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醉玲珑

下卷 第二章 明朝更觅朱陵路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万里无云的春日,晴空耀目,碧蓝如洗。

    阳光极好,透过娇艳含羞的花枝洒开一地碎影明媚,柳色舒展,榆槐成荫,浓浓翠翠已是一片秀润。望秋湖上水光淡淡,暖风如醉微波点点,飞花轻舞,落玉湖,飘香榭,轻轻袅袅,安闲自在。

    微风阵阵吹得珠帘轻摇,沿着天机府后殿走进去,巨大的水磨青石地面平整深远,安静无声,四处仍泛着些许的凉意。

    忽然有轻微的脚步声自殿外传来,一人迈步拖沓,一人步履落地却几不可闻,一前一后,深入大殿而去。

    细花透亮的冰盏,清清爽爽飘着几朵舒展的黄菊,纤柔的手指衬在似能沁出水来的天青细瓷上,隽秀而雅致。

    “凤主,人带来了。”

    卿尘静静放下手中茶盏,凤眸微抬,越过冥则那张和他的声音同样古板的脸,看往他身后。

    “下官……见过王妃!”

    卿尘柔软的唇边露出一丝轻缓的微笑,“王御医,我今天觉得有些不舒服,辛苦你来府中一趟了。”

    御医王值今早刚出伊歌城便被拦个正着,糊里糊涂进了凌王府,额前隐隐带着丝冷汗,垂道:“这本是下官份内之事,但在王妃面前,下官不敢班门弄斧。再说……再说今日下官并不当值,所以什么都没有带,肯请王妃准下官回去拿才好。”

    卿尘微微扬了扬头,“若是为此,便不必了,金石针药凌王府中一应俱全,你可以随意取用。此时出了这里,只怕你去得,回不得。”

    王值心虚地抬眼看了看上面,宁静的殿宇中,一幅长长的紫檀木螺钿嵌边屏风绘着轻云出岫的奇山景致,屏风前凌王妃一身湖色淡装如笼着烟水,清雅的眉眼,沉静的唇角,在那抹清透的目光下他只觉得无处遁形,仿佛心中想什么都被看得一清二楚,连一句谎话都无心再去搜罗,“王妃……下官……下官……”

    卿尘徐徐说道:“我要问什么,想必你自己心里也清楚,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凌王府绝不会为难你。”

    王值低声道:“下官愚钝,实在不知王妃所言何事。”

    卿尘眸光潜静,声音也淡淡:“哦,看来需要我提醒一下你了,这样吧,不如你先见几个人。”微一示意,冥则转身出去,不多会儿冥衣楼部属抬了几副担架进来,白布一掀,竟是几个已死多时的黑衣人。

    王值唬了一跳,颤声道:“王妃……这……这是何意?”

    卿尘对几具尸视而不见,只静静看着王值:“这前两个人是昨晚凌王府的侍卫在你家宅后院截下的,后两个是死在伊歌城外,半夏亭。”

    听到“半夏亭”三个字,王值浑身一震,匆忙垂下眼睛,身子因惧怕而微微颤动,“下官……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

    冥则见他一口咬定毫不知情,冷声道:“凤主,将他交给属下吧,半个时辰之内属下定当一字不漏地让他说清楚。”

    卿尘笑了笑,说道:“你们那些法子,王御医恐怕经受不住,不过看看也好,难保想起些什么也说不定。”

    “是!”

    王值战战兢兢地被冥则带到数步之遥的一间暗室,刚一开门,他忽然惊恐地叫了一声,伸手抵住门边欲后退。

    卿尘端起手边的茶,似是没听到那声充满恐惧的惊呼,缓缓啜了一小口。冥则冷哼一声,手下只加了几分力度便将王值推入室内,眼见门便要关上,王值失声惊叫:“王妃!王妃!我说,我全都说!王妃饶命!”

    “冥则!”卿尘并不高的声音淡淡响起,冥则黑着脸将已经手足酸软的王值拎起来带回原处。

    淡淡一抹微苦的花香四溢,卿尘将茶盏放下,润雅的水色中,几朵菊花身不由己,浮浮沉沉,慢慢又恢复了平静。

    冥则一松手,王值扑倒在前面,几欲失声痛哭:“王妃,不是下官不想说,下官一家老小都在他们手中,下官是不敢说啊!”

