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醉玲珑

中卷 第二十八章 婉翼清兮长相顾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一支玄甲轻骑借着天色暗淡的便利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半山悬崖,横梁渡前正薄暮,肆虐了数日的北风在余晖的光影下渐息渐止,夕阳拖着浅淡的落影逐渐消失在雪原一隅,静缓如轻移莲步的女子,在寒马金戈的空隙间悄然退往寥廓的天幕。

    十一居高临下看着已近在眼前的叛军,战车源源,甲胄光寒,形势如前所料,叛军仍在不断往此处结集兵马,唯一的目的便是封死大荒谷出路,彻底孤困天朝中军。

    敌兵分布尽收眼底,他调转马头,对卿尘笑道:“真想不通,四哥怎么放心让你跟我来。”

    卿尘唇角微微一撇,她问夜天凌这个问题时,夜天凌专注于军机图,只言简意赅地道了句:“唔,我放心你。”

    现下夜天凌不在面前,十一也不拘玩笑,低声揄挪她:“不管怎么说是七哥在这儿,他难道糊涂了?”

    卿尘想着夜天凌在她的探问下抬起头来时不慌不忙的语调,那悠游从容的样子还真有点儿恨人,“嫁作凌王妃,你就没有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这算是什么回答,她颇无奈地道:“他现在简直是有恃无恐。”

    十一哈哈大笑:“谁让你那天在合州那么紧张他,不如我教你个法子,你把九玲珑找齐了,看他不急才怪。”

    卿尘抿嘴,笑看他:“四哥还不是因为要左先生镇守合州,才让我这半个弟子来助你应对柯南绪,你倒算计起他来,等我回头告诉他这法子是你教的。”

    十一拿马鞭直指着她无语,啼笑皆非,半晌才说了一句:“这真是……重色轻友!”

    卿尘早耐不住,乐得快要伏在马背上,一番说笑中扭头看向叛军:“我跟左先生学习奇门阵法,曾听他提到柯南绪,说此人行军布阵天纵奇才,怎么现在看来,这调兵遣将竟也平平?”

    十一亦道:“我也正奇怪,想必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或许是我们多虑了也说不定。”

    俩人正说着话,却听见空旷的山野间遥遥传来一阵琴音,其声悠扬,时有时无,飘忽几不可闻,却轻绕于高峰低谷,又清晰如在耳边。那琴声听去随意,轻描淡写间竟带出千军万马行营沙场的气概。卿尘和十一不约而同地回头,依稀见横梁渡前的敌兵缓缓布列成行。卿尘看了一会儿,脸上忽然色变:“阳遁三局!”

    十一剑眉紧锁:“传令下去,三军备战!”

    卿尘目不转睛地盯着横梁渡:“我们俩个不知天高地厚,还在此说笑。柯南绪以琴御阵,此阵生门一闭,大荒谷即刻而成绝域,便是左先生亲至也无济于事了。”

    十一倒十分冷静:“你有几分把握?”

    卿尘道:“我只能尽力一试,现在看阵势,离位所在是大荒谷入口,你当取艮位,过震宫,但千万莫入中宫,否则触动阵势万难收拾,只不知中军能否见机突围。”

    空谷夜暗,月色一层泠泠微光铺泻于薄雪残冰,幽静中诡异的缥缈,一缕若有若无的雾气缭绕云峰,轻似淡纱飘忽不定,渐生渐浓,几乎将整个山谷收入迷雾的笼罩之中。

    柯南绪的琴声便在这雪雾掩映处鸣响,似纵横山水,进退自如。燕州军中,火光深处的高台上其人微闭双目,随手抚琴,大军阵走九宫,缓缓移动,逐渐化做铺天盖地的罗网。

    冷月于云后漾出一抹浮光,毫无征兆地,一道铮然的琴音出其不意划拨空山,浩浩然旋绕天地,撩纱荡雾,刹那清华。

    山风激荡,阵前火光摇晃,纷纷往两旁退开。柯南绪眼帘一动,手下未停,琴声依旧源源不断地抚出。那道清音飘逸入云,回转处忽若长剑凌空激水,一丝不错地击于他曲音的空档,长流遇阻,溅开万千浪,军中阵脚竟因此微生异样。

