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醉玲珑

上卷 第四十九章 争似是非弹指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雪战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偎到卿尘身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下。卿尘伸手抚弄它,心里又想起那能治疫症的药。便凭雪战这小小身躯,能救得了多少人?这疫症终究说不上是解了,依旧困扰着她。

    不多会儿,一个小侍女自畅春殿过来,在外对荷风道:“姐姐去畅春殿吧,四殿下挨个传着问话呢,我来替姐姐。”

    荷风见卿尘静静闭目歇着,出来悄声嘱咐道:“一会儿郡主若醒了,小心伺候着,桌上药还没喝,怕凉了……”却忽然听到卿尘在里面叫道:“荷风,你进来。”

    荷风忙道:“奴婢吵醒郡主了。”

    卿尘淡淡一笑:“我没有睡,你去畅春殿见四殿下,请他回遥春阁来,就说我有急事找他。”

    荷风答应着去了,卿尘起身坐到镜前,低头梳理着静垂至腰畔的长,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留这样长的头,以前那么多年,都是一头利落的及肩短。“宁文清”三个字,似乎已经随着一点点习惯的消失变成一场梦,在记忆中越来越遥远,偶尔记起却觉得陌生万分。

    “什么呆?”突然耳边响起夜天凌的声音。

    卿尘吃了一惊,抬头见镜中映出他的影子,青衫磊落,虽一副闲逸的模样,眼中却透着未退的锐利,回头笑道:“悄无声息的,吓人一跳。”

    夜天凌看了看桌上搁着的药,皱眉道:“药都凉透了,怎么还不喝?”

    卿尘微笑道:“忘了。”

    夜天凌伸手将洒在她身畔的秀理了一下,丝自指间滑过,温凉柔顺,他俯身问道:“找我有事?”

    卿尘低头思想片刻,道:“四哥,你可是要严查延熙宫疫病之事了?”

    夜天凌道:“此事来得蹊跷,岂能不查?”

    卿尘叹了口气道:“你叫他们散了吧,我将事情原委说于你。”

    夜天凌眼中微光一闪,正对上卿尘清隽的目光沉沉静静望过来,掩映在潜淡风华中,叫人心里一时看不透:“你是说,你知道这瘟疫是如何入宫的?”

    卿尘点头,夜天凌拂襟在一旁坐下:“你说。”

    卿尘便自那夜碧瑶求救说起,将当日情形一一说给他听,一字不瞒。夜天凌半晌未言,面色沉豫,眸底一道锋棱深不可测,不怒而威,越听越是峻严,待卿尘说完,冷冷道:“这是诛九族的死罪。”

    卿尘安静说道:“紫瑗父亲早亡,一个兄长死在战场,还有个幼弟年前违拗母意,自行投了辽州军中,家中唯有一个哭的双目失明的老母,靠邻居拂照度日。丹琼父母双亡,举目无亲,要诛也无非就是这些老少病弱,倒是凤家怕是要受我连累了。”

    夜天凌眉峰蹙拢:“你这是替她们求情,还是拿自己和凤家挡我?”

    卿尘淡淡一笑:“不是求情,错了便是错了,你若是要罚也是应该的。”

    夜天凌起身在窗前站了会儿,问道:“你既然早就知道,为何此时才说?”

    卿尘坦然道:“若是侥幸不查,或来查的是他人,我便设法替她们瞒下。但如今查的人是你,我何必要你劳师动众费时费力,结果还是一样瞒不住,不如告以实情。”

    夜天凌回头看她:“你既不想求情,那是要和她们一起领罪了?”

    卿尘摇头:“我不想领罪,这个罪不好领。欺君之罪……”她笑了笑:“我领不起。”

    “领不起?”夜天凌声音里有丝怒意:“这么大胆的事都做下了,此时再说领不起?”

