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醉玲珑

上卷 第五十六章 天生我材必有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轻寒料峭,暖绿春红还抑在将融未融的雪下,迎面的风已不那样刺骨逼人了。数株松柏都是合抱粗细,说是自古便有的,算来怕百年已不止,去了雪色,依旧是苍翠欲滴,巍巍盖盖掩着松雨台。偶尔有飞鸟扑下,悉窣几点残雪,却衬得四周格外清寂。

    阳光却是难得的好,碧瑶捧着几本书册随卿尘往这边来,远远见丹琼在廊前晾晒些画卷。绿松影里春衫薄,倒是一幅静谧如画的光景。

    丹琼自延熙宫之事后,死里逃生,是沉静了许多,不同往常整日孩子气地笑嚷,像是一下子长大了起来,倒叫碧瑶很是放心。如今太子虽被废了储君,自涿州半途回来便幽居松雨台,说是失了势,但清平郡主隔几日便往松雨台来,众人望风看舵,揣测圣意,也没人敢给这边脸色看。

    拾阶上了前庭,卿尘回头对碧瑶道:“去寻丹琼说话吧,我自己进去便好。”

    碧瑶答应着去了,卿尘入了内进,夜天灏俯案中正援笔疾书,见人进来,抬头看去,却也不说什么,再写了几句,将笔放下,一笑:“如今你倒成了松雨台的常客了。”

    卿尘上前翻看他刚完成的一叠书稿:“我是冲着这个来的。”近日常来松雨台,越同夜天灏熟稔了起来,每每聊上半日,甚是投机。

    夜天灏亲自动手闲闲研墨,剑眉斜飞下,丹凤眼线竟似勾入鬓中,带着几分难得一见的挥洒笑意,如同星光般闪了闪:“不妨评说对错。”

    卿尘抬眼看他那一抹笑容,往日常见的那个温文尔雅却又总叫人觉得疏离的太子殿下如今举手投足都多了几分放浪,谈笑风生毫不羁绊,落纸千言品评古今政史,妙笔生辉,脱胎换骨般叫人新奇。想他当真是对废立之事淡到了极至,深宫重殿,帝王家业,竟生了如此奇葩,不知是福是祸。但将文稿暂且一放,微微笑道:“不过今日倒不光为此,有旨意。”

    醇浓墨上那只白皙的手顿住,墨影里晃过优雅的倒影,淡淡一弹,夜天灏抬头,卿尘道:“是口谕。”

    夜天灏面上若有若无地挂了丝笑,起身拂襟而跪。卿尘面南背北立定,敛容宣旨道:“封皇长子灏为祺王,钦此。”

    面前修长的身子明显一僵,眉峰紧锁,看过来。卿尘笑盈盈道:“旨意仅这一句。”

    夜天灏回神,忽尔展颜而笑:“儿臣谢父皇恩典。”叩下去。

    “好了。”卿尘神情轻松地坐去一旁:“可以看书稿了。”

    夜天灏不语,轻拍衣襟,坐到案前继续研墨,微微墨香荡漾了几圈,却凝在那了,人怔怔望着前方。

    “这一稿便完结了吧?”卿尘翻着书稿随口问,却不见回答。抬头见夜天灏沉思模样,知道他心里必不能全放下,轻咳了一声。

    夜天灏往她看来:“嗯?”

    卿尘将手中书稿整理了一下:“若这一稿完结了,殿下不妨亲自拿去给皇上看看,也省得我背记下来有个疏漏。”

    “什么?”夜天灏一愣。

    卿尘嫣然笑说:“皇上如今对这部《列国奇志》已上了心,时常问起。”她隔几日便来松雨台,回去觑机将记在心中的书稿闲说给天帝听,如此月余过去了,见天帝竟为这书稿所吸引,恨铁不成钢的怒气渐渐也缓了,终于有了今日的旨意。然而终究只有一句口谕,封王的宝册、金印、仪仗、府邸却都不见吩咐。

    夜天灏不想她竟如此有心,叹道:“难为你了。”

    卿尘道:“父子哪有隔夜仇,皇上做父亲的已然退步,殿下便莫要僵着了。”

    夜天灏面上虽看着无恙,心中实对那日酒后意气纵火烧了东宫一直耿耿于怀,道:“是我愧对圣恩。”

    卿尘突然想到什么,将放在案头的书册推了推:“险些忘了,看看这个。”

    夜天灏打开裹着的一幅青布:“《撷芳集》?”他翻看道:“这是柳传成的孤本,极难得的。”语中尽是惊喜。

    卿尘道:“确实是难得,有人费了不少心力为你寻来。”

    夜天灏原本欣悦的神情静下来,知道他喜欢这套书的,怕只有一人。

    卿尘接着淡淡说了句:“前些时候动了胎气,静养了好些时日。”

    夜天灏终忍不住投去探询一瞥:“怎么?”

    卿尘见他终于还是着急,说道:“已不碍事了,现如今看起来人倒丰腴不少。”

    夜天灏心中出乎意料地一松,依稀记起那日冒雪出京,眼中出现痛楚而掺杂了矛盾的神色。长风肆虐,大雪凛冽,有个身影一路相随,从伊歌城往北若远若近地跟在后面。踉跄深雪之中,长长的黑色斗篷隐隐掩住了身形,遮挡面容,他却一眼便知是谁。

    心里最温柔的地方被紧紧压着,几乎要透不过气来,抑得人要狂。虽狠心看也不看她,却是因早就镌刻得深了,一动便痛彻骨髓。

    那日鸾飞听闻天帝旨意,情愿自己随夜天灏远赴涿州,也是因此不慎动了胎气。卿尘想了想,终也没再细告诉夜天灏。他对鸾飞依旧挂心,如此便好。

    夜天灏沉默了一会儿,道:“多谢你。”

    卿尘笑道:“我也是受人所托,何况,鸾飞毕竟是我妹妹。”

    夜天灏将心中抑闷的情绪敛去,也笑道:“你同四弟万事小心,只别走我和鸾飞的老路便好。”

    卿尘一愣,宫中人人都以为她是湛王的人,不想夜天灏竟看得明白,却亦或就是太明白了,反难得糊涂。

    夜天灏见她吃惊,说道:“四弟自小常同我一起吃住,不免比他人多几分了解,这宫中人人污浊在里面,唯他有一份真心待我。只是他一直是那冷淡性子,心里有事也是不愿说的,若哪日有了冲撞,你倒担待着些。”

    深瞳潋滟,淡淡波光终透了真切坚实,卿尘说道:“我认定了他,便就是他了。”

    夜天灏那一抹爽朗再现:“四弟比我有福气。”

    卿尘大方道:“祸福都是缘份,你也莫错过了。”

    夜天灏语中深带了感慨:“各人各命,造化弄人。”

    卿尘道:“命虽天定,却亦由人,只看你和老天谁强些。”正是夜天凌曾说过的话。

    夜天灏笑叹:“也就是你如此性子降得住他啊!”

    卿尘笑而不语,眼底无垠温柔,深深如许。柔情底处,印着抹清冷的坚定,她不知道路有多远多久多难,但她知道,自己同他,已没有人能再放手。

    天朝《禁中起居注》,卷五十七,第十三章,起自天都凡一百二十六日。

    “……祺王入见,呈《列国奇志》稿,帝悦,彻夜与之论。圣武二十六年春,擢祺王进英华殿太常司,主修历朝通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