    卿尘道:“你一家四口人本是被带去了半夏亭等你,若凌王府的人去晚一步,加上你五个人,现在恐怕已经在路上了。不过这条路却不是离开天都重获自由的路,而是黄泉路。你的父母妻儿现在都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把你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我不会为难你。”

    王值匍匐在地,本以为今日可以与家人脱离险境,谁知前狼后虎,处处都是死路一条,心中惨然不已。卿尘却像是能看透他的心思,淡声道:“你放心,我无意拿你的家人胁迫你,想让你说实话有很多种方法,我并不十分喜欢用这一种。即便今日你不说,我也会派人将他们送出天都好好安置,但是要不要和他们一起走,却需要你自己想清楚。”

    事已至此,王值走投无路,只得说道:“下官……愿意说。”

    卿尘垂眸看向他:“贵妃娘娘究竟是怎么去的?”

    王值声音涩:“表面看起来是自缢,其实在悬梁之前便已经有人下了毒手了。”

    卿尘道:“什么人做得?”

    王值急忙道:“这个下官确实不清楚。”

    卿尘量他也不可能知道具体,便再问:“那么是谁授意你大胆瞒下此事?”

    王值道:“是……是定嫔娘娘,我一时贪财……只想贵妃娘娘在宫中向来没有人注意,不会有什么事,谁知……谁知……”

    卿尘声音微冷:“你大概忘了一件事,贵妃娘娘是四殿下的母亲。”

    王值语音抖,颤颤说道:“四殿下……啊!是……是……下官该死,下官该死……”

    卿尘一时间不再说话,王值俯在地上,明明是清凉的大殿,他额头却汗淋淋一片,一滴接一滴落下,不多会儿身前的地面上便洇了深青色一片。

    定嫔,卿尘神情静漠地望着那一盏菊花飘曳,果然是汐王。她纤细的手指在光洁的案面上轻轻划下一道横线,沿着这道横线写下去,是一个“五”字。最不惹人注目的一个,隐在暗处的,伺机而动的,一匹狼。

    若说这大正宫中还有那个皇子比四皇子更沉默,那便是五皇子夜天汐。

    闲玉湖上泼墨吟诗没有他的身影,昆仑苑中纵马飞猎不见他出现,太极殿前文武聚汇也听不到他的高谈阔论。默默无闻的人,虽统领着京畿司,却着实是天都最出力不讨好的差事。

    但他是踏实的,似乎甘心被湛王的风华所遮盖,也甘心追随在凌王如日中天的战功威名之后,甚至有些时候人们都记不起还有这样一位皇子。

    他的母亲定嫔,出身卑微,相貌平凡,在三宫六院的妃嫔之中随时可能被忽视。承平宫常年门庭冷落,一年之中怕也唯有几次盛大的宴会才有机会见着天帝,深宫岁月,白头寂寥。

    然而野心不会因为这些而被磨灭,相反,如同野草,即便处于贫瘠的石缝,风吹雨淋,当它滋生蔓延的时候,任何事情都挡不住,任何人都无法逃脱。

    卿尘抬手轻轻拂过,案上留下的痕迹瞬间被抹煞,她看向王值:“你跟他们走吧,会有人送你们离开天都。我给你一个忠告,从今天起忘了莲贵妃,忘了定嫔,最好连王值这两个字也忘掉,凌王府护不了你们一辈子,你好自为之吧。”

    温婉的声音似在耳边,却又高高在上,“谢……谢王妃开恩!”王值以额触地,抬起头来,只见凌王妃早已起身,沉静的衣袂如云岚,从容飘逸,隐隐消失在大殿深处。

    又是一年暮春初夏,延熙宫的忍冬藤缠绵招展攀满回廊,轻荫曼影,青翠欲滴。金银两色的小花点缀在修长的枝叶间,阳光落了淡淡一层,温暖中带着几分清香可人。

    夜天凌从延熙宫出来,或许是映在眼底的光线过于耀眼,他紧锁着眉,似乎并不因阳光的煦暖而感到愉悦。皇祖母老了,他看在眼中,来延熙宫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至少不管多忙每天都会前来问安。然而无论是天子王侯亦或是美女英雄,岁月的脚步并不会因此而停留,他心底十分清楚。

    迎面罗衣窸窣,环佩轻响,夜天凌抬头看去,是苏淑妃带着几个侍女正往太后寝宫过来。舒缓的步伐,袅娜的身姿,阳光下的苏淑妃有着一种柔和的美,芙蓉绢裳秀婉如水,春风不着力,缓缓掠过她温丽的面容。

