能听到那阳光流动的声音,轻轻的淡淡的,偶尔有檐上冰雪消融,“嘀嗒”一声落下来,反更衬得遥春阁平寂安静。

    卿尘感觉夜天凌将她圈在怀中,下巴轻轻靠在她头顶,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带了些令人不解的复杂的意味,慢慢说道:“你也知道着急,将心比心,难道我不急?”

    卿尘呼吸凝滞,脑中瞬间一片空白,她怎也没想到夜天凌会说出这样一句话。微侧的头贴近在夜天凌胸膛,正能听见他心脏一下一下有力地跳动着,正感觉他紧紧地抱着自己,突然就明白了他的心意。

    但将君心换我心。是什么时候,淡定无波的心境也为之牵肠挂肚,冷冷淡淡的模样也为之频频动容?是那萍水相逢的邂逅,是那恍如几世的相识,还是那相对忘言的凝视?

    只缘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却谁道,已是眉上心头,无计相回避。

    她轻轻地动了动,将脸埋在夜天凌身前,突然间泪水不受控制地流落。或许这一天一夜里担惊受怕,其实每时每刻都想着能见到他,哪怕只是看着那双永远平静清明的眸子,便会得到所希求的安定。

    夜天凌远远望着天空雪晴一片,抬手抚摸她流泻香肩的一头秀:“不怕,我来了。”

    卿尘反手环住他的腰,有些赌气的道:“你干嘛要来?”却是明知故问。

    夜天凌答:“不干嘛。”却是避而不言。

    卿尘狠狠地抓了他衣襟一下,银牙微咬,夜天凌淡淡道:“十一弟说得真没错,每次都不叫人省心。”

    卿尘眼泪还没擦干,先不服地反驳一句:“那是他,不是我。”

    夜天凌薄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将卿尘俏脸抬起,手指在她面颊轻轻滑过,拭去了那未干的一点泪水。俩人的影子在彼此眼底淡淡相映,一个是七窍玲珑,一个是清冷淡峻,只将这缱绻柔情细密镌刻,潺湲流连。

    夜天凌低声道:“即便是你又如何,我也认了。”话中带着三分柔和三分淡笑,还有三分霸道,牢牢将人裹住,他眼底幽深似化做了波光粼粼,深深浅浅带着醉人的魔力,如同一道低沉的咒语,蛊惑人心。卿尘俏靥微红,急忙侧开头去。

    夜天凌却只淡淡一笑,心神微正:“延熙宫中怎样了?”提起这事,俩人却都敛了笑,延熙宫此时着实不让人乐观。卿尘沉默一会儿,道:“四哥,你既来了,也走不了了。若你走,延熙宫中我不可能再镇得住。但有一点,你不能进太后寝宫,一步也不能。”

    夜天凌不置可否,沉声问道:“你实话告诉我,皇祖母她究竟情形如何?”

    卿尘在他面前怎么也说不出欺瞒的话,他的眼中此时什么也没有,只是黑得摄人,让她深深地陷进去,浮不出来,不敢,也不愿去欺瞒。宁肯面对的是千疮百孔满目疮痍,甚至卑鄙龌龊肮脏不堪,也只愿听真相,他要的只不过是真相。

    她咬了咬唇,轻轻道:“你给我点时间,或许太后福大命大,能熬过此劫。”

    夜天凌缓缓闭了下眼睛,卿尘见他唇角冷冷抿着,熟知他只有在痛极而又不愿作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表情,忙道:“一定会没事的,四哥,我会想办法。”

    夜天凌定了定心,道:“你要那些白老鼠干什么?我给你带来了。”

    卿尘道:“我要用来做试验,找出能治疫病的药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