    卿尘松手,一缕丝缎般的丝落至脸旁,衬得脸色有些透明的白,如同眼底清水无痕。她扶着几案站起来,拢了拢披在身上的长衣:“四哥,你先别气,这事是我做得大胆了。但事已至此,即便是杀剐了紫瑗她们也是这样。紫瑗伺候太后多年从未出过差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她此次私下出宫,无非因着一片孝心。碧瑶丹琼姐妹同我有患难之情,何况丹琼不过才是个十三岁的孩子,我无非想多救条人命罢了。”

    夜天凌见她脸上血色未复,裹在一袭白衣中的身子弱不禁风,心中反再增了几分隐怒,但却不忍对她作,只沉声道:“还说不是求情?”

    卿尘微微笑道:“那便算是求情吧,请四哥放她们一条生路,也算积了善德。太后自来心地仁慈,定不会过于怪罪。”

    夜天凌虽然性子清冷,但也不是无情之人,纵恼紫瑗她们无知惹祸,但真说以诛族赐死论处,便是卿尘放得开,太后那里也难免伤心一番,心中早有了计较。只是见卿尘做事实在大胆,在这宫中如此行错一步,便是百死的罪,要唬她收敛些:“求我有何用?这等事情,谁瞒得住?”

    卿尘却早看出他不会痛下狠手去惩处几人,话中说得严苛,但紫瑗她们命该是保住了。自怀里取出样东西:“我刚刚倒想到件事,四哥不妨听听。”打开来一张名单,是鸾飞临出宫前给她的:“你看过这名单,内廷司总管周历是溟王的人,宫里宫外定是传了不少消息,若能让溟王失了这条臂膀,倒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夜天凌轩眉微扬:“你倒跟我讨价还价起来,求情也不白求?”

    卿尘眉底带着丝若有若无的笑,将名单重新折起,递给夜天凌:“顺水推舟,何乐而不为?延熙宫的事,或许是有人传了什么东西进宫,沾染了疫症也说不定,内廷司这疏漏可捅得不小,怕是要劳烦四哥好好查查了。”

    夜天凌似是没将那名单看在眼里,却只凝视着卿尘,眼中有道明亮微微一掠:“我现在越盼着皇祖母快些好起来了。”

    “嗯?”卿尘不知他为何突然这样说,微觉奇怪。

    夜天凌深深注视她,认真说道:“卿尘,我要求皇祖母再指一次婚。”

    卿尘闻言愣住,却淡淡一笑,避开他清明中魅力逼人的注视:“这种事情,错过了一次,岂会还有第二次?”

    夜天凌道:“正因错了一次,才不能再错第二次。”

    卿尘摇头道:“我现在在皇上身边,此事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夜天凌闻言:“且先别管这个,此话便是你已答应我了。”

    卿尘纤眉淡挑:“我何时说过?”

    夜天凌眸底清淡一拢,忽尔沉默,像是有丝微叹自那沉默中落出,轻轻压上人的心头。稍后,他才缓缓说道:“卿尘,之前是我想岔了些事,我心里想的、要的、做的,甚至我这个人,处处险境丛生。我一直在等一个心甘情愿随我,也配得上‘凌王妃’这三个字的女人。知我意者如你,牵我心者如你,我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只是不知,你可愿意?”他向卿尘伸出手,等着她。

    修长的手指白皙而稳定,似是拨开了千万年的云雾,将此生托在了她面前,邀她携手共度。

    他不止是要和她走一段路,他要和她走这一生。

    卿尘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这一步迈出去,就真的再也不能回头了。

    她在他清朗的眸中微笑浅淡,低低往前走了一步,毫不犹豫地抬手轻轻放在他手中:“四哥,我的心意,难道你还不知道?”

    夜天凌几乎立刻便握住了她的手,面上竟是不能抑制的狂喜。他深吸一口气,手一紧便将卿尘揽在了怀中:“你现在是暂代修仪,我想过了,此时求皇祖母把你要回身边也不是难事,而后再讨指婚的旨意。”

    卿尘心中却不能避免的想到些事情,总有一日,一切能够恢复正常的时候,她还会留在这里吗?这个她毕竟不是她。想到此处,幽幽问道:“四哥,若是有一日我走了呢?”

    夜天凌一愣,道:“去哪里?”

    卿尘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或许会有一天,生老病死,聚散离别,你不怕吗?”

    夜天凌淡淡道:“想那些,不如有一天便真心过一天。”

    卿尘抬眸一笑,将自己埋在他身上干燥而清爽的气息中:“那便是有一天,我就陪在你身边一天,好吗?”