    “淑妃娘娘。”因为十一的缘故,夜天凌对苏淑妃并不生疏,此时苏淑妃到了近前,她唇角轻轻含笑,但那美好的眉目间略带的一丝憔悴却那样清晰的落在了夜天凌眼中。

    苏淑妃在见到夜天凌的瞬间,便不由自主地往他身后看去,接着眼中无法掩藏地掠过忧伤与失望,夜天凌竟也下意识地回身。

    清风空过,物是人非。

    夜天凌唇角微紧:“……娘娘请保重身子。”

    苏淑妃眼中泛起淡淡清光,侧垂眸,定了定心神,“这些日子也难为你了。”稍后,她柔声道,转身命侍女们退开,慢慢向前走去,夜天凌迟疑了片刻,并未像以前一样就此告退。

    挺拔的身姿,俊冷的神情,苏淑妃淡眼看夜天凌默默陪在身边,他并不说话,似乎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缓缓的迈着步子。苏淑妃停下脚步,立在了青枝缠蔓的浅影下,看向夜天凌,“在这深宫里,贵妃娘娘和我算是亲近的,不知此时你可愿叫我一声母妃?”

    按宫中的惯例,除了对皇后要用“母后”的敬称之外,皇子只对亲生母亲称母妃,其他妃嫔皆按品级以娘娘相称。听了苏淑妃的话,夜天凌略有片刻的沉默,随即他往后退了一小步,轻轻一撩衣襟,竟对苏淑妃行了正式叩拜的大礼:“母妃。”

    他的声音清淡而坚定,如他一惯的作风,只要决定了的事,从来没有敷衍。

    苏淑妃忙抬手挽他起身,心中竟狠狠地一酸,眼中的泪禁不住便落了下来。

    夜天凌低声道:“母妃……是我没有保护好十一弟,我……”面对一个母亲,向来坚硬的心中似乎也有那么一处会软化。然而该说什么呢?能说什么呢?纵自责千遍,又于事何补呢?多少个夜里不眠,多少次也想借酒消愁,只是都无益。誓在必得啊!有时候他心里只余了这四个字,坚冷而狠硬地深刻在眼前,直渗进骨血里去。

    片刻的失态,苏淑妃很快恢复了平静,“这不怪你,自从澈儿真正领兵,我便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日,虽然总想拦着他,但我还是放他去了。他若是个女儿,我怎么也时时将他护在身边,但他不是,他是天朝的皇子,马踏山河,逐敌护国,这是男儿的志向。我虽终究是留不住他,但却替他高兴,你们之中,我的澈儿是活得最潇洒最快乐的孩子,因为他一直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我是他的母亲,没有人比母亲更了解孩子,只要他心里没有遗憾,我便也放心了。凌儿,你不必自责,若看不透,生之苦痛远比死亡更甚。”

    夜天凌静静听着苏淑妃的话,缄默沉思,而后淡声道:“母妃所言,孩儿受教了。”

    苏淑妃微微一笑,却又叹了口气:“但我却不放心漓儿,澈儿向来跟你在一起,纵有年少气盛的时候,骨子里终究是稳当的。但漓儿自小被我宠的无法无天,皇上也纵容他,着实叫人担心。如今在朝中,你要帮我多看着他。”

    夜天凌微紧了紧眉梢。近来十二皇子频频奏本参劾,先前羁押在大牢的邵休兵等人被连加重罪。刑部迫于这等压力,将其由原本判定的夺爵流放直接改判斩监后,秋后处决。紧接着便有与苏家关系密切的几位殿中侍御史,联名弹劾工部年前修缮宣圣宫北苑宫殿时贵买木材,以次充好,私吞造项,而当初负责此事的正是殷监正的长子殷明瑭。

    这虽确有其事,但殷家这些事既敢做,自然做的天衣无缝。殷明瑭有惊无险,只是被弄得灰头土脸极狼狈,恼羞成怒中亦指使官员上本行参,暗地里直指十二皇子在天都飞扬跋扈,行事张狂,有失体统。

    这样几次下来,朝堂上风起云涌火星迸射,一向处事中和的苏家大有与殷家势不两立之意。天帝近来龙体欠安,已多日不曾早朝,见了几道这样的折子大为光火。夜天凌冷眼看十二闹的厉害,即刻命褚元敬在御史台设法压下那些御史,又看似随意地与凤衍提起了此事。凤衍会意,此后十二皇子的奏本只要到了中书省便留中不,殷家这类的本章当然也过不了这一关。