    柯南绪双目“唰”地抬起,琴弦之上拂起一道长音,陡然生变。

    利剑出鞘直击长天,双剑相交迸出剑芒四射,星散云空。对方像是不敌这样的交锋,斜斜一抹低音趋避而走,绕指成柔,做一抹清风穿簾分水,堪堪与之周旋。

    而柯南绪分寸不让,琴音愈烈,时作惊涛骇浪,击石拍岸,雨骤风急;时作漠海狂沙,横扫西风,遮天蔽日。

    那清音在咄咄逼人的来势之前便似化做谷中幽雾,毫不着力,飘忽不定,仿佛随时便会烟消云散,却偏偏轻而不败,微而不衰,穿雨过浪,追沙逐风,始终柔韧地透入激昂之间,不落不散。锲而不舍,低到谷底,盘旋萦绕,穿入峰巅,缥缈连绵,军前奇阵被处处羁绊,便一时难以布成。

    巩思呈匆忙掀帐而出,却见夜天湛早已来到帐外,他听琴辨音,急忙说道:“殿下,有人在阻柯南绪布阵!”

    夜天湛却似对他的话闻如未闻,俊面映雪一片煞白。这七道冰弦万缕柔音每一丝都穿入他心房,反反复复来来去去,丝丝缕缕细细密密,抽的骨血生疼。他绝不会忘记这熟悉的琴音,听起来恍然在天边,却每每就在耳畔心头,“是卿尘,她怎么可能在这儿?”他不能置信地低声道。

    巩思呈心底一惊,前后思想,夜天湛的神情虽令他增添担忧,却无论如何要以大局为重,“凌王妃琴势趋微,已坚持不了多时,殿下当以玉笛助她!”

    月光斜洒半山,卿尘身后一天一地的雪,瑶林琼枝间她纤纤素手如玉蝶片片,纷飞弦上。柯南绪曲中威势逐增,有如黑龙啸吟,一周周绕峰而上,越升越高,一峰尽处又至一峰,于滚滚的雷声中盘游三山五嶽,翻覆江河。

    卿尘喉头抑不住涌上阵阵腥甜,却凤眸静阖,心如清渊,弦声展如流水,错层铺泻,极柔之处无所不为,极静之处无所不至,丝丝流长。

    便在此时,两面此起彼伏的琴音间忽而飘起一道悠扬的笛声。

    其声如练,其华灼灼,其情切切,其心悠悠。

    笛声闲如缓步,柯南绪琴中气势却仿佛骤然错失了目标,瞬间落空。卿尘衣袂翻飞处,曲音行云流水,声走空灵,抬手间充盈四合,与那玉笛天衣无缝地合为一体。

    悠悠比目,缠绵相顾,婉翼清兮,倩若春簇……

    闲玉湖上月生姿,清风去处云出岫。

    有凤求凰,上下其音,濯我羽兮,得栖良木……

    凝翠亭前水扬波,碧纱影里雪做衣。

    这玉笛一曲,曾在她最失落彷徨的时候陪伴身旁,曾泪眼看他执笛玉立,前尘如梦,曾醉眼看他俊眸含笑,花灿如星。

    一琴,一笛,携着流光飞舞的记忆绽放于烟波湖上,仿佛幻影里盛开朵朵明亮的莲花。一枝一瓣清晰,一叶一蔓缠连,光彩流离,明玉生辉。

    峰谷间云雾缭绕,在这相顾相知如倾如诉的琴笛合奏间,柯南绪竟如痴了一般,脸面苍白颜色全失。他抚琴的手不能自抑地颤抖,弦调凌乱,一曲尽散。阵前火光残痕凝固,琴之清和,笛之悱恻,浴火重生般步步翩然,明亮通透,展现于绵绵天地间。