    夜天凌伸手自她的眉眼间划过:“你可知道,说了这句话,你便是我的女人,也是凌王府将来的王妃了。”

    卿尘笑道:“听说凌王府规矩森严,上下都没个笑脸,这王妃岂不是闷死人?”

    夜天凌亦笑道:“这些日子笑得还不够多?凌王府是什么样子,待有了女主人,要看她自己的本事。”

    卿尘抿嘴不语,只看着夜天凌越来越多的笑容,透心的一种甜美,融融的蜜蜜的,直缠绵成一片心旌动摇,叫人透不过气来。夜天凌见她以手按着心口,笑意敛起:“可是还疼?”

    卿尘摇头:“只是胸口有些闷。”

    夜天凌扶她坐下道:“你好好休息,此事我只有一句话,这两个侍女死罪可免,却绝不容再在延熙宫待着。”

    卿尘道:“这我也知道,你把她们交给我吧。”

    夜天凌皱眉道:“说了不再劳神……”

    卿尘求道:“只这一次。”夜天凌想了想,终究答应了。

    待隔了一日,天色晚了,卿尘屏退了身边的人,将紫瑗和碧瑶叫到遥春阁。两人一进门,合身跪倒在地,便磕头下去。

    卿尘伸手将她们拉起:“这些都免了吧,之后行事心里多有分寸才好,这事莫要再提。”

    紫瑗仍是满面忧色,道:“四殿下这几日盘问宫中各人,虽还未问到我们,但依四殿下的手段,岂能瞒得过,早晚会追查下来。”

    卿尘道:“四殿下那里,你们待左右无人时带丹琼去请个罪,他心里早就明白,昨日没治你们的罪,以后也不会追究了。”

    紫瑗和碧瑶对望一眼,露出不能置信的神色:“郡主,这……这可是真的?四殿下竟饶了我们?”

    卿尘笑了笑:“他也不是铁石心肠,只是有一样,延熙宫你们是不能待了。”

    如此说来碧瑶倒还罢了,紫瑗却是在太后身边服侍了多年,心底一酸。但待罪之身,此时太后平安无恙,自己也能保住性命已是万幸,还有什么说的?卿尘道:“我给你们几个去处,你们看看自己可愿意。”

    碧瑶道:“自相识以来,郡主几次救我姐妹,我姐妹的性命早就是郡主的了,但是郡主吩咐,碧瑶莫敢不从。”

    卿尘道:“那你可愿跟在我身边?”

    碧瑶喜出望外:“能伺候郡主是我的福气,岂会不愿?”

    卿尘点点头:“好。至于丹琼……”她看着碧瑶有些紧张的脸,微微一笑:“松雨台那里先前便要个外面伺候的侍女,我送她去那儿,如何?”

    碧瑶愣了愣,原想丹琼即便不出宫也会送去做杂役的低处,谁想竟是如此出路。松雨台虽偏静了些,但毕竟在太子身边,怎也委屈不着,忙道:“我替她多谢郡主。”

    卿尘道:“既然如此,那便这样了,你先下去好生照看丹琼。”

    碧瑶答应着去了。卿尘静默了半响,凝神望着紫瑗,红烛盈盈照得紫瑗一脸暖色,亦增添了几分娇美之情,细看下也是个端秀的美人胚子。紫瑗见卿尘望着自己不说话,以为她为难,也不敢多言,只低眉顺目站在那里。

    碧瑶这些日子和紫瑗患难与共,毕竟亲厚许多,回了房等她良久,不见回来,已到屋外看了几次。直过了快一个时辰方见紫瑗低头慢慢走来,急忙上前拉住问:“郡主怎么说?”

    紫瑗脸上忧喜难辨,看起来倒是平静,轻声说道:“待太后大好了,郡主会启禀她老人家,指我去九殿下身边做他的侍妾。”

    碧瑶猛地一愣:“九殿下?”

    紫瑗神色中似是有份坚毅,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带着些温柔的笃定,点头道:“我此次犯的错,百死莫赎,承郡主大恩无以为报,便是粉身碎骨也情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