    起初殷家尚不善罢甘休,倒是卫宗平看得明白,暗劝殷监正不要凭空树出苏家这样的强敌。殷监正亦顾虑事情若真闹大了如何对湛王交待,因此偃旗息鼓,悻悻作罢。

    十二被连压了几道本章,知道凤衍还没那么大胆子作这种主张,直接找到凌王府。夜天凌深知他那性子和十一不同,桀骜难驯,最是吃软不吃硬,索性来个避而不见,只是卿尘笑吟吟地迎了出去。

    卿尘将十二请到四学阁,命人备了好酒陪他闲聊。廊前清风徐徐,幽静的缦纱浅影中十二对着卿尘款款淡笑,再看看她娇弱的身子,便是真有满腔火气也不出来了,一时气闷,只低头自斟自饮。

    想当年初到天都,卿尘与十二并骑同游,笑闹玩耍,最是畅快,极少见他如此神情落落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闷酒易醉,她怕十二喝多,便故意寻些当时的趣事引他说话。十二倒也应景,她说,他便答,只是那酒仍旧一杯杯地饮,不见停。谁知几句下来,难免便提到了湛王府,十二斟酒的手一停,卿尘的话语微微一顿。

    静了半晌,却是十二先开了口:“没多久七哥就要回天都了,我要在此之前打压殷家,七哥一回来,便没这个机会了。”

    卿尘沉默了片刻,说道:“要在他手中动殷家,确实不易。”

    十二饮一杯酒:“七哥人在西域,手在天都,我倒不是怕他包庇殷家,最近他自己对殷家的狠别人不知道,我却看得清楚。但他无论下多狠的手,后面总给殷家留着退路,那些可能出事的隐患也都抹得干干净净,他不会动殷家的根本。等到他回天都的时候,殷家这把剑便彻底磨利了,顺手了,所以我说,便没机会了。”

    卿尘眼底隐隐掠过诧异,她不想十二会说这样的话。十二似笑非笑,看她一眼:“我知道四哥是怕我闹的无法无天,惹怒父皇。其实父皇不会把我怎样,了不起就是一顿训斥,最多闭门思过。看在十一哥的份上,父皇再恼也下不了手重责我。至于四哥自己,不是不需要,他就是那样的脾气,这个你应该比我清楚。你帮我转告四哥,便是再硬再挺的肩膀,他一个人能担得了多少?到了这等地步,这趟浑水没人躲得开,不必总想法子把我护在外面。眼下便是我想避开,他们又岂会让苏家置身事外?最好的防守,是进攻。”

    十二在说这话的时候轻轻把玩着手中的酒,满庭翠色渐渐透出的浓荫映在他英气勃勃的侧脸上,于那明亮的眼底覆上了深浅不定的光泽。白玉色的杯,琥珀色的酒,清润,微辣。

    当卿尘将这话转述给夜天凌时,中庭花冷,月在东山。夜天凌看着一天清辉似水,淡淡挑眉,唇角有一抹傲岸的笑,那是夜家每一个男子骨子里相同的东西,谁也不曾例外。

    回了凌王府,卿尘午睡未醒,夜天凌不欲扰她,独自一人沿着望秋湖漫步,低头想着事情,不觉便走入了竹林深处。微风淡淡,翠影幽然,只叫人心思宁静,神清气爽。

    如此转过一道小径,忽然听到轻盈的脚步声,紧接着钗环轻响,幽香依稀,便有女子的说话声传入耳中,“这便要回牧原堂吗?多日不见你来,却坐一会儿又要走了。”

    一个略清脆些的声音道:“千洳,你别总是这样闷在府里,好歹出去走走,也没多久不见你,人竟越瘦了。”

    千洳道:“你每次来都拉我出去,连歌舞坊都带我去,那是什么地方?”

    那清脆些的声音笑说:“歌舞坊不好玩吗?你总还是这样,我在牧原堂跟张老神医学习医术,男女老少每日不知要见多少人,并不觉有什么不妥。对了,上次陪你去挑的那支簪子怎么不戴,可是不喜欢?”

