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醉玲珑

中卷 第十二章 心痴至此意难平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卿尘正要放下车帘,依稀听到有声哭求自近处传来。她奇怪地看去,原来是路过了湛王府,有两个人正将一个女子拖往府中,那女子面容熟悉,竟是靳妃身边随嫁的侍女翡儿。

    “停车。”她对外面吩咐:“去看看什么事?”

    翡儿正在两个掌仪女官手中挣扎,一见凌王妃的车驾,喊道:“王妃救命!”

    卿尘步下鸾车,纤眉一蹙,低声喝道:“放手,这成何体统?”

    那两个女官见是凌王妃,忙俯身施礼。翡儿扑至卿尘面前,满脸焦急:“王妃,看在过去的情份上,请您救救我们家小姐!”

    “出什么事了?”卿尘伸手扶她。

    “府中一点儿小事,不敢惊动王妃。”一个女官赶在翡儿之前说道。

    卿尘淡淡瞥了那女官一眼:“我问的是翡儿,什么时候要你回话了?”

    声音清淡,目光中却含着冷然的意味,那女官微微一震,不敢再说。

    “王妃,我们小姐要临盆了,求您想法救救她们母子!”翡儿松手给卿尘磕头。

    “为何不宣御医?”卿尘问道。

    “王妃……王妃不准……”翡儿话说到一半,被身旁那女官抬手一掌掴在脸上,“胡说,还不闭嘴!”

    这些宫中出来的女官自幼在掖庭司中受教,专门训诫侍女宫人,下手都十分狠厉,翡儿脸颊顿时肿起,人便跌往一旁。

    “放肆!”卿尘叱道:“在我面前也敢如此!”心中透亮,夜天湛三个月前娶了卫家的二女儿卫嫣为王妃,定是卫嫣容不得靳慧,趁她临盆之际暗施毒手,翡儿情急护主想偷出王府求救,却被掌事女官抓回。

    一股寒意自脊背而上,卿尘心底恼怒:“七殿下人呢?”

    “殿下朝事缠身,已有几日未回府了。”翡儿哽咽哭道。

    “去宫中宣御医,将靳妃临盆之事奏禀太后及皇后娘娘知道。”卿尘回身对侍从吩咐:“还有,将七殿下请回来!”

    那两个女官脸色一变,事情奏禀到太后和皇后那里,谁也不敢再做什么手脚,一旦有事,都要担上干系。

    侍从立刻去办,卿尘狠狠瞪了两个女官一眼,长袖一拂,顾不得碧瑶撑伞,便往湛王府中快步而去。

    残叶萧萧,雨敲长窗,层云阴霾,四处暗沉沉的叫人心烦。

    殷采倩在屋里踱了几步,往靳妃住处悄悄看了一眼,终于还是开口问道:“真的不让人进去吗?”

    卫嫣倚在榻前,拨弄着身旁的镂空细藤花银香球,头也不抬:“不给她点儿颜色瞧瞧,这府里还都当她是湛王妃呢。”

    殷采倩常来湛王府,靳妃一向待她亲厚,颇有不忍:“万一出事怎么办?”

    卫嫣扬唇冷笑:“那又如何?行事手软便是给自己留后患,看看我姐姐便知道了,待嫁到十一王府,你也得好生记着。”

    一丝冷风透了窗缝袭来,雍容风流下的狠辣叫殷采倩心中微微一寒,自从卫嫣嫁进湛王府,与靳妃便是一山不容二虎。靳妃行事还算忍让,但卫嫣却处处咄咄逼人,若想当初太子妃也和她一般强硬,东宫或许便不是今天这个局面。她突然想起今日是为何事而来,急忙说道:“湛哥哥怎么还不回来?你帮我和他说,我不嫁给十一殿下!”

    卫嫣精致的面容之上微笑端庄:“好了,你也别闹了,皇后娘娘的懿旨谁能说不?何况嫁做十一殿下正妃是光耀门庭的事,你还别扭什么?”