    柯南绪神情复杂,再难以听下去,他猛然站起来抬手用力一掀,那桐琴应声跌落高台,弦崩琴裂,摔个粉身碎骨。

    便在此刻,大荒谷与横梁渡间冲起山崩地裂般的喊杀,巩思呈几乎和十一同时挥军难。柯南绪却独立于高台,毫无反应,烽火光下,长泪满面。

    正吟琴上,落红点点,蝶舞残血,如凝聚了毕生的精魂,长长划起一旋翩跹,是临去时绚烂的美。卿尘唇角残留着一丝惊目的血色,手边最后一抹清音消失在弦丝尽处,瞬间便被冲锋陷阵的铁蹄声滚滚淹没。

    冷月深处,孤峰影里,笛声依稀仍余。一音寂寥,失落凡间,怅怅然,幽凉。

    榻前纱幕外,点点微黄的灯影仍晕在柔软的锦毯之上,晨光已将几分清冽的气息透露进来,如同潺湲的流水,缓缓浸了一地。

    卿尘朦胧中睁开眼睛,隔着帐帘看到有人身着甲胄俯在榻前,玄色披风斜斜垂落,被烛光染上了几分安静与柔和。心口一层层隐痛不止,她昏昏沉沉地叫了一声:“四哥。”

    那人几乎立刻便抬起头来,上前拂开垂帐:“卿尘!”

    焦灼而明亮的目光落在卿尘脸上,蓦地让她清醒了几分。夜天湛站在榻前,脸上浮起如释重负的微笑:“你醒了。”

    他比几个月前看起来略微削瘦了些,微不可察的一丝疲惫下仍是那高贵而潇洒的神情,或许是因玄甲加身的缘故,清湛的眉宇间多添了锐利和果决,又叫人觉得和往常有所不同。

    那一瞬间的对视,卿尘望着他缓缓一笑,晨曦千缕梳过云霭,晓天探破,春风闲来。就近处的眉眼如此清晰,夜天湛看过她眸底秋水般的沉静,那样柔软却一丝不乱的沉静。他低声道:“卿尘,真的是你,你不醒来,我还以为是在梦中。”

    卿尘静静垂眸他处,勉力撑起身子,他已经伸手扶住,卿尘问道:“我是不是睡了很久?柯南绪大军败了吗?”

    夜天湛摇了摇头:“也就是小半夜,我刚回来不到半个时辰。柯南绪确实厉害,昨晚那种情况,他竟能在我和十一弟两面夹击下从容而退。”

    卿尘出神地想了会儿:“一曲琴音,高处激烈入云,低时自有多情,心志高绝,挥洒自如,奇人也!”她扭头微笑:“你又救了我一次,若不是你的玉笛,我斗不过他。”

    夜天湛轻轻一笑:“这次好像是你来替我解围,怎么又成了我救你?”

    卿尘笑道:“那这真的是算不清楚了。”

    夜天湛道:“算不清好。”

    卿尘一愣,见他神色专注地看着自己。她眼中笑意沉默,微微避开他,似乎听到他叹了口气,此时却有人进了帐来。

    殷采倩端着个玄漆托盘同十一一起进来,先悄眼觑了觑夜天湛的神色,才对卿尘道:“你醒了?正好趁热服药,看他们忙了半天我才知道,原来煎一碗药这么费劲。”她私自跑来军中,已被夜天湛责斥过。夜天湛语气中处处透着严厉,她自知理亏,连半句嘴也没敢回。幸而夜天湛军务缠身又惦记着卿尘这里,才没有时间追究她。

    十一见夜天湛亲自守在卿尘榻前,说道:“七哥,你昨晚也一夜未睡,先去歇会儿吧。”

    夜天湛点了点头,却并未起身,伸手接过殷采倩送来的药,递给卿尘:“有点儿烫,你慢些喝。”

    卿尘闻到药的苦味,下意识地皱着眉头。夜天湛轻声笑道:“别以为皱眉头就能不喝了,良药苦口的道理你以前不是常说?”