    “簪子是好看,可是我戴给谁看……”千洳话说了一半,眼前猛地闯入了一个清拔的身影,她急急停了步子,似乎想避开,但已然来不及了,夜天凌正往她们这边看来。

    近在咫尺峻冷的面容,那深邃的眼睛太黑太亮,如繁星璀璨的夜,降临的瞬间便攫取了万物的光泽,近乎毁灭的笼罩一切。然而那片天空是极远的,遥不可及的距离让她连仰望的勇气都没有,冷冷的星子清寒,没有丝毫的温暖,亘古不变。

    她怯怯地站在那里,一时完全不知如何是好。倒是陪在身边的写韵落落大方,含笑福了一福:“殿下!”

    千洳这才回神,忙行礼下去,轻声道:“殿下……”

    夜天凌只是看了她一眼,似乎并没有听出她的声音中微微的颤动,淡声道:“起来吧。”写韵经常回王府他是知道的,前几日还听卿尘赞她聪慧,如今在牧原堂已经能单独看诊了。然而他并未在意这些,在此遇到也不过停了一停,便继续慢步前行。身后千洳再抬头的时候,只见到一个修挺的背影逐渐消失在幽径深处,心头空落落凄凉万分,惨然不已。

    仍旧是沿着望秋湖,转回漱玉院,遥遥便听见三两点琴声琤瑽,夜天凌停了步子,负手细听,便知是卿尘醒了。

    闲雅的清音,漫不经心如珠玉散落,听来便可想见自那拨弦的指尖往上,半幅云衣散散流泻,碧玺晶莹剔透衬着皓腕似雪,暗起木兰花纹的领口熨贴的勾勒出玉颈修长,沿着线条柔和的下颌,那淡淡樱唇必是慵懒含笑的。想到此处,夜天凌嘴角禁不住便也噙了丝笑意,只听那琴声似有似无的隔着烟波水色传来,倒叫人也兴致忽起呢!

    卿尘原本小睡初醒,闲坐水榭,遥看湖波盈盈,随性撩拨琴弦,只为听那薄冰脆玉般的弦声。微风里轻纱游走,缈缦多姿,却突然一缕清俊的箫音如自天外飘来,点宫过羽,潇洒一转,几欲带得人翩翩起舞,那粼粼波光如洒了碎金,反射出一片耀目的明亮。

    羽睫微抬,卿尘唇边笑意略深,扬手轻拂,一抹流畅的弦音流水一般飘起,如穿簾如分水,恰恰和入了那箫声。

    红尘三生熙熙攘攘,千万人中转身,便看到了你,那一刻便似早已等了千年,这千年,为你而过,这一回眸,因你展颜。

    轻纱外,湖光上,夜天凌悠然靠在竹廊前,修长的手指抚过紫竹箫,扬眉看来,明眸深亮。

    箫音如风,琴声似水,一个疏朗峻远,一个淡雅隽永,风骨清傲,水色淡渺,携着湖风飘荡起起落落,比翼婉转于烟波翠影的望秋湖上。

    忽然之间夜天凌指下微峭,箫音峻拔高起,仿若一道龙吟清啸直上云霄。卿尘浅笑淡淡,手挥冰弦,玲珑清音灿然飘起,扶摇而上。龙游云海,凤舞九天,相伴相顾,盘旋翱翔,一箫一琴间,浩浩天光万里,玉宇澄清,那傲然风神,那凌云心志,开云破雾,直将九霄遨游。

    风云激荡,俯瞰九州万里,江山如画。

    自那虚无飘渺的天际,箫声轻转,琴音低回,碧水花飘,暗香游走于浮光掠影间,一个是白衣卓然,玉树临风,一个是不染铅华,空谷幽兰。

    俩俩相望,浑然忘却周遭一切,微风轻撩飞纱,惊鸿般的一瞥。她仿佛自那烟波浩渺的云山之间款款而来,步步生莲,迈入这明光灿烂的红尘。星眸澄静,世间繁华三千,弱水三千,他只见这一波的潋滟。幽然清泉,缱绻心田,早已化做了深流奔腾,穿过了漫漫人生,长河岁月。

    几番喧嚣,几多浮华,都在这悠然飘逸的箫琴合奏中低眉敛目,悄声退去。清风逍遥,流水山高,繁荫翠影的凌王府中行者止步,言者无声,正在林间采摘鲜花的侍女放下了身前的竹篮,侧耳倾听;正在湖中放船养莲的侍从停下了手中舟楫,回身驻立。

    落樱缤纷的小径深处,千洳孑然独立,痴痴望向那近乎遥不可及的望秋湖,不觉潸然泪下,一片痴心碎落,凄凉满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