    明艳锦袖拂在案上,殷采倩柳叶眉一扬,不满地站起来:“什么光耀门庭?我干嘛要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

    “十一殿下出身高贵俊朗潇洒,那点儿不让人喜欢了?”卫嫣问道。

    “他好,自有喜欢他的人,反正我不喜欢。”殷采倩嗔道。

    卫嫣抬头看了看她:“都行了及笄礼,还像个长不大的孩子。那么多上门求婚的公子,你看不上也就罢了,偏着了魔似的念着凌王,害得舅舅也遭母后训斥。出身仕族,婚嫁系着家族荣辱,岂由得你自己喜好?”

    殷采倩俏面微红,眼前不由便浮起个桀骜的身影,那日看着他纵马驰入神武门便再也忘不掉,像是刻了在心头。她冷哼转身:“姑姑为什么就非要我嫁给十一殿下,你嫁给湛哥哥,难道不是喜欢他?”

    卫嫣责怪道:“胡说什么,别人怎能同他相比,天都之中哪个女子不想做他的妻子?”

    话虽如此,眼中却透出一丝怅然。只是他心中,念念不忘的又是谁呢?温润之中的疏离,风流之下的落寞,又是谁能得他真心一笑?良宵新婚酩酊大醉为谁?宿立中宵独自望月为谁?

    明明离他那么近,却觉得如此遥远,完美无瑕的姻缘偏偏叫人无从看顾。

    心念之中一腔暗恨都转到了靳妃身上,卫嫣狠狠地将手中绢帕一捏,白鸳鸯图扭曲在绿阳春晓中。

    门帘掀动,掌事女官匆匆进来,神色颇为慌张:“王妃,凌王妃派人将靳夫人生产之事上禀太后和皇后,还命人去请殿下回府了。”

    “什么?”卫嫣怒道:“凌王妃?”

    “她人已往靳夫人那边去了。”那女官俯身说道。

    “看看去!”卫嫣拂袖起身。

    雨打残荷,在水面上溅起清冷波澜。

    卿尘正走到靳妃住处,迎面卫嫣同殷采倩带着几个侍女赶来。

    “不知四嫂来了,有失远迎!”卫嫣上前拦了去路,屋中依稀传出靳妃阵阵呻吟。

    卿尘向她看去:“不敢劳动大驾,请让开。”脸上虽淡淡笑着,眼中却没有丝毫温度,幽深里一星微锐直逼卫嫣眼底。

    卫嫣脸色一变,抬眼看卿尘立在阶前。风雨萧萧中玉色纹裳轻飞,容颜似水带着高华傲气,如这灰暗的天地间一抹清色,飘逸出尘。

    这便是他牵肠挂肚的那个女人,连新婚之夜醉中都喊着她的名字!心底嫉恨翻腾,语出不禁尖刻:“四嫂又没嫁到湛王府,何必来管这里的闲事?”

    “我若是嫁进湛王府,说不定躺在里面痛苦的便是你。”卿尘明澈眸底隐有怒色,恼她狠毒,丝毫不留情面:“一尸两命,即便专宠于七殿下,晚上在他身畔你合得上眼吗?”

    “我与殿下的事哪用你一个外人妄加揣测!”卫嫣怒到极点。

    卿尘玉容清冷,声音隐寒:“靳姐姐若是有什么不测,即便七殿下不追究,我也绝不会饶你!让开!你是想让我进宫去请太后,还是皇后娘娘?”