    殷采倩回头和十一对望了一眼,随即在旁笑说:“这药里多加了甘草,应该不是很苦,四殿下亲自嘱咐过,说你喝药怕苦,让人记着多添这味药。对了,你心口还疼吗?这药丸是你平常服用的,也是四殿下叫人多带了一瓶,怕万一急用,昨天还真用上了。你这一病,十一殿下可担足了心,没照顾好你,回去四殿下不找他麻烦才怪。”她脆声俏语连珠落玉般说了这一通,停都不停,气氛是轻松,但便看着夜天湛眼中笑意一分分沉了下去。

    卿尘正诧异夜天凌哪有心思吩咐去这些零碎小事,十一却接了话头:“可不是,刚才命卫长征回四哥那里报个消息,他请示我四哥若问起你来,该怎么回话,我正犯愁呢。四哥若知道你这样,我怎么交待?”

    夜天湛听到这里,突然站了起来:“军中还有事,我先走了。”他就这样转身出了营帐,十一看了卿尘一眼,快步跟了出去:“七哥!”

    帐外寒冷的空气叫人心头一清,夜天湛走了几步,原本难看的脸色才渐渐有所缓和:“四哥现在何处?”他问。

    “我们兵分三路,此时四哥率玄甲军应该已近燕州城。”十一道。

    “四哥已到燕州?”夜天湛披风一扬,转回身来:“机不可失,我们要即刻追击柯南绪。”

    十一点头表示同意,前有玄甲军迎头阻拦,后面他们挥军追击,此次可能便让柯南绪无法生返燕州。他马上想到一个问题:“看卿尘的身子,怕是要好好休息几天才行,若急行军,她怎么受得了?”

    夜天湛原本凝神在想事情,此时抬眼淡淡一笑,却笑得如同薄暮散雪,不甚明了中隐隐掺杂无奈:“此事便拜托十一弟了,我率军和四哥取燕州,南宫竞那十万兵马留给你,加上你原本带来的这两万将士,足以保护卿尘安全,你们随后慢行,晚几天我们会合就是。”

    夜天湛一走,殷采倩俏生生的笑便断在了半空,无声无息消失在脸上,似是压根就没存在过。她盯着重重落下的幕帘,陷入沉默。

    卿尘眼看着夜天湛离开,寒风从帐外灌进几片残雪,吹得帘幕轻飘。她低下头,缓缓将那碗药喝尽,苦涩的滋味自唇齿舌尖一路流下,沿着血液散遍全身,一丝丝穿插不休,逼得心口微痛。她无力地靠往榻上,轻微叹息:“采倩,多谢你。”

    殷采倩转头过来:“谢我干什么?没用的,我刚才是昏了头了才那么说,也不知是真在帮湛哥哥,还是根本就是给他添烦。你看他那脸色,你见过他这样失态吗?湛哥哥看似温文,可他的刚硬都浸在骨子里,他一旦认真了,就谁也改变不了。”她伸手接过卿尘把握着的白瓷药盏,却又不放下,自己细细端详:“他对女子向来温柔,那是因为他做皇子天生的高贵和优雅,但刚才让你喝药的时候,他不是因身份而流露出温柔,他是真的心里对你好……”

    “采倩!”卿尘淡淡地低喝了一声,纤柔的手指在丝被间握紧。她阻止了殷采倩继续说下去,因为所有的这些她都比任何人更能清楚的感觉到,那温柔的背后是她曾经刻骨铭心的眷恋,她因此牵肠挂肚,却也因此决绝此情,这是她心里解不开的结。

    殷采倩幽幽说了句:“四殿下也不在这儿,不怕他听到。”

    卿尘平复了一下心中情绪,涩然一笑:“不管怎样,多谢你刚才帮我想出那些话来。”

    殷采倩奇怪地看着她:“怎么是我想出来的?那是刚才听黄文尚说的。虽只是四殿下随口的吩咐,可他哪里敢不记着?”

    卿尘愣了一愣:“他吩咐的?怎么会呢?”

    殷采倩眉梢轻挑:“其实我也不太信。说实话,仔细想一想,他那样闷的性子,也只有你受得了,换成我一定选湛哥哥。”

    卿尘淡淡一笑,抬眸时意味深长:“他们俩个,我看都不一定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