    “你……”卫嫣气结,却被殷采倩拉住:“接生嬤嬤不是候着了嘛,我们里面坐着等吧。”说着对卿尘使了个眼色,似是让她快些进去。

    卿尘一愣,不料她来打圆场,却也不及多想,快步往靳妃房里走去。

    殷采倩虽庆幸卿尘赶来救靳妃,却心中亦百感翻杂。伊歌城中哪个女子不想嫁给夜天湛,偏偏她凤卿尘不想,偏偏她要嫁给那个人,偏偏那个人心里眼里只有她。她好不容易等到及笄,想尽办法相胁父亲去凌王府提亲,却只换来寥寥几句顾全场面的婉拒之辞。银牙微咬看着卿尘背影,到底意难平。

    秋风骤紧,暮霭沉沉天暗。

    夜天湛翻身下马将缰绳丢给侍卫,迅往府中走去,披风轻扬,轻甲佩剑一路微响,步履匆匆。

    方至门前,室中隐约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声,他猛地抬头,眸底忧喜难辨。

    “殿下,你可回来了!”卫嫣笑意娴柔地上前迎他,亲手接过披风,看到他这身装束突然一愣:“这是……”

    “怎么样了?”夜天湛问道。

    “从清早到现在,急坏我们了,又不敢去催你回府。”卫嫣转身接过侍女递上的热茶:“快先暖暖身子。”

    “你辛苦了……”夜天湛伸出的手突然停住,话音断落,目光越过她肩头凝滞在那里。

    卫嫣回头,看到卿尘举步出来,夜天湛目光中泛起轻涩温柔,全部落在了那白衣浅影之上。她端茶的手微微一抖,脸上却强自留着笑意。

    刚刚掌起的茜纱灯下,卿尘一手扶着屏风,低头对御医嘱咐着什么。那御医恭谨地记下,卿尘长舒一口气抬眸望去,正遇上夜天湛熟悉的目光。她忽然微微一颤,眼前夜天湛长剑在身,戎装束甲,墨色战袍给他温文尔雅的风华中添加了一抹罕见的肃锐,整个人如同剑在鞘中,深敛着秋寒。

    三十万大军虚待主帅,如今终于尘埃落定。军情紧急,连日不眠不休布置停当,即刻便要挥军北上。

    天帝教子从不偏颇,自太子始诸王无人不曾身披战甲历练疆场。虽不是人人如凌王般威震四合,却都是可用之才。

    亦曾带兵平夷寇,肃边防,夜天湛的军功掩在文雅贤德的名声下,几乎被人遗忘。身后宗族显赫并不需要他将自己放逐征战浪迹边疆,他本已拥有的太多。

    竟真的是他,面对此情此景,卿尘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愿说。她同凤衍赌,赌天朝的皇权更迭,赌凤家的荣辱兴衰,赌这场战争唯有夜天凌能胜。

    疆场青冢埋白骨,古来征战几人回。如果她赢,陪送的是否会是夜天湛的一切,乃至性命?

    但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输。

    卿尘眉宇深锁,原本积了满心的责备停在嘴边。面前那双向来湛然如晴空般的眼眸,此时隐隐尽是红丝,似是彻夜未眠,多有疲累。

    “恭喜殿下,母子平安。”卿尘终于轻声说道。

    夜天湛方回神:“哦,有劳你。”

    卿尘笑了笑,转眼看往卫嫣。卫嫣垂头掩去眸中神情翻涌,盈盈拜倒,声音柔软的像是最温顺的妻子:“恭喜殿下!妾身已叫人备下了十全汤,靳妹妹生产辛苦,需得好好补养才是。”

    夜天湛点头柔和地一笑:“还是你有心。”

    雨已停,风萧萧。

    “那妾身先告退了。”卫嫣盈盈施礼,宫灯在她脸上投下明暗浅影,只能看到一点红唇娇艳欲滴。

    整日的疲惫骤然袭来,心口泛起的一丝丝隐痛让卿尘无力再去分辨这是是非非,她稳了稳心神,在卫嫣之前举步向外面走去:“天色已晚,殿下进去看看吧,我告辞了。”

    乌云未散,天穹仍灰暗的压抑。却是这冷落秋风带来一阵凉意,舒缓了心中的滞闷。

    卿尘筋疲力尽地扶着阶栏站了一会儿,手中握着的金针透过软缎微微刺痛了掌心。

    这忙碌中降临的生命是天家尊贵的血脉,在尚未看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便背负了如此纠缠的恩怨,生命,究竟是喜还是悲?

    殿宇连绵的湛王府中,他如春风般的温雅风流掳获了多少女子的心。她们为他痴为他狂,他竟任她们痴,任她们狂。

    多情总被无情伤。

    抬眼望去,那片记忆中碧叶连天的闲玉湖隐没在渐暗的天色下,残枝败叶,零落水中。

    身后靴声微响,一阵寂静后传来温润的声音:“卿尘。”

    卿尘回头,看到夜天湛站在身后,戎装衬托下的俊朗风神,无比熟悉却又陌生。

    相对无言,自从嫁入凌王府,再未单独见过。眼前这一瞬间,卿尘似乎又回到了很久以前,在这闲玉湖近旁,看夜天湛蓝衫倜傥,笑得云淡风清。

    那微笑似极了李唐,勾起七情百味,却更驱散了伤痛阴霾,暖风拂面,夏日浓荫,层层涌上心头。

    沉默中,夜天湛目光落在卿尘手中金针之上,终于还是先开口道:“你的医术越来越好了。”

    卿尘淡淡一笑,若再晚些时候,靳慧怕是当真危险,她庆幸自己学得一身医术,还能救人活命,“靳姐姐元气大伤,需得用心调养。孩子虽然平安,但在胎里受了损伤,眼下还十分虚弱。宫中那些御医也只是中流,不妨让人去请牧原堂的张定水老神医来看,他的医术才是妙手回春,我的金针之术不过是得了他几分传授罢了。”

    “嗯,我知道了。”夜天湛答应。

    说了这两句话,卿尘似乎突然再无话可说,看着他束甲佩剑的身形半隐在长天暮色之下,喉间涩涩竟是酸楚。

    “我明天便带兵出征。”夜天湛站在一步之外凝视着她,目色如玉,透着安静的矛盾。

    “时间不多,进去陪陪她吧。”卿尘低声说道。

    “你似乎只惦念着靳慧,急着将我往她身边推。”夜天湛沉默了一下说道。

    “你该比我还惦记着她。”神情掩在淡淡的暮色中,卿尘眉间眼底流露出一种若有若无的伤感:“你娶了她,为何让她受这样的委屈?你是她的夫君,她那样倚赖你,你应该好好保护她。”

    夜天湛似乎愣了愣:“什么?”眉头不由自主地一皱。

    卿尘看着她的眼睛:“至少,在她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应该在她身边。而不是让别人几乎致她于死地。”

    夜天湛眼中忽而闪过一丝锐光,看定卿尘,却旋即又归于疲惫的平静,“是我疏忽了。”语中几分落落自嘲,似乎在那一瞬的震惊后,一切都微不足道。

    “靳姐姐若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说不定会恨你。”卿尘转身拾阶而下,走了两步,终究回头,深深地将他看在眼中:“沙场凶险,你……要小心。”

    夜天湛微微闭目,脸上慢慢浮现他一如往常清湛的笑容:“临走前竟能见到你,我很高兴。”

    简单的一句话,却叫温热的泪水冲入眼底,卿尘猛地回身避开他:“保重。”长裙拂转,快步离去。

    湛王府的大门突然变得那样遥远,胸臆间的不适渐渐袭来,天地越昏暗,旋转。

    “卿尘!”夜天湛焦急的声音传来,卿尘一个踉跄,站立不稳,身子落入他的护持中:“你怎么了?”

    抓着他的手待那阵晕眩终于过去,卿尘摇摇头:“没事,只是累了,我要回家。”

    孑然一身,无家可归,很久以前她在湛王府中说过的话突然那样清晰的回想起来,有什么东西从心底被抽离,缓慢而疼痛。夜天湛深深吸了口气,他终究没能留下她,以此为家。

    但他的手仍坚定的扶着卿尘:“我送你回去。”

    卿尘轻轻放开了他的手:“有人比我更需要你,既娶了她们,就好好待她们。”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挣扎爱怨情仇,又何尝不是可怜?

    夜天湛微微一僵,看着卿尘转身,消失在渐浓的夜幕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